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1 下地狱
    当扎克出现在西区的教堂前时,他就知道自己已经晚了。

    从玛丽教堂消失的扎克越过27号公路,进入了派斯英,靠着派斯英和南区交界的人际稀少用最快的速度跑入了北区,然后直冲教堂。

    即使是这样不浪费任何时间的赶来,依然晚了。

    警车和救护车已经包围了教堂。扎克看到了在北区警方护卫下,撤离教堂范围的西区人,和在医护人员或抬、或扶,进入救护车的普通市民。

    既然已经晚了,扎克不会挂着在奔跑后必然成为一堆烂布的衣服出场。

    在扎克寻找替换衣物的时候,咱们来了解一下扎克的心理过程吧。

    玛丽教堂中的闹事者,不重要。为什么?因为不过是闹事而已——对着圣坛要求所谓的宗教审判,向一帮无知的民众散播耸动意味的谣言、抛出吸引人眼球的传单。然后呢?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呀。除了这些,闹事者还能做什么吗?不能了。

    但,如果把玛丽教堂这个地点,换成西区人所在的北区教堂呢?

    不用想的太精致,我们脑补个大概也就够了——

    当闹事者质问圣坛上进行布道的神父,‘腐坏灵魂和肉体的人是不是该下地狱’的时候。西区教堂里的人,会怎么反应。

    西区教堂里的人,会笑。当然,在坐的所有人,都会下地狱。和部分已经知道巴顿真实情况的西区人无关,记得吗?史密斯曾经面带微笑的说过,我要是不进地狱,那就搞笑了。

    当闹事者说出某人是魔鬼的时候,西区人又会如何反应。稍微会给予闹事者一点儿尊重的西区人,会在心理回想最近发生的事情,推测这帮闹事者说的是谁。保持看笑话的西区人,会继续笑。腐坏灵魂和肉体,谁没干过。

    当印着布雷克·斯通的照片被洒出来的时候,西区人又将如何反应。

    哈!

    原来就是这帮人,在这本周内,连续的阻挠西区人和市政府联合的行动,让斯通家族的政治工具迟迟拿不出手啊!

    送上门来了那,杀了吧。

    关起门,西区人在西区人的地盘上做点无伤大雅的小事儿,还需要深思熟虑吗?

    呃……好吧也许如此脑补西区人对生命漠视的行事风格有些不妥。那我们稍微脑补的精致一点儿——

    斯通家族的政治工具,布雷克·斯通的个人取向一直被恶性事件憋着无法放出,最憋屈的是谁?是布雷克这个主角么?不是。是等着布雷克被推上舆论后顺势出面的毕夏普。毕夏普,才是西区人和市政府联合的重头戏!

    毕夏普先生,对不起忘了引号,‘毕夏普先生’,是善良、博爱的角色吗?不是,她是屠戮了毕夏普家族所有生命的凶灵。

    扎克换好衣服了。一步踏出用来隐秘身形的绿化带……

    “我还真没想到在我离开前,能看一次凶灵爆发”说话的是弗兰克。

    扎克回头,对上弗兰克的一脸微笑,“为什么你在微笑,这并不是好事。”

    “不好吗?”弗兰克没有把脸上微笑完全收掉,但他知道扎克瑞·托瑞多才是他们的组队中,事物看法最透彻的那个,带着疑问的语气,“我觉得挺好的啊,西区人展示了绝对的凝聚,凶灵爆发的那一刻,史密斯、法尔肯、巴顿、尤里,这些有异族存在、或知道异族存在的家族都立马聚集到了凶灵身边,不知道异族存在的,费舍、奎斯特,和大大小小的家族也都没有自作主张的乱发表意见。”弗兰克说的一脸……满足,“最让我刮目相看的,是那些非家族人员,西区社会的服务阶层,没有丝毫质疑他们上层阶级的意思。西区的整个阶层结构,稳的让我深刻的意识到了靠强权维持的奴隶制果然应该被淘汰西区的现代社会主仆关系,忠诚的让我更加确定现在的魔宴,没有未来”

    扎克点了下头,但只是为弗兰克的最后一段话点的——西区人的阶级我们很早就讨论过,占据社会上层的主,和处在服务阶层的仆,之间联系扎克也亲身体验过。记得么,扎克和露易丝曾经去参加过阿曼达的生日派对。对西区的服务阶层来说,上层的西区人不仅仅是他们的老板,是更亲近的家人。

    扎克点头过后,还未来得及说什么,新的吸血鬼加入这次对话。

    蓝色的蝴蝶飘入了扎克和弗兰克的视野,在两人之间翻飞片刻,最终还是选择落在了扎克的肩上,是伊芙。开场是,“哼,索林还是请了你去夜店。”

    这态度,算了,扎克习惯了。

    好在伊芙也没有在无聊的挤兑上继续嘲讽扎克,直接接上了对话的内容,“既然看到了西区人的凝聚力。”蝴蝶的触角往依然在喧闹的教堂方向抖动了一下,“更重要的,执行力,西区的所有社会支援,都在西区人的控制之下。”这话的意思显而易见。大家可以想象一下当扎克消失后,寇森警探还要多久才能把抓捕的闹事者送入警局?西区这边呢,没有任何花头的,场面控制的警力包围教堂,善后处理的医护紧随其后。西区人对社会资源的控制力,似乎已经轻易到了动动手指,呵,还需要像寇森那样的想名号执法?

    伊芙扑扇了一下蓝色的翅膀,接着说,“勒森布拉氏主,可以放心的回到魔宴去了吧。”

    伊芙的话可以深挖一下。比较明显的,伊芙是有些忌惮弗兰克停留在巴顿,了解通天塔的。希望弗兰克快点走。比较深一点的是,伊芙显然也清楚,弗兰克对魔宴并没有什么好心,巴顿的西区人足够团结和强大,对魔宴控制巴顿是阻碍。那伊芙的意思就是在告诉弗兰克,他不用担心巴顿这边在西区人的经营下被魔宴吞掉,那弗兰克在魔宴想做什么,就不用顾虑巴顿这边的情况了,大家两头一起点火,烧魔宴。

    “呵呵,你不用催我,小伊芙我也要走了”弗兰克回到了笑脸,看向了扎克。笑脸的意思很明显,弗兰克同意伊芙补充的内容,他觉得凶灵的爆发,是好事。

    扎克想叹气,但还是算了,三个吸血鬼的对话不需要用拟人来表演什么,扎克直说了,“你们就不问我,是怎么过来的么。”

    回应的是伊芙,也不怕扎克直接拍掉肩膀上的自己,并没有掩饰嘲讽的语气,“谁知道你又从哪里听到了风声,反正什么事情中都看的到你,我早就停止考虑你介入事件的方式了。”

    “我在玛丽教堂参加礼拜,同样的事情发生了。但玛丽教堂里,只有一个陪家人礼拜的寇森警探,情急下用了非法宗教集会的罪名逮捕了闹事的人。”扎克侧头,看向了肩膀上的伊芙,“你们这里的西区,是用雷霆一样的手段做掉了在你们地盘找麻烦的人,那北区的玛丽教堂呢?你指望寇森警探能有什么超常的发挥吗?”

    不仅不是什么超常发挥,还靠了扎克才成功抓到领头者。

    蝴蝶扑扇翅膀的速度放缓了。

    扎克继续,“北区的玛丽教堂如此,那,南区的福音堂呢?让我随便猜一下。我想现在拿去的福音教堂里,牧师正在和人辩论布雷克应不应该下地狱吧。”

    伊芙的翅膀在扎克肩膀上摊平。

    扎克猜错了吗?没有,玛丽教堂的神父是怎么莫名同意闹事者的信仰审判的,是仗着扎克瑞·托瑞多在场,请问托瑞多这种颠倒是非的吸血鬼,在巴顿很多吗?扎克不在南区的话,好像就没有了吧。

    然后圣主信仰中莫名其妙的教条我们已经举例过很多了,布雷克这种人,会不会下地狱,真的需要辩一辩……

    扎克没有停止,“西区人是凝聚在一起了,但请问这凝聚有用么?别人的目的已经到了,选择使用信仰做文章,就是已经对巴顿的社会公信力——西区人,和执法者——警局,不作希望了。”

    扎克的话并不是无聊的牵强。我们之前一直把暴力袭击少数群体夜店的人和袭击格兰德的人当做仇恨犯罪的暴力份子,这没有错。但现在要求大家站在这群暴力份子的位置思考一下,当他们发现在夜店事件中报警的是他们的曾经的斯通家族的少爷,市长的秘书时。大家觉得一帮人在几乎将布雷克殴打致死的时候,对西区人的公信力,还保有一丝信任吗?

    然后,在之后持续的媒体为了给克雷克参与的夜店事件让路,而持续的不报道巴顿中各种相关的仇恨暴力事件,包括格兰德丢给福特的殡葬业被袭击事件。这一切都是什么势力压下来的?是巴顿的执法者,是警方。

    我们一路看来,只觉得巴顿的警方都是‘懂事’的人,知道这个城市的最上层需要什么,于是进行里配合。扎克也参与了,至少达西的配合,是扎克指点的不是么。

    那继续以仇恨暴力者的角度想,原来啊,这个城市的执法者,不是站在我们这边的呢。

    这话是怪的,凭什么执法者会站在犯罪者的那边。但是,难道大家忘记了达西在还未被扎克指点前,对夜店事件的态度了么。没忘吧,那大家就应该明白一点了,未被指点达西直说过,斗殴而已,这种事情,在警方眼中,根本就没有绝对的施暴和受害者的,更不应该有绝对的偏向。

    事实我们已经清楚了,警方绝对的偏向了西区人。

    那,如果我们是这些心怀仇恨的暴力犯罪份子,我们,在这个城市中,还想为自己内心阴暗的声音发声,我们要怎么做?

    我们……转向神。

    扎克说完了自己要说的话,“他们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你们西区人一直压着,准备着的舆论,已经在新的战场被对方打开了。而你们,会输。”

    时间点的问题——

    韦斯特要离开这个世界了,那个在这个世界留下许多莫名其妙教条的神,不会、也不能在最后某个时刻,对芸芸众生解说其定下的教条了。

    而最重要的一点,布雷克会不会下地狱,这场辩论,会输。哼,看看谁在南区的教堂和闹事者辩论就是知道了,是恶魔啊。

    一些扎克一直看不清的时代进程,扎克现在看清了。布雷克所在的少数群体,呵呵,翻不了身了,至少几十年内不可能——以吸血鬼对人类文明进程的经验来说。

    蝴蝶的翅膀重新都懂,扎克拦了一下,“告诉布雷克,我之前告诉他的关于魔宴茨密希的医疗实验信息,不要用了。西区人的这一步已经废掉了,不要再浪费情报了。”

    说完扎克放伊芙飞走了。

    只留了扎克和弗兰克,但……扎克来的目的,算是完成了。一来,未能阻止西区人的荒唐行事,二来,该说的,已经说给伊芙听了。

    扎克看了眼弗兰克,“你呢?”

    “我。”弗兰克在扎克说话的时候,脸上微笑就已经逐渐褪去了,现在,倒是没有什么表情,摇了摇头,“也该上路去魔宴了。”

    扎克恩了一声,“一起吧。”当然是回南区这一段路程。

    弗兰克在离开巴顿前,还有一件事要做,“你那边的老汉克,考虑的怎么样了?”

    “应该有决定了。”扎克并不乱说,想想温斯顿问扎克的问题,从温斯顿这个三方视角说出的永生对老汉克的意义,没人会反驳吧。再加上扎克故意对温斯顿造成的‘惊吓’。这两天扎克没理会老汉克和温斯顿那边,给了他们自己安静思考的空间,决定,应该是有了。

    弗兰克也不墨迹,抬手,一支血瓶递到了扎克手里。

    扎克稍有疑惑,“你不亲自完成转换吗?”

    “我不是个好父亲”弗兰克恢复了他一贯的笑容,“而且这是报恩,我也不想在这份父子情谊上多费工夫,你不介意帮我吧”

    扎克侧了下头,收了血瓶。

    一路再无话,扎克回到了格兰德。

    “汉克。”扎克在生活区找到了和温斯顿在一起的老汉克,递出了血瓶,说了莫名的话,“下地狱,永生,选好了吗?”

    “下的地狱!”老汉克抢过了血瓶。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