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7 法官
    如果可以扎克其实不想来这里的,上一次,在这里的时候,自己差点被瑞文奇……是帕帕午夜,差点被帕帕午夜阴死了。{看最新章节请到:文学楼}

    世事无常啊,如今,威尔士是这座城市里不存在的恶魔契约掌管者,瑞文奇是阿尔法,而扎克,呵呵――

    啪。

    法槌旁置,穿着法官袍的女法官低了眼镜,撇了一眼走向被告席的扎克,迅速收回,看着面前的案宗,“我是法官朱迪,全员坐下。xx?艾伦起诉扎克瑞?格兰德。”翻动着资料,“蓄意破坏私人财产,威胁,不正当竞争。”

    朱迪法官快速的翻着资料,也不看原告席上的两人,“我没看到被告格兰德先生身边有辩护律师。”推回眼镜,靠上座椅,交握着双手,“给你们五分钟。原告律师。”居然是不耐烦的表情。

    “法官大人。”艾伦的律师起立,离席,抬步上前了,大概是要好好利用格兰德方没有律师的优势,“我的客户……”

    不过,他要说什么一点也不重要。首先,这并不是什么正式的开庭,恩,可以想象成一次简报会。恩,对,简报会,双方律师向法官陈情的简报会,让法官知道两边在争什么。然后,法官才会给出判断,可能是暂放、给个再审的时间,可能是要求一方提供更多的细节,也可能是再也不想浪费时间的给出判决,也可能,是直接劝双方私下解决……

    而不管这位听简报的朱迪法官会给什么判断,她不说了么,五分钟,就有分晓了。所以,我们不用管,我们要管的是现在趁着律师极力向法官陈情时,艾伦看向扎克的眼神。

    那是相当不爽的。

    扎克居然一个人就来了!这是有多么的不把自己放在眼里!而且现在,居然是微笑的!

    扎克在对着法官大人微笑,对,法官朱迪,是个异族。

    还是个我们比较熟悉的种族,易形者。

    法官朱迪明显感觉到了扎克的微笑的注视,嘴角微不可察的抽动一下,抬手,打断了艾伦律师的演讲,“你说你的客户在财产被破坏的后没有第一时间报警,追责被告人的责任。”

    这是个问句。

    “是的,法官大人。”律师看了眼扎克,脸上带着警惕,因为扎克那让人无法理解的微笑,“我的客户当时处在震惊中,我们有照片。”他回到辩席上,拿出一叠照片呈上,“因为殡葬业的特殊环境,这里也是我客户的家。被告格兰德以业务事由进入我客户的家,然后做了这些。”

    法官朱迪看着照片中狼藉的餐厅,皱了皱眉,是厌恶。易形者最爱什么?食物。而照片里的餐厅,散乱于地的是什么,食物。

    “这是什么。”这还是个问句,朱迪法官翻过照片,指着照片里,地上的一滩浸水的红色。

    “是血水,法官大人。”律师回答,“如您所见,被告格兰德推翻了我客户家的冰箱。所有东西都在地上,或许也可能是被压烂的西红柿。”这律师在搞笑,恩,故意的,让法官对自己有好印象也是这个职业的必修课。

    但,法官朱迪似乎并不买账,默然的收回照片,“我的问题依然没被回答,为什么没有第一时间追责,而且这张照片,让那些冰冻食物划开,至少,我看,是一两个小时后才拍的吧,我要怎么确认,你说的是真的。”

    看来扎克一个人来没有一点问题,法官很负责。

    “我刚才已经说了,法官大人。”律师也有准备,“格兰德先生与我的客户是同行,他是以业务上的理由来的,因为业务上的不合意,做出了这种事情,伤害的是我客户的私人财产,艾伦先生在当下十分震惊。”

    法官朱迪恢复了不耐烦的神色,“听着。”她看了眼手表,“三分钟后,是我的休息时间。我很想相信你,相信这张照片,律师,但你需要更多的东西,让我相信你。我再给你一分钟,然后,礼节上的,让两分钟给你的被告怎么样。”

    “法官大人。”扎克开口,“我不需要两分钟。”摊手示意向律师,“都是你的。”

    安静了一秒。时间不能浪费。

    “法官大人。”律师不管扎克了,“除了震惊外,我刚才也说了,殡葬业的环境十分特殊,我客户的家也是工作场合,所以,在这一切发生、我客户的私人财产受损的同时,我的客户也在处理工作上的事情,对另一个人。艾伦先生当时并没有马上采取维权行动,更多是因为即使这位扎克先生进行了破坏,并离开,但艾伦先生还有工作要做,私人事情必须要放一放。”

    能理解这番话吗,就是说,一个房间,即是工作地,也是个人的家。发生在这个房间里的事情是工作,但这个房间的属性是私人财产。但一旦这个房间被破坏,工作不会消失,受损的只有私人财产。

    这刻意的概念分割,不是重点,重点还是律师已经掌握了节奏,在在回答问题的同时,给出下一个证据。

    “你的意思你有个证人。”

    “我们有,法官大人。”律师面色如常,倒是艾伦动了下身体。

    扎克么,只是挑眉,证人,就是镜人喽。但,事实也在清楚不过,律师在虚张声势。

    为什么?呵呵,他们的证人在格兰德磨坊获得了一个新工作,不去管异族的因素,就这么一点,就代表他们这个证人不可能有用。而艾伦的神情已经说明这一点,他知道他的前会计不可能帮他作证。

    “正式开庭的时候,法官大人的任何问题都可以被解答,那到时候,您就会知道这照片是真的。”律师果然不错,一点不正常的情绪都没有。

    法官朱迪看了眼依然在微笑的扎克,摇摇头,再次翻了案宗,“我知道了。而你们的要求,格兰德公开道歉,赔偿损失……总计xxxxx。”朱迪法官在这里停住。

    对,一堆餐厅的杂物,五位数的赔偿。还是个十分确切的数字,扎克听的再次一挑眉,笑着摇了摇头。

    因为,正好,是之前艾伦为表示扎克在救出克里斯上的帮助给出的谢礼金额(艾伦为了赎金凑到的前,当时他准备卖艾伦殡葬赚一笔,所以全部给了扎克,上卷)。

    朱迪法官看了律师一眼,“你客户家的餐厅品味,很高啊。”这还是个问句,需要被回答。

    “被告还威胁了我的客户,刚说的,他是以工作上的业务事务来到我客户家的,离开的时候,以工作结束。”律师回答了,“法官大人,请看,精神损失费才是重要的。”

    朱迪又看了眼扎克,“你有什么要说的么。”

    扎克笑着耸肩,就是没有的意思。

    “业务上的事情。”朱迪似乎现在才开始认真看卷宗,话,也是对律师说的,“你客户曾因为财政问题想要卖掉艾伦殡葬之家,被告的格兰德殡葬是主要买家,然后你客户决定不卖了,所以被告就此时前往你客户的家……”一撇嘴,“也是你客户的家。”

    “是的,法官大人。虽然这方面我没有证据,但是我的客户重复了当时被告的威胁,他说,‘南区就这么大,你非要做我的竞争对手。你要这么玩儿,那我就陪你……’”

    被打断了,“辩方。”朱迪法官,“没有证据的东西就不用告诉我了。”

    “是的,法官大人。”律师很服从,因为无所谓,要表达的已经表达出来了。

    “这些我已经都清楚了。”朱迪法官再再次看了眼扎克,明确的给出了一个‘接下来听好’的眼神。不需要隐瞒这眼神,因为艾伦和他的律师同样也对扎克给了一样的眼神。

    既然是让法官和双方都清楚自己在为什么而争夺的‘简报会’,那自然要告知在场的所有人,这争夺的结果,会是什么吧。一旦这官司被确定要打下去,这个结果,就是双方今后争夺的目标。

    朱迪法官继续了,“除了直接赔款外,原告还要求格兰德殡葬之家给出格兰德所拥有的墓地的三分之二,作为不正当竞争的赔偿。”

    扎克换了坐姿。但,放心,依然在微笑。

    “法官大人。”律师指向扎克,“被告格兰德,所拥有的格兰德殡葬之家,拥有巴顿唯一的土葬墓地,因为这一绝对的优势,对其他殡葬之家,造成了绝对了打击。这里有几份新闻报道和数据分析……”

    律师呈上证物,会是什么呢,呵呵,移墓的报道、考夫特曾经用来打压艾伦的殡葬业分布报告……

    “殡葬业私有化后,艾伦和福特殡葬之家得到只有殡葬业本身,而格兰德却有了额外的产地,墓地。法官大人,这并不公平,殡葬业并不是技术行业、制造业,土地,是无法制造、也在如今私有化试行法规下,无法被购买的。这是明显的不公正……”

    是啊,既然是私有化,为什么会出现如此诡异的市场偏向?这里有个关键字的,试行。所以世界,也在摸索这前进的方向。但,这摸索,看来是不会有这位法官朱迪一份了。

    “打住,律师。”法官朱迪抿着嘴,“我只是民事法官。”看一眼仿佛说的激动的律师,“如果你的客户想告市政府,或者州政府,甚至是找法律本身的漏洞。”她摇头了,“我不是你需要的人。我尊重你热情,也表示鼓励,对你们愿意试水的胆量,但抱歉。五分钟到了。”

    她一敲法槌,看了眼扎克,依然是微笑,“我已经都听的差不多了,我愿意听听原告证人的说法,但赔偿款在我看来依然是离谱的。律师。”

    “是的,法官大人。”律师真心不错,情绪调整已经完成,平静的回应。

    “如果你坚持,今天周四,我不想周末工作,我也不觉得你们愿意拖到下周,所以,明天,正式开庭,财物破坏和威胁,以及赔偿款,等会你们可以去选陪审团,最后靠这些人决定,最后的不公正竞争,还是算了,有心的话,去另外开一场官司。”

    “是的,法官大人。”律师没任何异常。

    “或者。”朱迪法官已经开始收拾桌上的文件了,“我们省掉所有人的麻烦,财物损失,让格兰德支付你们餐厅的所有费用,然后你们舍弃那离谱的赔偿,被威胁了,去申请个限制令就行。今天还早,一切晚餐前就能全部解决……”

    不用在乎这话说的不像个真正的法官,看,朱迪已经离席了,休息时间。

    “我们接受您的建议。”律师居然这么说了。

    扎克又挑眉了,看了眼艾伦,疑惑连半秒都没有持续到,扎克明白了。

    “格兰德先生。”艾伦已经离席,走开,来到扎克身前的是律师,“我们撤诉,这是餐厅的损失账单,还有我的名片,马上,我会递交我客户对你的个人限制令,所以,今后请和我联系。”

    扎克接过了,也开口了,“别告诉我,你们真准备就墓地的事情告市政府。”

    “总需要有人走在前面发现问题的。”律师居然笑着的,“而且,我代表我的客户,向格兰德先生表示抱歉。”抱歉什么?“这是唯一体面的、通知格兰德做好准备的方法。”

    扎克居然不自觉的弯起了嘴角,重复着,“体面的告知方法么。”

    律师点头了,“格兰德先生,不管未来殡葬私有化的这个漏洞能不能被改善,你都不是我的客户,以及任何马萨州只有火葬的殡葬业主的同伴。你们是纯粹的受益者,在殡葬业的改革中作弊的人。”

    “所以,限制令哈。”扎克摇摇头。

    “是啊,这也是预期中最好的结果,而且,你确实威胁了我的客户。”律师很有礼貌的一点头,不在多说,跟上他的雇主,走了。

    扎克,呵呵,扎克自然不会那么着急回去,他要去找这位算是变相帮了自己的异形者法官,朱迪。

    扎克有很多疑问。首当其冲的,谁给了这个异形者胆量,在巴顿这座城市,坐到了执掌评判人类正义、罪恶的法官的位置上的。

    让我们恶意一点看待这个事实吧,扎克,都只是个警探线人而已……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