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1 同一方向
    詹姆士坐在自己的床上,盯着床前站着的衣着正式陌生人。

    哦,詹姆士的身边有枪,但是他不准备再浪费自己的子弹。他已经对这个突然出现在自己床前,把自己从补眠中叫醒的人浪费了三颗银质子弹。子弹直直的车穿过对方,除了将自己的卧室墙壁打出三个洞外,什么效果也没有。

    安东尼已经十分明确的表示了,如果詹姆士不为这次的任性(让南区警局控制住格兰德)道歉,他将不会在为詹姆士提供对异族的武器支援,也就是说现在詹姆士的子弹,用一颗,就少一颗。

    “你一定要去帮忙!”陌生人对着詹姆士恳切的说。

    “菲利普……”詹姆士深呼吸,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

    “利普!叫我利普就好!”利普快速的更正着。

    “利普。”詹姆士眼角一抽,“你到底是什么。”

    “这不重要!”利普抿抿嘴,“重要的事是,你现在要快去帮扎克!马上!立刻!”

    詹姆士躺回去,闭上眼,翻个身,对着空气一挥手,“滚出我家!”

    “哎!”利普的脸纠结起来!“詹姆士!如果你不去帮忙,塞斯会死!”

    “不关我的事。”詹姆士翻过身,用柔软的枕头捂住头,今天是他要休息。

    “如果塞斯死了!康斯坦丁就不会再是为了保护塞斯而屈身在克劳莉那里了!他会失去想要保护的东西而自暴自弃,开始真的帮助克劳莉!”

    枕头下的詹姆士睁开眼,但依然说了同样的话,“不关我的事。”

    枕头被扯开,被子被掀开,露出只穿了一条睡裤侧躺的身体。

    “你怎么这么不听人说话!”利普时候生气了。“你是小孩吗!成熟点!这可不是关不关你的事!你想让克劳莉成为最后的‘主’吗!你能想象那样的世界吗!”

    詹姆士的手在身边拉拉,没有摸到被子,眼角一抽,再次闭上了眼睛。现在是夏天,这样睡不会着凉,挺便利的。

    “如果你不告诉我你是谁。我凭什么相信你。”

    “你有什么不相信的?!”利普着急了,这个突然从扎克的轿车后座消失的家伙,像个流氓一样的拉扯着詹姆士的裤子,急促的喊叫着,“有猎人在巴顿?!绝对不能让猎人拿到‘柯尔特’?!”

    詹姆斯的裤子已经被拉下了一半,他烦躁的坐起,推开了利普,瞪着这个种族、能力,一切都不知晓的家伙。“滚开!你是不是又是扎克那个家伙收的异族,来骚扰我的!我警告你……”

    利普消失了。

    詹姆士的话卡在一半,看着空荡的卧室,脑中只残留那那个自称为利普的人,他刚想开口就消失的画面。

    墙壁上的三个弹孔和被丢在地上的枕头和被子在提醒詹姆士,刚才的一切不是做梦,他确实是被一个莫名其妙的家伙骚扰了。

    詹姆士把张着嘴闭上,转身捡起枕头和被子。继续躺下,闭上了眼。

    两秒。还是三秒。反正很短的时间,詹姆士闷在枕头里的嘴中发出一声烦躁的‘啧’。睁眼的同时,眉头已经皱起。他不爽的推开被子,下床,光着脚,走出卧室。

    下了楼梯。随手在吧台前倒了杯水,站到了电话前,深呼吸后,连听筒都懒得拿起,按了免提。拨通了安东尼的私人电话。

    “是我,兰斯。”电话通了,詹姆士皱着眉,“巴顿是不是来了一队猎人。”

    电话那边的明显有一丝停顿,安东尼疑惑的声音传来,“你怎么知道?你和扎克聊过了。”

    詹姆斯扯扯嘴角,“没有,一个莫名其妙的家伙,自称是利普,出现在我这里。跟我说,现在要去帮扎克,不然塞斯会死。”

    “什么?!”安东尼的声音充满惊讶,“什……等等,利普是谁?!为什么扎克需要帮助?!塞斯会死是什么意思!”

    安东尼居然能马上抓住三个问题,真是难得。

    詹姆士皱皱眉,“我想问你的。这个利普,他不怕银质子弹,而且会毫无预兆的消失……”

    电话中的声音大起来,带了迫切的强调,“扎克怎么了?为什么需要帮助!他在哪里?”

    詹姆士抿抿嘴,“他给了我一个地址,说要去救一个叫诺.瑞佩特的人。”

    “瑞佩特?瑞佩特事务所的诺.瑞佩特?!科隆的朋友?”

    詹姆士皱起眉,‘老大’的朋友?

    “去啊!”免提扩音器中开始有音量太大造成的爆响,“你还在这儿跟我讲什么!快去!”

    詹姆士抬起手里的水杯,皱着眉喝一口,他还没说完呢!似乎很重要的‘克劳莉成为主’,‘柯尔特’,这些听起来更诡异的东西还没说出来呢!

    “等等!”安东尼的声音急促的喊叫着,“地址给我!”

    詹姆士握紧了水杯,报了地址,还要再说什么,电话被挂了。

    “!”充满情绪性的助词被骂出后,詹姆士阴着脸,捏着水杯,恨恨的把杯子中的水清空,走向了浴室。

    在洗衣篮中随便抽了几件衣服,又将弹夹中的子弹补齐,出门了。目标是后湾西南侧,靠近派斯英河的住宅区。

    同时往那里去的还有塞斯开着的老式轿车。只是路线完全不同。

    尼尔和黛芬妮被留在磨坊,让麦迪森和恶魔里昂看着。扎克他们两人又越过27号公路,直接往西,然后北上,经过赫尔曼的工厂进入派斯英,继续往北,进入后湾。

    扎克仰着头,在后座把自己酒罐中的最后一滴血液舔掉,缓缓活动着四肢,“塞斯,你不需要补充吗?”

    “不需要。”塞斯皱皱眉,他知道要是不回答,啰嗦的吸血鬼会不停问。

    “真的不用?”扎克挑着眉,“在疗养院的那个大范围束缚,可不容易,我们可以随便在派斯英找个倒霉蛋。”扎克的眼睛已经在车窗外搜索,“我要血,你要灵魂,我们可以一点儿也不浪费。”

    吸血鬼在说一份食物。

    “我说了,不需要。”塞斯皱皱眉,阴沉的强调着。

    扎克撇撇嘴,他不是没想到叫上本杰明,但是如果战斗有什么意外,马上的月圆周期,阿尔法必然会受到影响。

    上一次本杰明提前变身(第二卷),虽然在那之前的猎人突袭并不是直接原因,但是总归是对阿尔法的心绪造成了一些影响,看到扎克被瑞文奇他们围攻,本杰明马上失去控制提前成为狼身。

    这一次,扎克虽然不知道会不会再次像上次那样倒霉,但是碰上本杰明刚好要戒掉丝贝拉的香料,扎克觉得还是不要冒险的好。马修的出现可能对阿尔法的狼身无所谓,但已经开始影响本杰明本人的心了,扎克不想看到一群‘马修’。

    “五个猎人中有一个印安巫师,还有陷阱。”扎克叹了口气,“怀特夫人的消息可能还不完整,你真的不用……”

    “不!用!”塞斯的嘴唇一咧,扎克真是个啰嗦的家伙!

    “好吧,随你。”扎克无奈的摇摇头,他知道塞斯在坚持什么,还有那么一丝猎魔人的自尊在作祟。如果是现成的缚地灵,他肯定不会拒绝,但是如果是活生生的人,他恐怕做不出来。

    扎克不再说话,开始思考起来。在动身之前,他还是给‘将军’又打了个电话,他需要知道诺为什么会被猎人盯上,在之前的电话中,‘将军’听起来似乎知道些什么。

    ‘将军’说出了让扎克惊讶的事情。在巴顿之外,有一群使用袭击诺武器的人,没人知道他们是干什么,受谁的控制,只知道他们残忍、无情。

    这些扎克已经知道是猎人家伙们,在所有地下武器商那里放出了消息,要收购一把枪和十二支匕首。

    然后‘将军’很自然的打听了着十三件被提前宣誓主人武器的样子,他发现,自己从诺那里得到新武器,就是那把名叫‘柯尔特’的枪。

    “一把破枪而已!”‘将军’是这么说的,“那群人为了这把枪已经杀了很多人了!我要怎么办?!见鬼了!”

    扎克只能隐瞒了诺现在的近况,让‘将军’不要做任何事情。因为猎人绝对不能拿到‘柯尔特’!给个提示吧,塞斯的匕首就是那十二把匕首中的一把。柯尔特是热武器,可以灭杀异族的热武器。

    “塞斯。”扎克还是开了口,“你的匕首,从哪里来的?”

    “抢的。”塞斯阴着脸,给了个不算撒谎的答案。

    “你想要柯尔特吗?”扎克继续问,已经进入了后湾的范围,再不问可就没机会。

    塞斯一扯嘴角,紧皱着眉,他当然想!让克劳莉忍受他存在最主要的原因恐怕就是自己的匕首,如果柯尔特在手里,他甚至可以让康斯坦丁不需要再为了照顾他而屈身在克劳莉那里!

    扎克一挑眉,叹了口气,“如果要我选择的话,我倒是确实认为柯尔特那种凶器应该在你手里,不过现在也算这样,在‘将军’那里,也就是在你那里。让我期望‘将军’不要做什么蠢事好了。我们需要救出诺。”

    扎克笑了笑,“让我们做个协议怎么样,你永远也不会使用柯尔特对付格兰德的人,我们格兰德一直守着巴顿市,让这座城市的主人永远是不受恶魔煽动的人类,像安东尼那样。”

    “成交。”塞斯盯着前方的路。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