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5 罗伊
    本以为安娜贝尔的爱有新地方放,扎克可以重新在格兰德睡觉。哦对了,安娜贝尔没有马上离开格兰德,她说她明天会移交手上的工作给格兰德侧的唯一人类员工贝恩。处理好托瑞多身边的事情后再动身去西部。

    不说这个,午夜的时候扎克被叫起,受到恶魔迈克的邀请,去圣子教堂参加地狱之门关闭的仪式。

    扎克好久没见迈克了,“圣子教堂自己搞的仪式?”

    “恩啊,按纽顿的流程,天堂重掌秩序的时候,现世的恶魔都会暂时被驱逐回地狱,然后天堂会把之前和杰西卡达成协议的地狱之门开启时间给我们。我们再回来。”

    “你想让我去给你们看家~”扎克笑了。

    “恩~”这个恶魔一直没啥理由的无脑的亲扎克~还记得吧。

    “这流程应该也用不了多少时间,你们圣子教堂也有神父丹斯守着,用不着我吧~”

    “丹斯神父被杰西卡弄去守玛丽教堂了。”

    扎克挑了下眉,“恶魔在担忧什么吗?”如果不是担心什么意外发生,何必做这种安排?纽顿天堂重新压制地狱之门,不是大家共识的走个流程么。

    迈克不说话了,尴尬了一会儿,“半个小时,圣子教堂。”飘走了。

    扎克没有拒绝的机会了。

    在格兰德晃了一圈,高中生一个小时前就去纽顿了,扎克也没找谁解惑的可能。晃到了格兰德外,看生活区贝恩家的灯还亮着,靠近一点儿偷听了一会儿,是贝恩在和家人聊升职的事情安娜贝尔已经提前知会过贝恩了。

    听上去,气氛很好,贝恩和妻子都很高兴更多的收入和福利。

    说起来,我们见过这么多世界观被异族重塑的人类,这个员工贝恩,真心是朵青莲~他没有预设过异族的存在该对他造成什么影像,也没一刻对自己的人类身份产生什么质疑。他只想过好他自己的生活~多好~

    扎克没多关注了,去了仓库。

    格兰德里,莉莉的房间中,明天要上学的娜娜在熟睡,她的异族母亲,莉莉,却在这里和罗伊激烈的争执着什么。

    扎克先在一旁听了一会儿。

    大致内容是:莉莉补位的巴顿异族审查职位,随着艾米莉亚托瑞多掌握了日行能力,即将交还。莉莉已经做好了移交准备,不想得罪艾米莉亚的将一切事务都整理好了包括西部某些异族定居巴顿的报告。莉莉不想艾米莉亚之后找她麻烦。

    但罗伊的意思是不想把所有这一个月,他塞来巴顿的西部异族告诉艾米莉亚。

    莉莉:“有什么区别?艾米莉亚一定会知道的,整个巴顿都知道。”

    罗伊:“区别就是如果你把那些异族的定居情况报给艾米莉亚,艾米莉亚是托瑞多,她会按照魔宴的规程归档这些异族。结果就是那些异族依然在魔宴的控制下!”

    莉莉:“我以前是鲁特的秘书,不用你提醒我这些手续,我知道。但这又有什么关系?他们本来就是魔宴的异族,来巴顿不过是换个新的环境定居而已,不是脱离魔宴!”

    罗伊:“没错!没人能脱离魔宴,这些异族实际上还是魔宴的异族,但是!在巴顿,不是每个异族都是魔宴的异族对么!”

    莉莉:“哦!你是说在巴顿原来的本地异族,莫尔曼、莫瑞林、沃尔特,甚至凶灵、莱莉这些。他们并不属于魔宴,他们不属于任何人。你不想西部来的异族觉得他们比巴顿的其它异族少了一份自由?”

    罗伊:“我才不关心他们的自由,我只是不想在巴顿的异族生活中制造区别!他们都是住在巴顿的异族,他们知道这个就够了,没必要知道谁归属哪个势力,谁又是自由人!”

    莉莉:“恕我愚蠢,我不觉这算什么问题。”

    罗伊:“你以为我关心你觉得?不。别在这里和我争论了,去执行我的命令!剔除你工作交接中的这些内容,艾米莉亚要是自己想去归档这些异族,让她作为托瑞多的一员,找魔宴调档案去!”

    莉莉:“艾米莉亚会讨厌我给她制造麻烦。”

    罗伊:“我,不,在,乎!”

    莉莉撇了一眼在旁边听的扎克,“你听到了,如果你的后裔不爽我,让她怪茨密希,不要怪我。”

    扎克点了下头,目送莉莉回去了。

    看了一会儿罗伊,“为啥?”扎克也是好奇,异族是否是自由人,确实听起来不是什么大问题。

    罗伊懒得理会扎克的样子,但还是开口回应了,“我这是给你省事,你今后会来感谢我的。”

    扎克就更好奇了,“请,教我~”

    “达西!”罗伊说出了一个名字,“传承者达西生生世世为魔宴工作,最终获得了吸血鬼的奖励,可以成为吸血鬼永生!”

    扎克点了下头,同时希望这不要是罗伊又一次无聊诋毁乔凡尼的铺垫达西得到的永生,是乔凡尼的血,“所以呢?”

    “你以为传承者是唯一一个帮吸血鬼做事能得到奖励的种族吗?”

    “不。”扎克摇头,扎克知道曾经的读心人科齐尔是怎么在魔宴发迹的。科齐尔这个姓氏,都是魔宴奖励给这只读心人血统的!扎克懂了,“西部异族虽然归属于魔宴没有自由,但他们可以从吸血鬼这里获得其他自由异族不可能得到的奖励。永生、地位、所有魔宴愿意给的东西。”

    罗伊看扎克明白了,撇了下嘴,“我不喜欢太聪明的学生。”居然吐槽教扎克没有成就感。玩笑过后,“而在巴顿,没有异族会来找我或乔凡尼邀功,会找你,找托瑞多!”上下打量着扎克,“我想,你不是那种会高兴别人跑到你面前来要奖励的类型吧。”

    扎克点头了,“我不是。”

    “所以你需要的是那些西部来的异族,学着像巴顿本地这些异族生活。”罗伊,好像进化了“在柯登身边看了足够多巴顿生活的各个层面,我已经知道了你这个家伙喜欢的平等协议,就像你和巴顿所有异族定的共存协议!这才是巴顿这个城市现在有这种氛围的根本原因!”看扎克,“魔宴异族不理解这种东西。你不想让他们破坏你建立的社会氛围?你就别让他们觉得他们和巴顿本地异族有区别!”

    “谢谢。”扎克很真诚。

    仓库里安静了一会儿。

    “你还在这里干嘛?走开!我要睡觉!”罗伊在驱赶扎克。

    “我被请去圣子教堂提暂时要回地狱的恶魔守家,你陪我。”扎克只是实在不想一个人呆在空荡的教堂里,太……讽刺。

    “不。”无比干脆的拒绝。

    “你在维嘉的妹妹抢了我格兰德的员工,你欠我。”扎克居然出损招。

    罗伊的脸皱巴了一下,“我倒是觉得是你欠我,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和那两个员工的无聊游戏么,我还住在这里!你巴不得有人能帮你把那两个员工弄走!你,欠我!”

    “那我还你~”扎克勾勾手指,“你知道这段时间每天白天会来格兰德等我的维嘉医生吗?”继续损招,“你想知道,他横跨联邦的跑来巴顿告诉我的事情是什么吗?”

    罗伊的脸继续皱巴,“我不想知道……”

    “他是曾经参加过茨密希医疗实验的医生哦~研究过茨密希的自愈能力~他对茨密希的自愈能力,有非常特别的见解哦~”

    罗伊的嘴角抽搐着,“我,我不想知……”有些事实是不可能改变的比如茨密希的医疗实验项目,永远也不会重启。有些知识,错过了,就是永恒的错过了~~

    “好吧。那位医生也觉得你不想知道,所以并不是来格兰德找你的~”这就是激将啊,还是蛮低级的那种,“他坚持无视你,等我回来,我猜那位医生也是绝对的信任托瑞多对特殊情报的保护能力~那我就不辜负他,永恒的守着这份关关于你茨密希血液的情报……”

    罗伊的动作倒是快,已经出现在仓库门口了,“嗦什么?!不是去圣子教堂吗?!走啊!”

    午夜的土石路,意外的吵闹路边的杂草里全是换季寻找新生存之道的昆虫,叽叽喳喳。

    好在两个吸血鬼的速度超常,并没有多享受结伴于月下漫步的浪漫,很快就到了圣子教堂。

    而罗伊,已经感觉到了被欺骗的愤怒,“就这?茨密希的自愈比其他吸血鬼的自愈更高级?!我还需要一个人类医生来告诉我这个??”

    “他的用词不是‘高级’。”扎克纠正了一下罗伊,看恶魔迈克出来迎接了,“不知道会花多少时间,我找了个伴儿。”

    迈克带两人进入教堂,午夜的教堂……挺诡异的。只有圣坛周边的范围被烛光照亮。圣主教义中舍生取义的圣子像,在这种光源下,看起来格外凄凉……

    “希望如你说的,一切顺利,不会花多少时间。”迈克带了一帮恶魔,飘在了圣子像旁边。

    扎克看了眼时间,拉着转身就想走的罗伊坐下,“马上开始了。”

    真的就是话音刚落,两个吸血鬼的屁股刚碰到座椅,一扇巨大的门,从圣子像脚下打开。

    两扇开启的门违反物理……或只是视觉欺骗的罩住了所有恶魔。迈克还对扎克耸了下肩。

    门关闭,门消失。教堂里没了一点儿生息。

    扎克又看了眼时间后打量了一下周围,没有任何生物接近的迹象,看了眼罗伊,“茨密希的自愈,不是那个医生告诉我的唯一事情。”

    罗伊似乎被被吓了一跳,好像还没有从地狱之门突然开启的感受中回过神,“什,什么?”

    扎克挑了下眉,“你从没见过地狱之门吗?”

    “为什么我会见过地狱之门?!”

    啊,是了。吸血鬼是和地狱天堂没关系的种族。扎克第一次看地狱之门,还是堕天使还叫克劳莉的时候,人特意展示给扎克看的。

    扎克太前卫了,都忘了除了自己,没有哪个吸血鬼和自己一样,能对这种圣主信仰世界核心的东西习以为常。

    哼,看罗伊这见识,连地狱之门都能吓着他,曾经在魔宴,居然被忽悠的去找天堂之门的钥匙,啧。

    圣主信仰,真的把吸血鬼玩儿惨了。

    算了,吸血鬼和圣主信仰的历史问题已经清算结束。未来,吸血鬼和圣主信仰的关系,由吸血鬼自己决定!

    扎克接回了原本的话题,“你之前说了我制造的巴顿社会氛围的本质。你知道,鲁特制造的魔宴,本质是什么吗?”

    罗伊不太爽扎克的态度,“你要么就直接告诉我!要么就永远不要说!”

    “是洗脑。”扎克笑着选了前者,“鲁特执着于食用没有乱七八糟思想的血液,婴儿、处子……”扎克耸了下肩,“你比我更清楚。”然后,“不是因为鲁特有洁癖。是因为他用他的血洗脑西部社会的每一个新世代。”

    罗伊侧了身,一手紧握着教堂长椅的椅背,一手握拳的收在身侧,盯着扎克,“什么?!”

    “你真的这么惊讶吗?”扎克笑着,“他是勒森布拉,他是我们所有吸血鬼中,血液信息能力最,呵呵‘高级’的吸血鬼。”扎克耸了下肩,“勒森布拉氏族也从来没有掩饰过他们能改变别人的人格、世界观这个事实。而这件事,不是发生在单个人身上,而是整个西部社会的范围上,就让你那么惊讶吗?”

    罗伊张了下嘴,随即闭上,重新坐正,“我不惊讶!”阴沉的。

    教堂中安静下来了。

    十分钟后。扎克开了次口,“你在想什么?”

    “我在想鲁特是不是只洗脑了西部的人类!异族呢?我们??!*!现在我的身体中是不是流淌着鲁特的思想!为什么我们四个世纪的都毫无异议的让他独裁魔宴?!*!我感觉有些恶心!”

    又安静了十分钟。扎克再次开口,“你又在想什么?”

    “为什么?!我在想为什么鲁特要用这种方法统治魔宴?!如果他没有洗脑整个社会会怎么样?魔宴会成为另一个样子吗?!而另一个样子的魔宴不是鲁特想要的,所以他用了这种方法强行将魔宴变成现在的样子?!”

    十分钟。

    扎克:“你又想到了什么?”

    “鲁特已经不存在了!魔宴以后会变成什么样子?!”以及,“别问我了!我的脑袋……*!你在想什么?!”

    扎克撇着嘴,“我在想半个小时了,恶魔却还没回来。”扎克站起来了,看着圣子像,“我想,出事了。”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