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二章 极尽荣耀_墨唐-作者:将臣一怒 -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零二章 极尽荣耀
    送寿礼环节结束,寿宴正式开始。

    各种香气逼人的炒菜,各式各样的精美的蛋糕甜点,再加上一盘让人垂涎三尺的酱牛肉,最后一件件解千愁搬上寿宴,可以说充满了浓浓的墨家风。

    尤其是酱牛肉,更让人垂涎三尺,在大唐吃牛肉可以说乃是违反大唐律的,然而这一次,连魏征都没有丝毫异议,反而和众人一起心安理得的享受美食。

    因为所有人都知道,眼前的牛肉虽然是大唐的耕牛,但是却是墨家村用从草原各部运来的成年壮牛换成老迈的耕牛宰杀而来。

    虽然是十多年的老牛肉,但是对于牛肉极为稀缺的大唐,哪怕是权贵也是无可挑剔,哪怕是颉利可汗。

    要是放在之前他为草原可汗之时,这样的老牛肉他恐怕连尝都不愿意尝一口,当年他所食用的定然是不足一岁的小牛犊,那样的牛肉才鲜美多汁,美味无比。

    然而来到大唐之后,他成为了阶下囚,虽然侥幸保住了性命,但是从之前的高高在上,到如今的寄人篱下其中的滋味只有他自己知道。

    最让他难以忍受的就是在饮食方面,大唐耕牛宝贵,又岂能让他宰杀食用,这恐怕是他来长安之后,第一次吃到牛肉。

    颉利可汗三下五除二,将自己面前的面前的牛肉吃完,这才发现李渊正在玩味的盯着他。

    “让太上皇见笑了,微臣几年未食牛肉,一时情不自禁。”颉利可汗惭愧道。

    “此乃小事也,来人再与颉利上一盘牛肉。”李渊一挥手,顿时又有宫女奉上一盘牛肉在颉利可汗身旁。

    “你我共饮一杯!”李渊举杯邀请颉利可汗道。

    颉利可汗连忙起身,一饮而尽,顿时一股火辣辣的热流入肚,颉利可汗猛然满脸涨红,强行忍住,这才没有出丑。

    不少朝臣见状不由得会心一笑,他们第一次饮解千愁的时候,恐怕也是如此。

    “此酒如何?”李渊哈哈一笑道。

    “此乃微臣生平所饮最烈之酒。”颉利可汗如实说道。

    “你可知如此小小的一瓶美酒在草原各部足以换一头壮牛,日后草原之上的牛马不断涌入大唐,尔等也不用担心缺少牛肉之用。”李渊得意的说道。

    “一瓶酒,一头牛!”颉利可汗只觉得一股逆血涌上心头,刹那间顿时脸色红的滴血。

    他乃是草原之王,当然深知牛的重要性,在他统治的期间,哪怕是最贵的三勒浆也不值一条牛腿呀!然而如此一小瓶解千愁竟然价值一头牛。

    他却不知道,草原之上,虽然畅销的是整坛的闷倒马,但是随着包装更为精美的解千愁流入草原立刻深受草原贵族的喜爱,被炒成了天价,一瓶解千愁换一头牛,反而供不应求,人人争相攀比,以喝大唐第一美酒为荣。

    “草原各部能够得以品尝天朝美酒,实在是三生有幸。”颉利可汗将头低低垂下,悲鸣道。

    李渊见状畅快至极,风水轮流转,想当初他起兵之际,没少对颉利可汗卑躬屈膝,送钱送美人,如今看到颉利可汗如此,顿时胸中所有的怨气一吐而出。

    “如此盛景,美酒美食当前,又岂能没有歌舞,来人,起舞。”李渊伸手一招,顿时一队队舞女涌入未央宫中。

    “胡女?”墨顿不由得一愣,发现涌入进来的竟然是一群金发碧眼的胡女,伴随着激昂的接受,不停地旋转起舞。

    “胡旋舞!”

    墨顿定睛一看,顿时恍然,此乃西域胡旋舞,相传胡旋舞起源于西域康国,在西域各国草原各部极为盛行。更是随着丝绸之路传到了长安城,在长安城风靡一时。

    能够进入未央宫表演的胡女舞技高超,顿时不时的博得未央宫阵阵掌声。

    李渊看的兴致大发,看到一旁的颉利可汗,心中一动道:“朕曾听闻,右卫大将军尤为擅长此舞,如此美景,何不舞上一曲。”

    胡旋舞在突厥尤为盛行,当年颉利可汗更是以擅长胡旋舞而扬名,哪怕是李渊也是有所耳闻。

    颉利可汗闻言顿时心中一顿,脸色刹那间由红到白道:“微臣年岁已高,早已经忘记此舞,岂能在太上皇面前献丑。”

    他当年跳胡旋舞乃是志得意满,此刻沦为阶下囚,又有那里有心思去跳舞。

    李渊正在兴头上,又岂能轻易罢休道:“此舞简单易学,又怎能说忘就忘,没看到右卫大将军谦虚,还不请大将军舞上一曲。”

    得到命令的胡女,顿时得到命令,顿时边舞边上前去拉颉利可汗。

    顿时心中悲凉,想当初绳池之会,尚有蔺相如为赵王挺身而出,而他为阶下之囚,谁又会为他出头呢?

    颉利可汗无奈,自得随着舞女勉强舞了一曲。

    一曲过后,顿时满堂喝彩。

    “右卫大将军,风采不减当年!”李渊哈哈大笑道。

    “太上皇过奖!”颉利可汗一脸灰败道,回到自己的位置闷声喝酒,眼前的牛肉也顿时索然无味。

    所有人都知道,李渊心有两大心病,一个则是玄武门之变,另一个他的老对头颉利可汗,当年大唐初建,颉利可汗连年攻打大唐北方边境,那几年李渊可谓是憋屈至极,年年对突厥厚礼贿赂,但是依旧不能填平颉利可汗心中的贪念。

    玄武门之变,木已成舟自然无法改变,但是颉利可汗却囚禁在长安城中,今日场景恐怕就是专门为讨李渊开心。

    二人相争一生,最后还是李渊胜了一筹,笑到了最后。

    李渊尽兴之后,邀请众人共饮。

    “有酒必有诗,无诗酒不雅!”李渊放下酒杯,朗声道。

    顿时所有人不由自主的将目光投向最后靠门的墨顿,长安城的诗词大家中,墨顿风头正劲,而且篇篇都是脍炙人口。

    墨顿苦笑,正要起身,却发现李渊却将目光投向一旁的冯智戴。

    “冯爱卿虽然出生于岭南,听说极为擅长作诗,不知可否赋诗一首!”李渊带着三分醉意道。

    冯智戴闻言一喜,连忙行礼道:“谨遵太上皇吩咐。”

    “椎跣变冠裳,侏离化弦诵,……………………”不得不说,冯智戴的确是有几分文采,写的乃是其祖母冼夫人对南越之地传播汉族文化的故事,椎跣乃为岭南之地的衣衫,如今人人都穿汉服衣冠,侏离乃是少数民族的乐器,如今人人拨动琴弦,而且将汉文化岭南的教化尽展无疑。

    冯智戴一诗做完,顿时李渊脸色大悦。

    “今朕大寿,颉利跳舞,智戴赋诗,胡越一家,自古未有也。”李渊亢奋道。

    李世民闻言举杯道:“今四夷入臣,皆陛下教诲,非臣智力所及。昔汉高祖亦从太上皇置酒此宫,妄自矜大,臣所不取也。”

    李世民言语姿态,恭敬至极,恍然犹如回到李唐并未起兵之时,当时父慈子孝的场景。

    李渊哈哈大笑,端起酒杯,一饮而尽,醉眼朦胧。

    “臣等恭贺太上皇万寿无疆,万岁,万岁,万万岁。”整个未央宫中,群臣齐声恭贺道。

    这一刻,李渊极尽荣耀。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