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20章 臧霸其能
    臧霸占据的两个山崮,一个叫茅山,一个叫固山,这两个山相对相当近,正好夹住了从北往南进入徐州的关键要道,就像一把铁门闩,将这个要道掐死。

    这一片地区本来就是臧霸的根基老家,对这一片相当熟悉,当魏王派他来这里阻挡吕鹏的时候,他没有选择州城府县作为屯兵之处,因为他早就听说了,吕鹏的投石车火油弹威力无比。尤其是他的那个火油弹,沾上草木立刻燃烧,即便是石头,也能转眼烧成齑粉,他在江南的那一战,在对袁绍时候的那一战,都证明了这个让人匪夷所思,但却是血淋淋的现实。如果吕鹏发狠,无论自己凭借什么样的城池,他一阵火油弹过来,最终自己的结局就是城破家亡。

    所以朱烁和臧霸研究决定,放弃城市的坚守,直接利用地形地势。这时候这让臧霸就发挥了他当地熟的自如条件优势,占据了这两个紧要的自然关隘,带着自己手中五万大军,死死的挡住了吕鹏的虎狼之师。

    效果是明显的,在初秋的时候,吕鹏的军队在自己的面前摆出了他那如林的投石车,结果只能是大眼瞪小眼,根本就无从下口,而只要他们想要通过这个隘口,自己立刻出一支奇兵,掐断他们的通路,将他们两面分割。

    当然,抛弃自己五万大军,直接冲过去,这不是一个懂得军事的人所能够做的愚蠢的办法。

    对方也曾经多次摆开阵型,玩起了最古老的下战书的方法,邀请自己下山和他们决战,臧霸外表粗豪,但内心却不傻,尤其是朱烁更是淡定自如,对敌人的求战根本不予理睬,而且还轻描淡写的笑着道:“古礼不可废,来而不往非礼也,既然敌人向我们下战书邀战,那么我们当然可以挂免战牌不战,反正这都是当今社会流行的东西。”

    于是出于对敌人的嘲讽,臧霸干脆就用几个门板,拼凑了一个大大的免战牌,高高的悬挂在山崖之上,那上面的大字,即便离着十里远,也能看得清清楚楚,这就是一种底气,同时也对敌人的一种嘲讽,更是一种夸张。

    被嘲讽几次之后,对面的敌人也没了耐心,展开了几次的两面山顶的猛攻。

    对于敌人这样的战法,臧霸和朱烁真的是求之不得,就在这陡峭的山上,只要一块拳头大的石头丢下去,都能砸死对方一个士兵,而在这山上,最不缺少的就是石头,真的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每一次轰隆隆的石头滚下山坡,带出来的都是一条血路,让人看着真是欢喜无比。

    结果现在就造成了这个样子,敌人攻不动也过不去,自己也没必要去反击,因为该丢的早晚要丢,只要能挡住他们不进入徐州,最终将徐州交给刘备,成君子协定诚信根本,一切也就万事大吉。

    于是从秋到冬,双方就在这里彻底的耗上了。

    真是老天帮助曹魏,可能也看到这天下不公,所以就连番的飘落起大雪,当第一片雪花降落的时候,臧霸不由得长笑,当大雪过膝的时候,朱烁那个文人也就没了原先的形象,就在这漫天的大雪里手舞足蹈。

    然后大家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开始清点两个山头上的库存积累,好在原先本来就是准备做长期死守,山顶上的粮草物资非常充足,但是两个人依旧决定,由于没有了战事,也就没必要太多消耗,士兵的口粮减半,柴薪减半。

    当然这样的结果就造成了一群老弱冻饿而死。

    不过臧霸却不认为这是一个不好的事情,因为那些老弱病残死去了,反倒是减轻了大军的负担,这其实是一种好事。

    倒不是说原先仗义无比的臧霸突然变得冷血,是因为实在是局势所逼迫的,自己崇敬的曹操为了整个基业能够延续下去,不惜和刘备进行了利益交换,但即便如此,依旧被刘备逼得自杀而亡。从曹操自杀的那一刻起,整个曹魏集团就发生了一场惊天动地的变动。

    用惊天动地变动来形容当时的局势,根本就不为过。并不是内部起了纷争战乱,而是人心的离散。

    有许多人能够在曹魏集团里兢兢业业任劳任怨,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被曹操的人格魅力所感染,被他的英雄气概所感召,他们心甘情愿的跪拜在曹操的脚下,为他生,为他死。

    但是大家心中的偶像轰然间离去崩塌,这让许多人迷茫了。

    偶像的崩溃,就等于信念的崩溃,于是这一部分人就离开了这个集团,投向了别的英雄。

    还有一部分人,他们本来加入这个集团,就是为了投机取巧,或者干脆就是世家大族们放在这里可有可无的一个投机机会,当曹魏集团彻底崩塌的时候,这些投机的人,也就幻想幻灭,于是他们就毫不犹豫的离开了曹魏集团,也投奔到其他地方去了。

    原先人才济济武将如云的曹魏集团,转眼间就兔死猢狲散,真的是各找各家各找各妈。

    但这并不是一件不好的事情,这反倒是一个去芜存菁的好机会,经过了这一场翻天覆地的变动,曹魏集团现在留下来的,都是对曹魏集团最忠心的人,从今以后,不会担心有背叛的,有捅刀子的,从此以后,无论是任何人,他们面对敌人的时候都会挺胸向前,不再瞻前顾后,不再担心背后被人捅刀子,从此以后,大家就死去生死,为了再次振兴,或者干脆就说,为了能活下去,前仆后继。

    现在臧霸的心情就是这样的,不再担心自己的出身而被朝堂上的人诟病,他更不担心曾经不是曹家集团的核心,而被魏王猜忌,那一切都成了过去,现在自己只要一心想着怎样将敌人挡在徐州之外,等到自己的集团撤退到江南的时候,然后就扬长而去,不再管中原的风风雨雨。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