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百六十八章:绝望的心灵(求月票,求订阅,求推荐)求月票啊啊啊
    “住手!!!!”这是一个女声突然尖叫道。

    听到这个声音,所有的提夫林都像牢笼的深处看去。而牢笼中的提夫林的脸色更是一变!

    “不要!乔娜!”

    “乔娜!”

    “乔娜!”

    在所有人的呼唤声中,一个身材高挑,凹凸有致的身影渐渐从地牢的阴影中走了出来。

    “扎尔!我答应你!”随着那毫无起伏的声音,一位美颜至极的女提夫林从阴影显出了自己的全貌。

    提夫林扎尔,听到这个声音,身体顿时僵直了下,之后缓缓的转过了身子,看向那位曾经的女神和爱人。

    “乔娜……”中年提夫林听到这个声音,脸色默然的轻声叫道。

    “父亲……”女提夫林也神色复杂的看着架子上的父亲。

    乔娜的外表十分的引人注目。不像许多体夫林那样竭力隐藏着什么,乔娜的魔鬼特征十分明显。她有一种黑暗的美感,膝盖以下的腿部类似于山羊的腿,脚部是分趾的蹄子。她的耳朵又长又尖,像一幅夸张的精灵素描。在她的头上有一对粗大的弯角,身后拖着一条长长的爬虫类的尾巴,躯干上覆盖着壳状物,给她提供了了局部的保护。

    但这些异样的特征并没有使她的魅力有任何损失,相反,在她绝世的容貌下,这些特征让她有了一种难以抗拒的堕落之美。

    她的眼睛和她的父亲一样特别,不是提夫林常见的黑色,红色,白色。她父亲是一双威严而充满温暖的金色眼珠。而她的则是一双在魔鬼中很少见的,代表着纯洁的银色眼珠。

    扎尔看着乔娜走到栏杆前,不知为何,身体不由自主的后退一步。他似乎在害怕,或者说是心虚。但马上,扎尔强行控制着自己的身体,向前走去,以表明他无所畏惧!

    可他刚刚跨出一步,他的身体又不由自主的想向前冲,他有一种想要抱住那个女孩的冲动。

    在那一刹那,扎尔惊恐的发现,他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样忠于自己的主人!他依旧在眷恋着这个女孩。扎尔虽然是被暗示术控制了,但这并不意味着,他就完全忘记了自己是谁或者是自己曾经的爱人。

    他记得眼前美的那么不真实的女孩,那是他青梅竹马的恋人,他们曾经一起在扎克拉玛峰上看着星星畅想着两人美好的生活,也曾在所有同伴揶揄的目光下紧紧的握住对付的手,哪怕已经害羞的死去,可依旧不愿意放开彼此的手。

    可扎尔一直以为在自己接受伟大主人之后,就不会再对这些有任何感觉了。但现在扎尔怕了,他害怕自己的忠诚受到质疑!这在主人的麾下是绝对绝对不允许的事。

    扎尔的挣扎瞒不过其他人,可所有人都对此没有任何表情,不管是牢笼内的还是牢笼外的,因为所有人都知道,削微的挣扎并不能改变任何事。而且这种事已经发生了不止一次。

    只有乔娜和那个被绑在架子上的中年提夫林还怀抱着希望,一个是一直以来都对扎尔怀有期待的导师,另一个是扎尔发誓永远不离不弃的爱人。

    可惜他们的希望再次落空了。

    只见扎尔在挣扎片刻之后,再次恢复了满脸的狠厉。他冷声说道:“呵呵,早这样不就好了?”

    接着他又笑了起来。、

    “主人一定会满意你的选择,你将成为主人最完美的新娘,你必定将为主人生出最完美的子嗣!哈哈哈!骄傲吧,乔娜!你将为主人征服世界做出伟大的贡献!”

    看到扎尔如此的丧心病狂,乔娜原本红色皮肤,这时甚至都变成一种诡异的淡红色。她的双眼变得毫无焦距。

    她知道,这个扎尔不是她爱的那个扎尔,可她还是忍不住心若死灰。

    “乔娜!!!!”看到女儿的变化,那个中年提夫林大叫到!

    这里的提夫林都是经过特殊训练的,他们通过训练,对内心的邪恶冲动有着常人难以企及的抵抗力。可一旦心灵失守,那么邪恶也就会趁虚而入。

    扎尔就是这样被邪恶侵染的,当他看到自己的亲人全部躺在血泊之中之后,他的心灵就失守了。所以乔娜和她的父亲都知道,扎尔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并不是他自愿的,也一直满怀希望他能幡然清醒。可现在看来,他们都小看了邪恶的恐怖程度。

    但乔娜并没有听到这个声音,她现在只觉得自己好累,真的好累。她一直在坚持。可她知道,她坚持不下去了,她不能看着父亲继续被折磨下去,虽然现在看着她父亲精神状态还好,可是乔娜却清楚,那只是表象,她的父亲已经快要到达极限了,要是再继续下去,她的父亲会死!、

    而爱人的背叛,则是压垮乔娜最后的一根稻草,她只觉得这个世界已经没有希望了,她真的好累,她不想继续了,也许被控制也是一种幸福也未可知。

    “乔娜!!!!!”被绑着的中年提夫林看到自己的女儿情况越来越差,顿时悲吼道,他不希望自己村纯洁的孩子,彻底堕入污浊之中!

    “哈哈哈哈,不用叫了,曼德尔!乔娜他注定属于主人!”

    扎尔看到挣扎悲吼的曼德尔,心里突然觉得痛快的同时,居然有着无限的酸涩,那是一种混杂着悲伤和自责的感情,但这股感情还是被扎尔对克劳斯的忠诚给压制住了。

    就在所有人绝望的看着乔娜,犹如活死人一样,步履蹒跚的走到了牢房的铁门旁的时候,一个不满的声音传了出来。

    “喂,咱好歹是一头的吧?你现在还在给克劳斯招人?你是嫌我的麻烦不够多吗?好不容易才找到一些盟友,居然还要被你招安,这太过分了吧?”

    只见不知道什么时候,一个白色头发的大汉出现在了提夫林的身边。

    那正是索拉姆!

    只是现在的情形在外人,也就是那些提夫林看来有点诡异,因为索拉姆正认真的看着虚空处,一脸不爽的抱怨着,这场景怎么看都怎么像一个神经病在搞事。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