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八云紫:我很好奇_从太阳花田开始-作者:九重流云 -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四章:八云紫:我很好奇
    拜现在的幽香要好忽悠的多所赐,苏墨几人总算是在花海边安定了下来。屋子一直到完全建好用了大概三天的时间,一间包含三个卧室一个卫生间的木屋,旁边是占地不小的独立厨房,灶台是比较古典的带风箱的土灶——主要是苏墨没有随身携带一大罐液化石油气之类东西的习惯,而且这个世界很显然是没有电力设备的。周围是一圈约两米高的实木栅栏,每根木头实际长度四米,入地两米地上两米,虽然这个围栏实际意义并不大就是。木围栏中圈出了一块约一百平左右的院子,里面种了一些从幽香那里要来的花种,在苏墨的能力影响下一夜发芽、生长、盛放,颇为美丽。

    花海一侧是一些丘陵,除了靠近中心的一两个低矮平缓的丘陵或者说小土坡同样被鲜花覆盖之外其他大部分都是长了漫山遍野的树木。这些小丘陵之间的沟壑处有一条最宽处大概有二十米左右的河流,源头可能是某处的溪涧加之周边植被浓密,这里的水相当干净,四五米的水深依旧清澈见底。站在河岸边能看到在激流处粼粼的水波下逆流而上互相争抢的大群河鱼,这些鱼大多都是某种鱲或者鱥一类,属于比较常见而且长相漂亮的品种,特别是鱲,苏墨是不清楚它们究竟应该被分类为长鳍鱲还是宽鳍鱲,每到夏天就能看到这种鱼中的一部分身上泛起了红、青、或紫之类的色泽,在清澈的水流中尤其夺人眼球,他记得这种很眼熟的鱼在自己小时候被称呼为桃花鱼,可惜后来在家乡的河里终归是渐渐消失了。

    肉很好吃。

    在水流平缓一点的地方或者干脆河滩上与主流相互隔绝的小水潭里可以看到不少身上长着黑色竖纹的矫健小鱼,有人叫它们淡水石斑不过还是用光唇这个名字比较准确。这种鱼嘴极贱,养在鱼缸里抢食特别凶很喜欢欺负别的小鱼,苏墨曾经也养过,饲养难度远低于矫情的鱲和脆弱的鱥,在缸里也别有一番风味,特别要说明的是这种鱼的鱼籽是有毒的。

    但肉很好吃。

    “应该差不多了吧?”

    苏墨把大竹篓从河水里拿起来,看了眼竹篓里密密麻麻一大堆鱼,满意地点点头。

    他戴着一顶很明显是赶工出来粗制滥造的竹苙,不过反正不是用来挡雨而是用来遮阳的所以没什么问题。站在河边一颗大树下面,从树根部在水边形成的坑里钓到了不少光唇和鱥,比较值得一提的是里面有一条可能是想抢占苏墨劳动果实结果把自己搭了上去的大鳜鱼,当时把它钓起来的时候都吓了一条,他都没想到自己能在这条不算特别大的河里钓到这么一条得有五斤重的鳜鱼,天知道它在河里吃掉了多少其他小鱼,拉起来的时候苏墨还从它嘴里取出了原本应该钓到的一条巴掌大小的马口。

    “可以做一条松鼠鳜鱼,不过很久没做过这个了今天得稍微慢一点。”

    苏墨不太喜欢吃鱼,但鳜鱼算个例外。西塞山前白鹭飞,桃花流水鳜鱼肥。这种鱼很凶,有的地方也叫水老虎,身体偏扁嘴可以张很大,喜欢躲在水下岩石缝或者水草中偷袭,特别喜欢吞吃小鱼小虾攻击速度极快,有时候甚至比它身子还长的鱼它都能张开大嘴一口将其吞下。因为不需要跟草鱼之类的鱼类需要在肉里面长满刺来保护自己,这种凶猛的肉食鱼类体内刺很少,而且肉质鲜嫩,可以说是苏墨的最爱了。

    苏墨今天几乎在这里钓了一整天的鱼,从清晨天刚蒙蒙亮背着天空稀疏的星辰出发到现在夕阳已近黄昏,这一天的收获当然也是相当丰厚的。虽然只有一根手指粗细的细竹手制的鱼竿,不过可能是这条河里的鱼几乎没遇见过垂钓人,所以他只用随便挖的一些红蚯蚓跟随手捉到的小蚂蚱以及河里的小虾米就钓到了这么一大篓鱼。虽然如果用魔力直接在整条河里搜寻的话估计他只需要几分钟就能收获数百斤不过一来他吃不了那么多,而来那种行为也有些过分。他不缺时间,也不缺兴致,一根钓竿能钓多少也都足够了。自己空间里一直预备着很多精米所以不担心主食的问题,前几天的野猪肉也被保存在时间停滞的空间中还剩下一大半。今天只是想改善一下口味而已,正好在这里发现了一条河他就干脆扛了一根鱼竿乐呵呵地跑了过来,说实话他更多的只是想要消遣,结果没想到有这么多收获,特别是那条大鳜鱼完全是意外之喜。

    “艾斯特,走了。”

    收拾好渔具,从鱼篓里把个头比较小的还有怀着籽的鱼挑出来扔回河里,留了二十来条巴掌长到小臂长左右的河鱼跟那条大鳜鱼之后他抬头向下游正坐在河边大石头上,把光着的小脚丫伸进清凉的河水中逗弄围上来的几条小鱼的艾斯特喊道。

    “好。”

    艾斯特应了声,白生生的小脚在水里上下踢踏了几下溅起数朵晶莹的水花,水中集聚的小鱼顿时散开然后迅速消失。小小的剑精灵嘴角微微勾起,抬头迎着泛着出金色夕阳光芒的河面,眯起眼睛很开心的样子。

    跟着苏墨一起来钓鱼的只有艾斯特跟毛玉,毛玉不用说了她一向习惯跟苏墨形影不离。而毛玉它现在几乎就是苏墨的绑定装备,要么趴在头顶要么窝在怀里,苏墨在感受到它身体的坚韧程度后曾一度起了干脆给丫做成防具的想法不过后来还是熄了这个念头。雅典娜似乎对于苏墨的怠惰感到绝望,于是现在很干脆地变成了一个更颓废的宅女,苏墨造成起床出门的时候那姑娘才刚看完漫画书准备去睡觉——或许让自己变得比苏墨还懒散就是她用来不让自己忧虑怎么离开这个世界的方法?

    看上去似乎有那么几分道理的样子。

    “今天收获很不错。”

    除了鱼之外苏墨在一处水流平静的水潭里捞了一些荇菜,还捡了不少比巴掌小点有限的河蚌。螃蟹倒是没抓,毕竟在这种河里的溪蟹身上肉和蟹黄的确不多,油炸了吃个风味倒还行但他实在懒得动手去一块石头一块石头地翻,虽然等到了天黑就能很轻松地抓上一大桶不过等到那个时候他可不敢确定已经习惯每天晚餐过来蹭饭的幽香会对独自留守在家里的雅典娜做些什么。

    平心而论就算是现在的幽香想蹂躏雅典娜依旧只需要一根手指头。

    踏着水流冲击岩石的连绵不绝的清响,苏墨牵着艾斯特的小手踏上了归程。不过当他刚翻过第一片山林时却挑了挑眉,停下脚步回望:“八云紫?”

    “哎呀,咱居然被这么轻松地发现啦?”

    话音刚落,八云紫独特地带有一丝丝慵懒的语调便响了起来。苏墨面前的空间中猛然裂开一道狰狞的伤痕,八云紫从容步出:“好久不见啊小哥”

    “三四天而已,可不算好久不见。”

    苏墨看着穿了一身亮紫色洋装还举着阳伞跟周围的山林环境格格不入的八云紫,笑道:“还是这么喜欢偷窥,找我有事?”

    八云紫微微有些惊讶对方居然能在自己刚把视线移向他的瞬间就被发现,这份敏锐在她看来简直到了可怕的地步,不过对方并不是敌人所以并不算什么特别糟糕的感觉。她习惯性地把扇子支在自己嘴前,笑眯眯地说道:“你居然能跟那个住在花田里的暴力女人相处那么融洽,咱可都嫉妒了呢。”

    “嫉妒?”

    苏墨往前走着,听到八云紫的话嗤笑了一声:“你是嫉妒她跟我关系好还是我跟她关系好?”

    八云紫就走在苏墨身旁,看着远处一条垂在树枝中的青蛇语气轻佻:“问的太直接的男人可真是不解风情。”

    “那还真是抱歉。”

    苏墨撇撇嘴,一副随你便反正我无所谓的架势,不过很快他想到一个问题,接着问道:“你认识幽香姐?”

    “她叫幽香?”

    八云紫眨巴眨巴眼睛:“说认识倒也算不上,不过跟她打过两架。”

    苏墨笑了,这俩原来现在也是这样子么?接着说道:“我猜你肯定打不过她。”

    笑的很是挑衅。

    “嘁,明明就是她打不过咱!”

    八云紫对苏墨的猜测嗤之以鼻,不过苏墨很轻松就能猜到事实是什么状况。

    就战斗能力来说现在水平的八云紫是略逊幽香一筹的,虽然没有以后差距那么大但天赋如此,但也正因为双方能力的差别导致在目前的阶段虽然正面敌不过幽香但八云紫的能力可以非常轻松的在战斗中占据上风,只是也很难打败幽香而已。

    毕竟现在的幽香还远没有以后一拳搅动时空的天下无双。

    “你要去我家坐坐吗?”

    沉默了一小会儿苏墨问道,此时太阳已经彻底落山,周边的草丛里都响起了阵阵清越的虫鸣。山林中的空气清新到了一定境界,这种干净而微微湿润的空气简直棒呆了。

    听到苏墨的询问,八云紫眯起眼睛思索着走了十几米远,然后扭头看向苏墨:“那我也去尝尝你的手艺!”

    这个天性好奇的女人之前果然偷窥过。

    苏墨摇头失笑。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