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九章 把握当下
    卡洛滋的研究室在城堡的低端,是原本那个魔鬼所在的位置。这个地段偏僻,也确实很适合他去完成那些奇奇怪怪的研究。所以这个地方也成为了城堡的一个禁地。至少不会有人愿意来此参观就是了。这个兽人不过三分钟的时间就将自己所知的一切全都透露了出来。

    硬气的人在卡洛滋的手中都要服个软,除非你在你的脑海之中专门修习了封闭术,否则你就算再怎么的态度强硬,你的身体还是会老老实实的做出反应。

    擦了擦自己的双手,这个兽人无力的瘫倒在了牢笼之中。

    “魔鬼,魔鬼,你是魔鬼!”他一双眼睛死死盯住卡洛滋,有气无力的说着。

    “魔鬼?如果有机会,我还真希望能够抓一个来研究看看。”卡洛滋将白色的手帕一甩,走出了自己的实验室。

    ……

    “问出结果了?”拉斐尔看着卡洛滋,将手中的茶饮放在托盘之上。艾玛斯威夫特很是优雅的将茶壶之内的茶水倒入其中。

    “是的,这个家伙确实来自血斧部落。不过他只是这一批人当中的先锋。而且此次达成这个斩杀任务的不是血斧部落,而是幽狼部落。”卡洛滋将自己从那个兽人口中所说出的情报向拉斐尔说出。

    “幽狼部落吗?看来这些兽族还挺精明,估计是想要让我先放松警惕,然后再将我一举拿下。不过能够让兽族四大部落之一的幽狼部落来找我的麻烦,看来我的这个面子还挺大的。”拉斐尔轻笑了一句,如果是在后面才知晓这则消息,那可能还会有些麻烦。不过提前让自己知晓了,那对方的爪子就已经钝了一半了。

    “我个人觉得就算是对方的神来找您麻烦,我都不会感到惊讶。”卡洛滋言语间显得很是认真,不让人觉得这实在溜须拍马。

    “你现在吹牛的本事是越来越好了,我可不希望招惹那群疯子。”拉斐尔摇了摇头,兽人神系的那些神可不会跟你讲什么规则,说要杀你就不不会来暗的。招惹这群家伙,纯属是给自己找不痛快。

    “剩下的部分就是大人您的小小好奇心了。”卡洛滋对拉斐尔总能够保持冷静这点很是欣赏,虽然先前在亚尔维斯被束缚住的时候略有改观,不过那是好的观感。未来如果自己尽心尽力的效忠于他,是否自己也能够得到这番待遇呢?

    “说来听听。”将这句话的时候,拉斐尔终于将手头上正在忙活的事情给放下,看向了卡洛滋。

    “按照那个兽人的话语,安可多沼泽其内的某位存在跟他们进行了联手,准备直接侵入多洛多要塞之内。”卡洛滋其实对于这种事情不甚关心,如果不是拉斐尔想知道,他或许都不会多问上一句。毕竟不管是人类还是兽族的存亡,对他来说都没有区别。只是实验材料的类别发生改变而已。

    就如同其内的那位存在,他真的是要帮助兽人吗?其实只不过是为了能够拥有更多的手下而做出的战略目的罢了。

    “兽人可没有这么的聪明,看来这后面应该是有些有心人正在推波助澜。奥托雷皇室这次怕是前有狼,后有虎了。风雨欲来啊。”拉斐尔的眼睛似乎穿透了时间,跨过了空间直接定位到了安可多沼泽之中,其内应该正酝酿着一场可怕的风暴,就等第一滴的小雨滴划开天际。

    “看来帝国中部的粮食价格将会飙升了。”拉斐尔已经可以想象费兹捷勒将会抛售出一些粮食作为收集其他物资的砝码,毕竟亚伯拉罕商会这段时间的粮食收购可谓是将很多商会的存量都给掏空了,可不会有人觉得多洛多要塞会失守。

    当初那些笑话他们愚蠢的人,到时候怕不是要哭爹喊娘了。

    “看来有必要让蓝斯他们加大粮食购买的力度了。”

    起身,立于落地窗之前,看着窗外人来人往的街道,拉斐尔低低的说了这么一句。

    命运已经开始以自己的意志在运转了,自己插足进去的事情,或许也正在以它原本的轨迹进行新的推导。

    “命运,真的不可逆吗?”

    繁华、富足,这是拉斐尔为夕木领所带来的。但要是让时间这么发展下去,夕木领会被毁灭。但这个地方有这个地方的韧性,折断了会在重塑。不过要是亲眼看着自己所建立起来的积木被人推倒,那肯定不会是令人愉快的事情。

    安可多沼泽的事情为拉斐尔带来了一份警醒,奥托雷帝国的崩塌显然并不是自己一个人就能够促成的。这需要让这个帝国之中的诸多有志之士崛起,只是这些人真正的崛起却是在这座摇摇欲坠的破木房倒塌之后,真是讽刺。

    ……

    虽然兽人们的进攻受到了拉斐尔的重视,不过他明显不会完全为这件事情而转动,或者惶惶不可终日。

    帕克露水那儿传来了一些好消息,谜境之森的行动非常的成功,他从其中获取了不少东西。这倒是一件值得拉斐尔感到愉悦的事情。毕竟能够让那些精灵吃亏,简直没有比这更令人感到开怀的事情了。

    午后,当一场小雪停下的时候。一辆马车自城堡之中轱辘轱辘的缓缓驶出,兽人们的进攻已经达到了第六波,剩下的三波应该将会由幽狼部落亲自出手了。虽然表面上拉斐尔很是看不起这些脑子里充满肌肉的家伙,不过心中还是很重视的。

    这些家伙能够让许多颇有名望的家伙陨落,拉斐尔可不希望步了后尘。所以他打算直接前往狮王海港之中亲自应对由这些家伙所带来的冲击。

    幽狼部落,这是一个以培养幽灵狼所出名的部族。他们拥有独属于自己的特殊职业,幽魂先知。一种善于操纵闪电的特殊职业,这也是拉斐尔会在这个时候亲自下海的缘故。法系职业总是要让人更加重视一些。

    魔法女神希丝缇娜对于这件事情并不感兴趣,她最近替代自己成为了小萝莉的导师。看得出来,她对于小萝莉很是上心,毕竟能够有一个拥有这般天赋的学徒那无异于是身为导师所期望的。拉斐尔对此也很放心,自己肯定不会是一个好的导师。

    但魔法女神希丝缇娜却一定会是一个出色的导师,小萝莉交到她的手中才会将自身潜藏的天赋完全激发出来。所以他并没有将这件事情告知于小萝莉。

    马车之内坐着拉斐尔和依耶芙特亚伯拉罕,她正在跟拉斐尔谈论有关于各个军团的提高方案。很显然,对于拉斐尔手底下的这些军队,她很不满意。缠着拉斐尔给她做了一张面具和得到一份手令之后就大刀阔斧的对各个军团进行了改造。

    是的,就是改造。作为当初的位面指挥官,她手中训练士兵的方法那绝对是信手捏来。她很轻易地就将那些士兵训练的服服帖帖的,暗地里得到士兵们的一个称谓‘银面指挥官’。不过整支军队的改变是肉眼所能够看出来的。

    拉斐尔先前的那些教官很多都是半路出家,是从佣兵之中选取出来的。他们哪懂得如何去训练士兵?只能够指导他们进行身体素质之上的锤炼而已。依耶芙特亚伯拉罕的出现直接将这个空缺给弥补了上去。

    并且在抽空的时候会去夕叶学院教授那些新晋军官们如何才能够指挥自己手底下的士兵,这也造成了两人好些日子没有相见了。

    “我的依耶芙特真是我的福将,否则这一切怕是只能够等达莲娜回来才能够达成了。”拉斐尔在领兵统帅方面并不算出色,只是他总能够以自己的计谋弥补这方面的缺陷,所以显得他的统帅才能很高。

    但在真正的老手面前,他的这点东西立马就漏了底。对于依耶芙特亚伯拉罕所提出来的各项规划除了点头还是点头。

    “就是你上次说过的那个很有天赋的小家伙?”依耶芙特亚伯拉罕听到这话,脸先是微微一红,不过她明显对于拉斐尔后面所说的那个人名更加有兴趣。毕竟连拉斐尔都连连称赞的人那可不常见。她还真想看看这个家伙到底是不是长了三头六臂。

    “是的,如果哪天你见到她,你就会明白了。”拉斐尔这么说着,心中已经在考虑是不是应该让达莲娜、列蒂西雅和普莉斯拉特里萨从布卢默塔返回。毕竟要是安可多沼泽真的出现问题,那布卢默塔肯定也不会安定下来的。

    不说路易斯佩兴斯大公对自己已经抱有杀心,要是布卢默塔乱了起来,有的是野心家会在这个牌局之中出牌,让她们继续留在那儿确实不是什么好的选择。只是突然让她们三个离开,也略显突兀。

    “看来是有必要想出一个好的说辞了。”以奥托雷十一世那股子精明劲,拉斐尔可不觉得自己这般明目张胆的行为不会让他察觉出什么异常来。虽然卖给他这份人情也可以,但是对方明显将自己当枪使,拉斐尔可没有兴趣对他们的生死操心了。

    至于商会方面拉斐尔并不担忧,只要贸易与财富之神渥金不倒台,那么自己在那片的商会就不会出现问题。再者说,其内的物资全都有序的从圣赫利尔海港中转移了出来,剩下的最多只是钱票和金索尔。

    而不管奥托雷皇室的兴衰,或者新的皇权建立。钱肯定是不会让人嫌弃的,到时候金索尔一塞,谁当权都要卖拉斐尔三分薄面。所谓狼狈为奸,资本家离不开掌权者,掌权者自然也离不开资本家了。

    只有两者间的相互调和,才能够让这锅子里面的汤美味起来。至于金索尔的损耗?拉斐尔还不至于为此而感到伤心,揣在口袋里的永远只是小钱,钱只有流动起来才能创造更多的价值。而且储物戒指的风潮远远没有平息下来,不知道有多少人如狼似虎的盯着亚伯拉罕商会。

    这些人在商会需要的时候,都会成为最忠诚的打手。这就是专利掌握的底气,你不让我开店?那我就不卖你们每个人都心心念念的玩意,看谁更吃亏。

    再者说,黑城已经让杰克肯威开走了。到时候让他多注意点圣赫利尔海港的情况也就足够了,领兵方面他可能却又不足,但在这方面,那他绝对是大师级别的。

    ……

    一艘巡逻舰已经停靠在了海港位置,一队虎狼之师站在巡逻舰的一侧,一双双虎目警惕的观察着四周,武器都已经脱壳。相信只要有任何的异动,他们绝对会毫不犹豫的将它们给刺出。

    其内的居民们都十分自觉地远离了那艘巡逻舰,甚至连眼神都不敢飘过去。虽然知道这些士兵们并不会将他们给击杀,但没有人会去挑战他们的底线在什么地方。

    一阵清脆的马蹄声自海港外的道路上传来,石质结构的小型城墙之上,士兵们见到了领主大人的护送车队。守将带着一队士兵并入了队伍之内,没有产生任何的骚动,一切都显得那么的和谐,似乎他们先前就已经在这支队伍之内。

    不得不说,依耶芙特亚伯拉罕对士兵的训练确实十分出色。以精神力扫视而出的拉斐尔忍不住出声赞叹,“依耶芙特,你对士兵的训练用出神入化来形容真是在恰当不过了。”

    “殿下总是喜欢夸张,哪有那么好。”依耶芙特亚伯拉罕虽然口头上那么说,但脸上欢喜的表情完全出卖了她,能够让拉斐尔夸奖,她觉得这段时间没日没夜的思虑都值回了票价。

    马车于巡逻舰之前停了下来,拉斐尔跟依耶芙特亚伯拉罕纷纷抬脚走了上去,“出发,狮王海港!”随着木板的收回,巡逻舰之上的船长说了一句,船员们纷纷忙活了起来,收锚、张帆,乘着这阵风,巡逻舰快速的向着狮王海港前去。

    不管命运这颗滚珠会往什么地方滚动,拉斐尔只知道一件事情,那就是把握当下。只要自己不放弃,这命运也总有低头的时候!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