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一十二章 为什么找上我?
    旁边那些心怀不轨的贵族们一下子为拉斐尔如此肆无忌惮的表现给震慑住了,尤其在拉斐尔提出迪巴拉·奥托雷这个名字的时候。他们就知道想要将这些事情扯到拉斐尔身上的难度将会变得极高。

    党派之争,本就是一件残酷异常的事情,更不要说来自皇室的讨伐了,本来就没有什么道理可言。只要有细微的证据,就能够将他们这些小家族给轻易的压死!所以在拉斐尔将目光对象他们的时候,这些人纷纷垂下了头,装起了鸵鸟。

    “哼”冷哼一声,拉斐尔一甩身上的斗篷,离开了这儿。这些家伙还真当他是一个不懂贵族规则的乡下贵族了?真是聪明反被聪明误,最后还赔上了自己的性命。不过拉斐尔知道,此事之后,奥托雷皇室也绝不会让这些家伙继续为非作歹了。

    返回宅院之后,拉斐尔将先前看到在暴政之神阵营之中的学员们圈了出来,然后递给赤卫军的那位军官,想来对方会很快就将这些事情给办理妥当的。虽然帮奥托雷帝国铲除暴政之神的势力只是一个意外之举,不过能够让暴政之神吃点亏,他还是很愿意的。

    “主人,听说你夺得了‘狮王’称谓了?”艾玛·斯威夫特取来一件干净且烘烤过的毛毯盖在拉斐尔的身上,一种温热的舒爽就从拉斐尔的背后传来过来,祛除了他身上的寒气。

    “消息传达的这么快吗?”将鹅毛笔搁置在一旁的拉斐尔抬头看向了她。

    “恩,那些士兵们都在说这件事情,而且他们还说今年死去的贵族数量非常的多。现在整个布卢默塔都陷入了一种十分紧张的境地之内。”艾玛·斯威夫特又将托盘之上的一杯花茶放在拉斐尔的身前。

    “紧张?那不过只是那些战败者的恐惧而已。对于那些真正的大贵族来说,一个继承人的损失虽然很可惜。但只要他们愿意,明天就能够重新推一个新的继承人出来。不过只是家中资源重新进行倾斜而已。”

    拉斐尔满不在乎的将花茶送入口中,“恩,艾玛。你这泡茶的技术真是越来越好了。”

    “主人你过奖了。”面对拉斐尔的赞叹,艾玛·斯威夫特低垂下了头。

    ……

    第二天,一架马车稳稳当当的停靠在拉斐尔所在的府邸之前,马车之上雕刻着奥托雷皇室的徽章,旁边有着一群身骑高头大马,穿着着华丽战甲的士兵拱卫在旁,一个身穿华袍的男子从马车之中走了下来。男子看上去还带有一些稚嫩,不过却有一种沉稳的感觉,一双手垂在两侧,一柄长刀垂在身侧,无形中给他多出了一种悍勇的味道。

    “二殿下。”赤卫军的成员见到来者,恭敬地行了一个礼。二皇子鲁伯特·奥托雷,虽然并不像他的大哥那般名声在外,但也是一名久经杀阵的战将。今次他作为此次狮王庆典的监察者,很是劳心劳力,暗中处理掉了不少想要从中作梗的家伙。

    “拉斐尔先生起了吗?”他点了点头,然后问了这么一句。

    “起了,拉斐尔先生一向都起得很早。”赤卫军点了点头,这位魔法师对自己的约束简直比他们还更加严格。

    “你先去通传一下,说我有事相见。”鲁伯特·奥托雷闻言,出声说道。

    “好的,二殿下。”其中一个赤卫军快速的进入房屋之中。

    ……

    “见我?那走吧。”拉斐尔实在不清楚这位二殿下的葫芦里卖什么药。不过想来也不会是什么坏事。

    “拉斐尔先生,从我大哥的来信之中对你是赞誉有加。此次狮王庆典之中的表现确实证明了我大哥看人的眼光依旧是那么的毒辣。”鲁伯特·奥托雷先对拉斐尔赞许了一番。

    然后脸色稍稍凝重,低声说着,“此次拉斐尔先生给我的那份情报确实很准确,我将他们全部抓了起来,并且安插上了我们奥托雷皇室的心腹。实在是非常感激你此次的所作所为,否则我们都还不知晓在布卢默塔之中有这么多的炸弹。”

    “应该的,迪巴拉殿下也对我照顾有加,这也是我分内的事情。”拉斐尔总觉得这位二殿下来找自己绝对不是感谢那么简单,他这么来找自己,肯定是有些麻烦的事情要来找自己解决。

    “如果不嫌弃,是否能够请拉斐尔先生到马车之内一谈?”似乎也觉得这些客套话有些浪费时间,鲁伯特·奥托雷很是直率的出声,倒是非常符合他的战将身份。

    “当然。”还真是不出所料,又是麻烦的事情找到了自己。

    马车之内,并没有什么华丽的装饰品,有的只是各种武器、护具,不过因为摆放用心,倒也显出另外一种风格。在兽皮软垫之上坐下,鲁伯特·奥托雷的面容显得更加严肃起来,“拉斐尔先生,我从那些家伙的口中得知了一则讯息,说是这一伙人之上还有一个头领。但,不管我们怎么逼供他们。他们都再也说不出其他的讯息。”

    “有请预言系或者幻术系的魔法师协助侦查吗?”从上次那个黑衣女子的口中,他也知道这伙人之中还有一个黑暗之手的高阶成员,本来以为自己这一网子下去足以把他给捞上来了,却不曾想对方的狡猾远超自己的想象。

    “有,可是这些家伙的记忆似乎遭受到了篡改,我们找寻不到太多的线索。”鲁伯特·奥托雷先是点头,然后摇头。

    “为什么找上我?迭戈·马拉多纳院长的实力远高于我,让他帮忙岂不是更容易?而且奥托雷皇室之中想来也藏有许多的高手,怎么说也轮不上我来做这件事情不是吗?”拉斐尔的鼻中喷出了一阵长长的气。

    “因为这人对你出手了不是吗?想来拉斐尔先生身上肯定是有什么东西吸引着对方来针对你,这点是我们所不具备的。而迭戈·马拉多纳院长或我们皇室的高手,他们的实力虽然很强。但,如果对方真的是熟悉我们的家伙,这些人员的调动肯定会直接引起对方的注意,从而让对方逃脱我们的追捕。”鲁伯特·奥托雷显然在来之前就已经想了许多。

    鲁伯特·奥托雷所说的话语无疑说到了重点之上,对方太过于重视自己了,三番两次的来找寻自己麻烦,一副除之而后快的表现。他显然也想到了这一点,打算让自己成为免费的劳力了。

    “当然,我们并不会让拉斐尔先生白白做这些工作,巴塞洛缪城的城主之位到现在其实还是空缺着的,我能够做主将这一城交由你来管理。”鲁伯特·奥托雷似乎看破了拉斐尔的心思,又抛出了一个巨大的利益链给自己。

    交由你来管理,这句话看起来好像是在为奥托雷皇室做劳力。但这也会给自己带来许多的便利,一城之主的好处可是很大的。尤其它还是如此靠近夕木领,这完全能够带动夕木领的各项水平快速提升。甚至能够以此达成‘挟天子以令诸侯’的战术策略。

    再者说,如此的心腹大患,不铲除,他的心中也总是不安的。

    “好的,我同意了。”结合这么多的好处,拉斐尔没有理由拒绝这位的请求。

    见到拉斐尔答应了自己的请求,这位二殿下也没有追问拉斐尔打算从哪方面入手,或者是否需要他们的协助。看起来颇有一种考验的意思在其中。

    鲁伯特·奥托雷走了,一如他来时的雷厉风行。拉斐尔目送马车的离开,眼神之中透露出了一种思索,这位二殿下的一些言语之中好似带上了一些隐瞒,那种眼神之间的不自然虽然很淡。但在拉斐尔的细致观察之下还是没有逃脱。

    “呼”轻轻地晃了晃头,与其在这儿思考这些,还不如想想看自己的对手是谁。上次委托赤卫军的名单他也看了很多遍了,排除掉了那些连带着的信徒之后,留下来的人数依旧很多。但真正值得怀疑的人却并不多,把这些人从名单上抓出来细细排查,拉斐尔又觉得他们没有这方面的动机。

    不过这些事情估计要往后推延了,今天的目的是在进入皇宫之中领取此次狮王庆典的奖励,而且这些天会有不少的贵族离开布卢默塔,这也能够为自己排除掉不少人员。要是对方真的扎根在布卢默塔,那么绝对不会轻易的离开这儿。这能够极大的减轻自己的工作量。

    ……

    奥托雷皇室所在的皇宫位于整个布卢默塔的正中央,外围有着一层层宽厚的城墙,这些城墙之上刻满了各色法阵,防御效果非常的惊人,其上有着一个个供弓箭手射击的小孔,一尊尊的魔导炮也立于城墙之上,随着身旁鲜艳的旗帜在风中舞动,给人一种固若金汤的观感。

    拉斐尔觉得要是自己想不开对着上面轰几道魔法,那死的绝对会是自己,‘魔法反射’法阵,倒是没有想到奥托雷皇室居然还有这个法阵完整的阵图。足足穿过了三道城门才能够见到内里的情景,首先进入眼帘的是一座座类似于堡垒的建筑。

    能够从中听闻一声声士兵训练的响动,兵器相交、挥舞大喝,将一种铁血的威势展露了出来。同时,拉斐尔能够感觉到一道道审视的目光和精神力紧随身旁。

    似乎只要拉斐尔有异动,这些家伙就会提前解决掉拉斐尔的小命。严密的防守,不俗的防备力。这是拉斐尔对这个皇宫的第一感觉,看起来经历过各种战乱的奥托雷皇室对于自己的小命还是很看重的。

    有这样子的经营,即便在面对一些宵小之辈的偷袭,他们也能够十分轻松的抵御。人总是在经历过危险之后才会想要避让风险,这点拉斐尔也是能够理解的。所以也并没有表现出太多的不耐,毕竟现在是在人家的地盘之上,强龙压不过地头蛇这个道理拉斐尔还是很明白的。

    那六个跟在自己身边的家伙全都榜上有名。反正这种人情是顺带的,拉斐尔也并没有吝啬,至于你说为什么不是五个而是六个,那是因为储物环之上并没有刻下持有着姓名,是会随着使用者的变化而更改名称。

    这些人见到拉斐尔,纷纷十分恭敬的行了个礼,言语尊敬的说着,“拉斐尔先生,您也来了。”他们很清楚,如果没有跟着拉斐尔,他们是没有资格站在这儿的,他们此刻能够有此殊荣,全都是得益于拉斐尔。所以也就自动的忽略拉斐尔‘乡下贵族’‘泥巴贵族’的这种身份,能够得到‘狮王’称谓的拉斐尔,完全就已经脱离了这个行列了。

    这人将会成为奥托雷帝国的新贵,也是一个新豪门的崛起,这也是每一届狮王庆典的标准流程之一了。

    “恩。”拉斐尔对着他们微微点了点头,然后先行找了个座位坐下。皇宫之内的布置并不粗俗,不像那种暴发户一般到处金碧辉煌,恨不得将每一枚金索尔都镶嵌在家中的墙壁之上。其内的墙壁铺上了一层星辉粉配合地面之上的黑姆石,让整个房间显得煜煜生辉,犹如站在星空之中一般。

    这种别致的布置给人一种赏心悦目的感受,虽然这些东西也需要花大价钱才能够搞得到,但却丝毫不会让人觉得突兀,相反给人以一种底蕴充足的内敛态度。

    几人也知道拉斐尔的一些脾性,也不觉得尴尬,纷纷又坐在了位置之上,小口小口的吞咽身前的茶水,在这种环境之中,你会自然而然的不愿意出声,生怕破坏了这份宁静之中的美好一般。

    随着桌边大钟的轻轻敲动,一个穿着重铠的家伙从外边走了进来,但他身上的铠甲似乎轻若无物,脚步落在地上甚至没有发出一点点的声音,让人知道他绝非是一个弱手。就见这人进入房间之内,先是扫了众人一眼,然后出声说道,“陛下已经准备好接见你们了,随我来吧。”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