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全部章节 第177章 自食其果
    林羽面色猛然一惊,竟然是他派秦朗送去藏狄安家里的桃木牌!

    “你从哪里弄来的?!”

    林羽望着韩冰惊声道,内心波涛翻涌,有种被人脱光了衣服看个精光的感觉。

    自己已经让秦朗做的够隐蔽了,竟然还能被她发现?

    “就你那点小伎俩还想逃过我的眼睛?”韩冰冷笑了一声,神情间颇有些不屑。

    林羽彻底被她不屑的语气激怒了,冷声道:“韩大上校,随意窥探别人的生活,不是你值得炫耀的资本吧?!你真把自己当高高在上的女王了?你真觉得只有你能把别人窥探个一干二净了?!我告诉你,你的事我也知道的一清二楚,你是京城韩家韩景文的独生女,华夏国防科技大学优秀毕业生,米国西点军校杰出交换生,国安局免试特招员,军情处一组组长,荣获二等功三次,一等功两次,你右肩受过一次枪伤,后背三处刀伤,左胸……”

    “住口!”

    韩冰歇斯底里的怒吼了一声,满脸潮红,又惊又怒,睁大了眼睛,宛如见鬼了一般瞪着林羽!

    他怎么可能知道自己的底细!

    又怎么可能知道的这么详细!

    要不是刚才她喊得及时,这个混蛋差点就把她左胸上的伤患也说出来了。

    要知道,自己的一切资料、履历,可是归属于国家一级机密啊,只有副国级以上的官员才有资格查阅!

    她这一吼把周围的人吓得一怔,都好奇的往他们这边看了一眼。

    “你是怎么知道这一切的?!”韩冰压低了声音,咬着牙,恨恨的望着林羽,羞怒难当。

    现在,她也终于有了一种被人脱光了看个精光的感觉。

    “韩大上校,不是只有你能手眼通天,也别以为你什么时候都能高人一等,不瞒你说,我搞清楚你的资料,不过是一个电话的事。”林羽面色冷淡。

    他这话还真没有任何吹牛的成分,他只不过是给雷俊的爷爷,雷老爷子打了个电话,韩冰的详细资料便到手了。

    至于雷老爷子费了多少周折,他就不清楚了。

    “还有,别以为你所掌握的军情处一组有多么神秘,我没猜错的话,不过是一群会点奇门玄术的乌合之众罢了,实话告诉你。”

    林羽说到这里一顿,伸出手掌,随后缓缓的握紧,眼神凌厉道:“这帮人加在一起,都不够我一个手打的。”

    霸气!

    韩冰脑海中自动跳出一个词语,这是林羽身上散发出的气势给她的最直观的感受。

    看着林羽眼中的锋锐,她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气,后背发凉,感觉眼前这个男人跟她平日里见的那个笑呵呵、怯懦的何家荣截然不同,宛如大海般深不可测。

    现在他不过是锋芒初露,竟然就让自己嗅到了死亡的气息!

    过了好一会儿,韩冰快速跳动的心脏才慢了下来,心有余悸的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说了,猜的,能够跟踪秦朗不被发现的,绝不是普通人。”林羽淡淡道。

    其实上次韩冰去给叶清眉送解药的时候,林羽便猜出来了,这次桃木牌落到了她的手中,更加印证了林羽的猜想。

    而韩冰之所以这么高傲,也是因为她手底下掌管着这么一群奇人异士。

    可是在林羽眼里,这些人真的不值一提,凭借祖上传给他的这身本事,他可以轻而易举的将他们挫骨扬灰。

    若果不是韩冰在这里盯着,玄清子早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我的事你不许跟任何人说……你的事……我也当做什么都没发生……”

    韩冰犹豫了片刻,才轻声说道,语气中全然没了以前那种盛气凌人的气势。

    “小姐,您的咖啡。”

    此时服务员走过来,将咖啡送摆到桌上,随后转身离去,但是他走了没两步,突然迅速拧过身子,掏出一把漆黑的手枪,毫无迟疑的冲韩冰头上开了一枪。

    子弹破空而出,金黄色的弹头在空中划出一道真空气道,直取韩冰的后脑。

    就在此时,一个速度比子弹还要快的黑影陡然间扑到韩冰跟前。

    “砰!”

    子弹最后落在了玻璃窗前,巨大的钢化玻璃应声而碎,砸了林羽后背一身。

    刚才扑到韩冰的黑影就是林羽,如果他再慢半拍,韩冰可能已经当场毙命。

    “啊!”

    人群顿时一阵尖叫,争先恐后的往外跑。

    服务员一看第一枪打空了,作势要开第二枪,但此时瞬间两声枪响传来,随后他身上便多了两个血孔,身子猛然一抽,砰的一声栽倒在了地上。

    接着两个黑衣男子快速的跑了进来,其中一人立马蹲下检查了下服务员的脖颈,另一人对着韩冰急切道:“长官,您没事吧?”

    “没事。”

    韩冰站起身抖了抖袖口的碎玻璃,神情复杂的冲林羽说道:“谢谢你,我欠你一条命。”

    “知道就好。”林羽毫不客气的应了下来。

    韩冰气的差点憋出内伤,这人也太厚脸皮了吧,就算心里真这么想,嘴上也得客套客套吧。

    “你们不应该把他打死的,这下很难查出来是谁要杀你了。”林羽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我知道是谁。”韩冰语气平淡道,哪怕是刚刚经历了劫后余生,她脸上也没有丝毫的情感波动。

    这是作为一个顶尖军人该有的素质,对她而言,成为一个军人的那一刻,生死早已置之度外。

    “你知道是谁?”林羽不由一怔。

    “你觉得我一直把自己当高高在上的女王吗?”韩冰没回答他,望着他苦涩自嘲的一笑,“其实我一直都是争权夺利的大人物手中的一颗棋子罢了。”

    林羽喉头动了动,望着她的眼神中满是复杂,想说话,但是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你走吧,这里没你的事,记住我们刚才的约定,欠你的命,我以后会还给你的。”

    韩冰说完便转头去检查那个死去的服务员。

    林羽轻轻叹了口口气,此时他才发现,原来韩冰也挺可怜的,作为一个女人,表面上风光无比,却也是活过今天没有明天。

    “对了,我跟你说过的大鱼可能就要来了……注意安全……”

    林羽刚要出门,韩冰突然开口提醒了他一句。

    刚才被林羽那么一闹,她都忘了今天叫他出来的正经事了。

    “谢谢。”

    林羽轻轻说了一声,便快步离开了,心里头冷笑不已,大鱼?大的过他吗?

    过了半个月,清海便入梅了,相比较去年同期的干燥,今年的梅雨季雨水特别大,淅淅沥沥的小雨几乎从早下到晚。

    林羽此时正躺在汇古广场何记宝玉阁分店的太师椅上,捧着一杯茶水,眼神在穿着黑色职业套裙和肉色丝袜的江颜身上来回扫着,心里暗暗赞叹,这世上怎么会有如此完美的女人呢,简直就是艺术品呐。

    好在是自己的老婆,要是别人的,就白瞎了。

    “老板,您在老板娘身上都看了半个多小时了,茶都凉了,我给您换一杯吧。”同样一身职业套裙的导购员美女俯身温柔的跟林羽提醒了一句。

    “换,必须换!”林羽把茶杯递给她,心满意足,没想到当老板这么爽,他都不想回医馆看病了。

    “你个混蛋,就知道躺着玩,累死我了,起来,让我坐会儿。”

    江颜送走一个客人后走过来看到躺着的林羽就气不打一处来,拿脚在他腿上轻轻踢了下。

    “夫人,您请坐!”林羽赶紧起身,等江颜坐下后在她肩膀上按揉了起来。

    几个导购员不由捂嘴偷笑,但是却没有丝毫嘲笑的意思,在她们看来,她们老板这不是怕老婆,而是爱老婆。

    “颜姐,怎么样,当老板娘是不是比当医生舒服?”林羽讨好的笑道。

    “不舒服,我还是想当医生。”

    提起这茬,江颜冰冷的脸上浮起一丝委屈,心里堵的慌。

    “没事,早晚有一天,他得回来请咱门。”林羽轻轻安慰一声,捏肩的手法不由快了几分。

    此时清海市人民医院院长办公室内,藏狄安正低头看着这个月各科室的业绩报告,很是满意的点着头。

    他这段时间的会没白开,各个科室的效益相比较上个月祁明青在的时候,有显著地提高。

    “咚咚咚!”

    门外突然响起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进!”藏狄安皱着眉头不悦的喊了一声。

    “藏院,不好了。”荀副院急急忙忙的跑了进来,“卫夫人来复诊了!”

    “复诊就复诊呗,你慌什么!”藏狄安气的瞪了他一眼。

    “情况不太妙啊,藏院。”

    荀副院咕咚咽了口唾沫,把门闭上,随后跑过来低声道:“卫夫人已经去做胃镜了,但是肿瘤科上次接诊她的主治医生小孙说,看气色和病症,卫夫人的胃癌可能已经发展成了进展期胃癌。”

    “不可能!”

    藏狄安面色猛然一变,笃定道:“斯坎恩的抗癌药效果我是清楚地,如果坚持服用,绝对不会有任何扩散!”

    “可是小孙是胃癌方面的专家,不可能看错的。”荀副院焦急道。

    “咚咚咚!”

    这时门外再次传来了敲门声,藏狄安冲荀副院使了个眼色,示意他去开门。

    门一开,进来的正是肿瘤科的小孙,见到藏狄安后焦急道:“藏院,卫夫人的胃镜结果已经出来了,确实已经发展成了进展期胃癌,并且在不断扩散。”

    “怎么可能!”

    藏狄安面色一变,额头上冷汗也出来了,这要是出个好歹,以卫功勋的脾气,还不得剁了他啊!

    他强行让自己镇定下来,细细一想,冲荀副院慌张道:“对,斯坎恩每周寄来的药是你负责的吧?卫局有没有按时来取?”

    “有啊,我问过药房的小罗主任,卫局每周都派人来取的。”荀副院急忙道。

    “去,把小罗叫来,让他带几瓶药过来!”藏狄安声音有些颤抖的冲小孙吩咐了一句,心头噗噗直跳。

    不应该啊,要是按时吃药的话,绝不可能有任何问题的,莫非是斯坎恩给他寄的药有问题?

    不可能啊,斯坎恩跟他有交情不说,就算没交情,也不可能砸自己的招牌啊。

    “院长,您找我,荀院,您也在呢。”

    这时药房的小罗弓着身子进来了,一脸讨好的跟藏狄安和荀副院打了个招呼。

    “小罗,我问你,我交给你的抗癌药,是不是每周都有人来取?”荀副院迫不及待道。

    “是,是。”小罗连连点头。

    “你把药拿来我看看。”藏狄安急忙道。

    “院长,您看。”小罗急忙把两瓶一模一样包装的抗癌药递给藏院,颇有些得意道,“按照您的会议精神指使,我对这药做了手脚,找了一家我们经常合作的抗癌药商,生产出了跟他们一模一样的抗癌药,效果虽然差了点,但是利润可是大着呢,我们药房这个月的利润,百分之三十都是靠它创造出来……”

    “我操你妈!”

    他还未说完,藏狄安一巴掌砸到了他脸上,歇斯底里道:“老子弄死你!”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