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全部章节 第38章 觊觎江颜的胖子
    林羽和黄老一听不由有些纳闷,互相看了一眼,有些不明所以,这到底是什么病啊,竟然这么不好意思出口。

    难道是妇科方面的疾病?

    不可能啊,林羽给薛沁把脉的时候根本没看出来。

    “小何啊,你跟她接触的这两天没发现她有些反常吗?”宋老调整了下情绪,终于还是开口了,“她不只世不喜欢跟男人接触,好像还挺厌恶的。”

    “这个我倒是发现了。”

    林羽微微一怔,回想了一下,确实,薛沁连把脉都不让自己碰。

    而且她还说从没见过一个真男人,似乎天底下的男人她都看不惯。

    不过,她倒是对电视上那天冲进火楼救小女孩的林羽颇为赞赏。

    莫非她喜欢这种硬汉类的?

    林羽心里忍不住想到。

    “对啊,这还不是病吗?”

    宋老急切道,“我虽然知道你们现在年轻人思想开放,谈恋爱不在乎性别,但是有时候也得考虑家里人的感受啊,像我们这种老头子,都希望孙子孙女能正正常常的结婚,生个大胖小子,幸福的过一生。”

    听宋老这么一说,林羽和黄老才恍然大悟,感情薛沁是同性恋啊。

    难怪宋老这么难为情。

    林羽摇头苦笑,这个宋老可是给自己出了个大难题啊,怪不得自己诊断不出来,因为这根本就不是病啊。

    “老宋啊,要我说,儿孙自有儿孙福,随他去吧,你操那些心干嘛,现在社会开放了,不像我们那个时代喽,还搞这种老封建。”黄老劝道。

    “老黄啊,你是自己没摊上,我告诉你,你孙子要是领个男人回家,告诉你他俩要结婚,你保证也得急眼。”宋老气呼呼的说道。

    黄老被他说的一愣,仔细一想也对,真要落到自己身上,他也接受不了,倘若真那样,他们老黄家不就绝后了嘛。

    “小何啊,你看你医术高超,又颇懂玄学,看看能不能帮我外孙女把这病治一治?”宋老面带恳切,“我那闺女就这一个女儿,天天操心都操碎了。”

    “宋老,这个我真无能为力啊。”林羽有些哭笑不得,自己懂医术,会玄学,也治不好性取向啊。

    “那可不行啊,小何,这个忙无论如何你得帮我!”

    “爱莫能助啊,宋老。”林羽头疼不已,薛沁本身对自己就厌恶,自己怎么帮啊。

    “莫非还得我老头子给你跪下不可?”宋老身子一挺,扶着沙发就要起来。

    “好,好,我答应您,我尽力,我尽力。”林羽吓了一跳,急忙答应了下来。

    “那一言为定,可不带反悔的。”宋老长舒一口气。

    林羽摇头苦笑,这个宋老啊,为了他外孙女,真的什么都做的出来。

    如果多给薛沁做做心理疏导,再配合一些药物对她生理上进行调治,倒也说不定能见效。

    这样的话,林羽自然免不了要跟她多接触,所以对宋老说道:“宋老,我有言在先,如果她要是不愿意见我,或者躲着我,那我可就没辙了。”

    “你放心,小何,我肯定跟她交代明白,只要是你的电话,必须第一时间接!只要是你找她,必须第一时间报告自己的位置!”

    宋老担保道,虽然他这个外孙女脾气大,但对他还是十分孝顺的,几乎从不惹他生气。

    林羽忍不住咧嘴笑了笑,说道:“倒也不用这么夸张。”

    “小何啊,说不定到时候你俩就撮合成一对了。”黄老笑呵呵的说道,他怎么可能不知道宋老那点小心眼,见宋老不说破,索性自己帮上一把吧。

    他对林羽的情况了解不多,并不知道他已经结婚了。

    现在年轻人都结婚晚,何家荣和江颜这么早就结婚了,确实让人有些意外。

    “黄老说笑了,我已经结婚了。”林羽点头笑道。

    “我知道,我找你们那边的邻居打听过了,已经结婚一年多了是吧?”宋老不动声色道。

    “快两年了。”

    “不过我也听说了,小何,你们夫妻俩的生活,好像不是很和谐啊?结婚这么久都没个孩子。”宋老盯着林羽说道,眼神里竟然有些期待。

    “呃……还好,还好。”林羽被问的有些尴尬,他们家周围的邻居确实都知道何家荣和江颜的婚后生活不太美满。

    “要我说啊,男人当断则断,如果两个人不合适,那就抓紧时间好聚好散,看准时机投入到一段新的感情中去,说不定能大有收获呢。”

    宋老语重心长的劝说道。

    他这点小心思黄老一眼就看透了,很显然是撺掇着林羽离婚呢。

    黄老立马也很配合的点点头,沉声道:“嗯,言之有理。”

    林羽心头苦涩,这老婆和身体都不是自己的,哪能说离就离啊。

    要是江颜做了对不起自己的事,那林羽可以代表何家荣跟她离婚,但是现在江颜除了对自己冷淡点,并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情。

    所以这婚一时半会还真离不了。

    从济世堂喝完茶出来后,林羽便去了江颜的诊所,自己也有段时间没来诊所了。

    结果到了诊所,小护士说江颜出诊去了,林羽便没再多待,直接去了母亲的包子店。

    而此时诊所二楼的所长办公室里,坐着一个肥头大耳的男人,一身西服穿在身上近乎要被他撑爆了。

    他正坐在孙丰的椅子上,而孙丰则站在一旁忙着给他沏茶。

    “老孙啊,这么便宜的价格搞到这批药,我可是花了不少功夫啊。”肥头大耳的男人一边用牙签拨弄着鱼缸里的金鱼,一边悠悠说道。

    “明白,明白,于院长辛苦了,你放心,这次利润点我给您多提百分之五。”

    孙丰点头陪笑道。

    肥头大耳的男人叫于世鑫,是清海市人民医院的副院长,几年前在酒局上跟孙丰相识,随后两人便合伙做生意,于世鑫负责从特殊渠道弄低价药给孙丰,孙丰则给他一定比例的利润提点。

    其实绝大部分药厂出品的药都很便宜,不过经医院和诊所这么一过,价格便翻了十数倍甚至上千倍。

    跟于世鑫合伙的这些年,孙丰赚的盆满钵满,所以他对于世鑫可以说是唯命是从。

    “提点我就不要了,晚上叫着江主任一块儿去吃个饭吧,她不是一直想考我们院嘛。”于世鑫不紧不慢的说道。

    “这……”

    孙丰顿时有些为难。

    对于于世鑫那点小心思,他心知肚明,这人看着虽胖,但好色如命,觊觎江颜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先前江颜两次考清海市人民医院没考上,跟这个于世鑫有着直接的关系。

    他邀请江颜吃饭不下十次,江颜一次都没有答应过,所以对江颜也是怀恨在心。

    “怎么?为难?”

    于世鑫挑了挑眉头,转过那张满是肥肉的脸看向孙丰,冷声道:“可别忘了,我能让你有今天的成就,同样也可以让你一无所有。”

    “那是,那是。”孙丰急忙连连点头,擦了下额角的汗,说道:“可是江主任在我们这里干了这么久了,而且还是我们医院的招牌……”

    “再厉害,不也是个医生嘛,她走了,照样有其他的医生帮你顶上来,再说,她一心要考我们院,迟早要从你这里走的。”

    于世鑫用力的拨弄了下浴缸里的鱼,有些恨声道:“这个臭娘们儿就是不开窍,连着两次都没考上,难道还反应不过来吗,不付出点什么,能考上吗?其实我这也是在帮她。”

    “对,对。”孙丰接连点头,心里有苦难言。

    “你放心,今晚上的事情与你无关,你只要把她约过去,顺便陪着喝两杯酒就行了,其他的你都不知道,听到没?”

    “听到了,听到了。”

    于世鑫冷哼一声,把牙签往鱼缸里一扔,得意道:“老子看上的娘们,还没几个逃得出我的手掌心呢,今晚上把你灌醉了扔床上,看你再怎么跟老子装高冷。”

    一旁的孙丰冷汗连连,大气不敢出,心里对江颜愧疚不已。

    “江主任,晚上有空吗,一起吃个饭吧。”

    江颜回来后,孙丰便赶紧按照于世鑫的吩咐下来邀请江颜吃饭。

    他脸上极力堆着笑,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心虚。

    “不用了,孙院长,我晚上有点事。”江颜回绝道。

    “一起吧,还有清海市人民医院的副院长,有关于这次医师考核方面的信息,你正好可以咨询咨询他。”孙丰急忙劝说道。

    江颜皱了皱眉头,迟疑了起来。

    要是换做以前,她就直接拒绝了,但是自己已经两次没有考上了,所以这次她格外谨慎。

    前两次她都是毁在面试上,哪怕第二次她做足了准备,还是被刷下来了,所以这让她有些纳闷,是不是人民医院有一些自己根本不了解的录取机制。

    孙丰这么一说,她倒觉得可行,副院长应该对招人这一块比较了解,可以咨询咨询。

    虽然这个于院长她并不待见,但大不了到时候自己问完信息就走。

    “那好吧。”江颜点点头,还是答应了下来。

    挂了电话后她又有些犹豫,想起前几次见面那个副院长对自己不怀好意的眼神,她多少有些担心,便掏出手机翻出了林羽的号码,考虑要不要让林羽陪同。

    想了片刻,还是拨了过去,但是很快又挂断了,觉得自己想多了,毕竟孙丰也在,还是公共场合,那个胖子也不敢把自己怎么样。

    再说,就算林羽去了,就他那怯懦的性格和小身板,又能有什么用呢?

    上次被李俊逸下迷药的时候,她并没有注意到林羽一把抓住李俊逸手腕的情形,否则她也就不会这么想了。

    最后她把手机往兜里一揣,转身去收拾东西,准备晚上赴宴。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