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71章 兼并(47)
    “可是,我不会让你死!”杉山道。

    萨姆伊死在砂隐忍者村的后果,杉山清楚。

    同时,其他砂隐忍者村高层也清楚萨姆伊死在砂隐忍者村的后果。

    “各位,我们一起出手擒下她!”丸山道,“擒拿的过程中,注意她头上的帷帽。”

    “她头上的帷帽一旦掉落,我们就没办法送她回火之国忍者部队驻扎营地了。”

    “好!”其他砂隐忍者村高层齐声道。

    “可惜,你们阻止不了我!”萨姆伊道。

    说完,萨姆伊不待砂隐忍者村高层有所行动,就原地腾空而起。

    一眨眼,萨姆伊便从风影堡天台飞至临时显示屏前。

    在砂隐忍者村中的砂隐忍者与风之国忍族忍者的注视下,萨姆伊一边取下自己头上的帷帽,一边高声道:“砂隐忍者村中的忍者们,是我杀害了砂隐医院所有人。”

    “现在,我来偿还这笔血债了!”

    萨姆伊的话经过萨姆伊的力量加持,盖过风影堡前的砂隐忍者与风之国忍族忍者的愤怒呐喊,响彻整个砂隐忍者村。

    不管是风影堡前的砂隐忍者,还是风影堡前的风之国忍族忍者,听清楚萨姆伊所说之话的内容后,都不由自主的停止了愤怒呐喊。

    萨姆伊看着自己下方的砂隐忍者与风之国忍族忍者,一边抽出自己腰间的短刀,一边喃喃自语道:“一郎,原谅我自作主张!”

    喃喃自语完,萨姆伊当着砂隐忍者村中的砂隐忍者与风之国忍族忍者的面,把短刀刺向自己的心脏。

    看到萨姆伊的自尽行为,位于风影堡天台上的杉山大喊道:“不要!”

    可惜,萨姆伊对杉山的阻止之言充耳不闻。

    “噗呲——”

    一声轻响,萨姆伊手里的短刀刺入萨姆伊的心脏。

    “哼——”

    一声闷哼,萨姆伊嘴角流血。

    萨姆伊是日向一郎身边的人,得到了日向一郎全方位的保护,所以,对萨姆伊而言,自尽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这一刻,萨姆伊只是受重伤。

    萨姆伊的自尽行为触发了萨姆伊的自然体的自我救治机制——萨姆伊的自然体开始自行运转萨姆伊体内的自然查克拉愈合萨姆伊心脏处的伤势。

    感受到自己心脏处的伤势正逐渐愈合,萨姆伊嘴角微扬。

    “一郎,原来你说过的话都是真的——自然体真有如此神奇的能力!”萨姆伊喃喃自语道,“可惜,我只能让你失望了!”

    “如果我能生在木叶,那该多好啊!”

    说到此处,萨姆伊一边强行停止自然体的自我救治机制,一边手结密印。

    随着萨姆伊的结印,萨姆伊额头上的火焰纹逐渐淡去。

    ……

    ——————————

    火之国忍者部队驻扎营地。

    指挥中心。

    为解决萨姆伊杀害砂隐医院所有人一事,日向一郎正与山中亥一和奈良鹿久交换意见。

    于萨姆伊额头上的火焰纹开始淡去之际,与山中亥一和奈良鹿久相谈甚欢的日向一郎突然眉头紧皱——这一瞬间,日向一郎的心头涌现出一股难以言述的慌乱。

    奈良鹿久看着眉头紧皱、手捂心脏的日向一郎,一脸关心的问道:“日向助理,你这是怎么了?”

    “不知怎么一回事,此刻的我心中慌乱不已!”日向一郎回答道。

    “是不是生病了?”山中亥一问道。

    “山中司令,我可以肯定我的身体没生病。”日向一郎回答道。

    “日向助理,人在身体康健的情况下,应该不会心生慌乱才对!”山中亥一一脸疑惑的开口道。

    山中亥一想不通日向一郎心生慌乱的原因。

    奈良鹿久想了想,问道:“日向助理,此刻的你有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

    “此刻,我冥冥中感觉自己好像要失去什么!”日向一郎回答道。

    “失去什么!?”奈良鹿久一脸不解的问道,“日向助理,你怎么会心生这样一种感觉?”

    “我也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心生如此感觉!”日向一郎回答道。

    “日向助理,要不要请医疗忍者过来?”山中亥一问道。

    “山中司令,我本人就是医疗忍者!”日向一郎回答道。

    奈良鹿久想了想,道:“日向助理,我们先谈到这里,你回营帐休息一下!”

    “待你觉得感觉好点时,我们再继续!”

    “对!”山中亥一赞同道,“日向助理,我们不急于这一时半会儿!”

    “好吧。”日向一郎道,“山中司令、奈良参谋长,待我感觉好点后,我们再继续!”

    “日向助理,需要我派人送你回营帐吗?”山中亥一问道。

    “山中司令,谢谢你与奈良参谋长的关心!”日向一郎回绝道,“不过,我觉得我不需要专程回营帐休息!”

    “依我看,我在指挥中心找一处僻静之所静坐一下即可。”

    见日向一郎回绝,山中亥一与奈良鹿久也不强求。

    ……

    ——————————

    砂隐忍者村。

    风影堡。

    随着萨姆伊结完最后一个密印,萨姆伊额头上的火焰纹自此完全消失。

    在萨姆伊额头上的火焰纹消失的霎那,萨姆伊的灵魂与法界失去了联系。

    “一郎,我该走了!”萨姆伊低语道。

    低语完,萨姆伊集中自己的所有力量击向自己的丹田。

    “嘭——”

    一声闷响,萨姆伊把自己的丹田击碎。

    与此同时,萨姆伊的掌力从破碎的丹田通过查克拉经络系统涌向全身。

    但凡萨姆伊的掌力所过之处,不管是查克拉经络系统,还是各器官,皆爆炸开来。

    一时间,萨姆伊的身体发出阵阵闷响。

    就算萨姆伊的自然体再神奇,也经受不住萨姆伊的如此摧残。

    两秒钟后。

    于萨姆伊的身体还在发出阵阵闷响之际,萨姆伊的生命之火熄灭。

    紧接着,已然死亡的萨姆伊从临时显示屏前的虚空坠向地面。

    “噗咚——”

    一会儿的功夫,已然死亡的萨姆伊坠地。

    风影堡前的砂隐忍者与风之国忍族忍者看到自己前面不远处的萨姆伊尸体时,尽皆沉默。

    数秒钟后。

    静寂的风影堡前响起了一个让砂隐忍者村高层惊惧的声音。

    “把杀人凶手碎尸万段!”一位砂隐忍者大声喊道。

    喊完,开口的砂隐忍者从人群中冲向萨姆伊的尸体。

    “可是,我不会让你死!”杉山道。

    萨姆伊死在砂隐忍者村的后果,杉山清楚。

    同时,其他砂隐忍者村高层也清楚萨姆伊死在砂隐忍者村的后果。

    “各位,我们一起出手擒下她!”丸山道,“擒拿的过程中,注意她头上的帷帽。”

    “她头上的帷帽一旦掉落,我们就没办法送她回火之国忍者部队驻扎营地了。”

    “好!”其他砂隐忍者村高层齐声道。

    “可惜,你们阻止不了我!”萨姆伊道。

    说完,萨姆伊不待砂隐忍者村高层有所行动,就原地腾空而起。

    一眨眼,萨姆伊便从风影堡天台飞至临时显示屏前。

    在砂隐忍者村中的砂隐忍者与风之国忍族忍者的注视下,萨姆伊一边取下自己头上的帷帽,一边高声道:“砂隐忍者村中的忍者们,是我杀害了砂隐医院所有人。”

    “现在,我来偿还这笔血债了!”

    萨姆伊的话经过萨姆伊的力量加持,盖过风影堡前的砂隐忍者与风之国忍族忍者的愤怒呐喊,响彻整个砂隐忍者村。

    不管是风影堡前的砂隐忍者,还是风影堡前的风之国忍族忍者,听清楚萨姆伊所说之话的内容后,都不由自主的停止了愤怒呐喊。

    萨姆伊看着自己下方的砂隐忍者与风之国忍族忍者,一边抽出自己腰间的短刀,一边喃喃自语道:“一郎,原谅我自作主张!”

    喃喃自语完,萨姆伊当着砂隐忍者村中的砂隐忍者与风之国忍族忍者的面,把短刀刺向自己的心脏。

    看到萨姆伊的自尽行为,位于风影堡天台上的杉山大喊道:“不要!”

    可惜,萨姆伊对杉山的阻止之言充耳不闻。

    “噗呲——”

    一声轻响,萨姆伊手里的短刀刺入萨姆伊的心脏。

    “哼——”

    一声闷哼,萨姆伊嘴角流血。

    萨姆伊是日向一郎身边的人,得到了日向一郎全方位的保护,所以,对萨姆伊而言,自尽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这一刻,萨姆伊只是受重伤。

    萨姆伊的自尽行为触发了萨姆伊的自然体的自我救治机制——萨姆伊的自然体开始自行运转萨姆伊体内的自然查克拉愈合萨姆伊心脏处的伤势。

    感受到自己心脏处的伤势正逐渐愈合,萨姆伊嘴角微扬。

    “一郎,原来你说过的话都是真的——自然体真有如此神奇的能力!”萨姆伊喃喃自语道,“可惜,我只能让你失望了!”

    “如果我能生在木叶,那该多好啊!”

    说到此处,萨姆伊一边强行停止自然体的自我救治机制,一边手结密印。

    随着萨姆伊的结印,萨姆伊额头上的火焰纹逐渐淡去。

    ……

    ——————————

    火之国忍者部队驻扎营地。

    指挥中心。

    为解决萨姆伊杀害砂隐医院所有人一事,日向一郎正与山中亥一和奈良鹿久交换意见。

    于萨姆伊额头上的火焰纹开始淡去之际,与山中亥一和奈良鹿久相谈甚欢的日向一郎突然眉头紧皱——这一瞬间,日向一郎的心头涌现出一股难以言述的慌乱。

    奈良鹿久看着眉头紧皱、手捂心脏的日向一郎,一脸关心的问道:“日向助理,你这是怎么了?”

    “不知怎么一回事,此刻的我心中慌乱不已!”日向一郎回答道。

    “是不是生病了?”山中亥一问道。

    “山中司令,我可以肯定我的身体没生病。”日向一郎回答道。

    “日向助理,人在身体康健的情况下,应该不会心生慌乱才对!”山中亥一一脸疑惑的开口道。

    山中亥一想不通日向一郎心生慌乱的原因。

    奈良鹿久想了想,问道:“日向助理,此刻的你有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

    “此刻,我冥冥中感觉自己好像要失去什么!”日向一郎回答道。

    “失去什么!?”奈良鹿久一脸不解的问道,“日向助理,你怎么会心生这样一种感觉?”

    “我也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心生如此感觉!”日向一郎回答道。

    “日向助理,要不要请医疗忍者过来?”山中亥一问道。

    “山中司令,我本人就是医疗忍者!”日向一郎回答道。

    奈良鹿久想了想,道:“日向助理,我们先谈到这里,你回营帐休息一下!”

    “待你觉得感觉好点时,我们再继续!”

    “对!”山中亥一赞同道,“日向助理,我们不急于这一时半会儿!”

    “好吧。”日向一郎道,“山中司令、奈良参谋长,待我感觉好点后,我们再继续!”

    “日向助理,需要我派人送你回营帐吗?”山中亥一问道。

    “山中司令,谢谢你与奈良参谋长的关心!”日向一郎回绝道,“不过,我觉得我不需要专程回营帐休息!”

    “依我看,我在指挥中心找一处僻静之所静坐一下即可。”

    见日向一郎回绝,山中亥一与奈良鹿久也不强求。

    ……

    ——————————

    砂隐忍者村。

    风影堡。

    随着萨姆伊结完最后一个密印,萨姆伊额头上的火焰纹自此完全消失。

    在萨姆伊额头上的火焰纹消失的霎那,萨姆伊的灵魂与法界失去了联系。

    “一郎,我该走了!”萨姆伊低语道。

    低语完,萨姆伊集中自己的所有力量击向自己的丹田。

    “嘭——”

    搜索书旗吧,看的书!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