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九十四章:这就很尴尬了_一世唐人-作者:当年秦风 -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百九十四章:这就很尴尬了
    894.这就很尴尬了

    大明宫的建成无疑是伟大的,是世界建筑史上的瑰宝,但是李破军知道,在那伟大的背后是付出了多少人力物力财力,若是将这些人财物用在别处,会不会比建造宫殿更有意义呢。

    “阿耶准备大修宫殿吗?”李破军从心底里是不愿意现在大修宫殿的,现在国库正是空虚,周围强敌环伺,现在大修殿宇,这不是作死嘛。

    李世民听了也是眉头一皱,直没好气的说道:“什么叫我准备?依着我的意思是这太极宫就挺好,但那帮言官们喋喋不休的,拿你皇爷爷来说事,我能如何?”说着李世民愤愤的拍桌不岔道。

    “现在国库本就是空虚,每一个大钱都要用在刀刃上,突厥兵马尚在草原驰骋,哪有钱财去大建宫殿,此乃大伤国力之举,那些言官脑子都是被牛马给踢了,该死的田舍汉”。李世民越说越生气,直气的破口骂道。

    李破军也是咋舌,看向老爹的目光也是欣慰,不愧是李世民,励精图治,英明神武那不是吹的。

    当即想了想也是直说道:“那北苑龙首原那么一大块地方太大了,要修宫殿的话得耗费无数人财物力,为何不就在太极宫中寻一宫殿,加以修缮,装修再奢华一点,也好过重建宫殿吧,就东宫的宜春北苑就很不错啊,这样也不会委屈了皇爷爷”。

    李世民听了摇头一叹,“此议早已提过,然群臣都说这样不符礼制。呵呵,要知道他是太上皇陛下,规格典制要比我还要高”。说着李世民也是摇头苦笑道。

    李破军听了也默然,确实,非要较真的话,让李渊住个小宫殿却是不合礼制,至少不能够比李世民低,但是新建的话穷得一批的国库哪去找钱呢,陷入了两难之地。

    正当父子俩大眼瞪小眼的时候,长孙无垢拎着一个食盒走了进来,看着这父子俩相对无言的一幕,顿时愕然失笑,“你俩这是作甚呢?”长孙无垢掩嘴笑道。

    李世民勉强笑了笑摆摆手,“来来来,咱喝几杯”。

    这时李破军看着老娘却是心中一动,老娘时常看望李渊,在李渊住处这种问题上或许可以问问她。

    当即就把来龙去脉跟老娘说了一下。

    长孙无垢听罢初时也是皱眉,直摇头说道:“这太极宫已够遮风避雨,亦可彰显皇家威严气度,已是极好的,再去耗费人力物力大建殿宇,却是不妥,需知成由勤俭败由奢,俭节则昌,奢佚则亡,二哥,我朝立国不过十数年,宫中用度,不缺则可,可莫要奢靡啊”。

    长孙无垢俏眉微蹙的看着李世民细声细气的说道。

    李世民闻言苦笑一声,“我的观音婢啊,现在不是我要奢靡,而且那些个无脑言官们逼着我的啊。”同时看向长孙无垢的目光也是无限的溺爱,要知道长孙无垢跟了他这么多年,可是从未主动要过一件首饰,为自家人求过一点好处的,母仪天下、贤德淑良,长孙无垢那是做的没让人说的。

    李破军也是大为佩服的看着老娘,竖起了大拇指。

    长孙无垢又听李世民抱怨了之遍,却是眉头舒展,自信一笑,“这有何难啊,二哥若是不介意我掺和的话,此事易耳”。

    李世民听了大喜,正欲问计,却是迟疑了一下,“观音婢,这个后宫不得……”。

    “哼,二哥说的什么话,我自是知道的”。长孙无垢没等李世民说罢便是娇哼一身扭着身子撒娇道。

    李破军一口水差点喷出来忙是迈过头去。

    “呃,你说你说,计将安出?”李世民忙是安抚道,李破军也是好奇的看着,没想到老娘真的有办法。

    “你们都在这儿自己想来想去的,怎的不去问问阿翁呢,毕竟此事他才是主角啊”。长孙无垢眨巴眨巴眼睛直说道。

    李世民听得一噎,他都和李渊老死不相往来了,若是登门去说不定会被李渊撵出来。

    李破军听了却是直皱眉说道:“去问皇爷爷,他定是不要新建宫殿的啊……噢,我明白了”。说着李破军一拍脑袋,一下子想通了。

    长孙无垢看着李破军笑笑点头,“我儿聪明,你说”。

    李世民眉头微皱,看向李破军面带不解,嘴角扯了扯,我儿聪明…难道我就不聪明了?李二郁闷了。

    李破军看着李世民的模样,也是暗自摇头,这爷俩真是到死都不互相了解信任啊。

    “皇爷爷如今志气消沉,定是不会铺张浪费的,一个大安宫他就满足了,我劝他找个宽敞明亮的地方住着他都不愿意呢。可以去将问题说与皇爷爷知晓,皇爷爷一定理解的,再由皇爷爷出面和众臣说明,皇爷爷亲口说了不要新建宫殿,那就不是阿耶你不建了”。李破军一口气直说道。

    长孙无垢也在一旁附和,“是啊,阿翁性节俭,不尚豪奢,一定能够理解的”。

    李世民听了脸色数度变换,看了看李破军,又看了看长孙无垢,眉头一挑,也不知道是何表情,直将杯中酒一饮而尽,重重放下,“此事你娘俩去说项,不要找我”。

    说罢便是气呼呼的向后殿走去,一路上骂骂咧咧,“田舍汉,直娘贼,一群脑子被牛马给踢傻了的东西……”。

    李破军娘俩面面相觑,李破军直说道:“娘,你看让皇爷爷去我那东宫宜春北苑住着如何?”

    “宜春北苑……也好。走,你跟我一起去大安宫”。说着长孙无垢雷厉风行的拉着李破军就起身了。

    大安宫,听得李破军娘俩说罢,李渊面无表情,良久,挑眉笑了。

    “想必他现在很是为难吧……”。李渊眼角带着无尽快意笑道,那笑容…很丰富。

    李破军心底暗叹,也不知道说什么,唯有长孙无垢面色不变,“阿翁,现在国库空虚,后宫的用度都节了一半了……”。长孙无垢说着,李渊摆了摆手,“观音婢不用说了,朕也不稀罕那劳什子宫殿,只是……他难堪的事情我为何要帮他”。李渊冷笑着把玩着一柄玉如意说道。

    李破军愕然咋舌……这就很尴尬了。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