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70章 亲自给她穿睡衣
    商厦里人头攒动,繁荣兴旺。小薰逛了几家床品店,她倒看中了几件,但打过折还是贵,也只好过过眼瘾了。

    她叹了口气,转身走向电梯,寻思还是在网上买点凑合着用吧。突然,一个捧着淡蓝色被子的人拦住她的去路,“女士,看看这被子吧,纯鹅绒的,只要二十块钱。”

    “二十块钱?你当我是傻子吗?”小薰有些恼,秀眉微蹙,避开他继续往前走。

    “抱歉说错了,是二百。”那人锲而不舍的追上来,微笑着介绍,“我们今天做活动,抽取幸运顾客,恰好抽到您了。”

    “那谢谢了,您还是卖给别人吧。”小薰可不是捡便宜就上的人,二百块的鹅绒被,她真不敢买,要么是骗子,或者鹅绒没消毒干净的杂牌子,敢给孩子们盖吗?

    那人好像看出她的疑虑,和善的笑笑,“我们可是大品牌,呐,您看看那间‘寒江春晓’就是我们的专柜。”

    寒江春晓?好像是国际奢侈名品啊!刚才经过那家店的时候,她都不敢进去看,因为根本买不起。

    “您要是不满意这个被子,还可以进我们的专卖店里挑挑,有新款的桑蚕丝六件套,盖着可舒服了,也可以给您打一折甚至更少,另外还会送您一些礼品。”

    “好……好吧。”小薰动心了,毕竟进去看看,也不会损失什么。

    “那请随我来吧,让一下,让一下……”店员好像邀请到了贵妃娘娘似的,在前面开道,然后满面笑容的引手,“尊敬的女士,里面请。”

    小薰从没受过这种优待,觉得有些怪异,但也没有多想,毕竟很多大品牌确实爱搞这种活动,有些甚至免费送……

    一个钟头之后,小薰拎着三个袋子,开开心心的从商厦走了出来……

    今天真是幸运啊,原价好几万的鹅绒被,二百块就买到了,超暖超轻!冬天下着鹅毛大雪的夜晚,娘仨就躲在被子底下睡觉,不要太温馨~

    还有桑蚕丝六件套,原价也上万了,她一百块钱就买到了,另外店家还送了一套桑蚕丝睡衣。

    虽然店家极力鼓励她多买几套鹅绒被,可以送货上门。但小薰谢绝了好意,她没有那么贪心,也不想给店家带来更多的损失……

    宫炫默坐在旁边咖啡店里,慵懒的喝着咖啡。透过玻璃窗,他看到女人俊俏的小脸上挂着笑容,也忍不住跟着勾起唇角。

    他非常喜欢看到她的笑脸,眉眼之间温柔娇羞,楚楚动人,让他感到心旷神怡……

    “宫先生,这是您的卡和消费明细。”先前那个托儿来复命了,“那位尊敬的女士一共买了两件商品,价值八万,我们给您打九折,刷掉七万二。另外,我们提出送她一套睡衣,她挑选了一件190尺码的男士真丝睡衣,银灰色的。”

    190尺码的男士睡衣?宫炫默心头一颤,端着咖啡的手僵住,难道这件睡衣是给他选的吗?

    毕竟许韧才178高,余冲虽然够高,却是个古风王子,断然不会穿现代款式的睡衣。除了这两个,她再没别的男人了。

    “为什么不另外送个女士睡衣给她呢?难道我付不起钱吗?”他冷冷道,眉宇凛冽,似有不悦。

    “送了,先生。”店员从背后拿出一个包装精美的礼品盒,恭敬的呈上来,“但是,需要您亲手转交给她。”

    瞥了眼里面的粉色薄纱睡衣,宫炫默眼神一深,不由自主的想起昨夜为小薰换睡衣的情景。

    她的身子很软,肌肤如雪,有沟有壑。

    心情大好。

    ……

    实在恼火!

    萧圣凌晨五点多钟从海港起飞,两个钟头之后抵达中州,本想接上岳父母就回去的,谁知秦仁凤不知躲哪去了,连根人毛都没见着。

    叶枫不在中州,他只好派夏管家带人去找秦仁凤,自己则约了父亲见面,却意外得知父母已经离婚,并且母亲也失联了。

    夏瑾的电话没人接,车子还停在民政局门口,里面都是用过的纸巾,看起来哭惨了。

    萧圣眼眶有些泛红,重重关上车门,一手扶在车上,缓了半晌说道,“好好一个家,被你弄散了。我先把话撂在这里,如果我妈发生什么意外,我们父子之间的缘分就尽了!”

    没等萧君生发火,他又加了一句,“爸爸,谢谢你曾经为我做过的一切。”

    前句话挺狠的,后句话又充满了对父亲的孺慕之情。

    萧君生喉结滚动了一下,心再硬的汉子,也架不住儿子的一句谢谢,“你母亲不是普通女人,她不会寻死觅活的。而且也不是我抛弃了她,是她抛弃了我,起因是你姑姑说了句话……”

    他突然打住了,如果萧圣知道因为姑姑说“龙凤胎要掐死一个”,母亲才发狂的,又要出大乱子。

    见他不说了,萧圣也懒得追问,毫不留恋的走人。

    “十年前,抽你的那一顿,让我的心现在还痛。”萧君生也在后面加了句,声音低沉,但字字清晰。

    萧圣感觉后心被撞了一下,紧绷的俊庞也柔和了三分,但依然没说什么,反而加快了脚步。

    自从安晓棠事件浮出水面,他才知道父亲为什么把他往死里抽。

    父亲为给儿子减轻罪孽,甚至养了安晓棠十年。但当年他还是个十五岁的少年,正是人生中最虚荣的年龄,被父亲抽得没脸见人,所以恨意很深。

    后来,父亲对他和言小念的婚事,明里支持,暗里反对,让他反感。

    如今父母离婚,母亲失踪,更让他没法原谅父亲了……

    这场离婚也有好处,那就是削弱,甚至瓦解了萧家的力量,应该无法和王居夫妇对峙了。

    但王居先生也惹上了官司,成为政府重点怀疑的对象……总之,各有损伤。

    假如他们不闹,顺利的支持他和小念结婚,自己就不会带小念走,那么现在的一切都不会发生,别说父母离不了婚,王居先生也不敢有人找麻烦,他萧圣的岳父,是不可以冒犯的!

    可惜,一切不能重来。

    在找母亲夏瑾,与找王居夫妇之间,萧圣选择了后者。首先因为王居先生的处境更危险,其次夏瑾是出了名的女强人,自己能照顾好自己,她一定是到哪里励志去了……

    夏瑾如果知道儿子的想法,一定会偷着哭。

    其实她也需要关心的,自从大儿子死了,小儿子进入青春期之后,哪怕一句温暖贴心的话,也不曾有人和她说过……(235中文 )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