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百零一章 各逞心机
    秦川脸上露出人畜无害的笑容,头顶浮现了一株符光闪闪的小树。

    烛龙本能的觉得眼前这人是个危险人物,是以马上施展了时间静止的神通,然后幻化出一张吞天巨口,但是还没等巨口落下,下方的两人好似根本不受时间静止影响,嘴里叱了一声“灭”,吞天巨口消失,紧接着一柄透明的飞剑突兀的出现,它急忙一甩尾巴击打,飞剑正斩在尾巴上,坚韧无比的鳞甲一下被斩破,有鲜血涌出。

    “昂”的一声嘶吼,吃痛之下,刚要朝那个讨厌的笑脸冲撞过去,旁边那上中年汉子竟然伸出了两只巨爪,这巨爪不仅发出的速度快,更主要的是含有强大的禁锢之力,使它的身形一个丧失了灵活性。

    眼看就要被抓住,万不得已,只好施展了时光回溯的神通,一切又回到它没有受伤之时,但是头顶之上忽然出现了一张巨幅的图案,在那一刹那,元神仿佛被什么东西锁定了,再然后,庞大的身躯被摄入了某个灰色的空间中,这空间散发的气息让他心生恐惧,几乎出于本能,它再次不计法力损耗的动用了时光回溯的神通。

    从那个诡异的空间出来了,这让它松了口气,只是为什么还是不能动,而且身上好像被缠了什么东西?

    没等它弄明白,一蓝一黑两道光华在它的颈部交错而过,坚韧的鳞甲无当抵挡两件混沌之宝的联合绞杀,巨大的头颅落地,元神刚刚遁出,就被那上方的巨幅图案禁锢,之后被摄入青铜灯内,不等它做最后的挣扎,灵魂已经被强行抽离。

    秦川自始至终脸上都保持着笑意,能轻易斩杀一头至少有太乙真仙实力的烛龙,足以自傲,同时他准备炼制的那件法宝等于成功了一半,只要再找到一大块星辰铁就可以着手,到时候不愁短时间不能大大提升修为,等实力达到了也就没必要再依靠别人来逃避追杀了。

    对于那头银甲烛龙,他是十分觊觎,如果将这头道君级的烛龙拿下,炼制出一件混沌之宝都有可能,不过他还没疯狂到这种地步。

    组合阵法没用上,他立即收了大阵,然后进入玄牝空间,由天星化身带着换个方向远遁而走,至于桑梓,对方未必会回来,即使回来了,他也不打算再跟其联手对敌。

    离天了蓝冰星的罡气层,取出星图确认了一下方向,向着计划去的那个空间结点的方向飞去。

    小半日的光景,一道流光忽然从斜后方急飞过来,天星化身警觉的停下,那道流光速度奇快,并没有在他附近停留,不过神识还是捕捉到了那人的形貌,“元狮老祖,他怎么跑这来了?”

    还没等搞清楚状况,一条巨大的蛇身呼啸而过,就在他前方不远处叱了一声“回”,思维一阵模糊,已经在数百里开外的元狮化身又回到了刚才从旁边掠过之处,而那条银色巨蛇正挡在前方,“哈哈,我说过,你走不了,正好,又有一个小家伙来给你做伴!”

    银色巨蛇正是那头银甲烛龙,天星化身暗叫倒霉,抬手轰出一拳,然后化为十数道身形一哄而散。

    元狮老祖当然十分高兴有人来替他分担风险,在天星化身出手之时,也发出一式虚空沼泽,原本平滑的虚空一下如同沼泽地一般,同时他的法相再次招出,三头六臂各施手段阻敌,他自己则一个大挪移,再次远遁。

    银甲烛龙一爪将摘星揽月化解,庞大的身体忽然陷入虚空中,它并未大惊小怪,周身忽然琉璃光华一闪,从原地直接消失不见,三头六臂的法相所有的攻击也打在了空处。

    下一刻,天上的星辰忽然一阵明灭不定的闪烁,天际刚才划过的一颗流星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倒退而回,同时倒退而回的还有天星化身和元狮老祖,而三头六臂的法相也自动消失了,“你们谁也走不了!”

    操纵时间法则恐怖到这种程度,实在让人绝望,但是为了生存,也只有拼命一条路,天星化身一闪进出了玄牝空间,秦川则现出身形,他现在已经顾不得藏拙了,八爪法相招出后冲了过去,同时元狮老祖也叫出了两名化身。

    银甲烛龙轻蔑的扫了众人一眼,刚才他能打得一名道君抱头鼠窜,现在多出几个修为低下的小辈,他根本不放在眼里,不过为了防止这些人再逃走,他心念一动,周围的景致立即发生了变化,星辰没了,太宇尘埃也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光怪陆离的世界,这便是他施展的时光长河结界,时间道法无法形成领域,不过以他的修为创建一个临时的结界空间不成问题。

    身在其中的秦川马上感觉到了时光流速的异常,体内的生机正在快速流逝,法力也在加快流向八爪法相,这种感觉很不好,有点像身处在岁月蚀仙阵中的感觉,他的第一反应就是赶紧离开这个空间,于是马上激发了天翎甲的时空穿梭功能,但是琉璃光华一闪即灭,穿空失败了。

    元狮老祖没有时空之宝,不过他操纵空间法则是的能力极强,试图直接打破结界,毕竟任何结界的基本要素都是对空间法则的应用,但是每当结界破碎,外围便会形成一个新的结界来填补,仿佛无穷无尽一样。

    跑不了,只有一战!

    两人均是果决之辈,发现无法离开结界后,立即发动了攻击,攻击的方式十分相似,两尊法相近身搏杀,其它人则进行中远程的袭扰为主。

    元狮老祖的法相,典型的力量和速度并重,灌注的义相法则相当完善,实力堪比擅长近战的仙君,使用的法宝均是锤、棒、斧之类的重力型法宝,一斧劈下,足以将一座山峰劈碎。

    八爪法相取用的法宝更加纯粹,八柄超大号的巨斧,秦川同样灌注了力量和速度法则,只是尚不完善,不过八爪的载体玄牝珠乃是先天的空间灵宝,其附加的空间属性弥补了其它方面的不足,攻击力相当强横。

    这样的组合,即使银甲烛龙鳞甲厚重,防御力极其强横,也不得不避其锋芒,元狮老祖的远程攻击能力不用说了,即便是再水货的道君,也非一般金仙可比,何况这位的实力一点不水。

    而秦川的实力之强则远远超出了银甲烛龙的意料,神出鬼没的无痕剑,威力强大的摘星揽月,以及“出口伤人”的言出法随,更主要的是其对时间法则的掌握,竟使他关于时间的许多神通失去效果,这怎么可能才是个连真仙都没到的修士?说是一名仙君都不算太过份。

    天狮老祖的两名化身也实力不俗,剑修化身和黄庭剑君走的同样是速度为王的路子,所欠缺的只是一把好剑,另一化身则主修武道,因为灵活性更高,正好作为两尊法相的有力补充。

    银甲烛龙万没想到圈在结界中的两人会形成如此强大的组合,暗暗后悔之前太拖大了,不过事到如今他更不可能放二人离去,以免遗祸无穷。

    不过,当务之急不是考虑要不要打杀二人的问题,而是先要将这种组合瓦解,然后再各个击破。

    要想分化瓦解,最好的办法就是给双方以不平等的待遇,正所谓不患寡而患不均,一旦遇到不公平之处,原本的合作关系就很容易分崩离析。

    银甲烛龙的办法很简单,就是将绝大部分攻击都放在秦川和八爪法相身上,而刻意减少对元狮老祖的进攻。

    秦川首先感觉到了强大的压力,起初他以为这是烛龙“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的手段,于是拼命顶住,以求元狮老祖拿出最强有力的手段替自己分担压力,但是元狮老祖非但没有尽力,反而有趁机退走的征兆。

    很快他又意识到了银甲烛龙的真实意图,于是暗中传音给元狮老祖,但是并未得到响应,而就在银甲烛龙对他发出最强大一击之时,元狮老祖居然施展了“空间风暴”的强大手段,硬生生破开了结界的一角跑路了。

    秦川以替劫傀儡抵挡了第一击,又靠五行珠和天翎甲硬抗了第二击,最后用刚修复不久的如意仙魁挡下了最致命的一击,从死亡线上逃过一劫他刚准备来个疯狂反扑,却忽然发现已经逃出结界的元狮老祖又“回来了”,并且受到了烛龙的特殊照顾,处境不比自己刚才强多少。

    按道理说,他既然洞悉了烛龙的意图,就该捐弃前嫌帮元狮老祖一把,而元狮老祖也发出了求救的传音,但是向来睚眦必报的某人既不帮忙,也不试图逃走,任由对方先干掉了元狮的剑修化身。

    “小子,你难道不知道唇亡齿寒的道理嘛?”

    “老子反正也走不掉,有你这个道君作伴,死了也不亏!”

    “你…”元狮怒火中烧,却又无可奈何,而银甲烛龙因为秦川的这话句,更加将注意力转移到他身上,毕竟一名同阶的存在无论如何都比一名人仙难对付的多。

    事实也是如此,一旦发现逃手希望渺茫,元狮老祖爆发出了前所未有的战力,竟然放弃了远程攻击方式,与武修的身外化身和法相一起近身围攻烛龙。

    烛龙本身也是近身肉搏的好手,但是由于身体太过庞大,反而让其丧失了灵活性,纵然缩小到百丈,仍然堪称庞然大物,在灵活性和速度上有所不如,情况一下变成了“猛虎对群狼”的格局。

    秦川见此,不介意帮元狮老祖一把,但是只进行骚扰性的攻击,比如关键时刻发出大雷音术或者释放一道雷术,让银甲烛龙的时光回溯神通失败,留在身上伤势无法马上恢复如初。

    时光回溯可以很短,也可以较长,对烛龙来说,短暂的时光回溯消耗法力小,几乎可以瞬发,时间较长的时光回溯,则需要一些准备时间,而在激烈的打斗中基本不可能发出,因此,银甲烛龙伤势得不到救治,积累下来,身上大小伤口越来越多,虽然不致命,毕竟有痛楚,大大影响了其实力发挥,也让其越来越焦躁。

    元狮老祖自以为找到了制胜的手段,攻击也越来越犀利,尤其他手上那件有倒刺的古怪法宝,打中后就能钩下来一块肉,当真是歹毒无比。

    腹部又中一钩,银甲烛龙痛的一声狂吼,施展一个神龙摆尾逼退三头狼一个的家伙,刚要来个时光回溯,一个“震”字传来,突兀出现的一道闪电正打在他头上,虽然没让他受伤,却又一次将他的施法打断,元狮老祖的法相马上一阵狂打狂砸,逼的它连连闪避,而那名武修趁机骑在了他的头上,锋利的牛耳短刃扎进了它的头骨中。

    “昂”银甲烛龙爆吼一声,甩掉了头顶的“苍蝇”,不顾刀斧加身的狂遁而走,很明显是想不惜代价的摆脱眼前不利局面,然后再施展一个“长时间”的时光回溯,将这些伤势屏蔽掉。

    元狮老祖岂能让他如愿?随手发出一个虚空沼泽限制住其遁走,随后再次挪移到了近前,他的法相和化身则一左一右阻住去路,然而让他没想到的是“轰”的一声,银甲烛龙的尾巴居然自爆了。

    道君级的烛龙,其身体自爆威力有多强可想而知,虽然只是一截尾巴,仍然将猝不及防的元狮老祖炸得遍体鳞伤,这还是在他关键时刻动用了替劫秘术的情况下,否则纵然有宝衣防御,肉身也难保。

    三头六臂法相和身外化身因为离得较远,只被爆炸余波推开,银甲烛龙趁机摆脱了围攻,然后准备暂时离开结界空间,等将伤势恢复了再战,他当然没忘记秦川的存在,临走时丢出一个时间倒退,只求秦川不再捣乱。

    然而,中了法术的“秦川”的确是没捣乱,但是就在他即将遁出结界空间的一瞬间,又一个秦川突然出现在他眼前,一只巨拳狂狠的击在了它的头部,这一击几乎是秦川修炼摘星揽月以来最强大的一击,打的银甲烛龙晕头转向,就在那一瞬间,斩仙飞刀、太阳飞镰、无痕剑齐齐的斩在了它身上。虽然未能将其斩成数段,却也成功将其重创。

    攻击还没结束,九条骨链将其缠住,随后化为数十丈的混元尺发出了至强一击,直接将银甲烛龙斩成了两截,一道袖里乾坤将还在扭动的后半截身躯收走了,至于头颅那一段他却放弃了,不仅是因为对方没那么容易被拘禁收服,更因为元狮老祖还在,虽然他也已经受了极严重的伤……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