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两千五百零九章 开心就好
    从乾阳殿出来的白里明显可以听到沈秋水的叹息声,白里猜这肯定是因为那套茶具……

    白里考虑要不要跑这件事,但思来想去最终白里觉得这个做法是没有任何鸟用的。

    毕竟锁魂钩已经打上了自己的气息,倘若自己真的跑了,到时候幽冥地府怪罪下来,白里并不认为沈秋水会因为自己扛下所有的罪名。

    最大的可能就是沈秋水一秒就把自己卖了……

    所以这明显是一个死结啊,好像怎么自己都逃不开要跟幽冥地府面对面的问题。

    所以思来想去白里觉得自己还是参加吧,毕竟参加之后好歹还能得点好东西,不参加的话自己反正也跑不了对吧。

    沙镇月此时对白里更加佩服了,特别是白里连续两次拒绝参加锁魂更是让沙镇月无语。

    别人求都求不来的东西,白里竟然一言不合就打算不去?这是什么鬼?

    当然了,这种事沙镇月很聪明的没有询问,毕竟他可以看得出来白里心情不好,万一这家伙一怒之下把自己狂殴一顿……

    告别了沙镇月,白里重新返回外门,接下来的几日白里变得安静了起来,甚少走出自己的小院儿。

    每日都有外门弟子把好吃好喝的给白里送上门去,而对于白里这样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行为,刘能都要欢呼雀跃了,他只求白里能够保持下去。

    一连几天,白里都在想着如何应对幽冥地府的事情,白里开始后悔没有把斋休带在身边了。

    这货现在也不知道跑到什么地方去了,甚至连他留在自己箭魔戒指之中的力量都消失了。

    白里不知道斋休用了什么办法取走的力量,但是可以肯定的是斋休现在不可能还在原地等着自己了。

    说好的被天堂之弓吸引呢?说好的不拿走弓誓不罢休呢!斋休我鄙视你!

    怎么可以这么容易就被困难所击败,赶紧回来呀!

    斋休那边遇到了什么事情不是白里需要考虑的,毕竟他那个级别的遇到的事情,就算白里想考虑也没有这个资格不是。

    现在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本着破罐子破摔,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原则,白里没心没肺了起来。

    这一日,杜若收拾好一切需要准备的东西之后,早早的来到外门,杜若一路走过,众多外门弟子纷纷行礼,可是称呼上却让杜若有点不爽。

    因为以前他们称呼自己都是大师兄,而现在却变成了师兄是什么鬼?

    大呢!男人怎么可以不大!男人怎么可以……咳咳……

    当然,杜若明白,这一切肯定都是因为白里,自从这货称呼自己师弟之后,目前射日神殿称呼自己师兄而不叫大师兄的人越来越多了……

    要说杜若心中没有一点不满那肯定是假的,不过身为首席弟子杜若还是有起码的容人之量的,因为师父已经明确的跟自己谈过,白里此人万万无一,这样的人只能跟他做朋友,不要跟他做敌人,否则你会睡觉都不安稳的。

    因为白里明显是那种做事毫无下限的恶棍,得罪一个强大的君子不可怕,得罪一个强大并且特别纯的小人,那才是真正可怕的事情。

    好在这些话白里没有听到,不然非要告沈秋水损害自己的名誉。

    虽然……白里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有什么名誉……

    杜若来到白里的小院儿前,还没进入院子里,他就能听到白里的呼噜声,看了看天色,现在晨练都结束俩小时了……这货竟然还在睡……

    杜若一头黑线的推开院门,院中被打扫的一尘不染,各种花草树木也是经过精心修剪的,当然杜若并不认为这一切会是白里做的……

    “白师……白里……”杜若开口本来想称呼白师弟的,但是后来还是觉得叫白里比较合适……

    连续叫了好几声,杜若发现自己竟然无法打断屋里的呼噜声。

    无奈,杜若只能推开房门进入房间里面,但一眼之下杜若差点叫起来……

    尼玛……白里这货此时竟然一丝不挂的躺在床上……这货裸睡……

    你还有没有一点节操了……

    终于,在杜若近乎崩溃之时,白里悠悠醒来,面对房间里面的杜若,白里并没有丝毫的尴尬,毕竟大家都是男人……你在公共澡堂里面会感觉尴尬吗?

    “白里……我们该出发了!”

    “什么出发?去哪?”

    杜若:“……”

    如果说之前杜若有些担心自己带着白里会不会很不靠谱的话,那么现在杜若已经不是担心了,杜若是坚信了。

    在此之前,杜若曾经去询问过玄机关于白里的事情。

    但玄机的态度非常不明朗,他只说什么……千万小心之类的话,可是小心什么?

    终于,在杜若的层层追问之下,玄机才大概的说了一下。

    “跟白里在一起,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所以师兄,你千万要记得,什么事情不要太在意,开心就好……”

    开心就好是什么鬼?

    接下来无论杜若如何的追问,玄机就是四个字:“开心就好!”

    没错,跟白里在一起,的确是开心就好啊……

    至于套路?白里出牌从来不按套路!

    至于剧本?白里眼中从来没有剧本,所以只能开心就好了。

    在杜若不断的催促声中,白里才慢慢悠悠的穿上衣服,但即便如此白里依旧赖床半个小时才终于肯下来了。

    杜若觉得自己此时真的只能开心就好了。

    “这是你的锁魂钩……”杜若无奈将锁魂钩拿了出来,白里也是第一次见到锁魂钩!此时此刻杜若手中一把墨绿色的钩子上面好像是……幽觉之力?

    看到这里白里忍不住吐血了……去你大爷的锁魂钩!老子还以为多高端的东西呢?说白了就是一把普通的钩子沾染上幽觉的力量,然后产生对鬼混无比的压制力……我去你妹的……

    白里接过锁魂钩,就感觉一股莫名的印记忽然出现在了锁魂钩之上,那感觉就好像自己整个人被印刻在上面了一样。

    白里知道,这应该就是自己留在锁魂钩上面的印记,可是这印记……白里催动天堂之弓的幽觉之力,下一秒……印记就这么无声无息的消失了……

    而就在印记消失的那一瞬间,幽冥地府之中,轮回王猛然睁开的了双眼,这一刻他的眼中出现了一团炙热的火光,那感觉就好像一个寂寞了多年的寡妇遇到了强X犯一样……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