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四十三章:阑影受伤寒宸伴
    “轰隆—”一声惊雷从天而降。随之,海中的古岛士兵开始后撤。空中两声海鸟鸣叫,两个身影亦出现在对面。是老族长和古栊。

    “阑影……”古栊开口。老族长抬眼看了眼古栊,无奈叹气,这样的女子,又怎是池中之物,他们注定是不可能的。

    “对面该是幽殿尊主吧,你盗取我古族圣物,不知阁下可有说法!”,

    阑影并不说话,而是看了眼下面的落忌然。

    老族长不解,眼光也向着落忌然而去。莫非,圣物在他那里?他万万想不到,今年是双生之年。

    古栊也迷惑,为何落忌然也会出现在这里。却也暗喜,不管这东西是谁拿的,只要阑影将事情……这一切都还可以重来,他可以护着她的……

    落忌然亦看着阑影,他捂着前不久为阑影挡了一道巨鱼的武技而受伤的胳膊,血还在往外溢。

    阑影将目光收回,她从不欠别人什么。

    “取,自然是要用。”在古栊意料之外,阑影会开口维护落忌然,他的目光瞬间暗了下来。是自己自作多情了。

    “那不知尊上有何用?”老族长面色已经不好,这卜卦中之人真的是她?

    “与你何干!若要取,便去幽殿!”说完便转身飞走了,她武气流失的很快,需要恢复修养。

    老族长被落了面子,内心火大,伸手就要召唤武技,却被古栊阻止。

    “父亲,放她这一回!”阑影已经重伤,况且就是不伤也怕是经不起父亲的一掌。

    老族长看了眼跪在面前的儿子,愤怒的甩袖而去。

    古栊跪在原处,颓废之极。他的心里已经满满都是她了……可这一切就要无疾而终了……

    抬头,仰天大喊一声,雨水拍在脸上,混合着泪水:“阑影,以后相见,我们就是敌人了,我多希望这不是真的……”

    落忌然坐在一个天然溶洞中,胳膊已经进行了简单的处理,抬眼看了看洞口像珠帘一般的雨水,脑海里挥之不去的是那坚定高傲的身影。他若在三国称帝称王,他的皇后,必定是她!却不想,现在的王宫已经出现了天命而定的王子妃。

    他的一切才刚刚开始。

    阑影坐卧在雪虎背上,寒宸与灵竺跟在后面,三人向花家赶去。阑影后背的伤急需治疗。

    “去花家!明日启程回幽殿!”

    虽然寒宸与灵竺认为阑影的身体并不能撑得住长途跋涉,但无奈,尊主的命令他们必须遵守。

    三人向花家急行而去。

    回到花家,雪虎直接回到阑影之前的住处,没有惊动任何人。灵竺虽然很想留下照顾阑影,却也知有寒宸在,尊主就不会需要任何人,便也识趣退了出去。

    阑影侧卧在床上,黑色的锦衣外衣上,血液凝固的色彩并不明显。寒宸给阑影退下外衣,只见里面白色的内衬已经血肉模糊,粘连着衣服,寒宸心里已经疼的一塌糊涂,他从未见过主人受这么重的伤。

    已经顾不得血夜中的花香那致命诱人的花香,寒宸将阑影扶到床上。

    感受到寒宸微微有些颤抖的身体,阑影开口:“你不必紧张,无碍。”

    寒宸点点头,嘴微张,可嗓子里经说不出任何话了。起身去拿了药箱,拉开柜子,从里面拿出一个备用的药箱,没什么很好的药品,仅有最常见的止血膏,还有一些绷带。

    阑影看了眼药箱,皱了皱眉,本就虚弱,无奈又动用了武气,手中出现了一颗绿色的药丸,和一墨色的小盒。寒宸知道,这些乃是珍奇之药。药丸的药香已经扑鼻而来,阑影将药丸送入口中,入口即化,浑身静脉瞬间舒展,凝固的伤口又流出鲜血来了。

    寒宸赶忙蹲下身,轻轻撕开粘在伤口处的衣服碎片,想来疼的很,阑影却依旧面无表情,一声不吭,好像受伤的人并不是她一样。

    总算将碗口大的伤口全都暴露出来了,眼前之景更是直击寒宸心底。伤口很深,隐约看得出根根肋骨所在,两根已经断裂,感觉仅几寸,裂骨就要刺入心脏了。

    “主人……”寒宸总算从口中吐出两个字。

    “无妨。”依旧是那二字。

    寒宸总算知道在血淋淋的现实面前,话语有多苍白无力。主人的痛他从没感受过,但他知道,一定很疼,就像他的心一样,连呼吸都困难了……

    “断骨丹会让它们重新接回生长,并比以前更坚韧。”阑影见寒宸不说话又开口补充。

    寒宸急忙应是,是他的错,主人这样虚弱,该少说些话才是。

    从床边拿起那个墨色的小盒子,打开。里面竟然是一盒雪!可再看,那些如雪粒般的白色颗粒竟然慢慢凝结,形成了膏状的固体,而生出的寒气却越来越重了。

    寒宸用武气将水煮沸,待凉至七分凉,替阑影擦拭了伤口周边的血迹,连他自己都能看到自己的手在抖。他怕弄疼了主人,阑影依旧一声不吭,闭着眼,像是睡着了一般。

    寒宸渐渐稳定下来,将雪霜膏敷在伤口处,寒气瞬间包裹了伤口处,雪霜膏是前世阑影手下的神医依照她极寒体质专门研制出的伤药,要比别的伤药好用万倍不止,可惜因材料缺乏,存余的已经不多了。

    敷上药膏,阑影已经睡去,她困乏至极。

    寒宸替她盖上被子,长呼一口气。慢慢坐在榻前,看着主人的银发,闻着他所熟悉的深沉香气,心也慢慢的平静下来,主人没事就好……

    都怪自己,若不是自己在幽殿,主人又怎会受这样重的伤,他恨不得现在躺在床上受罪的是他!

    夜已深,门外响起了敲门声,阑影血红的双眸睁开,看到寒宸去开门的背影,又合上了眼睛。

    “寒宸,尊主怎么样?”灵竺焦急出声,等了好久,直到里面没了动静,她才来看看。

    “灵竺姑娘,主人已经睡了,伤的很重需要好好休息才是,这段时日辛苦你了,早些回去歇息吧,明日还要赶路。这里有我,姑娘不必担心。”

    “好,那劳烦公子要照顾好尊主。”

    “自然。”房门被关上,灵竺只得回去了。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