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一百零一章 封建的礼节
    春玉跟着安德烈的步骤一步步的慢慢尝试,古慕清在一边像个小孩子一样的东玩玩西玩玩,一会拿手抓抓面粉拍到春玉的鼻子上,一会又用鸡蛋清给自己敷了个面膜。

    安德烈看古慕清的玩闹的样子也没有生气,只是专心致志的教着春玉。

    “春玉小姐,发完酵的面团要使劲儿的敲打,这样蒸出来的蛋糕才会松软好吃。”

    安德烈把自己手中的面团使劲儿的向案板摔了过去。

    “嘭嘭嘭”春玉也学着安德烈的样子,把面团一下一下的摔倒面前的案板上。“夫人,你快过来跟我们两个一起摔啊,可有趣了。”

    春玉抱着自己揉的一大坨的面团朝着古慕清跑了过去。

    古慕清在厨房的门口搬了个小马扎,吃着不知道在哪里翻出来的熏鸡腿,翘个二郎腿正欣赏外面的雪景呢。

    看着春玉抱着个一团白乎乎的东西,傻笑着向自己跑过来。

    突然春玉的脚下一滑,整个人像失去控制了一样身子向后倒去。

    安德烈看着满地的面粉,又看着失去平衡的春玉,一个健步冲了上去,也是巧合,春玉直接稳稳的摔倒了安德烈的怀里。

    安德烈低头看着自己怀里的这个女孩,通红的脸上全是刚才古慕清嬉闹涂得面粉道道,圆圆的眼睛里透露出的全都是生气。

    春玉推开了安德烈,“你干嘛抱人家啊,你不知道男女授受不亲么?”她满眼都是泪水。

    古慕清看着刚才这一幕,心里想着,果然自己还是在小说的世界里,女生滑倒肯定摔到男生的怀里这种铁定律还是存在啊。

    她看了看春玉满脸通红双眼含泪的样子,叹了口气。

    原来安德烈是春玉的官配啊,自己这个红娘今日肯定是要做的了。

    她把吃剩的鸡骨头往地上一扔,用围裙擦了擦满是鸡油的手,撑着椅子站了起来。“春玉,你怎么好好的做着饭还哭了呢?”

    春玉哭着跑到了古慕清的面前,把还紧紧抱在怀里的面团使劲儿的往桌子上一摔。

    “夫人,都是做这个破蛋糕做的,人家十几年的清白就这么没了,呜呜呜……”

    春玉哭得更严重了,安德烈在一旁看的一头雾水,他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女孩子没站稳要哭成这个样子。

    “夫人,您要替奴婢做主啊,刚才这个洋人厨子抱春玉了,呜呜呜……春玉被玷污了。”

    安德烈这才听明白了春玉为什么反应如此的大,他淡定的走到了古慕清的身边,用他带着奇怪口音的中文向古慕清说。

    “古夫人,刚刚是春玉小姐踩到了地上的散落的面粉,我为了不让她摔倒在地上,走上前去扶了一把,不是成心要占春玉小姐的便宜的。”

    “安德烈先生的意图我知道了,可能是您是西方异域国家而来的人 ,不懂我们这大周朝的规矩,我们这的女孩子再未出嫁之前是不能与任何的异性有肢体接触的,女孩子只要来了月事之后,就算成年了,估计春玉肯定家里的兄长父亲都从来没对她有过如此亲密的举动。”

    古慕清拉着春玉的手走到了安德烈的面前。

    “这样吧,我这个王妃今日就在这做主,你一个男人,男子汉大丈夫多担待些,我这丫鬟就赐给你当媳妇了。”

    春玉听了古慕清说的这一席话,哭的更大声了。

    “夫人,您不要这么对待春玉啊,这个人是个流氓,第一次见我就发生了这样的事,让我嫁他,我不如一头撞死在这厨房里。”

    春玉说完就要推开古慕清向灶台的一角冲了过去,安德烈一把拉住了激动的春玉。

    “春玉小姐,今天发生的事我感到十分的抱歉,这里只有我们三个人在场,你自己回想一下刚才你摔倒的场面,你并不是摔到了我的怀里,而是摔到了我的衣服上不是么?并且我的肢体也并没有接触到你,小姐你不必这样的激动的。”

    古慕清听着安德烈说的这一番话,果然啊,男人的本性都是渣的。这样一番不负责任的话在这个时候从他嘴里说出来的居然如此的头头是道。春玉对自己这么好,她可不能把春玉托付给这样的一个不知道负责任的男人。

    古慕清一把拉过春玉,“没事,春玉,既然安德烈先生如此的巧言令色把这件事情解释通了,咱们也就这么理解,咱还是个好姑娘,别哭了,咱们走。”

    “夫人,那这蛋糕还做不做了?”安德烈看着这一桌子的食材心疼的问着。

    “做,怎么不做?你把我的那份也得做出来,臭洋人。”春玉抹着眼泪对着安德烈说。

    安德烈无奈的捡起了刚才春玉扔到桌子上的面团,摇着头走到了案板前,仔细的处理了刚刚被弄脏的地方,用力的揉了起来。

    他一边揉着手里的面团,眼前出现了刚刚春玉满是泪水的脸。

    这的女子可真奇怪,明明上一秒还努力的学习呢,下一秒的就哭了,在他来的地方,大家见面的时候都是拥抱或者亲吻脸颊的,这他好心的怕她摔到地上碰坏了,反而还被臭骂了一顿。

    他摇摇头,把脑海中杂乱的思绪清理了出去。专心致志的做着手里的蛋糕。

    春玉抽泣着,被古慕清拉到了屋中,“夫人,你看那洋人,真是个流氓。”

    古慕清把春玉按到椅子上,语重心长的对她讲,“你也别心胸这么狭隘了,刚才咱们两个回来的路上我想了想安德烈先生说的那番话,也是不无道理的在给你个台阶下,人家也是好心的怕你摔地上,你看那厨房又是菜刀又是明火的,地还硬,你刚才要是真大头朝下的摔下去啊,不知道会摔成什么样呢。”

    春玉摸了摸自己的头,“那夫人,这事是春玉的不对了?”

    “这也不能说是你不对,咱们生活的地方风俗习惯确实跟安德烈先生家乡的风俗习惯不一样,如果真把你强加到安德烈先生的身上,你也不一定会幸福,一会安德烈先生来送蛋糕的时候,你跟人道个歉,听话。”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