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卷 第114章 早上
    孟齐竖起一根手指说道:“一往无前。”

    “啥意思?”

    “啊!”孟齐被一个拳头打倒在地下,惊呼了一声,还没起来,那拳头就又往别处打去了。

    张文官嘴角抽了抽,急忙扶起来孟齐,说道:“我懂你这句话的意思了,纵然你是送死,你也会一往无前。“

    孟齐站起来之后却是摇了摇头。

    “怎么,我说的不对?”

    孟齐又摇了摇头,这些人怕是没到骷髅城就得丧命了,这个力度打她都不能一招致命,要是接下来遇到的,他们估计也是毫无抵抗之力。

    这宋家的人肯定知道外面在闹事,也不出来稳定局面,看来是想再选拔一次,留下来的才有资格跟着他们。

    别人哪里知道孟齐的心思,张文官见她受了伤,给她扔了一粒药,孟齐轻松接住,一看就知刚才那一拳没有给她造成什么伤害。不过众人也没在意这些,毕竟这局面竟然有些失控起来。

    刚才的胖子竟然已经倒地不起,胖子那一伙的人也都挂了伤,看来瘦子他们不仅会轻功,其他的出招方式也是知晓的,一时不能小看了这瘦子。

    瘦子那帮人还准备动手已经没多少人敢拦着了,只见他们手里露出了小刀柄,显然起了杀心。

    “好家伙,这些人疯了吧,这离上京也没多长时间,怎么这上京的律法不管用了是吗。”

    一个年轻的小孩吼道,十一二岁的模样,一旁的老者急忙捂住了他的嘴。

    上京的律法本就是权贵的律法,现在离开了上京,宋家就是律法,他们既然不阻止,那就是默许他们之间的打斗了,甚至是自相残杀。

    “小孩儿,这儿危险,你跟着我们一起走吧。”

    原来这小孩身边除了刚才那名老者没有其他人,孟齐就走了过来,主动与他们说话,那老者摆明是不好对付的人,明明没有什么表情和动作,却让人感到受了压迫,怕是个真正的高手。

    孟齐似乎是个没事人,还捏着小孩的脸蛋,老者的脸黑了又黑。

    “姑娘,你再捏下去,家弟的脸就要肿了。”

    一人突然出现,孟齐的手却没有停下来,抬头瞧了瞧,这人身材颀长,面若冠玉,举手投足间自成一派风流,看来,是个人物。

    “哎呀呀,没注意没注意,是我唐突了。”

    孟齐表示歉意,语气里可听不出来半分愧疚的样子。

    “没关系,姑娘现在放手也不迟。”

    “哎哎哎,你看看我这,”孟齐一边说着一边又捏了一下小孩儿的脸,说道:“不好意思了,我这没忍住,这位公子,敢问是何名姓?“

    这句话却让空气凝固了,竟是没人开口说话。

    孟齐干咳两声,略示尴尬。

    “若两天后,我还能见到姑娘,自当报上名姓。”

    “公子这是哪里话,你放心,我敢打赌,你这两日死不了。”

    听闻这话,那男子笑了笑,回道:“借姑娘吉言。”

    第三章借我吉言

    如此厚颜无耻的话也就孟齐说的出来,但也看出来这个少年修养极好,其实,也可能是人家不愿意同将死之人计较。

    这少年自始至终都没有好好看过孟齐,孟齐心里道,好生傲慢,那我偏要让你瞧瞧我的模样。

    “小孩,你哥哥能保护好你吗。”

    孟齐又狠狠捏了一把小孩的脸蛋,这少年似是担心己家弟弟,打量了一下孟齐。

    小毡帽遮住了额前的碎发,露出一张干净的脸庞,娇小身材,但是背部挺得很直,但不是刻意去挺直的样子,仿佛天生就该这样,五官他瞧了一眼,却没有在脑海中留下任何印象,倒是自动把一张最近刚见过的女人脸代入了进去,身旁跟着的人是同伴,看其打扮,是常年在码头工作的,通习水性,自是不在话下。

    “不劳姑娘担心,前路凶险,姑娘更应该担心自己的安危才是。”

    孟齐还打算说什么,眼前的人已经消失不见了,好快的速度。

    “小孟,人家一看就是不好招惹的,你无聊也要有点分寸。”

    张文官手心里都有了汗,刚才老者无意释放出的威亚都让他有些喘不过气来,孟齐要是再说下去惹人家生气,估计就身首异处了。

    “你胆子这么小做什么,多认识一点人不好吗。”

    你认识人也要看人家的身份和自己的身份呀,张文官抽了抽嘴角。

    那胖子一队和瘦子一队不知道被什么人给拉住了,几个人在旁边劝着,但胖子们和瘦子们明显都在对方手下吃了不小的亏,这个时候当和事佬的人无非也就是留他们一条性命,好在过骷髅城的时候把他们当炮灰。

    虽然孟齐一直眉头微皱,但直到晚上也没有发生什么事,她和于老爹坐在一起,于老爹扔给她干粮,她随便吃了几口,张文官带着从宋家领来的下等兽肉摆在他们面前。

    应该是每一支队伍都有,但他们的分量明显不少,众人倒是很满足的样子,一人分了一小块吃了,大家聊着白天的事,没人注意孟齐和于老爹吃了没有。

    “我白天和那个男的说的话,你想必是听见了。”孟齐见于老爹点头,接着说道:“他们是宋家的人,他们肯定不止一次走过这路,既然提到两天再见,我们明天应该就会遇上什么东西。”

    “这才刚上路,遇到的的东西应该构不成什么威胁。”

    孟齐不说话,这里的路虽然他们做过一些调查,但现在仙都力量失衡,可能会影响到这里,难免会出现一些棘手的事情,他们这遭走仙都,本就没有挑对时候,但是她已经没有再拖下去的耐心了,合适的时机谁知道什么时候会出现,不如先走一步看一步。

    一夜无话,第二早醒来,孟齐发现他们的队伍走到了最前面。

    “镖师他们呢,我们怎么在前面?”

    “宋家安排的,说以后每日都这样,前一天打头阵的队伍和跟在尾巴的队伍换换位置。”

    “这么随便吗,镖师他们体格比我们强悍,要是遇到什么事还能抵挡一下......”

    “你别灭自己志气,我们也不弱的,何况前几天也没发生什么事,咱们离危险还远着呢。”

    张文官拉着孟齐往最前面走,“你放心吧,和我在一起保你没事。”

    “我看你倒是最不稳重的,怕出了事你还要躲在我后面。”

    嘴上这么说着,孟齐还是跟着张文官走到了最前面,这队伍几百人,说不上规模宏大,但也都是从整个上京挑选出来的,遇到寻常的盗匪,不过几个拳头的事情。

    他们这一路走的是官道,越往前走,分岔口就越多,道路也就越窄,本来前排走的是九个人,现在只能有两个人的位置了,索性还有引路鹤,他们没走错什么路。

    宋家一直在队伍中间的位置,算是最安全的地方,宋家最主要的子弟都是有轿子抬着的,谁也没有见过他们模样,孟齐却是知道昨天遇到的那个老者和少年就是从轿子里混到队伍中的,轿子早就成了空轿子了。

    呼~~~

    引路鹤突然掉头往回飞,孟齐和张文官在最前面,直接被引路鹤翅膀的风力扑倒在地,引路鹤的叫声听起来很凄惨,像是遇到了什么危险一样。

    不好,除了引路鹤的声音还有更低沉的声音在远方传来。

    张文官拉起来孟齐,直接去找于老爹,但是这队伍根本走不后去,他们就被引路鹤的残影打倒,何况连引路鹤都害怕的东西呢。

    看似庞大的队伍,自被分成两列后就好对付多了,引路鹤的风力只把前排的人吹倒了一片,再往后可就难了,大家走的并不松散,中间固若金汤。

    部分人拔出自己的剑,大家对于危险的来临还是能感知到的。

    孟齐脸一黑,果然和她想的一样,到送死的时候就把他们放到前面,她的那点功夫岂不是很快就会死在这里,她还是比较喜欢躲起来。

    他们所在的地方渐渐被一片片的乌云遮档,天骤然暗了下来,乌云的背后像是有什么东西要出来了。

    “我们这是快到骷髅城了吗,不是说有几百里的路吗,怎么感觉这么快!”

    “早着呢,我们是被带错路了。“

    孟齐没有往后退,反而拉着张文官往前跑,张文官还是一脸懵,问道:“你这是要送死啊!”

    “不想死你就跟着我走。”

    孟齐跑的速度越来越快,他们周围只有这一条道,可是通往骷髅城的道可不止一条,又不是只有他们一个国家,其他三国也有通往骷髅城的道路,按理说他们应该再在中途会遇到很多小道,现在倒像是被逼进了绝路,往后既然退不了,那就往前冲,碰运气总比等死强。

    天空中已经有东西出来了,像是人骨头的身躯慢慢浮现了出来,两侧长者如同蝙蝠一般的翅膀,诡异的是头部,是整个身体最大的部分,嘴巴很长,猛地往下一冲就叼住了一个人头。

    这些人也不是吃素的,上京不养酒囊饭袋,一个老头直接把空中的怪物射了下来,看来是弓箭手。

    这是什么怪物,最初慌乱的人群稍稍稳定了一些,他们平常和人斗从来就没有输过,可是和未知名的怪物打,这还是第一次。

    “这空中飞的应该是鬼翼,我爷爷年轻的时候就死在他们的嘴下,尸骨无存。“

    刚才射箭的老者开口说道,家里有长辈死在这东西的嘴中,那他们应该是对这鬼翼有些了解的,众人一时开始向老者靠拢,两个人的道挤了四个人。

    孟齐这边,还在往前跑,鬼翼虽然一次次的往下冲,但每次恰好避过了孟齐他们。

    “小孟,没想到你平常冒冒失失的,运气还是不错的嘛,我们一路都跑了这么远了。”

    张文官往后看,已经看不到众人的身影,不觉有些诧异,他平时这么能跑的吗。

    没等他细想,孟齐就把他按倒在了地上,他竟然像浑身散了架一样,完全起不来,呼~,那天上的怪物就在他眼前飞了过去,他头稍微抬一点就喂了怪物的肚子了。

    一脸好几只怪物都在他上方徘徊了几次,最后又都飞走了。

    “这怪物虽然可怕,但是我们跑到现在还没有看见一只落在地上的,我猜他们只在空中活动,只要我们够低就不会有事。”

    张文官仔细一想还真是这样,就把孟齐刚才按住他的力气从哪里来的给忘了。

    “可我看这怪物源源不绝,这规模这么大,我们就一直爬着走吗?“

    然后,一条小道上两个看似人类却状似小虫的‘庞大身躯’慢慢蠕动着,模样好不滑稽。

    张文官说:“我觉得现在那怪物吃我们更方便了。”

    孟齐:“我觉得也是。”

    然后两个人继续蠕动爬行着。

    而另一边,被弓箭手射下来的鬼翼掉到地上就消失不见了,众人发现了这一点后,均是大吃一惊。

    鬼翼的数量越来越多,他们也都不藏着掖着了,纷纷使出自己的本事,射箭的最为占优势,耍拳头的只能等鬼翼冲下来再发力,那鬼翼的头颅何等坚硬,一拳一拳的打下去,鬼翼还什么事都没有。

    片刻功夫,队伍就少了一半人,死的大多是用拳头这样直接武力的。

    而除了弓箭手,一排持剑的人现在颇为引人注目,他们中受伤的人数不多,在这个时候就让人怀疑了,怎么一把剑有这样大的威力吗。

    看着大家怀疑的目光,弓箭手们率先开口,“用剑的,你们用了什么方法,怎么没受什么伤!”

    这不是询问,这是质问。

    “这与你们何干?“

    一个持剑少女怒问道。

    “现在大家都是一根绳上的蚂蚱,有什么事,先把这些鬼东西击退了再说,你们要是一直什么都不说的话,就别怪我们对同伴下手了。”

    大家早就失去了耐心,死了一半人,这可不是什么小数目,杀不了鬼翼,把这些人的剑夺过来也行,尤其是没有武器的,眼睛早就红了。

    “你们放狠话给我们算什么本事,这鬼翼来的时候,你们就对着他。”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