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一百三十八章 爱恨两难
    朱门轻摇慢晃,月娥害羞的披上了霓裳,雨链上的雪被一阵寒风吹落,似是点点梨花,又像是被染白的红梅。

    从古至今,良辰美景总要有悲伤的人再来为此增添哀情,樊瑶似乎就是那个被选中的“幸运儿”。

    面前的空气好像是被什么东西全部吸走了一般,一丁点儿都没有留给她。

    咸涩的泪水不知道什么时候早已经划过脸颊,流至嘴边,寒风凌冽,更呲的她脸蛋儿生疼。

    赵若彤从卫子凡的身上下来,顺着他的目光看去,见是樊瑶站在身后,笑容便更加灿烂,双手也不老实地攀上了卫子凡的脖子。

    “够了!”卫子凡的眼睛里带了一丝怒气,狠狠瞪向赵若彤。

    赵若彤被吼的一愣,随即眼里就泛起了水雾,一双圆圆的眼睛霎时间就泛起了红血丝。

    “子凡哥哥,是阿姨偏要让我搬过去和你一起住的,我会不会打扰到你啊?实在是抱歉……”

    樊瑶微微歪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一起住?她把目光缓缓移到卫子凡身上。

    “瑶瑶你听我说,是我妈……”

    “不用说了。”

    二人现在这样正合赵若彤心意。

    她假装不知道二人之间的关系,笑眯眯说道:“子凡哥哥,你认识她么?那还真是巧啊,她正在给我搭戏呢。”

    “赵若彤你听好了,樊瑶是我女朋友,别再缠着我。”卫子凡甩开赵若彤朝樊瑶跑去。

    “我是你女朋友?卫子凡,你自己说出这话来你信么?”樊瑶大声吼着,眼泪一滴滴地掉了下来。

    “瑶瑶你别哭啊,就是她们家装修,我妈让她去咱们那住几天。”

    卫子凡手足无措的看着樊瑶,她一哭自己瞬间就慌了神儿了,原本也打算气气她的,谁让她对吴晨笑的那么开心。

    可是现在,他还哪敢啊,哄都哄不过来呢。

    “那为什么你带她去见你母亲都不带我?而且还特意隐瞒,我都是从别人那儿才听说。”樊瑶神色有所缓解,声音也不再那么高。

    赵若彤看两个人有要重归于好的趋势,急忙过来抱住樊瑶的胳膊嗲里嗲气地来回摇着。

    “哇,瑶瑶,你居然和子凡哥哥同居了,那正好,等我搬过去,咱们两个就可以经常一起对剧本了。”

    不愧是当红小花儿,演起戏来真是一等一的绝,表情动作根本看不出一丝破绽。

    樊瑶深吸一口气,又一阵冷风吹过来,她忽然才发现自己还在外面,后面的珠联被吹得叮当作响,发出一阵阵清脆悦耳的声音。

    “非工作时间的话我是不会和前辈对剧本的,我还有我自己的生活。”

    “小瑶妹妹,你这么想可不对,你刚入行,不懂这里的套路,来了这里的人,有几个能过自己想要的生活?”

    赵若彤抓紧机会就赶紧教育樊瑶,显得自己知书达理,善解人意。

    但是卫子凡并不吃这一套,他直接抱起樊瑶,把她放在副驾驶位上,开车绝尘而去。

    赵若彤瞪大眼睛,满脸惊讶,她气愤地跺了一下脚,白皙的脸上也因气愤窜起鲜红之色。

    恶狠狠地话语从她唇齿间溢出来,带了一丝比这儿的冰雪还凉的凉意,“樊瑶,你不让我好过,我也不会让你舒坦!”

    夜色如墨,车窗外一闪而过的景象令樊瑶皱了下眉,她害怕自己和卫子凡之间的感情也是如此,转瞬即逝,不留痕迹。

    “瑶瑶,我必须得和你解释一下那天的事情。”车子慢慢悠悠的行驶在路面上,地面早就结了一层厚厚的冰,卫子凡不敢快开。

    樊瑶想了很多,自己什么都没有,只剩区区一副空皮囊而已,最容易被厌倦,那厌倦之后就会是无休止的争吵,决裂。

    不如自己先结束这段没有结果的爱情,以免以后这份感情在心里扎的更死,更难拔除。

    “你觉得……喜欢重要,还是合适重要?”樊瑶的语气很安静,甚至听不出她是刚刚生了气的人。

    卫子凡身体一僵,虽然直愣愣的盯着前面看,但是也感觉得到他的情绪有些不对,眼眶也有些微微泛红。

    “为什么这么问?”

    过了好久好久,就在樊瑶以为他不会回答自己,再次把头转向窗外时,卫子凡的声音轻飘飘的传了过来。

    “别人怎么样我不管,但是在我心里,只要喜欢就合适。”

    “可是乞丐怎么能配得上王子呢?”

    “只要我喜欢你,那在我眼里,你就是公主,是独一无二,举世无双的公主。”

    卫子凡的语气温柔缠绵,一字一句都印在了樊瑶心里,她感受到了那份滚烫无比的爱意,可是赵若彤始终是一根刺,隔得她难受。

    狭窄拥挤的空间里响起了一阵微不可寻的叹息声,樊瑶无奈的摇了摇脑袋,原来在爱情里,固执的人从来都不是只有一个。

    “瑶瑶你放心,等这段时间忙完了,我肯定带你去见我妈。”卫子凡见樊瑶的神色有所好转,所以就赶紧给她吃了一颗定心丸。

    樊瑶沉默了半晌,她还是没忍住答应了卫子凡,她不想让他在这漆黑的夜里得不到回应……

    “好。”樊瑶点点头,看向卫子凡。

    他的侧脸温柔坚毅,樊瑶恍惚间都忘了自己是什么时候沉浸其中的。

    一阵春风吹化了堆积了一整个儿冬天的雪,刺骨的寒意也随之消散。

    卫子凡进门以后就把樊瑶抵在了墙上,呼吸也变得滚烫起来,明明动作极其霸道,但是说话的语气却是委屈巴巴的。

    “瑶瑶,你刚才是不是想和我说分手?”

    樊瑶张了张嘴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作答。

    “是了,瑶瑶刚才想不要我了,对不对?”

    这委屈巴巴的神情简直是像个被抢走了心爱的玩具的小孩儿。

    “我没有,你想多了……”樊瑶支支吾吾,面露难色。

    说实话吧 ,怕伤了卫子凡的心,不说吧,自己又不太好意思。

    “你撒谎,你刚才问我喜欢重要还是合适重要的时候,那副表情简直决绝。”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