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九十八章 欠人情
    第六百九十七章欠人情

    “呼呼,假的身体也能感受到要冻结了的感觉,这种寒气……就这里吧。”嘀咕着,郑逸尘找了地方坐了下来,任凭风雪将这个炼金化身覆盖了起来,这个地方有他自己的魔力护持就显得活动困难,之后不可能有什么人来这里啦!

    之后郑逸尘收回了自己的思绪,将注意力放在了本体那边,本体那边的郑逸尘拿出来了力量核心,从里面取出了了一点白色的‘光芒’,这点光芒被他的魔力覆盖着,被同化后他的魔力不断的注入其中增强着这点力量,郑逸尘手里很快就多了一枚白色的小灯泡。

    整个过程郑逸尘都鬼鬼祟祟的……然而真正的光芒是不可能被遮掩住的,等‘制造’出来足够多的白月之光后,他发现自己的工作台上面站了三道身影,身高差不多……哦,依琳可能是三名魔女中身高最高的的,其次是安妮,然后是抑制自己力量导致身体缩水的萝丽丝。

    她们三人直勾勾的盯着郑逸尘合拢的爪子。

    “小龙……你可真是……”安妮看着郑逸尘的爪子欲言又止,依琳的反应却是截然不同的,她紧紧的盯着郑逸尘的爪子,眼里透露出是一种深邃又略显狂热的光芒,萝丽丝的目光平静,但是仔细观察还是能发现她眼中的神色也不平静。

    “咋啦咋啦!我研究一下白月之光,你们就这么咋呼啊?”被三名魔女用不同的眼神看着,郑逸尘有点心虚的挥了挥爪子,他有些后悔拆了自己研究所的墙了!

    “你知道你做的这些意味着什么吗?”

    “不知道!”

    “哦,那就算了。”安妮点了点头,一句话憋得郑逸尘有点难受,他都说自己不知道了,所以你好歹解释一下嘛,现在一句那就算了是什么意思?

    心里有点闷的郑逸尘想追问一下,可是三名魔女已经齐齐的从他的那张大号实验台上面跳了下去,又将郑逸尘晾在了一旁,留下他一个人郁闷着,总之他认识的魔女有着一种独特的默契,这种默契让她们有些不想要回答的问题,郑逸尘去问谁都不会有结果。

    心里郁闷的郑逸尘盯着自己手里的小灯泡发呆,萝丽丝她们心绪同样没有郑逸尘所看到的那么平静,她们都知道郑逸尘刚才行为代表着什么,如果郑逸尘仅仅只是同化常规的力量,哪怕是魔女的力量也不怎么奇怪,现在白月之光都在同化的范围呢……恩,单单是同化那仅仅只让她们有点在意,却不会忍不住一起过来围观。

    郑逸尘的之后做的事情是他们围观的根本原因!

    他消耗了自己的魔力增加了白月之光的量,增加别的力量那就算了,考虑到郑逸尘的能力特性,不吃惊不吃惊,但是白月之光却不是正常的力量啊,那是一种独特的异化力量,也就在特殊的时刻才能产生,其他的时候这种力量是用一点少一点的,根本没有任何的办法增加。

    教会最近使用了诸多有关于白月之光的力量,那是之前萝丽丝的力量暴走的时候收集的,之外教会就没有任何的其他获取白月之光的途径了,可现在郑逸尘做了什么?凭着自己的魔力去‘喂食’白月之光,增加那点白月之光的量,使其从小光点的状态变成了小灯泡……

    这让教会知道了,如果他没有和魔女这一层关系,而是一开始就是和教会掺和在一起的状态,他现在绝对有着一个‘圣龙’的称号了。

    万金油一样的魔力……安妮现在能想到的就只有这个了,郑逸尘的魔力连白月之光都能增量,那不是万金油是什么,而……所谓的万金油放在世界这个层次后,那就是另一种独特的存在了。

    啧!摸不清头脑的郑逸尘轻啧了一声,直接着手继续做自己之前没有昨晚的事情,他那么忙,哪里有时间去多在意短时间内注定弄不清楚的事情啊,好好的研究一下白月之光才是主要的,郑逸尘手里有着魔女的魔力,这种力量能够轻易的支持郑逸尘进行诸多的研究,比如说冲突性方面!

    简直就是克星啊,指甲盖大小的光点竟然能够消除掉数十倍的魔女力量……这还是单纯的抵消,没有涉及到通过特别方式使用白月之光能够对魔女力量产生的影响实验,郑逸尘能让白月之光增量,却没有教会中的那么多的对白月之光利用的秘术。

    他对白月之光的使用仅仅只是最简单的利用,压缩,然后丢出去。

    “恩……这样不错啊。”郑逸尘翻着一天下来的实验数据,没有秘法没关系,测试特性的时候也能让郑逸尘对白月之光的了解增加,比如说对白月之光的特别利用,白月之光有着很独特的浸染性。

    哪怕是普通的材料都能够浸染,赋予那种材料一些新的性能,更重要的是白月之光对材料的影响近乎为零,不会对任何的材料产生侵蚀,也就是说……普通人工只要有机会的话,拿着被白月之光浸染到的普通匕首,都有着杀死魔女的可能性。

    之外,这种力量几乎能够浸染到除了魔女力量之外的任何力量,而不会对那种力量产生任何的影响,只会赋予那些力量某种独特的特性……一种对魔女有着纯粹‘恶意’的力量呢。

    经过郑逸尘的诸多测试,这种白月之光对于哪怕是极为邪恶的力量也能赋予相应的白月之光特性,唯独对魔女力量有着极强的排斥性,却能融入任何的力量中,这不是恶意是什么?哪怕是邪恶的存在,只要能够得到白月之光,将其用最简单的方式混入到自己的力量中,就能在战斗中对魔女产生一种克制性的加成。

    “呼~不过就算是教会掌握的再怎么好,不还是被自己给拿到了?”郑逸尘将那些研究资料放在了一旁的抽屉里,舒展了一下身体,时间有限,今天就研究到这里了,至于这种力量,魔女不可能全都是友善的,一个不死魔女的麻烦,到了现在都没有完全终结掉。

    依旧有着不少的遗留问题,虽然这是和不死魔女本身就是极为麻烦的有关系,可这仅仅只是一个魔女啊,之后在出现个什么麻烦的魔女,总要有合适的方式对付吧,比如说当初对付不死魔女的时候,用丹玛丽娜给他的那个秘法,若是在当时混入了大量的白月之光,说不定就直接能搞定不死魔女了吧?

    “来来来,一起围观一下。”郑逸尘离开后,安妮等人围绕着一堆资料,魔女知道的很多,却不是全知全能的,关于白月之光这种东西,她们了解的就很有限,接触一下就仿佛是剧毒的东西外加教会的严格管制,她们基本没有机会在正常的途径中接触到白月之光,这能了解到什么?

    现在郑逸尘弄出来了一份研究资料,理所当然的吸引到了她们。

    这仅仅是初次的研究,所以资料上面的信息不怎么详细,只是对她们来说这也足够了,看完这份不多的资料记录,安妮等人对于白月之光的特性也有了新的了解:“能融入各种力量,哪怕是极为邪恶的力量也能融入的东西啊……真是对上他的结尾评语了。”

    安妮低声的说道,对魔女有着纯粹‘恶意’的力量,这说的一旦都没有错,将任何力量都能包容进去,唯独对魔女说不,这不是纯粹的恶意是什么?

    “教会似乎没有展露过这种方式,是一种隐藏吧。”萝丽丝说道,教会对于白月之光的使用一直都是直来直去的,要么就是将其家持到武器上面,要么就是以镀膜的形式包裹在一些攻击上面,没有出现过郑逸尘研究出来的‘融入’说法。

    “这不排除是那种白月之光受到他的影响带来的变化。”依琳说道:“想要确定,还是需要……”

    在萝丽丝的注视下,依琳停下了之后要说的话,改口道:“好吧,即使不能完全确定,我们现在知道了,提防一下也不坏,这件事告诉丹玛丽娜和琴吧。”

    丹玛丽娜和琴都是盟友,这件事他们理应知道的,魔兵召唤书就是他们自家的‘服务器’,随便的交流秘密的信息都没问题,丹玛丽娜和琴很快收到了这样的信息,丹玛丽娜还显得淡定,琴就是额外的惊讶了。

    对白月之光的研究……这个似乎没有哪个魔女做到过吧,可现在,萝丽丝却将这类型的研究资料发了过来,她能不惊讶吗?之后他便意识到了这种东西应该是郑逸尘研究出来的。

    “不错。”琴低声说道,有这样的收获的确是不错的,这样的情报对她而言太有利了,教会一直都没有这么使用过白月之光,不需要往好意方面去想,教会的人也没有那么傻,既然没用,那肯定是对魔女带有恶意的,比如他们打算隐藏着这种方式,就为了在今后某个时刻给魔女们来一招狠得。

    白月之光没有任何的融入限制,邪恶到极点的力量都可以……这一点想必绝大部分的魔女都不会想到,邪恶的力量之所以邪恶,那就是有着一份独有的纯粹性,因为邪恶才会更加的排斥其他的力量,就像是恶人往往不会有人主动去接触一样,邪恶的力量同样如此。

    如果给教会一个消灭魔女的机会,他们当真不会介意使用邪恶的力量。

    不知道也就算了,现在知道了,今后教会若是用某些反常的手段对付她,那么可能就是用这类型的方式了,或许教会以前用过这样的方式,但是成功的解决掉魔女之后,消息不会泄露,自然不会有别的魔女知道白月之光还能这么用!

    这是一份大礼啊,也是加入到郑逸尘这个阵营之后,首次见到的一份实质性的利益……以前琴对郑逸尘的看法就是合作者,哪怕是签订了一份特别的契约之后也是这样,现在嘛,就这一点就让她的看法有所改变了,这是一名不错的盟友。

    现在郑逸尘的实力还很一般呢,出道的时间也有几年而已,他就能够弄到如此独特的情报,给郑逸尘几十年几百年的时间,那个时候,哪怕是魔女群体也要完全的正视郑逸尘。

    收了一份大礼,之后当然是礼尚往来的回礼了,恩……这个时候郑逸尘需要什么呢?琴轻轻的晃着酒杯思索着,别人看来就是酒吧的老板娘又开始走神发呆了,当然,在她的粉丝中,即使是走神,也是美丽的,甚至因为走神才能更加直接的欣赏……

    思索了一会,琴突然发现在,自己和郑逸尘的接触还是有点少呢,恩……毕竟以前只是将郑逸尘当做是合作者看待的,对于他的性格爱好了解也仅仅只是为了估测他的行为模式,而不是真正的属于朋友或者是盟友的了解。

    因为这样她发现自己成了了解郑逸尘又不理解他的人,问丹玛丽娜?这个想法第一时间就被琴给否决了,那娘们鬼精鬼精的,自己过去了解,即使不直接透露出来这样的想法,她绝对能够意识到什么,然后就是一环套一环的套话,最终套出来自己的真正目的。

    哼……之后,凭着她的那点喜好,绝对会给自己继续挖坑,问别的魔女?这个也不行!依琳她不熟,过去问的话肯定要付出点什么的,没必要还不一定能够了解到自己想要了解的。

    安妮的话……那个就更别说了,她纵然是在魔女中名声很好的,现在立场明显偏向于郑逸尘那边的,她知道了自己的一些事情,绝对会做出来一些明示的举动……萝丽丝……

    她倒是个不错的选择者,只是诅咒魔女她接触的更少呢,而且诅咒魔女和郑逸尘是最先相遇的,万一来点小误会什么的,即使萝丽丝显得有点三无,可这不代表她就没有所谓的小心思了。

    不要被魔女的外貌欺骗了,哪怕是显得冷静的魔女,内心戏也会很丰富的!这一点作为情感的魔女,琴见过太多了,外表冷静?活个几百年之后这就是基本功了,曾经有着魔女的时候她真接触过很多显得高冷实际上闷骚的很的魔女……可惜现在她认识的魔女没有剩下几个了。

    罕见的有点头疼的琴回过神来,轻轻的揉了揉自己的额头,这件事……姑且就先记下来吧,等今后郑逸尘遇到了什么麻烦后,自己在出面帮忙好了,那样的回报比起直接送礼物或者是别的行为更加的有意义。

    毕竟……这可是人情啊!

    所以说,魔女就是鬼精鬼精的存在,安妮翻了郑逸尘当天的研究资料,转手抛到了这里,就让琴有了这样的想法……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