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零九章 没飘的资格
    这个时代的女性无论哪个地方的,多少都能喝点。而且很多比男的还能喝,不过大家都知道明天有工作要做,所以适可而止。每个人微酌几杯之后开始吃菜。

    “旭子咱们现在做的这个支教,和年前公布的大学留学生选拔有点像啊。”几杯之后大家也差不多打开了话题,马钱恒开口说道。

    随着不断的开个开放,很多人谈论的话题,尤其是大学生谈论的话题,基本上和有三大样:政治、经济和留学。

    像支教这样有关于政治,又和留学有关系的话题更是热门中的热门。支教政策的执行在年前终于千呼万唤试出来。

    但依然是阉割版的,现在的大学生太金贵的,弄去基层去支教,上面更想把这些有知识的人弄到政府部门,或者弄到企业去工作。谁都知道教育的重要性,可现在整个中国真的很缺人才,尤其是缺高知识分子。

    因此这个支教可以当做是留学的一个考核标准,也就说你去支教在留学这件事情有加分,但并没有决定性作用。不然杨东旭也不会亲自弄眼前这个支教计划出来。

    “有点像,可润雨基金那边估计不管留学的事情。”杨东旭半开玩笑的说道。

    其实有一点他没说。那就是润雨基金虽然不管留学的事情,但以后会管这些人工作的事情。虽然这个年代的大学生不会缺少工作的机会,但放着这么一个人才招收渠道不用,显然不是杨东旭的风格。

    所以当支教铺开之后,杨东旭准备自己第一批和国家争夺人才的着手处,就从这些支教的大学中身上来。

    支教虽然不能彻底看清楚一个人的人品到底怎样。但却能确定一点,那就是为了改善自己的生活,减轻家里父母的负担,这些人愿意吃苦去工作。而不是感觉自己是大学生拽的二五八万的。有了这个前提基本上就能招到企业中去培养了,至于其他的后面再进行观察和审核。

    “这个润雨基金是什么来头?一下子能拿出来一千万做善事,那可是一千万。”贺军山开口问道。

    现在就连红十字会也是名声不显的,至少国内在国内上是这样,社会上私人慈善机构基本也没几个。更别说能拿出来一千万来做慈善的。

    一千万对于在这个万元户还有市场的年代,简直就是天文数字。知道这笔慈善基金的人没有不震惊的,尤其是这还只是第一笔的投入,后面还会有更多的资金跟进。这让不少人都猜想这个润雨基金是不是开银行的。

    “具体的我也不是很清楚,我高中不是在燕京那边念得吗?所以认识几个大院里的孩子,这个基金也是之前同学介绍才认识的。

    原本这个试点他们是想要在燕京做的,后来不知道怎么对浙大干了兴趣。正好我在这边上学就做了一个中间人。”杨东旭笑了笑。

    虽然不想隐瞒什么,但这次润雨基金闹出的动静太大。杨东旭不想自己被人当财神爷,然后各种化缘的都找上门。

    对于做慈善他是绝对支持的,上门化缘的的确也会有很多需要帮助的。但做事必须要有规划,毕竟慈善这件事情说不好听的就是一个无底洞。

    连国家都填不满何况他只是一个人,所以好钢要用在刃上。与其那些需要帮助的人上门自己不忍心拒绝,还不如提早把这个麻烦避免点。让润雨在原本的轨道上慢慢推行。

    “这个后面肯定有一个大企业支持,甚至可能是海外华侨再支持。”金丽猜测道。

    这个猜测在现在是一个很靠谱的,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推进。的确有一些心怀慈善的海外华侨给国内捐款。这里面最有代表性的就是香港的六叔,80后和90后的学校,基本上都见过邵逸夫教学楼,或者邵逸夫实验室的。

    在祖国教育方面,一向被称作邵老扣的六叔,那可以说是‘挥金如土’而且眼睛都不眨一下。

    并且最近国家在美国发行的5亿美元的国债,有很大部分就是海外华侨吃进的。因此国家改革开放之后经济的崛起,固然有外国商人看到商机大笔投资有关,海外华侨也出了不少力。

    “这个世界最不缺少的就是有志之士,尤其是我们国家。虽然经历了了百年耻辱史,虽然身在海外,但心怀家国的依然很多很多。”一向不怎么说话的张静开口说道。

    气氛瞬间有一些凝滞,所有人脸上都带着莫名尊敬的神色。

    “来,为我们国家的先烈,那些即便在异乡依然心怀家国,为国家做贡献的同胞们干一杯。”杨东旭举起了手里的酒杯。

    和大家一碰然后仰头灌下。

    说真的杨东旭最近有点飘,尤其是用迂回手段让三星长公主屈服之后。有一点不知道天多高的感觉。

    并且对于润雨基金做慈善,他虽然感觉是应该的。但不妨碍他有些得意,毕竟放眼整个国家比他富裕的人或许有,但能像他这么做慈善的绝对没有。这让他一时间不禁有些飘飘然。

    可张静的话让他瞬间有一种被人一锤子敲醒的感觉,自己这点成就固然不错。可和那些先烈,那些心怀家国的海外同胞相比,最多就是荧荧之光。

    他做慈善那是量力而行,而那些有志之士为了自己国家的能够摆脱被殖民被奴役。那是呕心沥血奉献了自己全部,包括自己的生命。和他们相比杨东旭有种自惭形秽的感觉。

    一杯酒灌下杨东旭拿起酒瓶又给自己倒了一杯,张静莫名的看了杨东旭一眼,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其他人看杨东旭这样也没说话都给自己倒酒,让后连干了三杯之后才长长舒了口气。

    “虽然不能与先烈相比,但生在这个时代,我辈男儿当奋勇向前,剑荡四方。我相信我们这个国家,这个民族终会再次屹立在世界之巅,此话与君共勉。”杨东旭举起来第四杯酒。

    “与君共勉。”马钱恒一脸涨红。

    贺军山激动的拍桌子,而其他女同事也极其豪迈,巾帼不让须眉。

    吃饭结束虽然都没喝醉,但基本上喝的都有点多。四个大男人负责把女生先送回了寝室。

    “你似乎有些不同了?”面色绯红的张静脚步有些蹒跚,身体一个趔趄被杨东旭辅助。她转头醉眼迷离的说道。

    这是一个安静的女子,也是一个拥有智慧的女子。别看杜薇薇在学生会那边很吃得开,似乎本事不小。马钱恒更是在学校领导面前混了一个熟脸,才半学期就能确定自己毕业评语中肯定会给自己以后的工作增加浓墨重彩的一笔。

    可所有人中,没有人比张静更有智慧,这个平常不怎么喜欢说话的女子,有的时候似乎比杨东旭这个开了外挂的家伙看的都清楚,看的更深远。

    “还是原来的皮囊,或许灵魂得到了顿悟,有了一些升华。”杨东旭和张静对视,眼中没有太多的酒意,反而极其的认真。

    有些醉的张静点了点头,晃了一下被杨东旭搀扶的手臂示意他放开,继续摇摇晃晃的向前走:“莫道谗言如浪深,莫言迁客似尘沙。千淘万漉虽辛苦,吹尽狂沙始到金。”

    借着酒意肆意的激情,依然安静的面容,犹如星光一样回头瞩目的明亮眸子。

    “生在这个时代,我可比刘禹锡幸运多了,没他那么倒霉。”

    不知道为何杨东旭这一刻有一种被张静一眼看透的感觉,他掩饰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然后……然后急忙上前两步搀扶张静。

    这个刚才瞬间犹如皓月一般的女子,脚步一晃差点摔倒。

    “我会明天把所有工作准备好,并且把先前的管理构架拿出来。”虞依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走了过来。

    这个给人感觉比男人还干练,却有着犹如古代虞美人一样的女子,脸上没有多少的酒意。虽然刚才也激动,也喝了不少。但她是桌上最冷静的那个,激动可以,但绝不会月线,更不会让酒精来支配自己,理智当属杨东旭这些年中见到所有人里面最强的一个。

    “其实你……”杨东旭想说这件事情并没有这么着急,毕竟学校那边还没批准的。但看到虞依对视这句话还是没有完全说出来。

    面对这个能一天做好的事情,恨不得半天完成。任何一件当做的事情拖到明天都是一种失败的女子。他有一种自己太懒的感觉,让对方和自己一起懒一点的话自然不好意思说出口。

    ……

    学校对于支教事情审批下来之后,作为中间人做好牵线搭桥工作。并且自己跟着跑了几次支教之后,杨东旭有做起了甩手掌柜。

    他虽然有心做更多的事情,可负责具体事务的工作真的不适合他。一做具体事情他就感觉浑身都套上枷锁一样,指引大致方向做指挥才是他擅长并且喜欢的。

    所以有了虞依来负责支教具体事情,张静这个一向安静有点不染尘埃的女子出来帮忙,杨东旭再次解放了自己。

    距离西湖一家不起眼的茶馆中,杨东旭拿着茶具很有耐心的在泡茶。在他对面坐着一个有点秃顶的中年人。

    孙正义几年前还是一个名声不显的存在,这几年却声名鹊起,但这个名声也仅仅只在小范围内流传。

    杨东旭认识他,并且他此时坐在杨东旭对面。自然是因为后市在国际上极具影响力的风投公司——软银。还在为找不到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或搜索热/度/网/文,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