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一百六十三章痋虫
    何常在跟老爸老妈说了一声之后,和杜心武等人一起来到了墙皮有些脱落,结着许多蛛网,清朝风格,苏将军的宅院外。

    一行风水师看着眼前院落,均是忍不住身子微微发抖,纷纷开口。

    “这个阴宅不简单呀,据说之前许多进去的人,遇到了一些邪事,都莫名其妙的疯掉了!”

    “有的人说看见了格格,还有太监呀!”

    “宅子之中那一棵大槐树枝叶茂盛,说明这地方阴气很足,不简单呀!”

    何常在见一行风水师,一副畏畏缩缩模样,退到了自己身后,淡然一笑,挥手一道真气席卷而出。

    大门之上,那锈迹斑驳的铜锁应声断开,掉落到了地上。

    杜心武等人见到何常在挥袖之间,就能干断铜锁的本事,均是面色骇然,惊诧不已。

    何常在瞅了身后人一眼,堂而皇之的走进了苏宅之中。

    一行风水师面面相觑,见有人打头,一个个跟着走了进去。

    何常在一进苏宅,就感觉阴风阵阵,很是不舒服。

    院子为清朝四合院样式,三进三出,有些老旧,破败。

    不过风格却是雍容大度,严谨典丽,机理清晰,富含人情趣味。

    院子里栽种着一些黑色曼陀罗,虽然无人料理,但盛开的很好,空气中弥散着一股若有若无,清淡幽雅的花香,十分醉人。

    隐隐的,院落中传出一些女人如泣如诉,令人感觉毛骨悚然的惨叫之声。

    何常在等一行人听到之后,均是感觉身子微颤,一阵胆寒。

    恍惚间,这些人闻着黑色曼陀罗的花香,产生了一些幻觉,迷迷瞪瞪,陷入了精神陶醉之中,做出令人感到荒诞不经的举动。

    吴峦一脸癫狂笑道:“哈哈哈,你们都是垃圾,我才是羊城第一风水师!”

    李宝章摆出一个跟何常在动手的架势,“来吧,兄弟,我们再来比一场,我就不信我还会输给你!”

    麦玲伸手去解粉红衣衫的扣子,眼神迷离,“我都三十多了,还没有成家,沈达今天你就要了我吧!”

    ……

    黑色曼陀罗能让人产生幻觉!

    何常在进入得窍境界,能沟通天地灵气,自然没事,他看身后这一行人一副陷入幻觉的模样,会心一笑。

    挥手几下,真气激射而出,院子中栽种的那些黑色曼陀罗,一个个爆碎了开来,枝叶落了一地。

    杜心武一行人摇晃了几下脑袋,从幻觉中清醒了过来。

    麦玲一脸窘态,伸手捂住了胸口,背过身去,系上了扣子。

    何常在咂摸了一下嘴唇,点燃一根烟,踱步走到院子中的祖祠门口,吱呀一声推开了半掩着的门。

    里面光线昏暗,散发着一股昏沉腐朽的味道。

    跟在何常在后面的一行风水师,均是忍不住掩面咳嗽,开始各施本事,寻找起通往阴宅的路来。

    何常在踱步走到墙边,伸手摩挲着一幅幅苏将军游花船,留恋于弹琴跳舞,声色歌妓之间的画面,怔怔出神。

    一行风水师中,一个名叫杨越的风水师,手持一个携刻着天干地支,八卦,内藏二十四地盘,七十二龙盘,分配八种奇像的罗盘。

    踱步走到屋子正中央的供桌前,拉开供桌,抬起一只脚,轻轻往下一踏,出现一条暗道来。

    杜心武面露喜色,走到杨越身边,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赞扬道:

    “杨大师不愧为杨公的后人,这一身寻龙点穴的功夫,了不得呀!”

    杨越谦逊道:“哪里哪里,雕虫小技而已,跟杜大师比,我还差得远呢!”

    一行人站在暗道边上,逡巡不决,就是不敢下。

    感情这些人是抱着死道友不死贫道的心里,想让自己探路呀!

    何常在见没一个人敢下阴宅当中,他站在一旁沉默不语,静观事态发展。

    杜心武见何常在没有下去的意思,从兜里掏出一个强光手电,率先走了下去。

    后面一行人紧跟其上!

    其实他这么做,是很危险的,一般土夫子下墓,都是会先放一个火折子,或者一只鸟下去,测试一下氧气含量。

    冒然下墓,若含氧量不够,人很容易窒息,死在下面的。

    不过好在一行人下墓,没出现这种情况。

    他们没走多远,便看到了七口金丝楠木棺材。

    麦玲一脸惊诧表情,开口道:

    “清朝明确规定,只有皇族才能用金丝楠木,当时和珅就是因为屋内隔断全部用金丝楠木建造,成为了招至杀身之祸的罪名之一!”

    叶谟感叹道:“那这个苏将军的野心还真是不小呀!”

    杜心武眉头微皱,思索道:

    “我想这七副棺材有必要打开一下,这样能得到关于墓中龙气的一些线索!”

    麦玲开口:“万一要是有粽子,可是很不好玩呀,要不我们还是先往前走一走再说,毕竟这个阴宅还深着呢!”

    杨越面露忌惮之色,附和道:“开棺不是问题,就怕棺材里有机关陷阱呀!”

    杜心武看向何常在,问道:“这位兄弟,你的意思是……对了,我还不知道兄台大名呢!”

    “我叫何常在……这七个棺材应该是疑棺,我们还是不要动为好!”

    何常在说了一句,径直朝墓穴深出走去。

    “诶呀,你们快看,这棺材里有一具不腐女尸诶!”

    李宝章按耐不住好奇之心,从随身布兜之中,掏出一把小型铜钱剑。

    吱呀一声,把七口棺材中的一副给撬开了,他看着棺材內栩栩如生,脸上还带着一丝红晕的女尸,一脸激动兴奋表情,大声喊道。

    听闻此话,何常在一行人,均是下意识的停住了脚步,往后望去。

    就在这时,一只外壳很是坚硬,如同树皮石壳一般,长着一对翅膀,黄豆大小的虫子,用嘴上两颗利牙,切破女子的肚皮,从中钻了出来。

    闪电一般的没入了李宝章的额头,他双眼圆睁,倒在了地上。

    杜心武看到这一幕之后,面露惊恐之色,大声喊道:

    “是痋虫,大家快跑,离开这里!”

    可为时已晚,许许多多的痋虫从棺材中的女尸肚子里钻了出来,一窝蜂的朝一行人飞去。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