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82章 半米长的导线
    二月,金陵飘起了雪,马上便是新年了。

    这些天来,陆舟几乎是住进了实验室里。

    虽然是买了房子,却没回去住过几次,实在是有些可惜。

    不过好在新年的前几天,手边的研究工作终于是完成了,而这也令他长出了一口气。

    其实这些工作并不一定非要赶在新年前完成。

    不过能在这时候完成这项成果,多少还是能为他的德国之行增添一些筹码。

    无论如何,为了展开后续的研究,一台仿星器都是必须的。

    措辞礼貌地编辑了一封邮件,寄给了远在德国的克雷伯教授,陆舟换上了自己的外套,离开了研究所。

    从研究所出来之后,他呼吸了一口外面的新鲜空气,在回家之前,顺路去star仿星器研究所的工地那边转了一圈。

    寒冷丝毫没有冻结工人们的热情,和项目刚开张的时候一样,此刻工地上正一片热火朝天的景象。

    几乎是每次路过这里,陆舟都能感受到它与上一次的不同。

    在十倍人力物力的支援下,工程进度以天为单位,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推进着。

    恰好正在现场巡视,注意到了从车上下来的陆舟,戴团长大步流星地走了过来,笑着和他打了个招呼。

    “什么风把你吹来了?”

    陆舟:“正准备回家,刚好路过这边,就顺路来这里转了圈。马上要过年了,辛苦你们了。”

    戴团长不在意地说道:“没事,这点辛苦算个啥?”

    工程不验收,不开誓师大会。

    今年的年饭,他们从一开始,就没打算过在工地外面吃。

    与陆舟寒暄了几句,看向了不远处那栋在建的研究所,戴团长眯着眼睛,有些神往的说了句:“你说咱国家要是用上了可控核聚变的电,每年能省多少钱在能源上?”

    “我拿的不是诺贝尔经济学奖,恐怕没法给你一个准确的数字。”

    开了个玩笑,陆舟停顿了片刻,继续说道,“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等真的到了那天,我们国家的电气行业将迎来飞跃式的发展。”

    虽然陆舟对经济学没有研究,但直觉告诉他,这其中的价值不是用货币能够衡量的。

    戴团长:“飞跃?像改开那会儿?”

    陆舟用开玩笑的语气说道:“不好说,也没准是工业革命。”

    工业革命啊……

    这听起来,还真是一个遥远的词汇。

    就算是人类文明的历史上,也只发生过三次而已。

    看向了不远处的大楼,戴团长的目光中,不由得多了几分期盼……

    ……

    金陵的雪来得快,走得也快,不多时便停了。

    而对于欧洲北部绝大多数城市来说,此时还是一片银装素裹的景象。

    位于波罗的海湾一角,宁静的格赖夫斯瓦尔德小城郊区,坐在螺旋石7-x实验室里的克雷伯正检查着工作邮件。

    就在他刚将所有的未读邮件处理完的时候,忽然又是一封未读邮件,飞进了他的邮箱。

    顺手点开了邮件,在看到寄信人的时候,克雷伯微微愣了下。

    陆舟?

    看到了这个名字之后,克雷伯神色微微整了整,顺着邮件正文的部分继续往下看去。

    【亲爱的克雷伯教授您好。】

    【在过几天,便是华国的新年,在这个吉祥的时刻里,我衷心祝福你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另外,我这里有一个好消息,相信你一定会感兴趣……】

    读到这里,克雷伯教授的眉毛挑了挑,脸上立刻浮现了饶有兴趣的神色。

    若是别人说这话,他或许不信。

    但这话是陆舟说的,即便他不知道他打算说什么,也不由带上了几分期待。

    【……为了改善约束磁场强度不足的问题,我们尝试了许多方案。而最终,我们在一种碳基超导材料上取得了成功。】

    【你知道的,在制约着电磁场强度增加的诸多工程问题中,其中最关键的一个便是难以在保证氧化铜导体处于超导转变温度的前提下,继续扩大线圈规模。毕竟无论是氧化铜材料还是位它输送液氦的通道,在整个超导磁体的工程中占用的体积都不小。】

    【为了解决这一问题,我们做出了很多尝试,其中考虑最多的,便是尽可能的提高超导材料的转变温度,让它尽可能的接近室温,以此削减冷却装置在整个工程中占用体积。】

    【事实上,因为这条实验思路,我们也确实取得了不小的成果。不过就在这时,我们却意外的发现,想要解决这一问题,其实并不一定非得从转变温度上入手。】

    【以氧化铜材料为例,想要将氧化铜导体维持在超导转变温度的条件下,其中最需要克服的一个困难便是氧化铜那可怜的导热系数。实在是不够友好。】

    【而同样作为超导材料,石墨烯在横向均热和纵向散热方面均具有及其优越的性能,理论情况下导热系数甚至能达到5300w/m·k。】

    【你是工程师,应该很清楚这意味着什么。】

    本来是很严肃的在读这封信,可当看到这里,克雷伯却是笑着摇了摇头。

    他当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哪怕sg-1材料的导热系数没有5300w/m·k那么夸张,上千多的导热系数也足以完爆导热性差的氧化铜了。

    要知道,就算是纯铜,导热系数也不过只有401w/m·k。

    这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在工程意义上,如果说让氧化铜保持在超导转变温度的难度是10,那么让石墨烯导体保持在超导转变温度的工程难度便只有1,甚至可能还不到。

    事实上,在一些电缆材料或者电子器件中,石墨烯本身便作为一种比石墨还要高档的散热剂而被使用着。

    然而问题是,sg-1材料的超导性能是体现在二维材料的重叠角度上,你打算怎么把sg-1材料加工成导线?

    这可不是烙千层饼那么简单的东西。

    至少克雷伯自己是想不出来,该怎么把那种出现在实验室里的玩意儿加工成导线。

    更不要说,那昂贵的价格了……

    然而就在这时,正在读着邮件的他,却是忽然愣住了。

    只见,在那邮件的末尾处,陆舟写道——

    【……事实上,我们已经成功的找到了一个合适的方法。即便它看起来或许不是那么的可靠,但我们已经成功得到了一段半米长的导线。】

    猛的坐了起来,克雷伯差点没从椅子上掉下来。

    注意到了这边的情况,他的助理连忙问道:“怎么了,教授?”

    “没什么,”扶着椅子的扶手站稳了,克雷伯有些狼狈地整理了下衣领,接着看向了自己的助理,“帮我订张机票,我要去一趟华国金陵。”

    助理微微愣了下,转了下手中的笔。

    “……几号?”

    没有任何犹豫,克雷伯一脸认真地说道。

    “现在,或者尽快!”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