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664
    偶尔听那些院子里的仆人议论过,说什么元兽又开始伤人了,云云,才知道,这个世界居然有元兽,前世只在一些幻想家的书中出现的东西。

    “不知道有没有自己前世见过的动物种类呢?有机会一定要去看看。”

    刘启暗暗的做出了这个决定。

    也正因为靠近元兽森林,所以清水镇的人流量才相对比较大。有些人去山上采药,有些人则取猎取元兽,据说要是能弄到元核的话,就能赚上一笔钱。

    还有一点可喜的是,在这段时间里,刘启总算找到并理解了紫云诀总纲。

    原来,它放在紫云诀末尾,查探并理解之后,它带给了刘启很大的震撼。

    能理解的只有九层,可这九层中,就记载着有毁天灭地的力量。

    而且九层之上还有什么东西,这个方面没细说,但明确指示了还有很大的晋升空间。

    想想就可怕,九层以内就可以毁天灭地,那以上呢,岂不是毁灭星球。更甚者,毁灭宇宙都是有可能的。

    现在,自己的修炼还处于起步阶段,连一层都没入,但带来的好处已经不可轻视。至少,身体很舒服,感觉充满了力量。

    紫云诀的运转,将那些周边空气的莫名气息吸入体内,带来的温暖,就让人如泡温泉一般舒爽。

    “估计那个莫名的东西对身体很有好处,不然也不会这般舒爽了。”

    感觉到舒适的刘启,不由自主的想到。

    最终,刘启也在舒服的感觉中,再次进入了婴儿的睡眠中。

    转眼一月过去,刘启和小辰也迎来了满月,刘昂达也兴奋的开始张罗满月酒了。当然,最主要的是宴请亲朋好友,以示庆贺。

    刘启此时躺在襁褓中,还在好奇地打量着这个陌生的世界,看着那皮肤外观都和前世自己差不多的人们,有些亲切,也有些怀念。

    毕竟,或许在这个陌生的世界里,只有自己一个人来自遥远的地球,真正体会到了“独在异乡为异客”的情怀和心境。

    也不知道那个星球现在怎样了,也许都毁灭了吧?

    自己既然来到了这里,就该好好地珍惜,好好地看一看这个类似的社会。身为炎黄子孙,自然懂得很多东西,只是,还能在这个社会用么?走一步,算一步吧。。。

    真好奇这个社会的文明啊,一定要好好地研究下。晚上那个吊在房顶的圆珠是什么东西?居然能发光,呵呵,不过,没看见什么线啊,貌似这个地方没有电那种东西吧?

    还有啊,周围人的服装有些怪啊,怎么像中国古代的棉织品呢,而且是手工的那种,真是个奇怪的地方。不过,这里的空气好好哦,清新自然舒适,应该是个好地方。。。

    就在刘启处于遐想思考的时候,外面传来了脚步声。

    刘昂达跟在老爷子刘慎言的背后,走了进来,分别从床上抱起刘启小辰,转身出了小院落,走向山庄的后面。入眼处是一座小山,铺满了绿色的植被。

    刘启偷眼望去,这个山虽然小,却还在刘家山庄的环抱之下。

    “看来,刘家山庄这个名字不是凭空来的。而是真的拥有一座山。”

    刘启在心里暗暗的想到。

    半山腰、高大灌木笼罩的地方,有一个石头小屋子,虽有些偏离其它建筑,但这里很是幽静,隐隐的,这里散发着诡异的气息。

    因为来这里的路上,刘启还能听见虫子的鸣叫,但到了这里,万籁俱寂,不但没有任何声响,就是小动物,都不见一只。

    虽然有些好奇这个明面上的爷爷和父亲带自己和小辰来这里干什么,但还是不能有异动。年龄实在太小,一个月而已,要是出口说话,那还不把他们给吓着。

    不过,从他们有些敬重的表情来看,这个地方不一般。结合之前的发现,刘启觉得这里应该是个禁地,是家族重要的地方之一,当然,它肯定是限制人进入的地方。

    到了近前,刘慎言,这个名义上的爷爷,推开了门。

    从爷爷的怀抱中扭过小头向里看去,刘启发现里面有一个大理石台子,上面供奉着很多的牌位,正中间的位置,则是一个威严的男子雕像。

    根据自己一月来偷学的字体来看,这些牌位上的前两个字,都是“刘”二字。

    “原来这里是个宗祠,是故去祖先们牌位汇聚的地方。”刘启得出了结论。

    刘慎言老爷子有些激动,将刘启交给昂达后,颤抖着双手点燃了几根长香,而后行了叩拜跪礼,唠唠叨叨说了一番,大意是告知祖先又添新人,感谢祖先的庇佑。

    而后老爷子站起,从大理石长台旁边的石柜里,拿出了一个白色的珠子,再次叩拜祖先牌位,肃然道:“列祖列宗在上,第一万八千代不肖子孙刘慎言,在此叩拜。希望列祖庇佑我族再出血脉英才,以光大我族。今取祖传灵珠测试体质,望祖先赐福庇佑。。。”

    说完,老爷子倒退到依旧跪着的刘昂达旁边,轻抬右手,一道白色光线射到那白色的珠子上,紧跟着它便发出了金黄色光芒,照射在刘启娇小的身躯上。

    等了半天,并没有什么异象发生。

    老爷子叹了口气,摇了摇头,有些落寞,低声道,“哎,难啊。传承自今,血脉已经很稀薄了,很少能出现血脉纯正的体质啊,即使有,也并不是每个人都能修炼到极高层次啊。”

    同样的方式照射在小辰身上,异变骤生。

    只见小辰身上发出灿灿白光,将那金黄色光芒抵挡在外,片刻后,呈现出颓势,好像挡不住金黄色光芒似的,急速退了下去。

    老爷子在小辰身上白光咋起的时刻,露出大喜之色,“哈哈,真的出现了适合家族功法的‘血脉武师体质’,苍天庇佑、后继有人啊。”

    随即嘱咐道,“昂达我儿,一定要好好培养小辰,争取让他早日达到武师的高级境界,以振兴我族,恢复我族无上荣光。”

    昂达同样欢喜万分,道,“父亲大人放心,我一定请专人培养小辰,让他成为一方强者。只是,那刘启呢?他也是我的儿子啊。”

    老爷子叹了一口气,道,“昂达,你应该知道,这个世界实力为尊的,没有实力只能被人奴役和压迫。刘启体质不行,修炼不了家传功法,成不了多大的成就,还是放到旁院吧。”

    刘昂达严重闪过一丝不忍,毕竟刘启才一个多月,要是交到旁院那帮大妈手中,受苦倒在其次,单是喜儿那里就肯定会牵肠挂肚。

    不由问道,“父亲,刘启还小,能不能让他跟小辰一样,跟着喜儿一段时间,等长大后再离开不迟啊,耽误不了什么事情。”

    老爷子犹豫片刻,点了点头,道,“那好吧,不过,三岁之后,必须送到旁院。”

    “哦。”昂达看着刘启,严重充满了疼爱,毕竟,按照惯例,自己不可能再有孩子了,虽然自己已经有了一子一女,但多了两个孩子不也是好事嘛。

    刘启躺在爸爸的左环抱中,灵动的眼睛看着那老爷子口中的“灵珠”,有些好奇,那个珠子居然能发金黄色光芒,而且老爷子居然也可以发出白光,这是个什么世界?太疯狂了!

    要是自己能发出,岂不是可以表演魔术了?单靠此手段,就比魔术专家要强多了。可惜,那老头说自己不能修炼,那就不可能发光啦。哎,郁闷那。

    不过,自己应该可以修炼的吧,刚才那白光照过来的时候,感觉很舒服的,只是,自己体内突然有一股气息一闪而逝,将那些金黄色光芒全都吸收了,而后那股气息露出了一丝欢喜,更加的活跃,似乎也变的粗壮了些。

    听到那个老头后面的话,刘启不由内心狂吼:“什么。把我扔到旁院?怎么可以那么残忍,我还是婴儿啊。而且旁院,那是个什么地方。”

    顿时对老爷子有了怒气,“怎么着,还歧视我?不就是不能修炼么?我还有人权呢,我想怎么着就怎么着,哼,走着瞧,早晚要你好看。”

    “父亲倒还不错,还算疼自己,还是争取了三年。。。”

    老爷子从刘昂达中接过小辰,向外走去。

    刘昂达缓缓站起,望着刘启,轻语道,“刘启啊,你虽然修炼不了家传绝学,但在旁院还有很多其他普通功法可以修炼,在这个武道为尊的世界里,你要有一定的实力,才能不被欺侮,活得更好。。。。”

    “你大哥轻扬也不能修炼家传绝学,但现在已经很厉害了哦。。。你也要加油,早日拥有实力啊。。。”

    刘昂达抱着刘启,离开了祖屋,回到了喜儿的房间,将刘启放到了刚刚睡过的地方,只是,旁边属于小辰的位置上,却是空置着,想毕他应该在前面宾客前庆贺满月吧?

    看着离开的父亲,刘启心中有些感动,虽然意识中没有把他当做自己的父亲,但他那对孩子的爱意还是印在了刘启的心中。

    “这应该算是一个合格的父亲吧?不过,好像今天也是自己的满月吧,为什么没让自己过去呢?”前院传来的热闹声,深深地刺激着刘启的心灵。。。

    内心有声音闪烁,“痛恨么?不,能够活着已经是上苍对自己最大的眷恋了,不能再有更高的奢望。要感恩,要珍惜。小辰是自己的弟弟,不能嫉妒,只能爱护。”

    随着自我安慰的进行,刘启的心情放缓,内心平静下来,回味着之前的奇异所见,陷入了思索之中,内心之中对于这个世界,产生了好奇之意。

    突然,门悄悄开了一条缝,一个少年的小头伸了进来,瞧见无人后,将门打开,走进来一个六岁大的男孩和一个四岁左右的女孩,手拉着手,一前一后走到刘启的床前。

    看着刘启,那小女孩摸了摸他的脸蛋,还有那小巧的鼻子,有些伤感的说道,“哥哥,这就是我们的另外一个弟弟么?好可怜哦,没人陪。”

    那个小男孩看了看刘启,道,“是啊,这就是我们的另外一个弟弟,不过,跟你我一样,不能修炼家传绝学,小舞,你以后有时间要多陪陪我们这个小弟,他估计会和我们一样受别人欺负的,想想现在的我们。。一定要好好修炼,保护我们的小弟。”

    小女孩脸上有一丝坚毅,道,“好的,哥哥,不过,他那么小,应该没什么事吧?听人说,好像要等几年才送到旁院的。”

    刘启听着他们的话语,得出了结论:他俩就是自己那未曾见面的哥哥与姐姐。

    随后便有些好奇的打探着他们。

    刘轻扬发现刘启怪怪的眼神,浑身一颤,忽然感到有点害怕,颤抖着说道,“我是轻扬,你的哥哥,刘启,你能听见我们的说话么?”

    轻舞诧异地看着轻扬,然后转过头看刘启,只见刘启的眼睛眨了眨,嘴角居然还翘了翘,好像笑咪咪的样子。

    这兄妹二人顿时吃惊万分,有些不知所措,互视一眼,快速将门带上,仓惶而去。。。

    过了一会,昂达和喜儿推门而入,哄了刘启一会,便被人叫去了。

    随后,这个房间又陷入了安静、没人理会的幽静当中。。。。

    三年的时间匆匆而过。。。

    只是由于在抓周的时候,刘启抓到了一本兽皮卷,上面写着“药经”二字,便被称之为“不务正业”,被提前送入了旁院,从此十岁之前没有传召,不得进入主院。

    而刘启,对此没什么感觉,说到底,对于这个家,对于这个地方,还没太多的归宿感,当然,那有限的几个亲人除外。

    来到旁院后,刘启愈加的沉默,同时,也对这个社会有了更多的好奇,有了研究这个社会的构成及其体系的冲动。

    原因很简单,无论是听那些哄他的仆人,还是自己偶然所见,都显示了这个地方的奇异,元兽、元核、功法、武技。。。。

    不过,目前年龄还是太小,只能将这些冲动和想法深埋心底,等以后长大了,就主动离开这里,探索这个不一般的大陆。

    在这个不算小、中央是一个大花丛的旁院里,有教书先生一名,武学教头一名,当然也有照顾幼小孩子的保姆,以及其他十几个同样“血脉不存”的主系成员的孩子。

    不过,刘启跟他们虽然天天见面,但都不太熟。毕竟,刘启的思想可是大人成熟的思想,跟这些小孩子在一起,还真的没什么共同语言,自然没什么话说。

    就是那教书先生和武学教头的课程,刘启也很少去,大多时间,都是躺在中央花园的草地上,晒着太阳,看着蝴蝶和蜜蜂在花丛中飞舞。

    在这旁院两年多的时间里,除了刘昂达老爹偶尔来来看看自己和轻扬轻舞外,几乎没什么外人来看刘启,包括那个生下自己的老妈喜儿。但在这之前,她挺喜爱自己和小辰的。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