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584
    那年青女子这才回过神来,“族长,我、我想。Ωヤ看圕閣免費槤載ノ亅丶哾閲讀網メwww..kàn..ge.la”

    女子的话都还没有说完就被那老妇人直接就瞪了回去,“唉”老妇人深深叹了口气。

    “我知道你要干什么,可是孩子。不能啊!”她顿了一下然后语重心长的说了一声。

    “我们与人类的之间的仇敌是不死不休的,我们今天出来是参加万妖大会。可是你却硬是将我拉到了这里,我知道你还在想着他。可是你也看到了,他现在身边已经有一个如花似玉的人儿了。”

    那妇人的眼中泛出了禽类的精光,“数千年前,你就被一个人生生的从我们族在抢了出去。”

    “走吧”那老妇人见女子眼中仍然有些留恋更不再言语直接道了一声然后卷着她消失在天空之上。

    刘启若有所感的望了一眼刚刚那女子所在的方向,“我刚刚怎么闻到了风絮的气味?”刘启轻轻揉了揉鼻子,待细细去感受的时候却发现什么也没有了。

    “可能是错觉吧,她现在不应该在那里吗?”刘启一想到那个地方,此时对自己的修为瞬间自卑到惭愧。

    魂玉的流走、苍龙刀的飞走!刘启此时最大的仰仗都没有,“得要造一件真正属于自己的东西才行!”看着笑意盎然的姑苏碧刘启突然下定了某个决定。

    “刘大哥真的吗,你确定要在我们七星岭那里铸一把自己的剑?”姑苏碧已经问了刘启不下十次了。

    小姑娘实在是太高兴了,本来她正在犹豫着不知道怎么去留刘启。此时刘启如此说无异于给了她一大剂剂量的兴奋剂。

    “嗯,你不是有说过你们七星岭那里有可以制造武器的地方吗?我想去那里看看,给自己打造一把武器吧!”刘启对着那兴奋得不行的姑苏碧再次给了一个确定的答案。

    “铸造武器我听南宫师傅提起过,首先要学会融火。融火之后便要去寻找材料,可是按照刘大哥这种级别要打造武器想必要的材料肯定是惊人的。起码得收积个五个年头吧!然后便是研炼、确形!”小姑娘心中都已经乐开花了。

    “如果真到了那个时候自己与刘大哥的孩子都可以打酱油了吧!”姑苏碧红着小脸偷偷瞥了一眼刘启然后想道。

    刘启看着笑得很诡异的姑苏碧,此时心中突然生出了一种极不好的预感。

    “嘎”黑枭像发泄似的叫了一声,然后继续朝前震翅飞了过去。

    “呃,那个小碧妹妹。你们七星岭大不大,你能为我介绍一下吗?”刘启实在是有些吃不消姑苏碧那一直痴痴看着自己的样子便开口挑起了一个话题。

    姑苏碧此时正倒转过来坐着,双手托着腮看着刘启。这也难怪刘启会有些吃不消。

    一听刘启提起七星岭姑苏碧这才回过神来。

    刘启在心中抹了一把汗水,敢情小姑娘正对着自己发呆呢!

    “七星岭应该算是大吧!”姑苏碧有些不确定的道了一声。

    古木老人从七星城中购买了一块荒郊野岭,后来被古木老人命名为七星岭。

    现在七星岭主要分为北岭、中岭、南岭。

    北岭主剑,整个北岭之中主要是教那些来求学的人剑术。中岭是主修魔法,但是中岭是不对外招收学徒的。只有被中岭的魔法师看中的天赋之人才授以魔法!

    姑苏碧介绍到这里的时候停了下来,高傲的仰了仰下巴。

    “嗯,我的姑苏妹妹可厉害了!”刘启适机的赞扬了一下。

    姑苏碧得到自己想要的正准备往下说下去却又被刘启打断了。

    “求学,七星岭是一所学校吗?”刘启有些不解的对着姑苏碧问道。

    以姑苏碧对七星岭的了解,她低着额头想了半晌才向刘启回答:“怎么说呢,虽然七星岭会招收一些弟子,但是严格来讲并不是一所学校。”

    “这样啊!”刘启感叹了一声然后示意姑苏碧继续。

    姑苏碧清了清嗓子才继续说道:“现在七星岭的南岭就是刘大哥这次要去的地方了。那里是炼器宗专门有教人铸造器械的,不过却是最低下最卑微的。因为只有一些走投无路,或者被七星岭收留但是资质有限的人才会被送到那里去。”

    刘启听姑苏碧如此说,脑海中顿时呈现了一个场景:每个人都着身子,拿着一把大铁锤敲打毛坯。

    “现在七星岭有着北剑、中魔、南器之称,因为七星岭之中的南岭经常流出一些器械,所以现在山岭下面有一所镇。那个镇被叫作七星镇,专门对外销售器械。”

    说过这里姑苏碧嘴角微微轻扬了起来,“因为七星岭的器械极其的出名,交易极多导致现在的七星镇远远超过了那座七星城的规模了!”

    “造器械?”刘启脑海中闪过了一丝疑问,现在楚国虽然没有正式下布过器械归官方营造的专权,可是民间却是寥寥无几能够制造器械。

    刘启默不作声,姑苏碧还以为刘启正在向往着七星岭呢!

    “如果顺利的话,我们今晚应该就可以到达七星镇了。可是天晚了,我们也上不了山岭,也只有明天才能够进去。”

    “哦”刘启倒是不急着去那七星岭,“姑苏妹妹我可以跟你商量个事情吗?”刘启突然有些底气不足的说道。

    “什么事啊?”看着刘启的样子,姑苏碧一时又有些不敢立即答应的太满,她害怕自己有些做不来。

    “那个关于我教你水系魔法的事情,你可以不说出去吗,即使你的师傅问你,你也不要告诉是我教给你的好吗?”刘启有些严肃的对着姑苏碧说道。

    “啊,可是为什么啊?”姑苏碧没想要刘启要求她的是这个事情,“可是我就是不想说,以我师傅的水平她估计一见到我就知道了。”

    “你就告诉她,这是你自己突然想到的好了!”刘启想了想直接说道。

    “嗯,好!”姑苏碧突然满口答应了这让刘启愣了一下。

    “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个,哦不二个条件!”姑苏碧突然对着刘启坏坏笑了一下。

    “好!”刘启可不想自己在炼制自己武器的时候成天被一个老头子跟在后面,“大师求求你告诉我这魔法的神奇之处,你的那个雷系魔法。你别不承认我的好徒弟都已经告诉我了!”

    想到这里刘启恶汗了一下,可是姑苏碧却已经将嘴给凑了过来直接吻住了刘启的双唇。

    刘启挣扎了一下可是却被姑苏碧贴过来的身子直接挡在了黑枭的背上。

    一吻过罢,姑苏碧像只偷了腥的猫一样轻轻舔了舔嘴唇。“我好喜欢和刘大哥吻,以后刘大哥每天都要吻我一遍!”

    刘启的身子差点不稳直接从黑枭的背上掉了下去,“到了七星岭,我就要去那个南岭去铸器了。”

    虽然刘启也很喜欢姑苏碧那柔软的双唇,以及唇舌战的快感,但是还是弱弱的道了一声。

    “这个不用担心,中岭离南岭很近的。我只要骑上黑枭不用多久就到了!”姑苏碧早已经把一切都想好了,甚至连黑枭这个交通工具都算进去了。

    刘启以无心算有心直接就全面崩盘,“那个好吧!”

    “哦,差点忘记提醒刘大哥了。七星岭中的北岭的人特别的讨厌,以后刘大哥能离多远就离北岭多远!”姑苏碧好像回想到了什么可气愤的事情紧紧握了握小拳对着刘启道。

    原来北岭之上有些学剑术的人都是一些大家子弟,他们在整座山头都没有几个女人的山野之中。旦凡看到女人自己想去搭讪一番,可是那热情实在是不让人恭为。

    作为中岭的岭花姑苏碧自然没少受到他们的围攻堵截,虽然他们并没有动手动脚,结果反而是被发飚的姑苏碧电得躺在地上抽搐不已。

    那轻浮却是深深留在了姑苏碧的心上!

    刘启皱了皱眉头,“好像莫琊和玉雅都是学剑的,她们都是在北岭的吧?”不知情的刘启还以为北岭那授艺的导师极其的恶心、恐怖!

    “看来这次要把莫琊和玉雅接出这个七星岭去了,不就是剑术嘛!”刘启在心中微微有些自傲且风骚的道了一声。

    “嗡”一剑在竹林之中荡了开来,莫琊如同一片落叶慢慢自空中缓缓降了下来。手中那把洁白莫琊剑在她的手中挽出了无尽的剑花,刹时一朵朵如同梅花向四周旋转飞了出去。

    “不要推我,再推你小爷就掉下去了!”竹林的对面是一座茶林,两者之间隔了一道很深的沟壑。一丛茶树之间突然响起了这个声音。

    “可是你挡住了我们绝大部分视线,我们怎么看啊!”一个声音略有些不满的抱怨了一声。

    “莫琊扬雪!”此时对面的莫琊皱了皱眉头,手中的莫琊剑瞬间脱手而出。一声轻咤之下,无尽的梅花瞬间从竹林朝那丛茶林席卷了过来。

    “咝拉”一声脆响,躲在茶林之中最前面的那人衣服瞬间就被看似轻飘飘的梅花割烂了衣服。

    “不好,她发现我们了!”那些人所谓经验丰富至极,一听见这声音连忙拱着身子朝外面的茶林中奔了出去。

    “咻”梅花三转之后直接将那丛茶林切得一干二净,那些偷窥之人此时已经跑完了。

    “看来莫琊师姐这次动了怒火了!”一个衣服破破烂烂可是长得却是眉清目秀的家伙喃喃自语说道。

    “那该怎么办啊,马上就快要到一年一度的考核了。完了,莫琊师姐肯定不会对我们手下留情了!”一些人一听那男子如此说一声都着急的望着他。

    “唉,都是你们。我都说你们不要来,可是你们非要跟来。以前我一个人偷看师姐那么久都不见她生气过,可是你们一来师姐就生气了!”

    良久后他自恋似的摸了一把头发然后一甩头而去,“唉,看来师姐还是有中意我的啊。你们尽管放心,待我找时间向师姐求求情就好了!”

    “朴流的话能够信吗?”看着那一道风流身影,一个颇有些自卑的声音响了起来。

    “莫琊师姐真的喜欢他吗?”一行七人都被朴流的话给生生震住了,那个在自己心中的女神已经芳心暗许了!

    “我们!”一行人终于回过了神,“唉”大家不约而同的叹了口气,“回去参剑吧!”

    莫琊静静握着莫琊剑,当最后一缕夕阳没下之际她才回过了神。

    “荣枯大师铸得这剑,果真是神奇无比啊!可惜到现在我都还不能完全驾驭。”一想到这里莫琊没由来得拿着莫琊剑对着一棵节子乱砍了一通。

    “嘎”一声清鸣打破了黄昏小镇上空的清静,只见黑枭也隐隐有些兴奋的奋力拍打着翅膀。

    “刘大哥,这就是七星镇了!”姑苏碧柔柔对着刘启道了一声。

    “果真是繁华无比啊!”本来刘启还有些不相信,此时在空中放眼望去只见一座围着三个山岭而建错落有致的房屋。脚下隐隐传出来的哟喝的喝卖声,马车行走的声音。

    “这个我们今晚会有住的地方吗?”现在都快要入夜了可是那街道之上还是有着川流不息的商人以及行人刘启有些不确定的对着姑苏碧问了一声。

    “刘大哥放心吧,现在一般的客栈肯定已经人满为患了。可是作为七星岭的人,我们还是有地方可去的哦”姑苏碧并没有直接向刘启道出这其中的秘密反而有些神气的扬了扬下巴。

    看着那信心满满的姑苏碧刘启的担心也渐渐散去,黑枭根本就不用姑苏碧吩咐直接就朝一座全镇最高的酒楼飞了过来。

    那座酒楼耸立在姑苏碧告诉刘启的北岭和中岭之间,酒楼虽然大可是客人却是出奇的少以至于门面有些冷清的感觉。

    “七星客栈!”靠得再近些的时候刘启终于看清了那横盖在酒楼一体龙飞凤舞的四个大字!

    “这个字迹,有点眼熟啊!”刘启看着那横竖的巨大招牌上面的四个大字在心中突然喃喃自语了一声。

    “怎么样,很厉害吧?”黑枭直接就停在了七星客栈前面巨大的空地之上,姑苏碧从黑枭的身上跳了下来然后对着刘启说道。

    “嗯、嗯”刘启颇有同感的应了几声。

    “这是北剑的才女,莫琊师姐用剑写上去的哦!听说当时这家客栈直接花了近千金对七星岭的资助才请动了那位师姐呢!”姑苏碧虽然见了很多次,不过现在仍然仰着小脑袋看着这四个大字。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