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540
    “哼、哼我当然在,我一直都在到处找你!”可楚儿像被掀起的醋缸满是吃味对着刘启道。

    刘启突然感觉大事不妙,“到处找我,找我干什么啊?”

    “哼、哼你说呢!”可楚儿直接就将刘启往寝宫拖去,刘启自然知道可楚儿现在这表情是要去做什么。

    “小治呢?”刘启试图分散可楚儿注意力向她问道。

    可楚儿对着刘启迷死人的微微一笑,“好得很呢,我叫另外一个嬷嬷带着。”

    “床上现在还有小青在睡觉呢?”刘启小声向可楚儿提醒着希望用被自己吓晕过去的小青挡箭牌。刘启怕是作梦也想不到就是因为自己将小青吓晕过去才会遭受这等大祸的。

    “也是!”可楚儿闻言停了下来,刘启大舒了一口气可是还没等他开口就又被可楚儿往另外一个方向拖去。

    刘启看了一眼瞬间无语,可楚儿这正是要把自己往那冷宫拉去。

    “来了、来了!”就在城门之下都快要沸腾蒸发掉的时候一个斥候连忙跪在地上向刘启禀报道。

    “这是怎么了,要让我们大王亲自身迎?”一个路人甲,脸色苍白弱不禁风的样子小声向旁边的一个壮汉问道。

    那壮汉本来还想鄙视一下这个什么都不知道的蠢货,可是当看到是一位书生连忙换上了尊敬的目光。“这是击败泽拉图的士兵凯旋回朝,大王也御驾亲征过可是听说大王为了给他们庆功连夜返回。”

    “哦,原来如此大王还真是圣明至极。”那书生一听也兴趣在在想往前靠好一堵刘启的风采,可惜他太过瘦小而且个子又不高始终不能如愿。

    “看来现在应该要去混军营了,现在大王对从武之人礼遇也这么高可是可遇而不可求的!”那壮汉见自己一答完那书生的话那书生竟然就直接将自己晾在一边,心头当下有些怒意突然心思活灵了一下想道。

    一匹白色的俊马慢慢走出了城门之下百姓的视眼之中,王忠依然顶着另外一张男人的脸。

    刘启看得心中微微一痛,“什么时候,能让你倾尽容颜自在卧我怀。”刘启突然回想起了那年王忠受伤自己为她疗伤的场面。

    王忠后面跟的就是王傲,此时王傲骑着一匹黑马不断向人群中挥手显得十分之风骚。

    再后面便是最拉风骑着鹫鹰的弓弩队,刘启特地让人连夜送过来的鹫鹰此时众人一看都纷纷哗然一时将凯旋迎接气氛推向了一个小高潮。

    只是蛮牛不知为啥此时正郁闷的低着头扛着他的丈八蛇矛走在步卒的最前。

    “啪!”刘启对着后面的礼仪打了个敲指,人人应会在城门楼上纷纷抛下了彩花。

    “吾王万岁、万岁、万万岁!”回来的人根本就没想过刘启是为他们准备这个凯旋欢迎,可是让他们没想到的是刘启竟然还搞得这么隆重。城门楼上甚至都摆了好多的画桌,看来这是刘启特意让他们过来将这个场面画出来的。

    “好,众将领随我至王宫士兵回军营,营地里已经准备好了酒菜!”加上刘启派出去接应的骑兵队,现在已经差不多近千人也让凯旋气氛不过于太悲沉。

    “谢谢大王!”一千多人齐声应道,场面也算壮观的紧。

    是夜王宫的庭宴厅之中坐满了人,酒杯相互交错着推杯换盏宴会的气氛融洽至极。

    一处偏厅里,几个主角都齐聚在这里。

    刘启沉着眉毛,良久后才开口道:“你说你们在王家坞追击退却的泽拉图的时候却突然遇见了成片的蛮荒森林的妖兽阻截!”

    “嗯!”王忠点了点头,“那些妖兽我可以肯定是蛮荒森林独有的!”说完王忠看了一眼刘启。

    刘启也明白此时王忠心中在想着什么,“可能是泽拉图使者使役的泽拉图风暴吧?”刘启尽量往这个方面猜测了一声。

    可是当看到王忠摇了摇头的时候刘启脸色突然难看了起来,“不会,那些妖兽根本就没有任何被控制的迹象而且等阶都很高,有些甚至都达到了近八阶。也是因为如此我们在那里还近丧生了近百名士兵的生命!”

    “是啊,俺也亲自见到了!”蛮牛嗡声嗡气对着刘启道了一声。

    “看来事情在往我们最坏的局面发展了,如此说来那泽拉图应该是投奔向蛮荒了。”刘启感觉有些揪心,刚刚勉强打完强大对手竟然又投奔到另外一个强大的势力之下任谁也会万分的不爽。

    满大厅的人都沉静了下来,“算了,暂时不要管这些了。那泽拉图与蛮荒之子合作也未必见得会是见好事,今天是我们凯旋的日子就不要再想这些有的没的了!”

    众人见刘启如此乐观一时也都收起了担忧心情,“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去外面喝个痛快,喝个一醉方休!”刘启的鼓动之下众人齐齐向外面的庭宴厅走去。

    王忠犹豫了一下,可是当看到蛮牛竟然死死挂在最后不走最后也只得咬了咬银牙走了出去。

    刘启自然发现了王忠这个小丫头有话跟自己说,可是奈何现在留在最后的是蛮牛他也无能为力了。

    “怎么了,都快要讨媳妇的人还闷闷不乐的?”刘启怎么也想不到会有什么事情让这个蛮牛如此郁闷。

    蛮牛抬头看了一眼刘启,“刘大哥,我输了我竟然输给了那个小子!”

    看着哭丧着脸的蛮牛刘启一时头大,早知道就应该让张文来的。“怎么输了,输了哪个小子了?”

    蛮牛像突然找到了倾诉对象一样一屁股坐在了刘启的对面,“吱!”刘启竟然听到那上好的檀木座竟然有要崩溃的迹象。

    “还不是张傲那小子,前些天那些头戴绿巾的家伙来偷袭我们。我和他打赌谁斩的人多,可是就在我远远超过他的时候那小子竟然作弊只是最后的一队人马竟然被他直接清光了。”蛮牛低声低气向刘启抱怨着。

    “结果王傲他赢了你!”刘启已经想象王傲用自己交给他的剑刃风暴如何一下子秒掉那队人马的了。

    “就只是一个、一个啊!”蛮牛特不甘心,眼中隐隐有泪花闪过。

    刘启彻底无语看着蛮牛,“那你输给那小子什么东西了?”没办法了,蛮牛一直就这样当着自己让他和王忠‘偷情’,哦不见面的机会都没有。

    蛮牛想了半天最后抓了抓头,“好像我们没赌彩头!”

    刘启瞬间石化在原地,他本来还想让王傲将蛮牛输的什么心爱之物还给蛮牛可是当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刘启再也受不了的爆发了出来。

    “给老子滚出去喝酒去,你讨的老婆还比人家多一个呢!”

    虽然被刘启用脚踹出来的,可是蛮牛却神奇的恢复了生机。“是啊,反正俺蛮牛也输那小子什么况且我的媳妇还多他个呢!”然后蛮牛像打了胜仗的将军回到了酒席之上。

    “唉!”刘启叹了口气正准备找王忠的时候就见门响了一下然后王忠就闪了进来。

    “你在叹什么气啊,刚刚蛮牛向你讲了天赐教袭击的事情了吗?”王忠走了过来坐在刘启的身边向刘启问道。

    刘启点了点头,“刚刚蛮牛都跟我说了,这也是在预料之中的事情根本就不值得我烦心。”

    王忠一时脸红了一下,座位下的手已经被刘启‘偷渡’过来的大手给牵住了。

    “我是在担心怎么给我的小舅子找媳妇啊,你说我总不能生抢吧?”刘启极其幽怨看着王忠。

    王忠扑哧的笑了出来,“谁让你到处乱承言了,现在知道怕了吧?”

    “切!”刘启直接将王忠扑倒在地,“我才不怕,不要忘了我可是大王来着!”刘启不可一世的已经将手攀上了王忠的双峰之上。

    “你想死啊,在这里等下他们进来看到了怎么办?”王忠哪里想到刘启如此色胆包天。

    “嗯!”刘启应了一声然后弹起了身随手也拉躺在地上的王忠拉了起来。

    “刘大哥过来喝酒啊,大伙都在等你呢?”蛮牛不知道什么时候跑了过来向刘启道扯着嗓子叫道。

    看着这么快就喝得已经微醉的蛮牛刘启一时无语,他还当谁来了。

    “去、去、去,我知道了!”刘启挥手将蛮牛打发了出来,“这里确实不怎么好,今晚我来找你!”刘启低低在王忠的耳边道了一声然后走出偏厅。

    王忠听得脸红得厉害至极,虽然她是刘启的未婚妻可是在未成礼之前刘启竟然说晚上找她,她现在真是害怕、兴奋、迷茫各种都有!

    酒宴上有蛮牛和小漠这两对活宝气氛很是活跃,刘启和王忠也喝了不少酒可是这点酒对两人来说也不算什么。

    “好了,散了吧!”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最在大家吃饱喝足玩够夜深人寂之际刘启终于挥了挥手解散了众人。

    将士们都纷纷回到了自已的营地之中去了,就在王忠准备回去的时候可楚儿却突然冒了出来。

    只见她满脸的怒容,刘启看得一时无语知道自己晚上又要遭殃了。

    “原来王忠。”当可楚儿一见到王忠的时候差点说漏嘴连忙用小手将自己的嘴给捂了起来。

    王忠也看到了此时光彩照人的可楚儿,小丫头明显比以前更加的迷人了。王忠转头看了一眼刘启这个‘罪魁祸首’,“楚儿妹子!”一时千言万语却只变成了这四个字。

    还在最后的几人本来还在等王忠的可是一见王忠有故人也对着她打了声招呼然后也先走了。

    “王忠姐姐我好想你吖!”可楚儿一见四下无人立即扑到王忠身上。

    王忠愣了愣,“小丫头长得更加迷人了!”特别是可楚儿那好像比自己都还要大的胸部顶着自己让王忠很是无力,“看来/经常男装那地方也受到了影响!”王忠心思小小活跃着。

    “嗯、嗯!”虽然知道王忠是女人,可是此时王忠可是彻头彻尾的男装。“我们先回寝宫再说吧!”刘启小声的对着可楚儿和王忠道。这要是叫人看见了,那刘启绝对想死的心都有了:自己的女人竟然和一个手下亲呢的搂在一起!

    可楚和白了刘启一眼,小丫头当然刘启在想什么!王忠正想拒绝的时候却已经被可楚儿拉着向寝宫那里走去了。“王忠姐姐你知道吗,这些天我最想和人说话的便是你了!”

    看着两人女人很亲密边走边诉说着知心话刘启摸了摸鼻子,貌似自己好像已经被遗忘了。

    刘启自觉自己是没有3p的福份的,本来还想抱着王忠这个美女睡一觉的计划也宣告流产了。

    “算了,找个地方清静清静算了!”刘启摇了摇头然后掉头向冷宫走去。

    “吱!”冷宫的大门被刘启推了开来,刘启一步踏进去的时候就有种淡淡的家的味道。

    李梦香将冷宫布置的很是温馨,刘启想起自己白天跟可楚儿在这盘肠大战一时唏嘘不止。“什么时候自己变得如此风流了?”刘启只是奇怪看了一眼多出来的一个浴桶也没作多想径自的入了武道。

    “如此想来,泽拉图之灾并没有平掉。他们现在跟蛮荒之子合作,最好还是不要再动他们不然他们的盟约是更加的牢靠!”刘启可不认为那蛮荒之子是什么好相与,从格鲁那么为他卖他都能说抹杀就抹杀刘启便看得出来他绝对是一个为了目的不择手段之人。

    刘启感觉自己今天思绪特别的活跃怎么也平不下自己那颗浮躁的心,“也许欣儿根本就没有来这个异界吧,三年时间眨眼就过去了她现在应该也要大学毕业。工作然后找到一个相爱之人结婚生子!”刘启丝毫没有注意到的是他体内的那刚刚形成的五色球形在他的思胡乱想之下隐隐有要崩溃的迹象。

    子智在王宫之上正深思着过去,可是当看到刘启那就要走火入魔的时候被吓了一跳。

    “这个混帐小子在干什么啊?”子智大恨的骂了一声然后就从那骷髅鸟上跳了下去。

    “呼、呼、呼!”突然那浴桶之中冒出了一个人的头,她大声大声喘着气将让刘启惊醒了过来。

    “小青?”刘启奇怪的叫了一句,此时正在浴桶中喘气如牛的竟然是自己白天刚刚调戏的小丫头。

    小青好像都已经快要憋坏了完全没有任何意识的要向刘启行礼,“不好!”刘启见小青上气不接下气的喘个不断连忙跑了过去。

    “这个笨蛋!”刘启骂了一声肯定是自己突然进来让正在洗澡的她一声不吭的躲入了热水中,然后在里面闷了这么久搞得小命都快没了。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