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539
    “还能说什么,你们没听到俺肯定是听到了。那小子叫得那么凄惨肯定是大哥在教训小弟为啥还不找媳妇呗!”

    “啊!”众人齐齐的惨叫了一声然后群体歇菜!

    经过没日没夜的赶路,刘启和可楚儿以及张文终于在第三天之后赶到了帝都。现在他们都坐在一辆马车之上,经过可楚儿的‘折腾’刘启现在精神也是很不济。

    “回帝都了吗?”刘启和可楚儿正呆在马车之中张文在马车前赶着马儿,刘启睡眼蒙蒙向张文问了一声。

    “嗯!”张文应了一声然后挥了挥马鞭,此时清早守城的士兵才刚刚就位。

    “来者何人,现在还未到开城门时辰!”一大清早就看到一辆马车出现这让他们奇怪了一下其中一个守城将领着对刘启他们叫道。

    张文伸手掏向怀中,“放肆,我乃张太傅是也,刚刚从漫古的战场上回来还不速速放我进去!”

    那守将一见张文手中拿的官符吓了一跳,“速开城门!”对着门下士兵叫了一声自己也连忙跑下了城楼。

    “张太傅早,末将是这中城卫守将王吉!”那王吉为了显示对张文的尊重亲自在前面牵着马绳。

    张文经过城门的时候突然想起了什么,“哦,对了等下我会颁发取消出城之税从今天起你们不用再收了。”

    “是!”王吉连忙点了点头,在他的眼里张文可是大王最亲近之人如果自己讨好了张文那张文在大王面前美言一句自己肯定噌噌的升。

    “好了,我回了!”一过城门张文就一挥马鞭,王吉也识趣的不再纠缠张文放开了马绳。

    “我回王宫吧!”刘启突然对着张文道。

    “是!”张文根本也没有要将刘启带到他那太傅府去,那里自己睡的地方也只有一处而已。平时自己都是和蛮牛睡在一起,现在想想张文都有些唏嘘当时自己是怎么在那酣声如雷的‘战场’上睡过来的。

    刘启的回宫让不怎么热闹的王宫突然有了生气,“我去睡下,不要叫我!”刘启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兴趣去早朝对着一个黄门道了一声便拖着一直趴在自己身上的可楚儿回到了寝宫。

    刘启这一睡就是一天一夜。

    当第二天起床的时候,可楚儿已经不在床上了。

    “小治治走我们去看看你那懒虫父亲!”刘启正奇怪间就听到了可楚儿的声音,看来她已经起床去将自己的儿子抱来了。

    小治现在已经快能走路了,小手在可楚儿的手上拖着的他已经能在地上勉强行走了。

    只不过他更多的不是在走而是在跑,当来到刘启床前的时候就放开喉咙叫了起来。“父、父王!”

    刘启听得鼻子一滞,没想到自己来这异界几年后竟然有了这么大一个孩子了。“来让我抱抱!”刘启俯下身子就将小治抱了起来。

    小治被刘启抱在床上满脸的开心,“父王,我好想你哦!”小治特别的调皮不停的在刘启老脸的抚摸着然后奶声奶气说道。

    “嗯!”刘启将小治放在自己的脸上蹭了蹭,“父王当然也想你了!”

    看着刘启与小治两人亲热,可楚儿满脸母爱看着这一幕。小青已经眼中泪花若隐若现了。

    “大王早朝时辰到了!”就在刘启与治玩得正开心的时候一个小黄门突然在门外弱弱道了一声。

    刘启将小治放在床上,“好,我知道了!”说完便起身,“父王去上早朝了,小治要乖好好听楚儿和小青的话。

    只不过当刘启抬头看向小青的时候感觉这丫环看自己眼神怪怪的,“哦!”刘启在心中呻吟了一声,自己那收藏的孤本就是被这小丫环找出来然后再教给可楚儿的。

    “楚儿去抱抱小治,让小青帮寡人更衣!”刘启看着已经出落得如花似玉的小婢女起身穿着睡衣然后向后面的屏风中走去。

    “让你又要耍坏!”可楚儿自然知道刘启在想什么,当错过刘启身子的时候小手在他的身上恨恨捏了一把然后将床上的小治抱着走出了寝宫。

    小青一路迷糊的走了过去,可是当看来刘启那矫健身躯的时候芳心一阵乱颤。

    出于很好的素养小青还是一件件将刘启的衣服换上,“听说你动了寡人床底下的东西?”刘启理了理袍子漫不经过的向低眉顺耳的小青问了一声。

    “嗯!”小青骄躯闻言猛的颤了一下,刘启不着痕迹的坏笑了一下。“而且你还教将那上面的东西教给了楚儿!”

    小青一听立即被吓得面无血色,她哪里想到当时也是可楚儿问她什么叫洞房。作为一个清纯的处子的她又哪里知道这才一时想起了刘启床下有一天自己惊鸿一瞥的那本书。

    “小婢该死请大王责罚!”这风化大王女人的罪名可大可小重则被五马分尸轻则就要被分配为官妓,一想起自己的前路让跪在地上的小青颤抖不已。

    刘启也根本不知道这些,没想到自己只是这么一问就让这俏丫环害怕成这样了。当一想起小治一直都是她一手带大一时也不忍心再吓她,“起来吧!”

    可是小青却仍然跪在地上一动也不动,“好了,我又没让你怎样?”刘启见还跪在地上的小青便上前去扶她。

    小青自知自己的罪名起也不敢起,在刘启大力之下将勉强将她扶了起来。可是如此柔弱的她哪里能承受如此大的变故直接就晕倒在了刘启的怀里。刘启扶着她那皎好的身躯一时无语,“好像警告过了头!”无奈的笑了笑刘启将小青从屏风后面抱到了床上。

    可能一直呆在宫里的缘故,小青的肤色极其的白。看着那皱着眉头痛苦的样子刘启一时有些不忍,“放心吧,我也真没要你怎样而且你帮我照看了这么久的小治,小治也挺喜欢你的吧!”刘启轻轻抚了一下小青的那如黛的秀眉轻声道了一句。

    昏迷中的小青好像有听到,那皱着的眉头突然舒了下来。

    刘启向外一望也不知道楚儿将小治抱到哪里玩去了,“该去上早朝了!”刘启正准备起身的时候却突然发现小青正紧紧抓着自己的衣袖不放。

    “我?”刘启搞了半天也没能成功让小青放手刘启一时尴尬在那里。

    “也只能这样了!”刘启哭丧着脸叹了口气然后将已经穿好的衣服都脱在床上然后又跑到屏风后面穿了另外一件。

    当急急经过躺在床上小青身边的时候刘启特不爽的停了下来,“一大早就害我穿两次衣服,收点利息!”刘启直接跑到床上看着小青那诱人的嘴唇坏坏一笑轻轻的吻了一下。

    “好香、好软!”刘启带着一份偷了腥的猫的快意大步流星的向朝堂走去。

    因为小青抓自己衣袖的变故,刘启发现自己过来的时候已经迟到了。“大王到,有事起奏,无事退朝!”那小黄门一见刘启就放开嗓子喊道。

    “恭喜大王成功平乱泽拉图!”群臣一见刘启纷纷拜喝了起来。

    刘启点了点头,“众爱卿平身,寡人此行之所以能够胜利还多亏大家在后面支援,朝中的事顺利解决保了寡人后患无忧!”刘启自然没有那份将所有功劳都捞到自己头上的打算小小的给了朝堂中人一个‘蜜枣’。

    众人一听皆是心中一悦,对刘启归属感又加了几分。“大王客气了,不知大王准备如何犒赏三军?”作为群臣领头的张文先行出列对着刘启问了一声。

    刘启没有立即回答张文的话反而看向了自己的财务大臣启封,“不知道现在国库可否丰有?”

    启封出列对着刘启行了一礼,“现在国库也只能勉强支撑,虽然前段时间张太傅实行了许多方法可是上交的钱财并没有归入国库之中。”

    启封是一个元老级的楚臣,三朝元老刚正不阿而且素生清廉他会说出当众开罪张文的话刘启自然也不见怪。

    “哈哈,寡人的财神爷不要动怒,张文收上来的钱都为寡人养兵去了。你们在外表看到他的豪宅其实里面只不过是寡人的一处军营而已!”现在刘、李之乱以平刘启自然不会再让张文背这个黑锅了。

    群臣一听刘启如此说皆是一惊,可是当想起张文那诺大的太傅府也只一有座建筑这才恍然大悟。

    “张太傅好手段,启封年老糊涂多有得罪这就向你陪罪了!”启封竟然当众要就向张文下跪谢罪,张文连忙将启封扶了起来。“使不得、使不得!”

    “好了!”刘启摆了摆手示意启封不必如此。

    “现在将米粮、油盐收归国家所有,商贩可以经营但必须要经过国家的准允。一旦发现私下营生者充公其家财!”刘启边说已经站了起来然后走向了大殿。

    “其二!”刘启顿了一下那作记录的官员猛的醒悟连连书写起来。

    “免除百姓的赋税三年,特别是贫困地区吏部一定要严惩贪官污史。一经发现家财允公,革职送入帝都寡人要亲自一一过问他们的圣贤之书都读到哪里去了!”

    见刘启胸有成竹的经过自己身边一一道来,殿下群臣大气都不敢出。

    “第三,将李家的家财允公。让他们进官役劳作谋生!”刘启一直以来都只是把李家软禁在别处现在没钱也不得不对李梦香的李家动手了。

    “这次回帝都的士兵并不多,但是寡人还是要为他们举办一场轰轰烈烈的庆功宴同时也要还在边疆的士兵知道寡人并不是打完仗就忘记他们了!”刘启说完走上王座坐了下来。

    “大王圣明!”群臣一时无语,纷纷在揣摩着刘启这一系列政策下达之后会取得什么样的成果。可是只是一想却让他们大惊,不时圣明之音在大殿上山呼而来。

    刘启并没有任何的自豪可言,这些都是历代历朝所积累下来的经验而已。“此次之所以能够成功击败泽拉图王家功不可没,着破军王家王傲为阵前大将军!”

    “你小青姐姐跑到哪里去了你说?”可楚儿正被小治治拖这拖那终于被拖得有些崩溃了,现在正抱着小治往寝宫走来。

    “啊!”可楚儿一见小青正躺在床上而且身边还有一件刘启刚刚穿的衣服。“这个坏蛋,气死我了!”可楚儿没能‘捉奸在床’连忙向屏风后跑去可是后面也空无一人。

    “坏蛋、坏蛋看我晚上怎么收拾他!”可楚儿银牙暗咬骂道。

    “父、父王不是坏蛋!”小治在可楚儿的怀里小心翼翼的奶声奶气对着可楚儿反驳道。

    可楚儿听着小治的声音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他坏不坏你哪里知道,小治治等你长大了可不要学你父王!”可楚儿一边逗弄着小治一边说道。

    “不,我、我就要学父王!”小治大声的反抗道。

    可楚儿瞬间石化在原地,“小楚娘,你怎么了?”小治突然发现自己好像说了什么让可楚儿不开心的话弱弱的向可楚儿问道。

    可楚儿发现自己现在跟小治谈这些根本就是鸡同鸭讲一般,“没事,来楚娘带你去外面玩吧!嗯,我教你修行你看怎么样?”

    “好哦,我要成为武功高强之人!”小治在可楚儿的怀里欢呼的蹦嗒了一下。

    此时的王忠一行人已经在离帝都还差三天路上了,一行人走得特别的急且欢乐。

    “去派一支骑兵接应从王家坞过来的王傲他们!”刘启下朝之时对张文偷偷使了一个眼色,现在两人正走在御花园之中刘启轻轻对着张文说道。

    “主公是在担心那些天赐教的会不老实对他们动手!”张文瞬间明悟对着刘启道。

    “你说呢,如果壮士都死了那他们的功劳不就更加落实了吗?”刘启低低叹了口气,“不得不防啊!”

    “是,我这就去!”张文自然知道刘启为什么不在大殿之上讲出来甚至连天赐教的事情提也不提。

    大殿之上那么多人张文自然也知道这其中肯定会知道这些日子高调跳出来的天赐教,但是大家都好像达成了某种默契。“朝中的水还是很深啊!”走出御花园的路上张文仰天长叹了一声。

    当刘启正准备离开的时候却突然看见了可楚儿,只见可楚儿正怒气冲冲的向自己走来。

    刘启将那些烦人的东西往脑后一抛,“楚儿你怎么在这里?”刘启对着可楚儿轻咬秀唇一副恨不得吃了自己的样子小声的弱弱向她问道。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