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538
    “二阶的战兵菜鸟,难道还要让老子亲自动手宰你。跳吧,如果你跳到这湖里去我就不杀你了!”一个高瘦的小子笑呵呵对着刘启说道。

    刘启一时很无力看着眼前这货,“唉看不清事实的孩子真是可怕!”

    那人一听身子猛的一震,可是再探过去的时候。“妈/b的你敢唬我!”那人瞬间怒了明明是一个二阶的战兵竟然还敢在自己这个五阶战士面前装神弄鬼。

    飞身就是一脚,“你不下去是吧,老子把你赐下去你不会游泳的吧?”脚风阵阵吹动了刘启身上的白袍,可是刘启动也不动站在原地。

    “好!”看到这里那人一喜,“你应该是不会游泳吧?”刘启淡淡向他问道。

    那个瘦小子在空中的身子立即一震,“不会啊,可是你怎么知道的!”

    刘启伸出双手呵呵一笑,“因为只有不能的傻叉才会天真的以为水会淹死人!”只是轻轻一甩那人就砰的一声掉入了水里。

    刘启拍了拍手,此时可楚儿与那龌龊男正斗得正酣。

    那龌龊男虽然只有九阶战士的实力可是根基却异常的扎实,所以现在对上已经半只脚都已经步入战将的可楚儿依然不落下风。

    “啪!”那龌龊男见皮鞭又至连忙在地上不滚才堪逃了过去,“如果他使用武器应该能战胜楚儿!”刘启瞬间就在心中下了一个结论。

    “这个天赐教还真是个麻烦的东西!”看得这里他转身望向张文那里。

    张文是五阶战士而另外两人则都是四阶的战士,这也难怪那龌龊男敢如此在他们面前如此放肆了。

    那两人在张文赤手空拳之下竟然被打得有些招架不住,“怎么差距这么大?”与龌龊男比起来那两人明显根基差得很可怜。修为好像强行用砖块乱堆上去的,一点也不扎实。

    “楚儿准备恨恨揍他!”刘启看着那又在皮鞭下逃蹿的龌龊男突然对着可楚儿叫了一声。

    “啊!”龌龊男一听到刘启的声音大惊,他根本就没时间去看刘启那边的战况甚至到现在连武器都没办法弄出来,现在突然听到这个二阶的菜鸟竟然还好生生的说话顿时感觉不妙。

    “喀!”他还没有反应之际直接就被刘启冻在了一棵柳树之下,“我让你跑,我让你对我坏/言秽语,我让你糟蹋我的东西!”可楚儿的皮鞭就像毒蛇一样一鞭接着一鞭落在龌龊男身上。

    刘启特意将冻龌龊男的极冻凝结玄冻弄得极溥,这才四秒钟不到的时间里他就被可楚儿打得不成人样了。

    “我们走吧!”刘启对着可楚儿说了一声。

    可楚儿的郁闷也一扫而光,“好汉、大侠放过我吧!”那龌龊男终于被打得怕了现在正爬在地上求饶起来!

    当一见可楚儿将鞭子扬了一下立即就全身颤抖了一下,“我再也不敢了,这是那玉蝴蝶算是我孝敬姑奶奶的!”

    与张文对战的那二人一听龌龊男的话立即转身掉头跑掉了,张文欲留也留不下只比自己低一阶的他们。

    可楚儿见那龌龊男还拿着那玉蝴蝶心中又是一气直接走了过去然后一脚就将他手中的玉蝴蝶踢到了湖泊之中。“我说我再也不要了,现在也不准你再糟蹋她了!”

    “是吗?”那龌龊男一改像条狗的模样瞬间就暴起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他戴上了一具铁爪。

    “找死!”一个极冻凝结准确无误的将离可楚儿只有半步之遥的龌龊男给冻了起来。可楚儿这才反应过来连忙向刘启那里跑去。

    “砰!”一声巨响刘启手上像戴着一副巨大无比的水晶拳套将那龌龊男打得消失在地面之上。

    张文还是第一次见刘启动手,当看到那地面出现的坑以及消失在那里面的龌龊男的时候呆呆的吞了一口口水。

    可楚儿吃了一惊捂着小嘴,刘启手中好像拥有一条无形的索链将那龌龊男提了起来。

    “别跟我装死了!”刘启淡淡道了一声。

    那龌龊男瞬间就睁开了眼睛,当看到自己被刘启这样提着吓得冷汗直冒。“隔空摄物,你是圣主的朋友我们圣主也会这招的。”

    刘启皱了皱眉头,“圣主?”

    “就是我们的天赐教的教主,求求大师放过我吧。我平日里在深山修炼很是孤苦的,现在突然出山所以才导致心神不调去招惹那位美人的!”龌龊男彻底的被刘启这一手给折服了一动也不敢动。

    刘启本来还以为自己这飓风术的束缚会承受不了他的挣扎正想将他丢进湖中了事,此时见他不挣扎转而改变了主意。

    “刚刚那三人也是天赐教的吗?”刘启并没有直接问他的山门反而拣这些不轻不重的问。

    “他们哪里算是!”那龌龊男眼中闪过了一丝不屑,“他们是我下山招到自己手下的小弟,因为我马上就要升为祭酒按照教内的规矩必须吸纳一百人才能上去。”

    刘启一听眉头一皱,“你们那个圣主叫什么来着,我朋友广交天下哪里会记得我曾经都教过谁这招了?”刘启所性就装起了大师对着那龌龊男连坑带骗起来。

    “圣主他老人家名熊牛,小人叫曾侠!”那龌龊男被刘启这招先入为主此时又哪里会想到这些乖乖就报出了教主的名字,同时也报出了自己的名字。

    “熊牛?”刘启作疑惑状想着,“那他现在在哪里?”

    “圣主自然在圣堂之中了,圣主他老人家自从得天道修为永武之境后就再也没出来过。”曾侠开始脱起‘内裤’一样向刘启揭老底了。

    “圣堂?”刘启在心中已经偷笑到中伤不行,没想到这个龌龊的家伙竟然这么好骗。

    “那是我们天赐教的总坛,在九曲山上。”曾侠也自觉自己报的名字都太教义化了怕刘启不理解还向刘启解释了起来。

    “漫古之底、魔狮岭、蛮荒森林、九曲山四大凶地之一的那个九曲山。原来是那小子我差点把他给忘了!”刘启为了安曾侠的心还将他放了下来。

    可楚儿根本就不知道刘启正在搞什么当看到他把那龌龊男放下后刚刚想冲出去就被张文拦了下来。“不可!”张文挡着可楚儿低低说了一声。

    “我们圣主都那么老了,你怎么说是他的师傅呢?”曾侠还不算太笨立即就抓住了刘启一丝破绽向刘启逼问道。

    “哈哈,我年青吗?”刘启突然大笑了起来。

    曾牛见刘启头顶那一缕白发当下生生咽了口口水,“对不起大师恕小人以世俗眼光污辱你老了!”曾侠立即跪在地上向刘启求饶道。

    “起来吧!”刘启拿出自己作大王的架子向曾侠淡淡道。

    曾侠见刘启如此威仪当下再不怀疑,“不知道那小子搞这个什么天赐教弄得怎么样了?”刘启好像怀念一样似的喃喃自语着。

    “很好,很兴旺。现在我们已经拥有教众近百万了,虽然我们居住在那贫穷的九曲山之中。可是这些年来朝庭无能,我们就接济了许多的百姓再加上圣主那神奇的功法为我们卖命的极多!”曾侠自然不想在刘启心中留下自己那尊敬的圣主任何不好的印象连忙向刘启禀报道。

    刘启听得沉默了起来,“他们比泽拉图还要凶险,如果一旦起事!”刘启万没想到自己一统的人类之中竟然还有着如此大的隐患。

    “他们可靠吗?”曾牛向刘启指了指张文还有可楚儿,当看到可楚儿时色心又起满脸的坏/荡。

    “当然可靠,一个是跟随我的侍女一个是我的书童!”当看到刘启那暗暗怒意,曾侠马上就醒悟自己‘老毛病’又犯了当下尴尬的笑了笑。

    “那小子搞这么大的排场也不觉得累吗,每天要养活那么多人!”刘启感叹的叹了口气。

    曾侠连忙解释起来,“九曲山虽为人类的大凶之地,可是那山中植物、活物颇多只是肯动手倒饿不死人。而且我们天赐教个个习武,要上山采点什么吃的可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刘启自然也听张文跟自己提过天赐教那习武风气,“哦,那老小子还不赖吗?”

    “那是、那是!圣主英明神武,武功造化鬼神而且想死都死不了!”曾侠向刘启忠厚老实的道:“况且教主可不会一直都居于那九曲山的,我跟你直说了吧大师我们天赐教会推翻现在这个暴楚,如果大师有意加入我们我想圣主一定会很高兴的!”曾侠眼珠一转突然打起刘启的主意来。

    “如果把大师带回九曲山,到时候圣主一见说不定自己就不是一个小小的祭酒而是大祭士了!”曾侠满脸激动的看着刘启就等刘启一点头。

    刘启哪里知道曾侠心中打得小算盘,可是这九曲山圣堂自己是肯定入不得的。“刚刚听你说你们教能够功参鬼神,甚至想死也死不了?”刘启并没有给曾侠答复反而问起了他这个问题。

    “这是当然!”曾侠带着几分傲气向刘启说道,可是当想起刘启这个‘大师’马上换脸道:“当然在大师面前这里都雕虫小技而已!”

    “是嘛?”刘启冷冷道了一声,“不过我可是真想见一见你说的想死也死不了!”刘启说完苍龙剑直接弹了出来逐一挑过了曾侠的手筋、脚筋。

    “这样去湖中试试吧?”刘启看着满脸慌色的曾侠淡淡道了一声。

    “咚!”一声水声从湖泊传了出来,看着那溅出来的水花刘启叹了口气。“自己这tmd接手的是什么烂摊子!”

    见刘启脸色不好可楚儿走了过来乖巧的为刘启拍着后背理着气,“主公,这样确保那他不会活下来?”张文小心翼翼的对着刘启问了一声。

    “手筋、脚筋被挑断,我还用暗雷将他的五脏都烧毁了你就是现在把他给我捞出来神仙都救了不!”刘启一一向张文说道。

    张文听得一愣一愣的,“如此便好!”

    “我们连夜赶路吧,王家坞那还剩下的突袭队员应该会去帝都我们要为他们弄一个轰轰烈烈的凯旋仪式不然这场仗还真是为那天赐教打的了!”刘启对着张文说道。

    “嗯,如果让他们渗透到帝都去的话反而更加麻烦!”张文脸色有些严肃的对着刘启道了一声。“我们得想个办法,绝不能让这种情况再继续下去而且那九曲山上的什么圣堂也绝对不能留!”

    “先回去吧!”刘启将可楚儿的小手抓了过来。“我又还没真老到这地步,你敲个什么劲啊!”

    “没有吗,不过我看你装神棍装得挺像的。难怪你身边有这么多的女人原来都是你这样骗的啊!”可楚儿扁着嘴向刘启抱怨起来。

    刘启一滞,“哪有?”可是当他说完这两个字的时候却再也说不下去了。“不知道风絮。”

    “你看,你都在我的身边又在想别的女人了还说没有!”张文已经去牵马了留下张文在接受着可楚儿的乱拳。

    “今晚我要!”最后当看到张文牵着马儿过来的时候可楚儿对着刘启轻轻说了一声。

    刘启听得双腿一软,“今晚我们要连夜赶路的啊,哪里会有时间?”

    “再怎么赶路总得休息一会吧?”可楚儿将刘启的手抱在自己的胸前蹭啊蹭,“我不管,现在我们在一起我就要、天天要!”

    刘启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上马的,然后一路走得混混恶恶。

    王忠看着满天的繁星与那圆圆的月亮突然叹了口气,“姐你在想姐夫了是不是?”王傲的声音突然出现在王忠的身后。

    王忠愣了一下,“你怎么还不睡?”

    “我也想姐夫了!”王傲微微叹了口气,然后很深沉看着王忠。

    王忠突然想起王傲今天那怪怪的表情,现在又听到他如此说一时脸上闪过了一丝不自在的表情。“你也喜欢刘启吗?”王忠感觉自己问得有够想死的。

    “喜欢当然喜欢了,他可是最捧的男人。姐姐眼光真是好,我相信不要多久姐夫的名声一定会旷古烁今!”王傲丝毫没有感觉那王忠的怪异侃侃而谈发表着自己对刘启的长篇大论。

    “这样啊?”王忠好像突然下了什么决心,“我去跟他、跟他说!”

    “跟姐夫说什么啊?”王傲看着王忠那有些不对劲的脸色奇怪问道。

    “说你喜欢他啊!”王忠小声的对着王傲说道。

    王傲瞬间就感觉自己被晴天巨雷给劈中了,而且劈得是外焦里嫩!

    “姐、姐你要干什么啊,你、你不会觉得我有断袖吧?”王傲气得用手指指着王忠叫道。

    “你不是说喜欢你姐夫吗?”王忠有些不解了,她没想到王傲竟然会有这样大的反应。“没事,我去跟他说他一定会接受你的!”

    “啊!”一声对着月光的惨叫响彻在整个山顶。

    “你说他们会在说什么?”没有王忠与王傲在此时大家都隐隐将蛮牛当作了老大,一群人都围在山下的营帐火堆旁向蛮牛问道。2k阅读网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