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67
    “噔、噔”刘启一步一步向楼上走去。火然?文???w?w?w?.这楼之上竟然有一个极外开阔的大堂,大堂的正前面此时正挂着一串风铃。那“叮、叮、叮!”的声音就是它无风自动飘荡发出的。

    刘启好奇走了过去用手轻轻触摸了一下那风铃,风铃再次发出悦耳之声。“不、不是冰的?”刘启猛的震惊了一下。举目望去,大堂只有右侧有一间内室。

    室外用冰雕了许许多多花缠绕在门外,刘启一眼望去竟然有种身在百花丛中感觉。刘启摇了摇头有些难以置信,“明明是冰雕的假花怎么会?”

    那冰雕的花好像在风中一样随风飘荡着,刘启伸出右手食指轻轻挑动了一片叶子,那叶子没有像冰一样破碎反而带起了整个花丛招展起来。

    “喀!”冰块与冰块的摩擦之声不断响起,刘启再次全力一推之下那内室的门终于缓缓打了开来。

    刘启看着内室的景象一下子被彻底震撼了。入门而见的是一扇窗户,窗户前面有一张书桌。书桌上放着各种的书籍,笔架、砚台。书桌的右边放着一张琴,琴通体雪白。左边侧是一张大大的冰床,床前挂满了掉珠以至于刘启看不清床内的东西。

    “这不是和暮娘的闺房差不多么?”刘启条件反射就想了起来。

    “有没有人在?”刘启开口问道免得自己被当作入室的采花贼。“叮、叮、叮”除了室外那大堂前面的风铃传来声音外便别无他音。

    “看来是没有人的了!”几番确定后刘启有些失望走到窗前,透过窗正好能看到自己刚刚进来的景色。

    刘启百无聊赖的搔了搔头,“好像没有出路可寻了!”刘启呆呆看着书桌上的东西。不过没一会儿刘启就被那通体雪白的琴所吸引了,“真是一把好琴!”刘启忍不住用手指扫过那琴弦。

    “叮咚、叮咛!”那琴声竟然如同流水一样响彻在整个室内。

    刘启没有张文那么通韵律,再次背起双手在脑后又开始游荡起来。“呜”原本无风的室内突然起了一阵风,风过那遮住床的珠子在风中顿时乱窜起来。

    “怎么有个人?”当刘启看到珠子后面竟然有一个苗条倩影的时候傻傻不知所言。“对不起,我不是故意打扰姑娘的。我只是迷路了,想找回去的路!”刘启久久回过神来抱歉说道。

    一分钟、二分钟,那在珠子后面的身影还是一动不动也不发一言。“她应该那个了吧,这么冷的环境怎么可能生活。”刘启在心中默默猜测着。“噌!”刘启将自己放在书桌上的包袱中苍龙剑抽了出来,一时室内回落着剑气。在刘启特意加重杀气之下室内一下子变得肃杀无比。

    刘启摸了一下鼻子,将苍龙剑收了回去。“看来是真的了!”刚刚那一剑之下,刘启觉得如果还是个还活着的东西肯定会被吓得不知自主更何况从珠子后面看对方还是一个娇滴滴的mm。

    “红颜薄命!”刘启摇了摇头感叹了一声,不过当想起欣儿时他脸色一僵脚步也顿了下来。

    “哗啦!”那冰床前面的珠子竟然一瞬间掉得干干净净,“怎么回事?”刘启回头一看那掉在地上还在滚个不停的珠子。

    “年月太久,连我的杀气也承受不了么?”刘启再次转头准备离开。

    “喀、喀、喀!”刘启没发现的是那珠子竟然纷纷掉进了一个个坑之中然后响起了巨大的声音。

    “轰”刘启感觉自己身体都要被那扫过自己身体的白色光芒给粉碎了,而那些冰则遇那白芒直接纷纷化为粉末。

    没过一会儿以那张床为中心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旋窝,被白芒粉碎的所有冰尽数向那里汇聚。

    “不要啊!”刘启本来还以为自己可以置身事外的可是在下一秒自己身体竟然也不受控制朝那里飞了过去。“我擦,这是在搞什么飞机!”刘启赫然看到那冰尘竟然直接窜入了床上身影的体内。

    “我要死了,还是被一个女人给吸死的!”刘启悲催发现自己身体的血液已经开始不受控制飘向那床上身影然后和冰尘一个命运。可是当刘启飞到足够看到那身影的时候还是猛的觉得惊艳至极!

    一双长长眉毛一动不动,端张容貌透着惊艳。双目静静闭着,给人无比安适。樱桃小嘴,此时那白晰的双手正放在自己胸前。无论什么东西只要一和她接触纷纷被吸入她的体内,而她仍然一动不动躺在床上。

    “化羽大阵开启了么?”老者近乎麻木嘶哑喃喃自语着。风过,“叮、叮、叮!”那草庐外面竟然也挂了一个和刘启在那第二层大堂外见过一模一样风铃。一滴清泪从老者那如同树皮一样脸上划过,“罢了、罢了!”那烧得滚烫的水被老者伸手冻住,小龙瞬间也化作了一个冰雕。

    “啊!”刘启近乎野兽受伤一样咆哮着,刘启觉得自己身上的肉都要被吸入了这美得让人伤魂的女人体内了。

    此时两人贴得紧紧的,刘启原本身上的那白色披风也被吹得到处乱飞。这时整个冰世界已经都被她给吞噬了,除了刘启还在反抗着。那水离情的白色披风只要被那女人一接触便又会奇迹般弹开,然后继续在旋窝中随风飘荡。

    刘启努力绷紧着全身的肌肉,可是那与女子白色长裙接触的地方却是鲜血直流。怪异的是刘启血明明是从那白色长裙流入女子体内,可是那长裙依然洁白如故。

    最后刘启全身全都被吸附在女子身体之上,刘启脸贴着那张冷若冰霜的俏脸。喘气之时竟然闻到了淡淡清香,没过一会儿刘启此时贴在她脸上的脸已经开始有些变形了。

    “这样死得好窝囊啊!”刘启再也支撑不住在失去大量血液晕迷之时很无力申诉了这一句。

    “从五啊从五枉你如此年纪竟然还是放不下、放不下!”草庐中老者不安在踱着步子,良久后老者自言自语对着草庐外天空感叹道。

    这个叫从五的老者好像已经彻底死心了一样端坐在桌前,“化羽大阵,生人精血重铸魂灵。可是老五啊你就是给她弄来了又怎样?”从五脑海中浮现了一个老头抱着块石头对着他劝说道。

    “子机你少废话,你到底帮不帮我!”执倔之下从五仿佛再次看到了当年自己是如何不顾一切。

    “一次、两次、三次、、、”从五现在都已经不知道这是化羽大阵开启的第多少次了。

    化羽大阵之中刘启如同一棵脱水的白菜一样附在那女子身体之上,凹凸有致身段纤长美腿刘启只是如同一只死猪一样躺在上面一动不动。

    “嗡”继续的牵引之下,那深藏在刘启体内的魂玉终于被吸了出来。魂玉还是以绿色介质为主,此时已经出现了一条条极细的白色和黄色。被吸出来的魂玉一接触那女子顿时窜入了那女子的体内,那女子洁白的身体中都可以隐约看到魂玉绕走的途径。

    魂玉绕了一圈之后又猛的从女子体内跑了出来回到刘启体内循环起来,两人身体在魂玉的循环之下都开始发着淡蓝色的光芒。

    可是失去血液的刘启身体慢慢还是开始失去生机,魂玉仿佛感觉到了这点似的开始带着女子体内的血液一起循环起来。得到精血的滋补后刘启皱着的眉头终于渐渐舒张开来,嘴角挂上一副享受至极表情。

    一条小溪旁边姜真好像石化了一样坐在一处草丛之中,“我就不信你能不吃不喝!”姜真觉得自己骨头都要散架了,十天了,他呆坐在那里不动没动已经整整十天了。

    小溪的另外一旁,欣儿此时正骑着一头美丽的小鹿,小鹿也是异常欢喜载着欣儿窜上窜下。

    姜真嘴角抽搐了几下,那只鹿可是自己不知道找了多久才找到的食物。可是姜真还没动手处理它的时候背后的煞神竟然怒目对着自己:“如果你敢残杀它,那我就像你杀它一样对待你!”

    姜真还以为是哪个不要命的完全不放在心上,可是当鄙夷转过身去的时候却是瞬间定住了。说话的竟然是一直跟在自己身后的女妖皇,女妖皇此时正冷冷盯着自己。

    姜真连咽了好几口口水一动也不敢动了,这么近的距离如果欣儿真的出手姜真知道自己没有半点把握可以躲过。前几天姜真亲眼看到一头八阶的妖兽也是如此距离被欣儿瞬间秒杀,那镜头姜真此时心中还是如芒刺在背。

    欣儿仿佛认定姜真不敢乱动似的绕过姜真直接将那小鹿给抱走了,姜真那刻脸色森然至极。“果然不愧是泽拉界花了那么多代价搞来的女妖皇,不过她怎么慢慢学会说话竟然说的是我们的语言!”

    “难道?”姜真感觉自己寒毛根根竖起,他脑海中闪现出了欣儿被他囚禁用铁链控制的画面。

    “小鹿快回来不要去那水边!”欣儿才没从小鹿身上下来多久,那调皮的小鹿一蹦一跳竟然朝那溪水而去。

    姜真脸都气绿了,“畜生快滚开!”如果可以说的话姜真肯定破口大骂。自己精心摆的水离坎如果被小鹿激发的话,姜真绝对是要吐血三升有余。

    姜真正要恨心放弃这个阵的时候欣儿竟然跑了过来,“哈、哈、哈!”姜真此时都快要离开坎位了,“缚”姜真直接从坎位上再次追加了一道幽绿光芒朝已经陷入水离坎阵法中的欣儿。

    小鹿好像知道自己闯祸了一样在欣儿怀里涩涩发抖,“破!”欣儿一声轻喝那两对长在背后刀刃一样两翼猛的朝那水幕斩过。

    “嘶”好像布被绞断一样声音响起,可是那水幕还是完好如初。

    姜真则脸色巨变,欣儿那一击之下竟然直接斩去了一阵角。虽然现在水离坎没有受到影响,可是如果欣儿一直攻击下去的话那用不了多久这阵就会被彻底毁坏。

    思及于此姜真反身一跳然后开始不断瞬移起来,水幕中欣儿见姜真逃跑嘴角挂起一抹微笑然后好整以暇攻打着水幕。

    “好累,好困!”刘启疲惫至极抬了一下眼皮可是还没看到任何情况又合了上去。刘启只感觉自己此时正贴着一个妙曼温暖无比身子,感觉到寒冷的他下意识用双手紧紧搂着。

    “你弄疼我了!”一个女子的声音突然在刘启耳边响起,刘启都感觉到她说话时正对着自己耳朵吐着热气。

    “啊”刘启猛的吃了一惊睁开眼睛看到的是一张床,努力半天才勉强抬起头发现头下面是一张宜嗔宜痴的俏脸。

    “咚!”一声轻响刘启抬起的头又重新掉到床上,此时两人又脖子亲昵贴在一起。

    “你能把你下面的东西拿开么,搁得我有点疼!”正躺在刘启身下的她对着刘启轻灵如仙鹤道了一声。

    虚弱中刘启听得则是满脸窘红,连忙放开还抱着人家的手然后向右侧滚了开去两人平躺在床上。刘启有些做贼心虚的摸了摸下去,“这、这是包袱!”刘启摸到的是水离情的披风长袍和自己包袱。

    刘启虚弱呼吸着那女子散发出的体香,慢慢竟然开始恢复起来。

    “你是我的相公么?”刘启枕边传来那女子幽幽问话。

    刘启好奇转过头去看着她,“我、我好像什么都忘记了一样。感觉现在脑海中空白一片,怎么也想不起来了!”女子弱弱跟刘启解释着看得刘启心中怜惜洪起,“好纯的mm啊!”刘启不知不觉口中的哈啦子开始往外掉了起来。

    “你怎么了?”那女子见刘启口水泛滥很关心问了一句。

    刘启这才觉到自己失态,老脸一红。“那你是妻身的相公么?”那女子好像很关心这个问题再次追问了一句。

    “这个、这个!”刘启犹豫之间突然觉得此时身边女子体内竟然有一股庞大能量活动着,女子双眼之中刘启隐约间都可以看到火苗。

    “其实我不是你相公,我是你老公。我们还没有正式那个拜堂,你忘了么?”当刘启说完第一句话的时候女子体内那股能量竟然齐齐对准了刘启,不过当听到老公这两个字时才烟消去散去。

    “好险,差点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刘启在内心抹了一把汗。“反正我也是被拼了这条老命无意中救了你,这么漂亮纯情的mm也会以身相许的吧!”刘启内心深处贼贼开脱着自己的冒名之罪。

    “老公?”那女子很费解得想着这个词的含义,天见可怜这时候这个大陆可是还没有人用老公这个称呼。

    刘启额头上冒出了冷汗,生怕眼前这个娇滴滴的mm突然给他来一下然后自己莫名其妙就挂掉。“老公就是准相公的意思,等我们拜完堂就是相公了!”刘启各种曲解中!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