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37
    暮娘对刘启的胡闹似的闯入没有意见,但是并不代表别人没有!此时台下已经哗然了,自己心目中的女神竟然和一个乞丐说着话,而且貌似还有点小欣赏。..

    “你是谁,下去!”刘启的身后传来了王忠冷冷的吩咐声。

    “哈哈!!!”刘启仰天长笑,“你是她的。”刘启已经了,这个文武招亲其实根本就是个晃子,试想谁能打得过王忠的破军剑破军剑!刘启口中她的男人还是没能说得出口,连连念了两遍破军剑刘启瞬间觉得自己可怜的要命!

    纵然成王,可是自己的女人却成了忠实拥护自己属下的女人。现在他还完全不把自己放在眼里吩咐,让自己走开!

    “呃啊!!!既然你要招亲我便来取下你,无论天涯海角物是人非,你永远都是我的欣儿。我不曾变过,不曾忘记!”刘启声嘶的低低咆哮道。

    “大胆,暮娘的闺名岂是你能叫的!”王忠那冷酷的脸有了一丝怒容。此时杀气凛然,手也放在了木盒之上。

    “忠表哥,不要动怒!”暮娘见状连忙出言制止,只是刘启听到忠表哥三个字的时候脸上如同吃了榴莲一样的难br/>

    “这位壮士,你虽然过了文试可是你的武试?”暮娘还以为刘启早已经败了,现在在这里胡闹的,所以出言提醒。

    刘启痛苦的低着头,“我刘启的武试还没有比试,又何言失败之说!”刘启见暮娘暗指自己武技技不如人,突然抬起头细细己的‘忠臣’王忠。

    王忠嘴角撇过一丝冷笑,“你都不敢出现比武,不是输了又是什么,而且现在那位大汉已经宣布成为最后冠军。人家会和你比么?你个无赖色鬼!”王忠像是在白痴一样启,显然他已经认出了刘启就是在茶馆喷他满身茶的人,现在还在这里胡闹要不是暮娘不让他动手不然他此时早就已经把刘启劈成很多块了。

    面对王忠的鄙夷,刘启没有天真无邪的表明自己的身份来证明什么。只是淡淡的笑了笑,“如果他愿意和我比呢?”

    王忠愣了愣,“那你们比啊,我觉得你打不过他还不是被人扔出去丢人现眼的好!”

    刘启最后深深那个蒙着脸的‘欣儿’,“我说过,无论天涯海角我都会找到你,我说过我会守护着你,一生!”然后如同获得重生一样坚定的走向了蛮牛。

    蛮牛有些迷茫的上生的一切,当同天神降世一样的刘启向自己走过来的时候。蛮牛搔了搔头,“恩公,你怎么了?”

    刘启直是轻轻地拍了拍蛮牛的肩膀,“我来和你争媳妇了,你愿意和我比试么?”

    蛮牛憨憨一笑,“这个当然可以了,刘大哥不是还没出场嘛,只不过刘大哥我是不会让你的,俺再打败一个人就可以取得媳妇了。”

    “谢谢!”刘启说完向蛮牛行了一个武者的礼,等待蛮牛的进攻。

    “啊!”蛮牛狂叫了一声,摆出了不要命打法冲向刘启。蛮牛心中只有一个想法,等下不扔自己恩人把他抱倒在地让他认输就好了。

    刘启见蛮牛如同蛮牛一样冲过来没有选择躲避,只是静静站在原地。台下的有些观众都已经不忍心再了,“又是这个招试,又是这个套路,又是这个莽汉!”

    刘启在蛮牛将要近身的时候心中长长吐出了一口气然后摆起了太极拳的起手式,蛮牛手一碰到刘启还没来和急抓,刘启只是轻轻的一推让蛮牛就失去了重心然后差点就栽在台上。

    “这样也可以!”会场的观众如同傻子一样的伸长脖子,无法想象就这样轻飘飘的一下竟然可以挡住如同蛮牛一样的冲击。

    刘启心中已经陷入了无欲无求的境界,“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相,他强则他强四两拔千斤!”蛮牛也没想到自己竟然会被刘启如此轻易的给弹开,这个新式的武艺顿时让他也很兴奋。往两手上很痛快的吐了两把口水,“刘大哥,再来!”

    蛮牛的这个下意识的举动让台下的有些观众无语,“还刘大哥呢,这个你是故意的吧!”刘启见再攻过来的蛮牛,只是微微一笑然后竟然也冲了过去。顿时两人交织在一起,不过他们打的是!

    “我没,这不是摔跤么!”太过份了,这是招亲大会现场你们不能这么假的,不带这么假的啊!

    观众崩溃了,此时很多人心中只有这一个念头:“这辈子,这个观众当的是最最苦b的了!”可是刘启和蛮牛两人似乎玩出了激情,摩出了火花。你来我往中衣服都磨破了,当然这也不怪他们谁让他们的衣服都是那么的极品!

    “就是这个时候!”当蛮牛把刘启破布一样当肩摔过,在着地一瞬间刘启对没有余力蛮牛起了反攻,借着双手还抓在蛮牛身上反手将蛮牛举了起来。

    王忠鄙夷的神色换上了一副目瞪口呆的表情,这实在是太让人意外了!

    刘启一开始就使出太极借力打力的时候,王忠还以为他会借用这个新奇方法击败蛮牛可是没想到的是结果竟然是这样子。当真是想到了结果却没猜对过程,刘启给人结局太猛浪!

    刘启放下蛮牛,蛮牛没有再出手而是很痛快的认了输。

    “刘大哥真是厉害,俺蛮牛甘拜下风!”刘启闻言只是很用力的抱了抱蛮牛,“我欠你一个媳妇,以后还给你三个!”

    蛮牛听后眼睛一亮,“真的,那俺蛮牛就等你的媳妇了,呵呵!”说完如同了财的地主搓了搓手。

    “当然!”刘启坚定的点了点头。

    王忠此时已经恢复了往昔的冷酷,“既然你赢了他,那我们开始吧!”说完后,战意仿佛如同一座火山瞬间喷!蛮牛见状很客气的向暮娘挥了挥手,“暮娘,俺蛮牛没这福份把你取回家,你就好好跟着刘大哥吧,他是个好人!”说完就直接跳下了台。台下立马就乖乖识相给这个飙哥让了个位置,谁能保证如果不给他空间中刘大哥比赛他会不会做出和台上一样的举动――把人丢出场外!

    “等等,我去拿件东西!”刘启当然没有蛮牛那么干客的做风,别人用剑自己用拳头。

    刘启走下台将自己和蛮牛比试时放在地上的剑拿了起来,然后静静的走上台和王忠遥遥相对。

    “剑名破军!”王忠很出人意表的提醒了一下刘启,然后直接就是刘启在茶馆见识过的一撸一式出手。

    “噌!”剑从木盒划过的声音响彻在整个台上,刘启感觉到了破军剑的剑气如同洪荒猛兽一样冲向自己,度快的好像此时王忠人还站在原地一样!

    “嚓!”剑剑相撞,刘启手中剑早就被刘启扔了剑鞘用布缠着,所以刘启很干脆提剑格挡。险险一惊,在剑临身的刹那完美挡住。

    “如果你还拿这一撸一式来对付我实在是太天真了!”刘启调侃了一句然后毫不客气用蛮力将王忠的剑挑开,王忠在刘启的蛮力下连连退了几步。

    要知道刘启可是对上蛮牛的蛮力都不怕的人,这样猛的暴出的力道差点就让王忠破军剑离手而飞。

    “你的蛮力,还真不错不过想要赢我还差得远呢!”虽然没能听懂刘启所说的一撸一式,但是王忠还是清楚刘启所表达的意思。一个翻手式将剑重新祭了回来,提着剑冲向刘启。

    刘启根据那天在茶馆时王忠那一剑推断王忠善使快剑,而且是快得让人防不甚防那种。可是当真正对上手刘启才猛然醒悟,他的剑法竟然是偏重于大道重于锋,可是却还是这么的灵动!

    破军破军果然名如其实,拿着破军剑的人怎么只知道使快剑。刘启连连接过王忠砍过来的剑时,手都有些软了。一剑如锋,当真可破军!

    刘启在接过王忠这么多招后知道自己真正和王忠对剑术的话,想赢的概率和去买彩票中头奖一样,当然除非耍贱!

    “认输吧!”王忠仿佛刘启的剑术完全不是他浸yin其中十余载的水平,一剑接着一剑然后很轻松的说出了这句话。

    刘启听后只是微微的笑了笑,可是当微笑还没来得急收回刘启顿时觉得自己仿佛置身于千军万马之中。“杀啊!”千军万马奔驰的声音突然出现在自己脑海中,同时感觉有千军万马冲杀向自己!

    破军剑终于在王忠认真之下开始显威,王忠连连挥剑所出现的嘶杀之声千军万马冲杀幻象让刘启神经开始崩溃。

    刘启感觉自己好像掉进水里一样,不过浸湿自己却是他的汗水,慢慢的刘启感觉自己一分力气都快要使不上了。“要输了么?”刘启想起自己为了练习剑术一天对着木头劈砍数万下,为了让自己掌握力量和山上的猛虎斗,最终让自己成为山中野人一样!

    “欣儿,就在眼前,难道我!”刘启猛的睁开了疲惫双眼,“去吧!”手中的剑后先制挡住了当头落下的破军,一剑挥过出龙吟之声。龙吟声出让刘启顿时压力大减,破军剑的剑势被遏止住了。

    王忠虽然奇怪刘启那把破布包的剑竟然能够破掉破军的剑势,但是手中破军还是不减分毫度飞快的攻了过来。刘启眼中虽然破军的来势,可是奈何人家的剑时快如闪电,时重如山岳。不幸还是被划到了胸前,刘启又被打得如同蛮牛面对萧山的长枪一样被动异常。

    “还是不行啊!”刘启苦涩的笑了笑,毕竟人家日积月累自己想要越还是差火候。“你的剑术,我不是对手!”刘启挡住再次袭胸的一剑后,用力格开王忠剑后说了一句。此时刘启身上已经几处挂彩,衣服也被王忠不客气招呼的差不多了,再来这么几下刘启就可以成功裸奔了。

    王忠停下了剑,“要认输了么?”刘启回答他的是摇了摇头,然后竟然抢先攻了过来!

    “你这个无赖,么收拾你,你还想打欣儿的主意!”王忠觉得自己又被刘启耍了,有些怒用破军架住刘启的剑,可是在反击的时候让他没想到的一幕出现了:自己的剑一飘到刘启的周围,剑势竟然慢了下来!

    “这是怎么回事!”王忠刘启挑回来的破军剑身上竟然有点点的雪花,而且当刘启挑的瞬间他好像空气中竟然也散出了丝丝的冻霜。

    刘启没有回答他,只是继续欺身上前。刘启过来的一瞬间王忠感觉空气好像是冰的一样,比刚刚的冷了很多!

    刘启对于忠实自己的王臣并没有杀心,更何况他们只是在台上竞技。所以刘启没有用极冻凝结,在冻住王忠那一瞬间展开击杀。一开始刘启想在王忠的破军剑下试试自己这七天在山林之中修练的成果,可是没想到自己还是太弱了!

    不管怎样刘启做不到,做不到就样被打败然后黯然离去!

    “霜之衰伤!”

    刘启在各种情结的冲击下慢慢进入了面对格鲁一样的境界,将自己这些天对极冻凝结的掌握和对欣儿情愫结合成了无边的剑意。

    问世间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许。

    天南地北双飞客,老翅几回寒暑。欢乐趣,离别苦。

    就中更有痴儿女,君应有语,渺万里层云,千山暮雪,只影为谁去。

    横汾路,寂寞当年萧鼓。荒烟依旧平楚,招魂楚些何嗟及。山鬼自啼风雨,天也妒。

    未信与莺儿燕子俱黄土。千秋万古。为留待骚人,狂歌痛饮,来访雁邱处。

    一剑挥出,刘启口中咏起了自己曾经和欣儿一起朗诵的这篇诗歌。剑的招式与诗的意境结合如涛涛江水涌向王忠,但是王忠还是依仗自己那飘逸的剑术勉强抵挡了下来,只是被攻得体无完肤,没有丝毫的还手余地!

    “他这是!”王忠没想到刘启竟然能在这样的环境下突然领悟这么厉害剑法,失神的这一刹那。

    “夺!”刘启轻轻吐出了这个字,王忠手中破军剑已易手被刘启拿到了左手上。王忠一时傻了,十六年了自己的辛苦练剑十六余载可是自己的剑竟然被一个刚刚简直不堪一击的对手给夺了!

    破军剑一入手刘启心里掀起了惊天骇浪。隐约间一股来自灵魂深处的杀意蠢蠢欲动,刘启还没来得急清楚这其中的端倪,体内竟然暴/动出了更为强大的杀气。

    “嗡呜”破军剑剑身在刘启手中颤动不止,“杀伐无法,唯有破军。一剑破之,定军战魂!一切逆诸般乱唯有杀!杀!杀!”刘启脑海中出现了一个穿着铠甲的将军,仗剑立于峰巅傲然咏叹。刘启感觉自己身体在破军剑的牵引下也慢慢震颤了起来,体内的涛天杀气终于透体而出,自己的灵魂都要被这漫天的杀意给冲散了。公告:app上线了,支持安卓,苹果。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appxsyd按住三秒复制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