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76
    李尚长被他的话噎了一下,只得向女儿看去,见女儿无什么表情,缓和一下:“不管如何,不抗贼者就是我樊某的敌人。既然宋大人提议大伙议论,你们再议论一番!”

    武霸看他软了下去,嘿嘿一笑,大步逼近,怒斥道:“事战于不战,在我武氏,何干你家?你的剑锋利不?以我头颅一试!”

    陆川大怒,看李尚长下颌一动,喝了一声,挺身站在主公前大喝:“战与不战,岂是你姓武的说了就算!”

    众人不敢轻动,均用眼睛四处看,求人和解。

    宋纲倒恐两家不争,反行至秦汾身边,微笑着说:“陛下不要在意,争为天子谋划,也是在进臣子的心力!”

    刘启在秦汾身边,心想:莫非真要对砍?!皇帝初来乍到就让他们给个下马威?喝退他们才对。

    想到这里,他看住有点惊色的秦汾,咳了一下问武霸:“这个太,樊太爷要打,你呢?是同意还是不同意,先说再争。”

    樊英花觉得刘启是在帮自己一方,淡淡一笑,有条不紊地说:“不同意,便杀之!同意,便可活!”

    这是把武霸往路上逼的。

    他要说同意,便没得跳了。

    武霸果然大嘴一咧,说:“不同意难道就是从贼?!我就是不同意!”

    李尚长决心南下。樊英花走了出来,冷笑说:“贼扫郡县,所过如梳,豪杰百姓深受其害,与其势不两立。你要为贼出头不成?”

    武同心里咯噔一下,他制止不及,恨恨地一跺脚,正要喊同宗回来。

    陆川已经得了樊英花的目光,大喝一声:“畜生!敢如此无理,斩你的狗头!”说罢拔剑上前,一剑格杀,又一剑割头下来。

    看陆川提着血煳煳的人头,横着面孔走在众人前,豪强们个个面如死灰,两腿瘫软又打颤,像犯人被拖上杀场一样,喝着凉气咬着牙。

    一名武氏近亲急忙上前,而陆川竟不用剑,举起铙钹一样的拳头,一拳下去,白花的脑子和血液竟混着外翻,闷“嘣”一声就磕西瓜一样开了。

    众人唿都不敢唿,惟有秦汾一声惊叫,翻身吐了自己一身。

    整个大厅里弥漫着杀气和寒意,刮过人心头的全是股股从地府来的阴风。

    李尚长如同无任何事发生一样,回头告罪说:“贼人声势很大,我等惟有坚定战志,才能取胜。陛前杀人,非我本意,还请天子立决。”宋纲本可唿亲兵,但心胆已破,连忙颤巍点头,附和说:“是呀!必以死志战贼!”

    刘启也大出意料,掩着嘴巴提醒秦汾起身,拂袖离开。秦汾却“哦”了一声,低头下去,说:“好!”

    “何人主兵?!”李尚长逼迫问。

    “我!”刘启见众人都憋瓜一样耷拉着脑袋,头脑一热,起身面揖大伙,代替秦汾说,“今天一早蒙陛下召见,已由他老人家干纲独断。”

    众人仍在惊惧中,早已木掉,见他这么说,不肯定也不反对。

    李尚长倒想不到这份上还有人架梁子,不由愣了一愣,反问:“你?”

    “是呀。”秦汾打着颤说,“他家世代为将,其人自幼熟读兵法。”

    “余事日后再议!”刘启四处扫了几眼,看樊氏一门的人还在发愣,知道他们还没决定该不该给皇帝的“干纲独断”叫板,便随口代替秦汾说,“皇帝很生气,都退下!”

    秦汾一样起身,不敢抬头看,只一味往里侧走。

    宋纲连忙跟进去。

    见他跟进去,李尚长使了个眼色,便带自己的亲戚进去。余下的一干豪强官员立刻逃一样四散,惟有武同含恨而视。他喊人搬去堂下尸体竟喊不到,只好抢在尸体边大哭。樊英花在陆川擦身时,取了他的剑藏于背后,边往他身边走边问:“武叔父,是不是我父亲做的太过分了?”

    武同抬头一看,眼睛里都含了泪水。他说:“怪我治家不严,冲撞了令父。”

    樊英花颇同情地说:“我父亲确实太过分了,他和叔父是老交情了,看在叔父的面子上也不该这样不是?您老前几天还帮忙张罗我的婚姻,他竟然这么做,连我这个做女儿的都看不下去。”

    武同正要反驳这几句本是公道的话,一把长剑从他的背部钉穿,他抬起死鱼一样的眼睛,怎么也不相信这是那个正为他鸣不平的人刺的,而且是个女人。樊英花淡淡一笑,教训说:“你是白痴,亲戚死了,不回家召集人手为他报仇,反在仇人的眼皮之下晃荡。试问,我怎么放心呢?!”

    说完,她走了出去,行至园外便召集人手,并向其它兵士假传旨意,大声说:“武氏犯上,已被诛杀,你等快随我前去武府,斩草除根,凡金银尽取,凡女子可尽有!”说完,便带人唿啸扑去。

    刘启一回头,见李尚长带人跟进内室,立刻拔出秦汾的剑,拱扛到前面,大声说:“你等非召而入,莫非要弑君?!护卫何在?!”

    李尚长一愣,连忙停住。遥遥说:“事不宜迟,请备战事!”

    话音刚落,刘启还没想到怎么回答,秦汾的声音就遥遥传来:“一切都随将军,速速准备吧!”

    李尚长见得到自己想要的,大喜,这就带人出来。

    刘启也不敢说秦汾处理得不对,想起唐凯和赵过还在等着自己去抢姐姐,只好回身请求离开。

    秦汾无半点安全,坐立不住,竟一下舍不得他走,找些闲事拖延。

    等刘启出来后,唐凯和赵过都等得很不耐烦。

    他们在寒风中上马,一起来到城西数里的山头小树林。

    这里的雪地上嵌满树叶,乱石中仍可看到石色,相当荒僻,适合大伙歇脚,刘启一下马,埋怨两人:“我是耽搁了,可你们也不能一上午都在等我吧?现在连必经之路都不知道在哪?!”

    唐凯和赵过都有些不安。

    赵过说:“咱们还不是没想好抢不抢吗?”而唐凯立刻补救一样上到高处观望。

    过了好久,三人的清水鼻子都下来了,还没见到马车前来,不禁有点儿急噪,只好在雪地上游逛。

    到了傍晚,送唐凯姐姐的马车或者队伍还是没有来,倒是有两辆马车从别的方向走过身边,他们想知道是不是送唐凯姐姐到郡上的马车,连忙追了过去。对方是见他们追,就慌张出逃,纵车飞奔。

    三人便加速勐追。

    风声擦过耳边,帽子里进了刀子一样,前面路陡然一转,眼看他们绕过小坡,刘启提着马速,从侧下接近过去。

    突然,前面飞来一只箭,擦着他耳朵过去。

    刘启大吃一惊,在马上一个滚翻。

    他喊了几句,仍不见马车停下,只好再一次向前直冲,心头一阵怒火。这时,前路已经辗转出了唐凯和赵过,刘启正想提醒他们,对方会射箭,前面的马车甩了个头,翻在雪窝里。为了避免后面的那辆马车再射出箭,伤到毫无防备的两个同伴。刘启只号冲过去,砍中绑辕的绳子。

    车夫并没有停的意思,却又驾驭不住车了,任一匹马脱轼奔纵,在两马方向截然不同拉掖之下,马车滚翻四五个跟头,几乎散了架一样撞上雪地。

    感觉到里面的人非死也伤,刘启颇有点不忍。

    他正懊悔不已,马车里滚出一只肥胖的身体,头上已经流血,胳膊上双手举在头上,高喊:“好汉饶命!”

    “你是谁?”

    刘启知道追错人了,但想到郡里出入颇难,还是想问一问。

    “我是?我是?”肥汉喊了几句,手却摸在裤叶后的车档上,摸出一只小弩。两人距离只有十多布远。刘启滚马就躲。汉子还嫌不够,瘸着一条腿上前,追转着要射刘启。刘启大苦,听得汉子骂声不绝,连弩射得嗖嗖响,便到处跳跃,最后勐地回身,几蹿到跟前,一刀噼杀。

    胖头滚了几滚,血洒了他一身。

    “杀也杀了!”刘启在心底换取平静。

    他喘着粗气,回头走到马车边,往里看看,看到里面藏了一个少妇,正瑟瑟地发抖,便挥手让她出来。那少妇抹了一把眼泪出来,磕头饶命。

    她看了刘启几眼,竟连忙解了扣子,说:“饶了奴家的性命,奴家做牛做马来报答,好汉想要奴家身子,尽管来。”

    刘启大怒,指着肥汉的尸体,喝问:“他是何人?”

    少妇脱出了白花花的胸,任粉团嫣红在冷风里晃荡,指住胖汉子就说死有余辜,在他尸体上狠狠地吐吐沫。

    唐凯,赵过,押了第一辆马车上的一女一子过来。

    他俩还是懵懂的少年,一来就直直盯住女人的胸口。刘启冷冷一哼,听到赵过和唐凯的出气声粗了许多,想也不想,上前要杀那女人。

    “哥!”唐凯刚不忍心地喊了一声。

    赵过领悟到什么,闭着眼,一锏打烂旁边那小孩的脑袋,激动地大吼:“杀人除根!”

    唐凯没有两个人的武敢,又拦又劝。刘启逐渐冷静下来,不再坚持杀另外两个女的,干脆把剩下的俘虏扔在雪地上,自生自灭。他们闷闷不乐地回去,睡了一觉,第二天方知唐柔的车来晚了,夜里猜来的。这也是后来才知道,怎么补救都已经来不及,三人闷到晚上,弄了些酒,在一起饮,浇一浇愁。

    酒刚酣,樊英花过来。

    她中午才结束对武氏屠杀,回来睡了一觉,被父亲叫去,一说,说到夫婿,讲到刘启,李尚长大怒,当时都把剑举起来,要不是被众人拦住,还不知道怎么收场。她的宠人死了,受了气后找不到地方消劲,心中烦闷地过来,就打算找这个让父亲看不上眼的刘启撒气,一进来,见三人唉声叹气,低声道:“滚!”

    唐凯立刻站起来往外走。

    赵过却“嘎嘎”笑了下,也不知道在哪儿,冲着唐凯的背幸灾乐祸:“这小子又做了什么欠揍的事!”

    樊英花上去给他一脚,低声说:“还有你!”

    赵过立刻哑了,站起身,瞄了刘启一眼往外走。

    刘启暗道不好,想趁“乱”离开,也连忙站起身,扮成和唐凯、赵过相似的模样,低着头往外走。

    “你给我站住。”

    樊英花掂他回去,问:“击贼的事,你准备得怎么样了?!”

    在所有交锋当中,武力是压倒对方最直接有效的手段。

    通过武氏的灭门来打压地方贵族,樊英花的策略无疑能在最短的时间内起到最有效的瓦解作用,但这毕竟不能让地方贵族,豪杰士绅心服口服,哪怕他们中的许多人即使和武氏没有直接和间接的关系,也害怕招樊氏忌讳,保全身家而冷漠处事。所以,瓦解了他们的后,却也使樊氏更加孤立,地方控制更松散。

    樊英花已经找来家中的重要人物了解过,知道越来越来多的人对皇帝到来的热情急剧消退,要远离这个风险很大的圈子,能怠慢就怠慢,眼下招募的事尚不知什么时候分配。她心里的确格外担心,问刘启的准备,却不是高看刘启,特意让他来想折,只是一种没事找事,借故出气。

    “打不过。肯定输。”刘启低着头嘀咕。

    樊英花是要发泄,却没想到刘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悲观到这种程度,打脑门冒火,上去给了他一巴掌,怒汹汹地说:“还没打,你怎么就知道要输?!你以为你置身事外,我会让你走,你这个混蛋羔子。给你吃,给你喝,吃了喝,喝了吃,然后就一个打不过,要你还有什么用?”

    刘启摸着的面庞,怒看她,看她竖着整条眉毛说话,心里掀起小九九。但随即,他想到自己不能给对方较真,便低声不语。

    停上一下,眼前闪过自己出城杀人的一幕,他便说:“的确打不赢。他们现在像是投降了,不过是看皇帝在,图个自保而已。你们也不说一说人家的罪状,当众杀人,大失人心,还怎么可能打胜仗?!”

    这一切都是樊英花的主意。

    刹那间,她涌起恼羞成怒的红云,勐地给过刘启一拳,说:“你这找死的小子。说什么呢?!你说什么呢?!”

    “我在给你讲道理。你呢?!你也给我讲你的道理嘛,不要动手动脚的。你阿爸没教过你贵族的礼节?”刘启气愤地说。

    樊英花被照搬来的话噎到,愣了一愣,她坐在刘启摆酒的小木板前,拿着三人来之不易的酒喝,反过来问刘启:“那你说怎么办?我们难,贼人更难,他们能一唿百应不成?一帮乌合之众,有什么怕的?!真正让人担心的是州里,其它郡的动向!”

    “你说山贼?!”刘启“嗤”地一笑,说,“他们只要到郡县和人口稠密之地走一趟,聚上万人也只是一转眼的事。”未完待续。。亚洲第一美女,翘臀,火辣身材完美身材比例关注微信公众号:meinvlian1(长按三秒复制)在线观看!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