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55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不料,这事让刘启的师兄弟们知道,他们替刘启出气,讨到班上,把胖胖的王本摁倒在地,抢光抢净。

    王本是章妙妙的亲戚,章妙妙赚了他三个鸡腿硬没有把他一身的宝贝要回来,只好天天带他去找阿姐。

    章琉姝问来问去,几个男孩子也不买账,说是刘启赢的,要要也该刘启要。这原本是不想还东西的借口,可王本却因而和刘启好上了,认为这个小孩认识的大孩子多,于是勾结自己家的王壬一,和刘启勾肩搭背地称雄启蒙班,揍外来的孩子,抢他们的东西。

    至于上课,小孩子一觉得自己如何地有面子,就不会好好地听话,上课更不会老实,也好在其它淘气的男孩子面前显得更加无所畏惧。

    正式的第一节课是句读。

    姓孟的本地老先生肚里也没货,就裹着羊皮袄,反复地教几个简单的字让大家练。段晚容很认真地一笔一划地练习。而前面的王本却在家学过这几个一、一,二、二的字,就扭头找刘启,要学女孩子一样抓石子。刘启不会玩,玩了一会,打了个呵欠睡着了。反正先生也不怎么管。

    不知道是不是嫌跪趴在桌子上不舒服,他竟窝到书几下面睡了,在甜梦里发笑。

    章妙妙早就瞄得死死的,站起来喊了先生,指跟一个小猫儿一样圈着的刘启说:“阿师,有人在睡觉!”

    段晚容赶快去拖,刘启却说了几句听不懂的话,翻了个身,把书几推都出了好远。

    有两个男孩子坐不住,趁全部孩子的视线全部都集中,老孟先生转脸的时机,站起来往外溜,站在门口和刚爬起来的刘启打招呼。

    刘启揉了揉眼睛,一看到有人在门口,问一句“放学了吗?”站起来要走。老先生大为恼火,怒敲了他一记,想也不想就罚他写字。刘启疑惑了半天,换来更多的笑声。

    章妙妙大为得意,不但仰着眉毛瞥他,还伸出自己的腿,打算暗中绊人用。

    刘启嘀咕着趴回自己的位置,在那儿胡写乱画,大字半页,小字圈蛋,好不容易应付到下课,见到两个逃走的孩子,问问,才知道他俩一点事也没有,心中便已跃跃欲试。接下来,算数的先生是章家的门客,不但年轻,还只把算学的基本计算方法一讲,就问孩子家里有多少羊的问题。

    这投得刘启的心意

    。他和王本不知比那些连数都数不十几的孩子好到那去,就边玩些小动作,边争先恐后地回答。

    这样上了许多天,连算数课也没了意思。

    天天摸不几下髀石和弓箭,刘启手上痒痒的,就再也忍不住了,接二连三逃出去玩,回到家里,则应付段晚容在余山汉那里告下的状,说:“那老孟先生的字我都会。他写的还是错的,我说他,他还不愿意,不让我去上课!”

    余山汉不信,心想:人家是老师,你反过来要教人家?人家不觉得颜面无存才怪。他自己也写不了几个字,看到刘启在雪上画了几个歪字摆道理就记下,回头自己问别人,一问,果然刘启的对,而自学认字的老孟先生常常写错偏旁。

    奇怪了。

    怕刘启故意给自己贴光,把老师写的字写错,他又耐心地问段晚容,问过才相信刘启的话。

    久来久之,查谁对谁错引发刘启的兴趣,他干脆找出一本句读本,自己当老师,教无所事事的余汉山,两名使女和段晚容读书。

    大家有些莫名其妙,一开始都不怎么睬他,就把事儿说给来看刘启的花流霜。

    花流霜倒也为这样的先生发愁,就让他们跟着刘启学,调动刘启的热情,为此,她劝余山汉说:“你整天练功夫也不是办法,要是学了书文,闲得发慌的时候读些书,不说其它的,那些兵书总要读罢,将来也好跟你主公干大事!”

    余汉山觉得有道理,眼看刘氏家业渐大,内心中憧憬也多,就向刘启学习,逼迫刘启去学自己也不会的,兵书,杂记上的复杂文字。而刘启写会之后,又故意拿到课上问老孟先生。

    老孟先生几乎要被他气疯了,见他就躲得远远的,最后干脆回家抱孙子了。

    花流霜更不放心了,让余山汉打听哪个老师好,出点钱让他私下教刘启,寻了一个又一个,都只能让刘启更加得意。大人都犯愁,心想:别人也未必没有学问,可会这不会那,会靖康文不会其它文字,他却党那字认几个,猛语认一些,先生们被他几个花招给镇住,自己都不好意思来了,这怎么行?这北疆生蛮之地,像他父亲那般的人到哪找?

    花流霜见他习武无心,读书不成,又不能领回家,就郑重地让人给他二叔递信,让他务必在中原收罗个能降孩子的先生。

    先生还没有找,刘海就在她那儿给刘启了特许,说孩子出去玩,包括去打猎也是学习生存之道,就怕不学习还无事终日,傻沤发愣。

    她气不忿地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便让余山汉督促他勤练武艺,一旦外出,不提五只老鼠回来不给吃饭。

    之后,在家,刘启跟着余汉山装模作样地练习武技,出门则忙着找老鼠洞攒老鼠,只要一去上课那就犯浑,要么胡乱读其他书,要么玩画画,要么做小动作,要么流着口水睡觉,顶嘴顶得没有先生不怕。

    偏偏先生们还治不住他。

    混到过年回家,刘海意外地发现,他箭法越来越好,似似而非的道理也越来越多,便偷偷给花流霜说:“孩子玩也是学!他去打猎,得辨别野物,知道怎么生火,懂得那些大孩子给他说什么,在做什么吧?找本介绍山川河流野物的书放在他眼前,他肯定会翻开,似懂非懂地瞅,直到明白为止。至于去难为先生,何尝不是被先生难为,也有自己脸面无存的时候!这时他会怎么办?非自己翻一遍书不可!

    “只是怕他比起其它的孩子,越发地骄傲。不过你不用担心,他一旦骄傲,总有错要犯,你就得等他做了自己也知道的蠢事后再好好地教训!这几天,你就可以考问他自己翻书翻来的字,一旦他有错,你只需嘲弄他一番,再把正确地说一遍,他肯定能死死地记住。他本来就认了不少字,这年下一个月,天天又灌字,过后,还怕他不能读些简单的书文?”

    花流霜试了一试,果然,刘启对不认识的,读不准的,难记的字特别上心,一卡就脸红脖子粗地藏起来写,读,回头变了法儿偷问阿爸,在阿爸的鼓励下,竟用已学会的字注了本疑难杂字发音的小册子。

    年后,回到学校,他当真是威风八面,什么都会,连高年级的学生遇到难写的字都跑来让他看。

    这让他更怕自己遇到不认识的字,句法,怕也只有段晚容和余山汉才知道,他不上课的时候用功得要死,有时连赵嬷嬷夜晚不能读书的巴掌都忘掉了。

    这时,句读课改称行文课,新先生见课上镇不住,只好眼睁睁地看他找来好友“蚂蚁”和“屁牛”顶课,而自己隔不几天就跟着年龄稍大的孩子去山林边上打猎。

    当记载动植物的杂说和山川河流图悄悄出现在家里后,他也不懂装懂地研究,以便在一群少年的面前出口说:“今天,我们到马耳朵山后的坳子里吧,不远,还有林子。”

    因为他读书的目的性越来越强,看了就有深刻的印象,比起余山汉这样的成年人同样事倍功半,余山汉常常怀疑他过目不忘。

    ※※※

    又是几个月过去了,“笨笨”成长许多,有马驹般大小。

    能站个东西骑半大马儿的刘启非常高兴,时常带它和哈达达出去转圈,等着自己有乘它追逐的一天。

    这时,余山汉怕他野起来不回家,次日不让自己跟着就随别人乱跑,就会叫上段晚容,紧紧跟在后面。

    他们把四处走动叫遛马。

    刘启好动,他们一天得遛三趟。

    ※※※

    这天,随着市场的扩大和政治版图的扩伸,越来越繁荣的街上竟开了家歌舞堂馆。

    几人走过这里,听到悠扬的乐器,看到许多稀奇的殷实的汉子泊了马车来看,就停下看一看。刘启爬上路边的马车,站到上面,伸头发问,余山汉也只知道是乐器,却不清楚到底是什么发出来的。

    他怕好奇的刘启缠着不肯走,定要进去,而里面往往与情色有关,就早一步把刘启从人家的车马辕上扯下。

    刘启扭了几扭头,直到看到前面不远聚集了一群穿着短衣的穷汉,在一截草棚下敲刀低歌,这才转移注意力。余山汉看着他们,发起一阵感慨,也不管身畔是大人还是孩子,就说:“以前咱雍人质朴重武,以击刀剑和歌为乐,因而男人们打仗无人愿意背后受伤,这才拥有天下无敌的铁骑和锐士,称霸天下!可惜呀,如今却贪于安逸享乐,时常被游牧人骚扰。”

    段晚容抬抬头,疑惑地看看,继而听到跑到前面的刘启愉快地喊:“快看。一个人在弹木头,好奇怪呀!”撇撇嘴巴,嚷他:“什么都要去看!是敲木头的呀,还不如回家歇一会儿?!”

    余山汉分神一听,耳边游了几丝萧萧琴音,再一看,一名修身的艺人忘情地抚琴,灰白的头发时候随着节奏摆动。

    明显,那是琴声激起的共鸣。

    这人一定是落难的士大夫,这份上了还抱着那高雅的劲儿,可是这塞外,马头琴更受人欢迎一些,余山汉心里这么想,便走到跟前,看准一个黑瓦罐,投了点钱,叹气说:“我也听不懂,见你也是背井离乡,奉劝你一句,丢了这玩意,用手脚力气养活自己吧!这里哪有人听得懂呢?”

    “谢了!听不懂才有钱赚!”艺人停住琴声,“稀奇。”

    一张苍悴发白而又有皱纹的面孔呈露,他连眼睛都没有睁开,即客客气气又拒人于千里之外,说道:“我又不是歌伎,能回头做个良家人?!劝当劝之劝,是为可劝!”

    余山汉讷讷一笑,这些酸文人在国内是士大夫,比起余山汉这样的低级军官地位要高,劝人家倒也不合适,他见刘启弯腰摸了人家的琴,连忙扯了一把,说:“刘启,别乱摸人家的东西!”

    刘启使劲挣着身子,扭头看看不远处敲打兵器的男人,认为这铿锵的琴声引发了他们的情绪,好奇地问那艺人:“你会万人敌吗?!阿叔刚才说,男人们敲兵器唱歌,打仗就不愿意让背后受伤,你能让他们敲打兵器,一定会万人敌!”

    老艺人猛地一睁眼睛,现出几丝吃惊,几丝寒光,极为吓人。

    这眼神?犀利而且包含了很多东西,刘启更加坚定自己的看法。

    余山汉又扯刘启,刘启却给他急,吼嚷:“你怎么老拉我走!我想学学怎么摸这木头绳,还要学万人敌。他让摸,你看,他也没说不让摸,摸不坏。我偷偷拽过司薛何只斤的马头琴,可司薛何只斤拧拧,还能拉。现在,我光摸一摸!你别扯我,说不定他能教我,做我的阿师呢。”

    段晚容也来扯一手,脆脆地喊:“你又闹着不走了!他什么都不会——学摸木头能吃吗,能喝吗?看我怎么告诉你阿爸。”

    哈达达也幸灾乐祸地伸着舌头,围绕着老艺人边转,疑惑地嗅。

    老艺人只一动不动地坐着,白发的长发从面部垂下,让人忽然看不清他的年纪和相貌。

    他满怀情感地摩挲琴弦,展露出来的手指长而健,似在叹息,似在回忆,又似在凝思,反倒置身事外了。余山汉歉意地冲人家赔礼,携了刘启几携,见他红着眼睛挣,只好放下,口里叫着“好好好”,说:“咱就在这玩一会!”

    一老一小在一大一小的注视下徜徉相望,像在比拼耐性。

    刘启见对方还是似笑非笑地看着自个,熬不住话,提起自己的弯指头,勾了几勾,也是为了胡塞余山汉,让他自己说:“我阿叔说摸摸你的木头,能摸坏。摸得坏吗?”老头朝余山汉笑笑,一本正经地解释说:“摸是摸不坏,就怕你偷偷地拽!”刘启小脸通红,却试着摆出凶恶相,拧了眉头,往前走出一步,吓唬说:“信不信,我说拽就拽。只剩一个罐,让你还盛钱?”

    “那就找你阿爸赔。”段晚容飞快地接话,“看他到哪买!”

    “我阿爸不在镇上,他又没有马,怎么去?!”刘启气呼呼地扭头,很烦段晚容乱说。他也就不明白,他吓唬老人,是为了让老人多说话,旁边这丫为啥不帮着自己,还给乱七八糟说话。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