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47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章赫拿了张暗色的羊皮,交由下人递了上来。

    刘海愣了。

    他粗略地看了下,说:“这是一篇写给猛王室的书文,花费大量的篇幅介绍帝神高阳,还有一些是讲这里的各族,说咱们都是高阳帝的子孙!”

    “那!这个——”

    他请来的田晏风说自己不通北方各族的语言,说什么也不肯主持阿玛森,这一次又给推辞了,态度还那么坚决。章赫真有点不知从何说起的好,尤其是他也不再精通他们本族自己的语言,只能说流行北方的猛语,可要是号令北方来的小部族,光会说猛语还不行,写呢,若是一起盟誓起文呢?

    他不寄希望刘海能够知道故雪山族的语言,只需他知道猛语就行了,只是让人家贸然主持对自己家族意义重大的阿玛森大会,倒还是觉得唐突。

    他看向章维,示意和刘海有共同语言的章维来说。

    “我阿爸要开个不小的盛会,邀请各族各部的首领都来参加,想让你来安排——安排。仪式什么的都可以找旁人来管。就是我家的一个族枝,他们的土语连我都说不流畅,总不能让老爷子亲自接待。我听人说你和他们有过来往,就帮我章家一个小忙!”章维说。

    “龟山婆婆不是——”刘海想了起来,顺便提到。

    “她人老了,不行。今找她糊涂了的哥哥说了会话,又来找我要儿子,非要我给她个儿子,我欠他的儿子么。”章赫反对说,“放到她手里不行。我这里有了起色,很想把破乱的族枝拾起来。她不行。章维说你行,我也觉得你行,你就大着心按你的想法办。这是我们雪山族章氏复兴的大业呀……怎么能交于妇人之手?她倒认为就该交给妇人之手?我不信我们雪山族有女人掌权过。对了。章维说你还能说我们的土语,真的么?你家族该不是和我们族里有姻亲的外婿吧?还是?你其实是我们雪山族的呢。”

    刘海的性格是趋于内敛的,好像把锋芒全部收在匣中,章赫多少言语,他搭多少话,丝毫没有过多的表现,但是他每一句话似乎都解答到章赫的痒痒处,章维代为喉舌,讲到他们家族的战略,眼下,他们有心收整几支北雪山族,特别是其中一枝较大的一直受猛人的压榨和仇敌的侵凌,希望南迁,并且愿意奉章赫或者章维为族长,他们水源被夺,食物匮乏,连首领都在和其他山族的械斗中毙命,情形岌岌可危,甚至可以推测,为打破族内生存可危的局面他们并不在乎族长是什么人,章赫出于自己的目的,却不愿扶助他们在他处落户。【愛↑去△小↓說△網wqu】

    在他的构划中,阿玛森大会之后,由长子章维接收那枝雪山族,然后双管齐下,将他们小天白山脉东北的居住地及狩猎范围统一起来,构造一大片的领地。

    章维却担心自己一离开镇子就被弟弟们排挤出去,有意推脱,虽没有明说,但意思却相当明确,而章赫却相反,坚定地认为自己的继承人握住这几支族人至关重要,这些依赖他们的族枝才会是壮大他们的根本。

    章维折中的办法就是要让他们相约共主,而且找一个关系良好的代理人解决他们的生计,统筹他们的治权。

    章赫虽然不为所动,坚持自己所要坚持的,却最终离席,留给两人说话。章维是刘海阿爸给启的蒙,当时镇上读过书的人并不多,至于读书读出格局的,也就是刘海的父亲,虽然他害了鼠眼病被人笑话,但游学入关,尤其以春秋和杂学见长,在真正读过书的人眼中却是学识出众,自然有人给帮忙说话,教过章维几个弟子。章维受他启蒙,按道理说应该称刘海一声师兄。

    虽然关外习俗并不讲究,但二人的关系还是很好的,只是刘海为家业奔波,相互之间好久没有往来了。

    章赫一不在席,章维立刻靠过来低声密语:“这样的想法可行吗?确切地说,父亲把事情交给我办,放心用我举荐的人,也有心让我抓住更大的权力,也认为这是振兴家族的根本!”他一针见血地把自己的观点挑明:“但是某认为,咱们的根本不是他们,是防风……一个族枝,不过千余众,是不是同族同宗尚不知晓,若不是防风镇周遭平原富裕,老爷子能养活他们,他们也不会投靠过来。根本就是有奶-就是娘……”如此观点,刘海愣了刹那。

    他突然发现自己小看了这个师弟。

    他是雍人,章赫要以雪山族人为根本,与他何干?他掺乎什么?他连多说两句的心思都没有,顶多是倒行逆施了提醒一二,当是还自己欠他的人情。

    但章维这么一说,却是观点鲜明,这些同族,哪怕同宗,不是章氏的根本,章氏的根本就是防风镇城。

    刘海不敢肯定地问:“章维何出此言?”

    章维嗤地一笑,自己一仰头,给自己灌了一盅酒,轻声说:“防风章氏的历史你又不是不知道?那是和你们的先祖一起相约立足,相互之间又世代姻亲,真正的族人就在周围……老爷子糊涂了,做的事也矛盾,一边认为那些几百年前沾亲带故的族枝才是根本,一边又羡慕关内文明,要大兴儒教。”

    刘海有点儿感动。

    这种感动和感激无关,而是一种认同和敬重。

    他缓缓地说:“统治山族人并不容易,因为让他们定居不容易。依我看,阿玛森大会不能只赢一个名号,何益之有!以末下看,应是先南后北,若有塞外五镇,兼之平原沃野,用度不缺,自然可以赈济北民,能赈济,可以为之主,介时开辟商道,教之耕牧,使之定居,不能,则复生祸乱,反复无常。既然要开阿玛森大会,不要限于你们雪山族?为何不能周邀诸部和其余五镇的首领?把重点放到他们身上?”

    章维并未有较为实际的远略,闻言赞同。

    他想了一会儿,却又说:“听说你认识小李都帅?若某能从他那里求个一官半职,那就大善了……”

    夜色来袭,刘海在章维那里用了些酒菜,昏昏沉沉地出来,心里一阵烦躁,不住地问自己:这孩子会跑到哪了呢?到底他回来过没有?他牵出自己的马,迎风一走,便感到阵阵上涌的酒劲,但还是爬上去。马踏踏跑了条石路,又转土路,来回不知经过多远的概念,已停扎在自家的院子边嘶叫。

    虽极不敢面对事实,他还是下了马。

    一条被别家狗赶回来的大狗从他身侧经过,畏惧地绕在一边,继而从门廊边往里跳。

    他也不太留意这条陌生的大狗,垂头丧气地进门,用招呼应付蹲着院里说话的几个老人,转而见段大路举了条毛茸茸的尾巴,笑着嚷:“刘启回来了!掂着这条尾巴耍了一大圈子,非让我们看看!还真是条狼尾巴。”

    他先是没敢相信,接着便喜出望外,晃晃荡荡往屋子里跑。

    赵嬷嬷从屋子里出来,见他步履不稳,想扶住又怕扶不住,反累自己摔倒,只用手扯着衣服叫嚷:“你慌个啥!人家娘俩并头睡觉呢。你看,咱家从来也没这么光亮过,倩儿就是不肯歇!我说,你几天没合眼了,睡一会吧。她说睡不着,这不,孩子一回来安心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去了屋里,倒下就叫不醒了!”随后,她又叮嘱说:“可别打孩子。你没看他回来那可怜相,滚了一身土不说,身上青一块紫一块,跟人家带只狗逛在野外的孩子没有两样。”

    “丢了更好!”饱受煎熬的刘海虽然用到恨狠了的话,但笑还是挂上,“怎么还摸回来?!”

    “不说我都忘了!送他回来的人留了话,让你去西边的酒肆!”赵嬷嬷说,“看着眼熟,问他是谁,他就是不说!你可得好好谢人家。咱家的牲畜都养在老段的院里,你牵去几匹马给人家!”

    “他喝晕乎了。我去牵。”段大路敲了敲靴帮子,起身就走,“一说有了事,我就怕这些牲畜饿死!门里不亲什么亲,就是养个十几年都没什么说的。”

    说到这里,他也觉得话走味,有顺手牵羊的嫌疑,回头又笑了一个。

    刘海还是想去瞅瞅儿子,却又被赵嬷嬷拉住。

    赵嬷嬷郑重地说:“人家姑娘搂着孩子睡的,不一定脱了没脱!你回头娶了人家再说!”说完,她推着手舞足蹈的刘海,也不知道是招呼还是炫耀,冲一旁的老太婆说:“你家三儿子怎么娶?看俺家!这好媳妇说续来就续来,真是美得挑不住一个疵。一身的好武艺,能打跑一群膘肥体壮的爷们。”

    那老太婆又羡慕又自惭,笑出两片牙齿说:“我那儿子怎能比?!现在还跟个掉蛋狗一样,到处惹事生非。我说,你不是和你南良阿哥好吗?跟着人家做点事去。结果给我说啥,你看这一片的赌坊,窑子哪个敢不给我交月钱!”

    赵嬷嬷推走刘海,回头给她嗑道:“别让他要,尽喝酒玩乐了!”

    ※※※

    直到夜晚,刘海才回来,一点精力不继的痕迹也没有,反而酒醒了不少。家中的晚饭也推迟到这时开桌。赵嬷嬷去叫睡着的一大一小,却只有花倩儿出来,一问,才知道刘启听到阿爸的声音,赖着不醒,大概是在赌气。

    刘海反正用过饭了的,便进去揪刘启出来吃饭。

    等花倩儿洗把脸回来,就听刘启唧唧喳喳地说些什么,想必他没有挨训,也不赌气了,正赖在父亲的怀里自夸自擂。

    她又呼了几下,才把这对父子喊到外面。

    刘启在阿爸腿上荡来荡去,一望食物全是肉,高高兴兴地扑在旁边。屁股还没来得及翻转坐定,就听花倩儿问:“洗手了不?”这正是飞鸟不敢流露出不听话的时候,他只好飞快地往外跑。可刚洗完手回来,扑上去次摸了下肉,刘海却又问他:“这么快就忘了伙伴?!”赵嬷嬷还没想到这“伙伴”是谁,就见飞鸟端着一个木碗,不声不响地拾了几块肉,一路小跑到门边,张着脖子就呼唤“哈达达”,这才明白,又气又笑地回头冲飞鸟嚷:“你阿爸是逗你的。它生来是畜生,一会给几根骨头就行了!”再一看,刘启竟长伸着自己的碗,便几步追过去,想把他铲在怀里往后拖。刘启却一挣身,跳到外面,带着扬尾巴的“哈达达”走远。

    刘海:“阿婶,让他喂吧!回头再给他一个碗。”

    花倩儿微嗔,忍不住和赵嬷嬷一起责怪刘海说:“你看看你。孩子胡闹,你也任他?”

    “这也不全是胡闹。他今天记得一只狗对他好,明天就不忘自己的恩人。”刘海说,“说起这道理,人人知道,可做起来却是另一码事。比如欠钱的人,到还人家钱的时候了,也知道要还人家,可一想那么多钱,不还多好,就一拖再拖。他不明白‘好借好还’的道理吗?不是,而是下不了那个心!”

    赵嬷嬷还是觉得气不过,说:“那也不能不吃饭先喂狗?狗就是那物家。”

    外面有人和刘启说话,花倩儿也没在意,只是想到另一件事,吸了口气说刘海:“光记得人家对你好有什么用,几人记得你对人家好?你知道不,你在牢里,你那个兄弟也在牢里。他媳妇去求你,他就在装睡,我都看到他睁眼了。当时——”她激动起来,又说:“当时我心里跟针扎的一样,心想,人家顾得你的命吗?!回来,我一直不知道该不该给你说好。说吧,好像挑拨你们的关系一样,可不说,却怕你身边的人害你!”

    “瞎想了不是?”刘海连忙说,“我们自幼相交,彼此熟络。我知道你为我好,可有些事,你不明白……”

    这一说,赵嬷嬷深有同感,大摇其头地补充:“你进去那些日子,人人都不给好脸色,我住在人家家,拿捏得要死。那些娘们还死劲地找我闹,要打人,那会还是倩儿撂翻那几个媳子?”

    几人渐渐沉默。

    刘海沉吟了一下,解释说:“被那情景吓的,谁知道那试金石就是一块平常无奇的石头,不过是鉴定金子成色的平常物?都以为我交了试金石就没了事。回头可别给南良说,以他那脾气,非回头找人家算账!”

    正说着,刘启奇怪万分地踮脚进来,问:“阿爸。班阿伯来了,不进门又走了?喊他他不理!”

    不知道班烈是不是听到了?!

    刘海猛地站起来,连忙追出去喊。

    刘启尚不知道阿爸去干什么,绕远路回案几,边笑边翻来翻去地让赵嬷嬷看碗底,得意地说:“它真饿坏了,一气吃完,噗嗤、噗嗤,还在舔嘴巴!”继而,他发觉赵嬷嬷和花倩儿的脸色有异,注意力不在他那,只好专心看肉。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