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48
    李儒只觉得烦躁,第三方看似只抢了金库,但是能出人意料的入了宫,恐怕和弘农王之死脱不了干系。禁宫看似守卫严密,实则却是个处处漏风的地方,但眼前窘迫的财源和百官庞大的俸禄就是最大的难题!

    和历朝历代一样,一般到了乱世,财政收入各种不给力,官员俸禄仿佛天文数字一般震瞎了执政者的眼。汉灵帝留下的小金库在时还好说,小金库一旦没了,空空荡荡的国库仅仅只是个摆设,各种支出仿佛洪荒猛兽一般涌了出来……

    这一切都与刘启无关,此时的他正在家中读着家信,旁边一只萝莉举着刘启“变”出的兔子正在玩耍。刘亮的来信说的事情不多,大致就是刘朗已经领着族人来到了黎阳,现在已经定居了,你不要担心,另天气依旧冷了,注意衣服……说的虽然都是小事,但刘启依旧很感动,有个关心的人,真好!

    萝莉瞪着眼,望着眼有些红了的刘启,抱着兔子,说道:“郎君不哭!”一句话把刘启所酝酿的感情全打发到爪哇去了,尤其是眼前的这只萝莉,装成大人的样子,很有喜感!大大的眼睛,柔和的线条,小嘴一撅,很萌很可爱――可惜俺不是萝莉控,这要等很多年啊!

    那只萝莉不是别人,正是刘启的未婚妻――小娘子李婉是也!八岁的萝莉,不,应该是九岁的萝莉,看起来似乎过个年又大了不少,但依旧还是那般的喜人。老奸巨猾的李儒自从看到了刘启的价值后,立即果断的出了手!什么,你说未婚夫妻成亲前不见面?天哪,在西凉人中还有这风俗么?刘启身边又没有父母,大伯刘防自从听说刘启和李婉定亲后,就“疏远”了他,只是偶尔间看无人的时候也就点上两句,要怪只能怪董卓的出身实在是太低!

    这几天有点暖和,贾氏在院子里逗着新出生的小狗,看着远处“玩闹”的“未婚夫妻”,脸不停地笑着。她是很欢迎李婉来的,小萝莉嘴很甜,无儿无女的她,很快就视她为自己的女儿。

    “啪”的一声,小萝莉感到怀中一轻,娇小可爱的小兔兔就这么没了,嘴一扭,方才装出的大人样一点都不见,两只手抱着胸不停的摸索,说道:“兔兔!兔兔!”

    刘启放下了家信,坐在院中的石柱上,回头一看,笑了起来,幻术的时间到了,“兔兔”自然就没了!女人如果在男人面前确实很有诱惑,可惜的是,在刘启面前的那个女人却仅仅是一只待开放的花朵,娇小可爱的萝莉。平平的,唉,刘启摸着下巴,不知俺还得等上几年?

    不管何时何地,女人出了问题自然首先想到的就是找到男人,当然自信的女强人是除外的!李婉有些柔弱,眼睛红红的望着刘启,发出了“放射光波”,嘴里喊道:“启,我要兔兔!兔兔!”

    萝莉控不在这里,不然变态的大叔肯定会露出变态的笑声,说道:“乖,叔叔领你去看金鱼!”刘启虽然不是萝莉控,但李婉这个萌态还是把他萌倒了,脑子有些晕,身体上的行动没有经过大脑的指挥。刘启在朦胧中仅感到自身的元气又失去了一块,随后听到萝莉的欢呼声,脑子一清醒,发现一只白白的“兔兔”又被抱在她的怀里……

    我不是萝莉控啊!刘启很无奈的摸着额头,但是随后左脸上的花白色的皮肤感到了一些湿润,脸上一动,却发现小萝莉低下了头,脸色红红的,两只眼似朦非朦,一双黑瞳有些惊慌的看着地面……

    被萝莉强吻了么?这太不科学了,尤其是在古代,不是说女人最保守的么?李婉虽然长得不是绝美,但最吸引人的还是那股天真无邪的气质!呸呸呸!我不是萝莉控,刘启的脚步几度轻浮,晃晃悠悠的回了屋……

    李婉偷偷的看着刘启,随后又安慰起她的兔兔,不禁的想起了娘教给她的几个密招,想不到真的好用呢!

    刘启没料到未来岳母教他的未婚妻“女人三十六计”,事实上,也是亏了西凉人的风俗开放,要换是中原人,依旧还是小家碧玉,至于初吻等着成亲之后吧!徐晃进了屋,看着刘启魂不守舍的样子说道:“主公!你这是?”

    刘启“啊”的一声,打了个哆嗦,心里暗道好几声“我不是萝莉控”才暗暗平静下来,好半晌,说道:“公明啊!”徐晃苦笑一声,说道:“如今粮价飞涨,主公还是早作打算为好!”

    徐晃没料到刘启又“走神”了,回答的也匪夷所思,说道:“嗯!公明啊!过一会你陪着我去东市,买兔子去!”前一句听了还算正常,徐晃的力气很大,正好去做苦力,反正到时候有马拉车,但后一句饶是徐晃心志坚定,还是胸中气血起伏不已……

    这什么和什么啊!徐晃没有料到,小萝莉的逆袭使得刘启眼中只有“兔兔”了。小萝莉之所以喜欢刘启变得“兔兔”,完全是“兔兔”性情温和,要知道它那后腿力气很大,小萝莉李婉不知被蹬哭了多少次……

    刘启终于正常了,勉强来说,“李婉”算是他前后两世的第一个女友,刘启虽然有些好色,但还算是“纯洁”,因为在前世他高中刚毕业就入了院……

    刘启的脸还是不停的抽着,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在虎牢关好不容易发了财,这么快就耗个一干二净!本来这粮食钱不用他出,但刘启自以为是大款,在贾氏诧异的眼神中,拍着肩膀说:“我包了!”但令刘启心碎的是,这粮价不是一般的坑爹!一石二十万钱!这是啥概念?一石粮食不到50斤粟(此处的斤是指现代单位,非汉斤),二十万钱呢,官方报价是二十金,民间当然是1金换2万钱到3万钱(黄巾起义时,一金就已经涨到一万八到两万之间),但刘启有些郁闷地表示,这么一来,他能卖的粮食可不太多!更何况,自打徐晃这个刘启的亲兵入了贾诩家,虽然这个家终于变成了4人(贾氏依旧没有请佣人),但无奈的是,经不住徐晃这个大胃王折腾……更不用说,刘启为了安全更有保障,正在给徐晃“特训”!所谓的特训,自然是道门独有手段――药浴!虽然徐晃根骨已成,但能提升一点就是一点,更何况这些药最大的作用就是刺激,增加活化力,通俗地讲,就是抗打和恢复变快……

    刘启带着三石粟和装在笼子中的“兔兔”以及一些药草回了家,徐晃在马车上忙着卸货,刘启漫不经心的提着大笼子,里面3只兔兔。李婉仍然没有走,过了近一个时辰,“兔兔”早就没了,此时的她正在和贾氏聊天。

    “哇!”刘启的恶作剧还是成功了,李婉被吓得小脸发白,眼泪仿佛都流出来了。贾氏刚想埋怨他,但笼中的兔兔还是吸引了李婉的目光。不得不说,小娘子的心情就是个晴雨表,来得快,去得也快。小脸仅仅是红了一阵,注意力又转到了宠物身上。

    贾氏意味深长的看着刘启,她可不认为年纪小小的刘启竟然如此会“哄”人,再说了年前李婉来的时候,也没见刘启这么“开窍”!贾氏显然是冤枉了正在相府办公的贾某人,只不过悲催的贾某人回来之后,恐怕会面对妻子的怒火――教坏小孩子是要不得的!

    误会啊误会!一切都是这么发生的,俩人没定亲,岳母自然不会教李婉“秘技”,刘启如果没得到那一刹那间的湿润,自然对李婉依旧是不冷不热的……不得不说,有些自以为是“小人物”的刘启永远都是那么容易满足的……

    刘启刚出神,李婉的脸又红了,心急的她打开了笼子,抱起了小兔兔,可是母兔的天性自然使它使出兔门绝技――凌空一击。不要小看这兔门绝技,即使是空军的俯冲战斗机老鹰表示,这个威胁是蛮大的!

    李婉的眼泪流了出来,红红的痕迹看了就让人心痛,好吧,刘启有些郁闷的边帮她处理伤口,边想着――难道是思春了么?如果此时有乌鸦飞过,定然会嘎嘎的嘲笑他!说是思春,倒不如说刘启此时恰好是生长发育到了年纪,有了青春的萌动罢了……

    李婉有些小心的看着三只兔兔,却把刘启挡在身后,好吧,方才刘启仅是提议把三只兔兔“惩罚”做个“兔肉汤”,不得不说,在这个天,吃着美味的兔肉汤是多么美的事儿啊!李婉立即表示反对,甚至有些警觉的看着刘启……

    太阳快闪了,李叔(李儒家丁老三,李季抗议――我要出场)接了小娘子回家,李婉仿佛忘记了刘启,小手朝着笼中的兔兔摆了摆手。刘启有些无赖的目送她离开,随后听到了某个腹黑的中年人的声音:“年轻真好!”

    刘启少见的没有反驳,贾诩说的不错,年轻真好!

    买了这么多粮食,自然是为了接下来的千里大转移而准备的。上头已经是发了话了,要有计划、有层次的进行搬迁,在机器面前,凡是不服从的,下场自然是很惨淡,李儒的眼睛正盯着呢!

    没错,金库失窃了,李儒只好就向董卓提了三个方案,不过毒士始终就是毒士,一出手就非常令人蛋疼!第一招,不服拆迁者,抄家!洛阳的富户很多,青黑色的五铢钱估计在他们的钱库中都已经放的发霉了,抄一批,杀一批,立立威又能发笔财。第二招,摸金校尉!何谓摸金校尉?摸金校尉又称发丘中郎将,换用今天的话来讲,就是盗墓贼!第三招是最狠的一招,造假币!假五铢钱自然是董卓迁往长安之后的事,但假币好啊,一钱顶十钱(此处指的是五铢钱内所含的铜量),至于假币所产生的后果,董卓懒得想了,反正他占中央,想发多少还不是他自己的事儿!不过话说过来,中国的经济一直都很奇葩,抗日时期,民国所发的法币其实和造假币已经没有什么区别了,但硬生生还是挺了过来,国家的财政依旧没有破产……

    说实在的,洛阳此时的物价已经是令普通人难以接受了,粮食二十万一斗简直是要了他们的命,要知道上溯几十年时,粮食一斗万钱,就白骨累累,饥民遍野……只不过董卓掌握的粮行依旧在开着“黑心粮”,不发笔国难财简直对不起那失去的国库的钱!

    洛阳人虽然忍不住,但事实上,所谓的“粮荒”仅仅只是在洛阳地,这个时代没有网络,受到蒙蔽的洛阳人只好变卖了自己的家产,跟着大流,踏往去长安的路上……

    贾诩家的东西其实并不多,尤其是前几日袁家之变时,贾氏忍痛杀了猪,如此一来,行李反而少的可怜,三驾马车就放下了所有的行李,到了长安,也不愁住,反正李儒也不会亏待自己人!

    贾家一行三驾马车,两驾拉着行李,贾氏和李婉坐在剩下的那一驾,刘启扮成“车夫”一号,徐晃充当保镖,李氏还有十名护卫和两个马夫。李儒和贾诩依旧留在雒阳,不过他们的家人已经出动了,事实上他们这一行是第二波,李婉有些无聊,就赖到了刘启的车上……

    李婉的未来岳母所在的马车就在贾氏的马车之旁,不远处就是董卓家人的马车,甚至一抬眼就能看见猛将兄锦马超,仿佛别人都欠了他三百金一般,拽着脸……

    可以说,这一路上,安全系数还是蛮高的,毕竟这算是在军队保护的最中央的部位!更不用说,李儒为怕出什么意外,特地塞给刘启一个东东――一个黑黑的不是很起眼的,缺了一半的东东!

    刘启无聊的驾着马车,但奇异的是,马车仅有一匹马拉着,黑黑的马儿仿佛没感到有任何压力,甚至悠闲的打着响鼻。不得不说,如果换了没有良马的关羽等人看了,会恨不得拔出武器一刀剁了刘启!天杀的,如此良马,你竟然用来拉车?

    大黑马身高八尺,浑身一点杂毛都没有,最突出的特点就是快,甚至比吕布的赤兔还快!董老大见刘启坐骑没了,回到洛阳,就令温侯去挑了一匹马。不得不说西凉果然出好马,吕布的鹰眼在马厩一瞅,看看马儿的性子,仅仅过了两刻钟,大黑马就出炉了!

    马儿的确很快,但名字相当的令刘启很有残念――绝影!貌似在游戏中介绍说,绝影是曹老大的坐骑?不过绝影据说才三岁,想一想,倒也差不多!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