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卷 第25章 敲门
    “快去啊……,咋还愣着呢?”姜瑶催促也不忘了吃饼!

    可饿死她了,她还是昨日中午吃的饭呢,吃的还不是饱饭,也不知道娘亲今日怎么度过的,她得快点带饼回去!

    姜瑶赶回村中之时,已然月挂中空了,远远的隔着栅栏便能望见自家的油灯还亮着。

    她一日没回来,娘亲一定担心死了!

    “我的瑶儿啊,娘该拦着你的,不该让你进山,若是不进山,你也不会被老虎吃了……”

    “我的女儿啊……娘这就跟你去了……”刚进了堂屋,便闻姜氏嘤嘤的哭泣声。

    姜瑶心中咯噔一声,快步进了屋,正见姜氏卯足了力气往墙上撞。

    “娘!”姜瑶大呼一声。

    姜氏楞在原地,随后反应过来,冲过来抱着姜瑶。

    “我的女儿,你回来看娘了,娘不会让你在黄泉路上孤零零一个人……”

    姜瑶一头的黑线,她就一日没回来,咋就认为她被老虎吃了呢?

    “娘!我是瑶儿啊,我没有死,更没有被老虎吃了!”姜瑶双手握住姜氏的肩膀,心痛得一抽一抽的。

    那个肩膀瘦削不盈一握,世上最疼爱她之人,此时也是因他哭成了一个泪人。

    姜氏抬起双手,“我的女儿,让娘好好看看你,以后怕是再也看不到了……”

    姜瑶:“……”

    她没有死,她娘怎么就不相信呢?

    “娘!”

    姜瑶实在看不下去姜氏这般伤心欲绝。

    她抓着姜氏的手,往自己脸上掐,“娘!您试试,我真的还活着!”

    姜氏手下一用力,疼的姜瑶哎呦呦直叫,眼泪在眼眶中打转。

    被魏家兄弟欺负她没有哭,差点被老虎吃了也没有哭,她就是见不得疼爱她之人为自己忧心。

    “瑶儿,娘掐疼你了?”

    但是触感很真实啊……

    姜氏一脸的狐疑,又掐了一下!

    姜瑶哎呦呦叫的极为夸张,她捂着腮帮子,可不掐疼了嘛,白天被魏大胳膊抡圆了抽了一巴掌,自己为了取信于魏家兄弟还咬了腮帮子,这会儿又被亲娘狠劲儿掐了一下,疼死她了!

    “疼!真疼!娘您这次相信瑶儿没有死了吧!”姜瑶气鼓鼓的噘着嘴撒娇。

    姜氏却还觉得有些不真实,“可是……可是栓子去找你,回来之时明明说过你已经被……”

    “被老虎吃了?”姜瑶有些好笑,栓子哥怎么会这么认为呢?

    笑着笑着姜瑶似是想到了什么,再也笑不出来了,“娘!栓子哥进山了?他遇见老虎了?”

    前世栓子哥就是为了救她,生生被老虎咬掉了一只手臂!

    姜氏微微垂眸,“他来咱家找你,娘告诉他你进山了,他便跟着去了,回来之时……,回来之时……”

    “回来之时怎么了?娘您快说啊……”可急死我了……

    “他是跟魏大一起回来的,说是魏二和你都被老虎吃了,栓子的手臂也被老虎咬伤了……”

    魏大……魏大……栓子哥把魏大救出来了……

    姜瑶如五雷轰顶般,良久才找到自己的声音,“那……那栓子哥的手臂怎么样了?”

    “伤的虽重,好在没有伤到筋骨,多将养些时日便能好……”

    姜瑶心中担忧去了大半儿,取而代之的是坠入深渊的寒冷,命运真是跟她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谁救了魏大不好,偏偏是栓子哥!

    魏二被老虎吃了,魏家绝不会善罢甘休的!

    “瑶儿你怎么了?”姜氏看出了异常,担忧问道。

    姜瑶凉透了的心缓缓有了温度,嘴角勉强扯出一抹笑道,“没事,只是想到连累娘亲为我担忧,心中难安……”

    “娘,您还没吃晚饭吧?”姜瑶不想被姜氏看出异常,转了话题问道。

    姜氏这才察觉出饿来,从昨日下午便没吃任何东西了。

    乍闻爱女死讯,姜氏悲从心来,恨不得跟着女儿去了,哪里还顾及的了饿还是不饿?

    被姜瑶这么一问,她微微垂了头,肚子咕咕直唱空城计,饿自然是饿极了的,但是这个时候也没地方弄吃的了。

    姜瑶见状,拿出一个包裹,递过去道,“这里是饼和咸菜,我去倒杯热水,娘您先吃些吧。”

    姜氏狠狠的咽了口口水,伸手去接,手伸到一半狐疑问道,“你哪里来的饼?”

    女儿不会为了几张饼就……毕竟这个村中不太有人愿意再这么接济她们了。

    姜瑶暗暗翻了个白眼儿,她是这种人吗?

    “女儿确实遇上了老虎……”

    说到这里,姜氏好不容易放下的心再次提了起来,姜瑶又道,“女儿是被好心人救了,这饼也是恩人赠予的!”

    “是哪个村子的?多大岁数了?”姜氏边接过饼边问。

    姜瑶:“……”

    她娘不会觉得救命之恩,要以身相许吧?

    今生真正的甄招摇还活着,林少将军当是不会再对她倾心。

    毕竟前世,林少将军对她情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髓,是将她当成年幼时赠予他绣帕的甄招摇了!

    热水从暖水壶中缓缓流出,氤氲的热气熏红了姜瑶的眼睛,她吸了吸鼻子道,“是外乡人,人家已经离开了。”

    听到女儿语气中难掩的失落,姜氏张了张嘴,没有再追问,而是接过姜瑶道的热水,大口大口的吃起了饼。

    “咚咚咚!咚咚咚!”似是敲门,又似是从后山窜出来的西北风卷着地上的杂物,撞击着后门。

    只是那咚咚声太过有节奏感。

    起先母女二人都没留意,直到姜氏狼吞虎咽的吃完了,姜瑶端着剩下的饼去了堂屋,才发现不对劲儿。

    敲门的咚咚声越来越大,而且频率也越来越高。

    有人?姜瑶狐疑的问了一句“谁呀?”

    敲门声戛然而止,姜瑶一时拿不准,也不敢贸然去开门,这个时辰敲门的,八成没个好东西!

    门外之人敲门的手扬在半空中,微微颤抖,她还活着,还活着……

    顿了良久,急促的敲门声再次响起,姜瑶拿起小儿手臂粗的烧火棍子,蹑手捏脚的来到后门处,只要那人再敲,她登时就开门一棒子打下去,让他昨日来了,今日还来!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