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三章 入梦之始
    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做什么?

    修尔再一次从梦中醒来,他已经不记得自己做过多少场梦了。也许梦中经过的时间太过久远,连记忆都有些模糊,以至于他甚至记不清,自己到底在梦中渡过了多长时间。

    隐约记得,自己是某位神灵的神官,为了寻找解救某个梦境中的世界的方法,和另一位神灵达成约定,由自己以神灵的姿态降临到她梦中的世界里,之后自己将重复她的行为,以神灵的身份,在她梦境的世界里深入探索,寻找解决问题的方法。

    由于梦境内外的时间并不对等,用这种方法可以争取到大量时间,几万倍几十万倍,足够修尔完成所有的尝试,找到可能存在的正确的路。

    想法很美好,但可惜修尔显然忽略了一个很关键的因素,时间会模糊凡人的记忆,不,应该说就算是神灵也无法幸免,随着经过的时间越来越长,他的记忆也越来越模糊。

    自己侍奉的神灵是谁?有些想不起来了。有人还在牵挂着自己?也记不清了,似乎是有的,而且不止一个。除了找到拯救世界的办法之外,自己还有没有完成的心愿?应该有吧,但已经忘记心愿是什么了。对了,拯救世界为什么要和做梦联系起来?好奇怪。

    修尔想要习惯性的挠挠头,但很可惜,这个动作无法完成,他现在甚至连身体都没有,以纯粹的精神体形式,在虚空之中游荡,穿行千万公里,往往只在动念之间,移动星球扭曲空间,也仅凭一个想法就能完成。

    这就是神灵的状态吗?神灵和凡人之间,果然有着本质区别啊。

    不对,我明明已经以神灵的身份度过了千百万年,为什么还会有这种属于凡人的感叹?连凡人的身份都快要忘记了,这份感叹从何而来?

    算了,没必要纠结这些,相比之下,眼前这个即将崩溃的世界更重要一些吧。

    是的,眼前的世界即将崩溃。

    虚空之中一片末日的景象,所有还活着的恒星,都毫无征兆的开始爆发,疯狂的向外吞吐着光和热,无数行星脱离维持了千百万年的轨道,混乱之中彼此撞击,形成一次又一次剧烈的波动,偶尔有飞船从行星内逃出,但飞不了多久,就被毫无规律移动的陨石甚至小行星撞毁,末日之中充满了绝望,看不到一丝光明。

    更远处,虚空的边缘开始向内塌缩,不,不止是从边缘开始,整个虚空都在同步塌缩崩解,从一归为零,从有归于无。

    又是一个梦中的世界毁灭了啊,凯亚大人梦中的人们,你们还没有找到超越梦境的方法吗?

    也许是经历过太多次,对于绝望的世界末日,修尔已经毫无感觉了,保持着绝对的平静在一旁观察,直到整个世界彻底消散。

    又失败了,失败的次数多到麻木,只凭自己的力量,还是无法顾忌全部啊,果然应该像凯亚大人那样和其他人合作,从不同角度公共观察才可以吗?还是说,一切只是我的异想天开,根本不存在更好的方法吗?

    等等,‘更’好的方法?这是什么意思?

    哦,对了,我记得这次入梦的目的,是为了测试某个仪式的效果,希望能找到更稳妥的方法,才冒险入梦的。仪式举行了吗?我想想,我想想,好像开始没多少年,就已经举行过几次了,对,没错,已经举行过了。但是,结果如何呢?仪式成功了吗?有什么副作用吗?

    仔细搜索自己的记忆,隐约记得,仪式好像是完成了吧,至于成功与否,似乎没办法验证。不,应该算是成功了吧,自己至今还在梦境里游荡,是不是能说明,仪式已经让凯亚大人睡得更沉了呢?

    咦,凯亚大人又是谁?

    再一次思考了漫长的时间,修尔才想起来,哦,对了,凯亚大人就是和我合作的那位神灵。

    有没有效果,还是问梦境的创造者本人最准确,但现在的问题是,已经游荡了这么多年了,连目的都快忘的差不多了,但凯亚大人的梦还没有醒来。

    什么时候才能醒来呢?总不会一直让自己在这里呆下去吧。又或者……自己应该在未来将出现的新世界里找个办法,让她尽快惊醒?

    不对,不会那么麻烦,应该有办法让自己尽快离开的。

    记得在进来之前,凯亚大人提到过离开的办法吧,为什么想不起来了呢?

    修尔发现,这下麻烦了。

    呆的时间太久,让自己已经忘记了凯亚大人提到的离开办法,只记得很简单很容易做到,但具体怎么做一点印象也没有,就像根本没有提起过什么具体方法一样。

    真头痛啊。

    修尔看着眼前越来越接近虚无的世界,多少次的经验证明,这是一场梦境结束的标志,不出意外的话,世界将进入漫长的等待期,直到下一场梦境开始,世界才会恢复色彩。

    不会真的要等到新世界诞生吧,已经亲眼目睹过那么多次了,真的不想再看一遍了。

    嗯?等等,不想?

    哈,想起来了,当初凯亚大人说过,只有知道自己是在梦中,而且想要回来,自己才能回到现实世界。

    回忆起这段过去,想起当初约定的瞬间,修尔只觉得天旋地转,一切都在离他远去。

    下一刻,修尔从梦中醒来。

    还没来得及睁开眼睛,熟悉的记忆就重新充斥大脑,原来一切都没有被遗忘,只是自己梦到自己已经忘记了一切而已,不过还好,总算顺利回来了。

    鼻间又闻到了蓝铃茶的芳香,耳边回响着若有若无得乐声,乐声平缓而单调,充满了引人入睡的力量。

    一睁眼,还是那间熟悉的冥想室,巨大的帕瓦帝加投影,正静静的高悬于房间上方一动不动,高贵美丽的大主教朱蒂,保持着和之前相同的姿势躺靠在躺椅里,正歪着头看着梦中初醒的修尔,脸上满是疑惑的神色。

    “回来了?”

    “是啊,我回来了。”修尔按着昏昏沉沉的头,皱眉问道,“过去多久了?”

    “几分钟而已。”朱蒂好奇的问道,“怎么样,有什么结果吗?”

    “不好,很不好。”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