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卷 第51章 纡尊
    京州自大楚立朝之时,繁华的延续就没有断过。今日立冬,逢大楚百年纪元,整个京州城都沐浴在喜庆的氛围中。裁新衣,着盛装,必过年还热闹些。为的就是在今晚庆典上,以最好的面貌程现给其余远道而来的外族人,让他们感受属于大楚天朝的繁华。

    源帝清早出宫祭天告祖,傍晚才归。晚宴的佳肴珍馐提不起众人的胃口,都端着身子时刻准备着随源帝一起往皇城上主持庆典。因要熟知整个流程,虞昭没空过来赴宴,估摸着时间差不多时,才至殿中与源帝同行。

    她一进殿,立刻给人视觉上的冲击,那身华服头面更称容颜绝色,全身上下装点下来,熠熠生辉。惊艳得众妃嫉妒心都抛掷一旁,忍不住打量惊叹着。源帝很是满意,上来扶着她同行,楚子凯跟在身旁,余光扫着美得不能用言语形容的虞昭,那步摇摇啊摇的,如同扫在自己心上一般。心道这还是皇妃礼制的衣服,若是九尾凤袍……思绪被源帝的叫声打断,楚子凯忙问:“父皇有何吩咐?”

    源帝看了看跟在后方的展笑,嘱咐他:“焚夏公主初来乍到,你带着她些,莫让她觉得你冷落了她。”

    听了源帝的话,楚子凯还是忍不住看了眼虞昭,见她一脸坦荡丝毫不在乎的样子,有些难过,小声应道:“是。”稍稍退后了些。

    还未登上城墙,外面的热闹已经拦不住了,一束束金光银树花升起,在夜空中绽放。待走上宫梯站在高处,京州全城繁华热闹尽收眼底,众百姓见源帝来了,豪放的欢呼着,跪下大喊:“大楚千秋,陛下万岁。”

    随后虞昭也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许多人第一次得见这位名扬天下的宸妃娘娘。果然如描述的那般拥有天人之姿,惊叹声一片。源帝满意拉过虞昭的手上前,站在最显眼处,接受着众人的朝拜。

    时辰已至,高声宣布庆典开始,鼓声大起,伴着人们载歌载舞的喜悦之声,让各国远道而来的使者百姓,都忍不住被这气氛感染,投入热情同享盛典。

    夜风带着寒意,却驱不散人们的欢乐。众后妃也顾不得姿态,身子稍稍前倾观摩着这盛景。

    到了与民同乐的时候,宫人呈上金箔银花,源帝与虞昭一人拿着一个金碗,盛满便向人群洒去。风一吹,金箔便四下散开,在场不论是否是大楚百姓,同沐源帝恩泽,感恩戴德跪下谢恩。

    热闹迟迟不散,虞昭的手被风吹得有些发红,还是遵照着流程做着事。最后一环节,要代表着后宫众妃,给大楚孤苦无依孩子们,送上亲做的鞋袜。内侍接过虞昭手中的东西,出了城门送给各失去双亲的孩子们,一一接过谢恩。庆典到了尾声,源帝吩咐着准备返回。忽听人群一阵异样的骚动,不由转头查看。

    只见那群孤儿中,有一小女孩儿大哭大闹。指着城墙上的虞昭,大喊道:“就是因为她,我娘才死的,我不要她的东西……”

    纪元庆典出了这等意外,众人都有些惊讶,原本被人们淡忘的妖妃一言,此刻又被提起。众人窃窃私语,见讨论的人多了起来,声音和胆子一起,越放越大。伴随了小女孩的哭声,百姓们开始对虞昭指指点点。

    还有外族人在场,竟出了这样的事,源帝冷眼扫向礼部的人,一干人等接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百姓的声音越来越大,且知法不责众,那小女孩哭得可怜,胆子变大了起来。

    “妖妃终究是妖妃,做再多好事也掩盖不了罪孽。此女不除,大楚百姓忧虑难安……”

    “还请陛下听听百姓的声音。万不能被妖孽迷惑了双眼……”

    “如此蛇蝎之人,批着冠冕堂皇的皮面,不配受百姓朝拜……”

    来自四面八方的指责,听得虞昭身心疲惫,众妃见此,心中暗爽。所有人的目光皆放在了虞昭身上,楚子凯见不得虞昭被辱,上前请求:“父皇,还是先回宫吧。”

    源帝无奈点头,带着虞昭转身,又听有人喊到:“妖妃留步,为何就走了,莫不是心虚不敢面,夜里冤魂索命的滋味好受吗?”

    有些不明就里的外族人,跟着起哄:“此女不除!大楚难以让我国百姓臣服……”

    有人带头,其余各国人皆开始谴责源帝只顾宠妃不听民意。源帝听得怒气冲冲,难以平复呼吸,虞昭更是被骂得神色颓然。

    那女孩声嘶力竭喊到:“妖妃,你杀了我娘,我恨你——”

    谁都不喜欢无端被人记恨的感觉,虞昭亦是,心里难过极了,又见百姓愤怒好似又牵连在源帝楚子凯身上了,轻叹一声,忍住委屈转身,众人疑惑地看着她。

    虞昭只身上前,现在城墙最前方,立着身子不动,坦然面对各种难听的责骂,不做任何表态。渐渐的,声音越来越小,再一会儿,所有人都默不作声了。

    人山人海,却异常的安静。所有人都看着虞昭,除了寒风呼啸而过的声音,只剩那个小女孩的哭喊声回荡。

    良久,虞昭呼出一口气,将头上的凤冠取下递下,卓姚不解的接过。所有人都望着虞昭,看她下一步动作如何。

    退后一步留出空间,虞昭双手平起立于前方,朝着下方布衣百姓,屈膝,躬身,低头。行了个大礼。本没有罪,如今这算礼是赔罪,实则是打掉牙齿活血吞。

    原先虞昭立功赐封宸妃时,源帝昭告天下免跪礼行揖礼,都舍不得不让她弯下腰身。如今甘愿除冠,放低姿态对平民百姓行如此大礼。众人都惊讶。

    人群之中稍明事理的人知道此事其实没有他们说的那般严重,是夸大其词以讹传讹才有如此风声。见处于高位的皇妃如此善良,为了免百姓不敬之罪,还细心地先除了凤冠再行礼。心中折服,不由跪下回礼。

    百姓是最容易被牵着鼻子走的,不论诋毁虞昭也好,此刻折服于虞昭这一拜也好。皆是如此。有人带头,那些人便跟着跪下,一排排人接连俯首,场面异常壮观。看得那小女孩也不哭闹了,虞昭这才起身。

    源帝上前,威严开口,让百姓们免礼,当着众人的面,亲自把凤冠给虞昭戴上。再听不见辱骂之声,大楚千秋的呼声一浪高过一浪。可算在外族面前保住了皇室颜面。源帝知道,楚子凯也知道,虞昭这一礼,于她自己来说,本不该行。放下心性与身段,为的是大局。

    楚子凯忽想到那日在军营中,自己对她的承诺:我以后不会让你受这样的委屈了。

    这话如同还在耳边一样,楚子凯想到自己对她又一个承诺破碎。心头不是滋味,上前想护着她下楼,不料虞昭身子一拐,直直被绕开了,只得在后紧紧跟随,心不在焉地回应旁边人的问话关切。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