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二十一章 别忘了你的身份
    夏初心发了疯。

    被厉靳言赶走之后她回到自己的房间,把房间里能砸的东西通通都砸了个稀碎!

    她怎么都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

    她把儿子都搬了出来,就是想扳回一成,她要广而告之全天下,她才是真正的厉太太,她要把宁颖珊那个贱人的脸打肿!

    虽然事实上她的确没跟厉靳言结婚,但仗着有个孩子她总觉得跨进厉家的门槛也是迟早的事!

    可今天厉靳言当着所有人的面,重要的是当着宁颖珊的面说出她和他根本就没有夫妻之名的事实,突然一下让夏初心危机感加重了。

    她深刻的意识到,自从宁颖珊回来之后一切都变了很多,她要再不做点什么就真的完了!

    坐在沙发上冷静了好一会儿,夏初心深吸一口气,戴上帽子跟口罩,趁着更深露重从公寓后门溜了出去。

    一家灯红酒绿吵嚷无比的酒吧后巷,打扮的跟个骚包一样的厉俊彦哼着歌儿走了出来,他远远地便看到不远处停着的一辆熟悉银灰色跑车,眼眸微扬,大摇大摆地走了过去,打开车门坐上了副驾驶座。

    “宝贝儿看来真想我啊,这地方都能找过来?”一上车,厉俊彦看着坐在驾驶座上的夏初心,轻佻的笑了笑,凑过去就想亲她几口。

    夏初心皱眉冷着脸,一脸嫌恶地把他推了开来,“能不能正经一点?别忘了你的身份,要是被人拍到了怎么办?”

    “就这地方黑灯瞎火能被谁拍到啊?再说你都到这儿来找我了还怕被人拍?”

    耸耸肩,厉俊彦不屑地轻笑一声:“看来你倒是把我堂嫂的身份落实的清清楚楚,就是不知道我堂兄认不认呢?”

    “少在这里说风凉话!”厉俊彦这句话直接戳中了夏初心的肺管子,她的脸瞬间就黑了下来,声音都变得尖利。

    “我做这一切是为了我自己吗?我这几年忍辱负重到底是为了什么,你还有没有点良心?”

    “开个玩笑而已,怎么还真生气了?”

    眼看夏初心的脸色变得不好,厉俊彦忙伸手去揽她的肩膀,放软了声音哄她:“今天心情不好,谁又惹你生气了?”

    “厉俊彦,我告诉你,出大事了!”

    夏初心梗着一口气,把这几天发生的事一股脑儿都说了出来,尤其是作为整个事件的主角宁颖珊,更是被她添油加醋说的宛如欺压她的大魔王,再可恶不过。

    不过这些话虽然掺杂着私心,但夏初心对宁颖珊的忌惮却是实打实的,甚至说出每一个关于宁颖珊的字句时她都嫉恨的牙痒痒。

    因为宁颖珊,她的地位变得岌岌可危。

    听完她说的一切,厉俊彦的脸色也变得有些不好了。

    “上次找的人没弄死她算她运气好,这贱女人居然还敢这么张扬欺负到你头上?”他侧眸睨了夏初心一眼:“这么重要的事为什么不早点给我说?”

    “我哪知道那个贱人现在手段这么厉害?”

    夏初心喊了起来:“再说了,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了,我都没搞明白怎么回事,措手不及好吗?”

    厉俊彦冷脸皱着眉,他收起吊儿郎当的表情,眼神变得深沉起来,除了一开始的震惊,倒是冷静的很快。

    “她现在跟厉靳言又厮混在一起了?”

    “那倒没有!”夏初心一口否决。

    “都过了这么多年了,靳言早就对她没有感情了,当初他们结婚也就只是商业联姻而已。我觉得靳言只是愧疚而已,所以想要补偿她!”

    她绝对绝对不可能承认,厉靳言还对宁颖珊有感情。

    厉俊彦意味深长的抬眸看她,那双眼满满写着“这话说出来你信吗”几个大字。

    夏初心被他看得心虚,咳嗽一声连忙转移话题:“所以现在我要怎么办?我不能再让宁颖珊那个女人兴风作浪了,这可也关乎你的……”

    说到这她仿佛想到了什么,表情有些忌惮,又硬生生地把话咽了下去:“总之你必须给我想个办法,把这个贱人给我处理掉!”

    “呵呵,处理一个女人还不简单?”挑起眉眼,厉俊彦的笑容显得分外阴鹜,他招了招手,夏初心便把耳朵俯了过来。

    他在她的耳边低语了几句,夏初心的眉头渐渐舒展开来,想了想又有点不放心:“这样真的行么?你别忘了上次……”

    “这是一种策略,不行咱们还有第二种。”

    慵懒地把手枕在脑袋后面,厉俊彦的表情显得无比悠闲,不过那双眯起的眼睛里却满透着狠辣跟算计。

    “不过一般人这一种就吃不消了,我不信宁颖珊那个女人次次运气都能这么好,总之你按我说的做,不会有错。”

    夏初心低头想了一会儿,觉得厉俊彦说的有道理,她暗自松了一口气,表情终于缓和下来。

    微微抬眸看向身侧的男人,这一次她盈着水光的眼底便多了几丝魅惑和挑逗,“俊彦,我就知道你最好,每次我遇到什么麻烦你一定都能帮我解决。”

    “那当然,谁叫我是你男人?”厉俊彦勾起了薄唇,眼神肆意的在夏初心脸上身上打着圈圈:“所以,你打算怎么报答我?”

    “当然,是这样了。”

    夏初心莞尔一笑,主动凑上前吻住了男人的唇,厉俊彦邪魅一笑,就势把女人压在了身下,车厢里的温度不断的,开始升高……

    因为导演的剧是都市时装剧,不用大量的转换场地,所以拍摄起来进度十分快,不到一周第一pa

    t就已经拍摄完毕。

    夏初心因为儿子的事在剧组被嘲笑的更为剧烈,但她倒是一点都不慌张,出人意料的忍了下来。

    宁颖珊看在眼里觉得有些奇怪,但最近的事情太多,夏初心自己没有搞出幺蛾子她也没那个心思在她身上花费太多时间,庞长泽就快要回国了,他们剧组的投资商也打算来剧组视察情况,事情一桩接着一桩。

    宁颖珊跟副导演准备了一个接待宴来招待几个莅临剧组的投资商。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