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九章 赶到!
    所以说……

    我才不喜欢跟这群狗屁的英雄合作,一个个老是想着拯救他人,自己都已经给他们找好了撤退的机会,居然还不趁机离开。

    伍德看了一眼肩膀上的相泽消太,发现其呼吸已经微弱到了极点,仿佛下一刻便会就此而死去一般。

    “贝蒂,稍微治疗他一下,不用完全治愈,不至于死在我身上就行。”

    “嗯。”

    贝蒂点了点头,伍德耳坠上白芒微微一闪,微弱的神力沿着伍德融入到了相泽消太体内,让其苍白如纸的脸庞稍微有了那么一丁点的血色。

    ……

    与此同时,在远离河岸的水面上,绿谷出久三人都将半个脑袋露出水面,一脸紧张的看着河岸上敌人。

    应该离开的……自己三人本应该离开这里的!

    但是……

    绿谷出久看着脑无的目光中满是难以置信之色,低头看了看水面下自己那已经完全报废的右手,哪怕到了现在他也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一幕。

    自己的力量,欧尔麦特传给自己的力量,全力的一击居然没有对那个怪异生物造成哪怕一丁点的伤害。

    这怎么可能?

    要知道这可是欧尔麦特的力量啊!!

    可哪怕在震惊,事情也已经发生在了他的眼前。

    现在当务之急是伍德的安全,不要说现在没有武器的伍德同学,就算伍德同学拿着武器……一旦暴露的话,对上那个脑无也没有半点胜算。

    ……

    整个广场区域突然被一种静谧的氛围所笼罩。

    神经紧绷的可不仅仅只是伍德,敌一方的那些人也都紧张到了极点,一个看不见的敌人正隐藏在暗处这点让所有人心中都是蒙上了一层阴影。

    “死柄木,我们还是先行撤退吧。”

    黑雾身上的黑雾一阵抖动,却是在借用自己的传送能力试探周围的空间,只要有一丁点的空间反应就会被他所察觉:“雄英方面的支援随时都可能会赶到,继续下去对我们而言很不利。”

    死柄木闻言没有说话,但是被他捂在手下的脸庞却是狰狞到了极点……

    “绝…绝对……绝对要杀了她…”

    低沉而沙哑的声音中流露出一种骇人的杀机,那双眼眸中更是布满了血丝,与那赤红的瞳孔结合在一起,光是看着就让人感觉一阵恶寒。

    “父亲…偷走我爸爸的人……一定要杀了他。”

    远处的伍德闻言嘴角微微一动,这货还真是个彻头彻尾的变态,居然管一只断手叫爸爸……

    本来不过是吸引了一下注意力而已,为毛自己成了他的杀父仇人?

    我特么也很冤枉的好吧?

    更何况,你爸爸粉身碎骨也不是我打的啊!

    “不要冲动,死柄木,以后还有都是机会。”黑雾语气中充满了焦急,急忙劝道:“脑无的实力虽强,可如果被欧尔麦特与那些职业英雄围攻,也很难是对手,不如现在暂时撤退,以后再寻找机会杀了那个隐身的家伙。”

    “啊啊…啊…啊……”

    死柄木用手疯狂的挠着脖子,从嗓子眼里挤出一声声低沉无比的呻吟,而随着不断的抓挠,他的表情也渐渐平复了下来。

    “我会杀了你的,一定会杀了你!”

    阴冷的声音中流露出一种极端的平静,死柄木说完这一句话后便转过身对着黑雾道:“我们走吧!”

    “是!”

    黑雾应了一声,身上黑雾一动,猛的扩散开来。

    “啊,等等……”

    但就在这时,死柄木嘴角却是勾勒起了一抹狞笑,猛的转头向着水难区看去:“在那之前,先将那边捣乱的小鬼干掉吧!!”

    那边?

    黑雾一愣,顺着死柄木的目光看去,顿时看到了水难区中的绿谷出久三人。

    “脑无,黑雾!”

    死柄木冷笑开口,黑雾闻言直接点了点头,明白了死柄木的想法,身上的黑雾开始扩散,向着身边脑无笼罩而去。

    与此同时!

    在绿谷出久三人的头顶半空,虚空突然开始扭曲。

    “糟了!!”

    绿谷出久三人脸色一变。

    另一边,伍德的脸色也变了,终究还是被发现了。

    来不及犹豫,伍德直接从隐藏处跳了出来,同时在心中默默的对着碧翠丝道:“贝蒂,准备纱幕。”

    “嗯!”

    得到回复后,伍德一咬牙,忍不住再次将三人在心底骂了一遍。

    “看你爸爸的烟雾弹!!”

    突然的大吼声,让场中所有人都为之一惊,而就在这时,一块圆形的石头猛的就被伍德砸在了地面上,几乎在石头与地面触及瞬间,还不待广场中人看清那是什么时。

    ‘砰’的一声闷响,暴涨的黑烟笼罩了整片区域。

    凡是被这黑烟笼罩之人,眼中一切都变得黑暗无比,甚至都看不到自己的身体,这让所有人心中都不免蒙上了一层阴影,哪怕是死柄木也没有例外;他下意识想要去大叫,可是却仿佛被按下了静音符。

    无论怎么去吼,周围依然寂静的如同深渊一般。

    不过,这种感觉并没有持续多久,便随着一声由小变大的轰鸣将其崩溃。

    轰轰轰!

    猛烈冲击从‘纱幕’中心肆意而开,放眼望去只见随着脑无的一拳砸落,周围蕴含着空间之力的黑烟分崩瓦解,随着那一拳掀起的劲力被席卷而起,形成了一道漆黑如墨的漆黑龙卷!

    冲破天花板,消失在了usj当中。

    见状,伍德急忙放缓了动作,有了纱幕阻挡,在那一瞬间他已经从中心广场冲到了台阶前方,以这个距离的话,只要自己不造出什么声响,应该不会在被那个脑无察觉到了。

    而另一边的绿谷出久等人,也趁此机会潜入了深水当中,不知游去了哪里。

    结束了!

    伍德紧绷的神经在这一刻微微缓解了一些,短短十分钟……却让他有了种过去了整整十天的感觉。

    接下来,只需要等待欧尔麦特他们赶到即可,不过在那之前,死柄木等人应该也离开了。

    忽然,伍德毫无征兆地生出一丝警兆。

    怕死的本能在他大脑还没有反应过来时,整个人就像一只敏捷的猎豹,陡然向前蹿了出去。

    嗡!

    空气的震荡声响中,漆黑拳头几乎是擦着伍德头皮而过,让他头皮忍不住一阵发麻。

    来不及多想,伍德夹着相泽消太,就像滚地葫芦般,向前方翻滚了几圈,站起后才向着身后看去,只见那个脑无正站在他先前所处之处。

    咕哝!

    伍德咽了下唾沫,心中一阵后怕,手脚发软,心砰砰砰剧跳。刚才他和死神只是擦肩而过,差一点,如果以现在的本体挨上脑无一击,他的头颅很可能会被那一拳打碎!!

    怎么会发现我?

    伍德心中惊惧同时也忍不住疑惑,不过随即他就发现,脑无的目光并没有看向自己,而是在地面上不断的巡视。

    顺着其目光看去,一抹耀眼的红色映入了伍德眼中,让他瞳孔一缩。

    那是……

    血迹!

    一路延伸到他脚底的血迹。

    伍德向着腋下的相泽消太看去,只见其头颅上的伤痕正缓缓向外渗透着血液,大概是释放纱幕后,自己的极速奔跑,将已经凝结成血疤的伤口再一次撕裂的关系。

    “吼…”

    就在这时,那脑无一呲牙,目光锁定在了伍德脚下,狞笑间便摆了个冲刺的架势。

    伍德眉头一皱,看了一眼腋下的相泽消太,心中不由叹了口气。

    看来自己是救不了相泽消太了,想到这里,他缓缓松开手,能救的话他自然会救,可如果在自己的小命与相泽消太间做一个选择,伍德毫不犹豫的选择了自己。

    毕竟……

    他本就是一个绝对的利己主义者!

    轰!!

    就在伍德准备放弃相泽消太的瞬间,入口处的厚重大门猛的爆碎,扬起烟尘阵阵。

    而在那烟尘当中,一道身影犹如穿越了空间一般,眨眼及至,瞬间出现在了伍德身前!

    毫无花俏的一拳,径直向着迎面而来的脑无轰砸而去。

    嘭!

    ……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