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千六百七十五章 五境·剑二十三
    魔魁怒吼一声,双目突然变得赤红,就连他的剑意也随之变得邪恶无比,好像剑池之中的邪念一般,令人心悸,令人不寒而栗。

    剑慧低声喃喃道:“主动勾起心中剑魔好让自己进入类似入魔的状态,从而换取玄阴十二剑更为强大的威力吗?人间剑界,也只有自剑池内诞生的魔魁能用这等剑法。”

    柳生无极眼眸里闪烁着浓浓的担忧,忧心忡忡道:“独孤剑有些难了,他的最强一件已被魔魁的剑气围我身和剑甲护我身两招所挡下,魔魁心中已经知道该如何应对他这一剑,而独孤剑对于魔魁的剑法却完全未知,不知该如何抵挡。”

    “谁说这是我师傅的最强一剑?”

    一道声音突然自两人身后传来,剑慧和柳生无极同时扭头向身后看去,只见李察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来,脸上黑气已经消失不见,面色虽然仍旧惨白无比,但是比起刚刚的样子来好看了许多。

    “西门小子,你可算是醒了。”

    剑慧脸上流露出一道惊喜之色,随即眉头一皱好奇问道:“你刚刚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难道说剑二十二还不是独孤剑的最强一剑,可剑界门户上的圣灵剑法,分明只有二十二剑。”

    李察摇摇头轻声笑道:“那是因为剑界门户只能记录二十二剑圣灵剑法,不代表圣灵剑法只有二十二剑。”

    他的眼中充满自信之色,这自信是对独孤剑的自信,对圣灵剑法的自信,从学会圣灵剑法到现在为止,圣灵剑法被人破过许多次,但是有一剑却始终是同阶无敌,这一点在独孤剑身上自然也不例外!

    “若只有这二十二剑,无双城何以立足世间,师傅又为何能被称为无双剑圣?这无双指的不是无双城的无双,而是天下无双的无双!既然是无双,那便是无敌!”

    李察斩钉截铁道:“圣灵剑法一共二十三剑,前十八剑为有情剑,第十九剑至第二十二剑为无情剑,最后一剑剑二十三,为无敌剑!无论在人间还是剑界,皆是无敌!”

    魔魁的双目赤红,身上剑意与剑势越发可怖,显然进入了心魔状态之中,他的口中发出一道野兽般的嘶吼,双腿同时发力好像一颗脱膛而出的炮弹瞬间来到独孤剑身前,身子冲天而起,一剑居高而击自上而下斩下。

    “剑断灭我敌!”

    磅礴剑意好似山洪暴发,尽数倾泻在这一剑之中,黑色剑气耸立在天地之间,好似一根撑天巨柱,又好似要将天地都劈成两半。

    剑池内的池水仿佛受到牵引一般水位暴涨,瞬间就超过了原来的水位,黑色的池水好似沸水,不断翻滚。

    “圣灵剑法,不仅仅只有二十二剑啊。”

    独孤剑望着半空中的魔魁,轻声道:“剑二十二,自然也不是我的最强一剑,谁说那就是我的最强一剑?若我最强一剑就是这幅德行,那也太磕碜了。”

    说话间,独孤剑周身剑意悄然发生了变化,他的身前仿佛出现了一道无形的剑意空间,剑慧和柳生无极想要以元神之力查看剑意空间内部玄奥,却发现放出的元神之力好似石沉大海,并不是失去了联系,而是失去了控制,分明能够感受到,却生生静止在剑意空间中。

    半空中,魔魁恐怖的黑色剑气来到,这一剑裹挟着无敌之势,仿佛要将独孤剑劈成两半,将剑山劈成两半,将这剑界,也一口气劈成两半!

    独孤剑站在剑意空间中央望着这一剑,神色淡然,缓声吐出四个字,“剑二十三。”

    “嗡…”

    手中无双剑剑身轻轻震颤,李察看着这一幕眼眶通红,若不是现在是元神状态下,他定然已经热泪盈眶,泪流满面。

    三年多前,北极冰原上同样的剑二十三,那时自己以为师徒二人再无相见之日,如今在剑界,能再看见一次剑二十三,而且还是史无前例的剑道五境的剑二十三!

    李察觉得现在看到这一剑,自己刚刚拼了命去阻止魔魁,哪怕元神身受重伤,一身剑道修为和剑意大损都值了!

    魔魁的剑气浩浩荡荡地闯入独孤剑的剑意空间之中,黑色剑气瞬间静止在半空中,就好像被施了定身术一般。魔魁见状脸色大变,就和剑慧还有柳生无极一样,他感受到剑气仿佛失去了控制,不,不对,不是失去控制,而是剑意空间内的规则就是如此!

    魔魁看向独孤剑的眼神霎时间变了,眼神深处流露出一抹惊骇之色,失声道:“你以剑意影响了时空间?!”

    独孤剑微微一笑,心念一动剑意空间内的剑意好像潮水一般朝着魔魁的剑气蜂拥而去,不断消磨这一剑中的剑意,剑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变小,不到片刻之间便消失不见,若不是剑池内暴涨的池水还没有落回原位,若不是头顶的天空风云变幻还未结束,众人险些要以为刚刚发生的一切都是幻觉!

    “这不可能…”

    魔魁的脸色难看无比,脸上流露出一道疯狂之色,怒吼道:“这不可能!不可能有能与玄阴十二剑匹敌的剑法,斩开你的剑意空间,那又如何!”

    “剑断灭我敌!”

    魔魁状如疯魔,剑池内的池水冲天而起化为一道水柱朝着他滚滚而来,瞬间将他笼罩其中,池水内的斑驳剑意以及磅礴邪念不断被他所吸收,魔魁的剑意在短短时间内,竟生生壮大了一倍!

    一道比刚刚还要巨大,剑势还要惊人数倍也不止的剑气自天地之间成形,天空好似镜面一般突然碎裂,电光闪烁,雷声轰隆,剑山山体更是不断开裂,可怕的裂缝不断蔓延,犹如发生了一场大地震。

    剑气成形的瞬间,只听得轰隆一声巨响,在众人惊骇的眼神中,剑山轰然倒塌!裂缝顺着大地朝着剑界四面八方蔓延,头顶的天空一事如此,整个剑界犹如一面摔碎了的镜子,处于崩溃边缘。

    火焰山,河流,酒林…剑界中一座座高山如剑山一般倒塌,一条条河流和剑池一样干涸,一片片丛林和酒林一样凋零,而此时半空中,魔魁手臂隆起,一剑朝着下方的独孤剑斩下!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