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2章 云陌被调戏了
    东幽域,澜巍国都城澜城。

    才离开几个月而已,没想到竟又来了。凤幽月和云陌手牵手在街上晃了一圈,然后直奔炼药公会而去。

    公会大门口,站在一个看起来只有十八九岁的少年。少年穿着公会的衣服,腰间玉带的颜色表明了他的身份。

    少年东张西望,神色有些焦急,又有些期待。

    忽然,他眼睛一亮,小跑着迎向来人。

    “凤姑娘!”

    “陆凌,好久不见。”凤幽月含笑对陆凌打招呼,她低头扫了眼他玉带的颜色,惊讶的挑起眉,“一等药童?这么快就晋升了?”

    在炼药公会中,药童分三个级别。几个月前刚见陆凌时,他还是最低级别,而如今已经是一等。再往上升一升,就能成为初级会员了。

    “都是凤姑娘的功劳,副会长看我顺眼,就升了我的位置。”陆凌谦虚笑笑,对云陌作揖,“云公子。副会长正在会长阁等二位,凤姑娘可是现在过去?”

    “好,现在就去。”

    陆凌带着凤幽月和云陌前往会长阁,还是之前的规矩,云陌在外等候,凤幽月独自一人进了房间。

    因为是第二次见面,褚玉萍看见她没有了生疏感,反而还亲切的笑了笑。

    “来了?”

    凤幽月弯了弯腰:“副会长,好久不见。”

    “不必多礼,都是自己人。坐吧。”褚玉萍从桌子里面走出来,和凤幽月一同坐到椅子上,并且亲自给她倒了茶。

    凤幽月眼皮一跳,有点受宠若惊。褚玉萍和她关系再怎么好,也是长辈,还位高权重,竟然屈尊亲自倒水!

    “副会长,晚辈自己来就好。”她连忙挡住茶杯,将茶壶抢过来。

    褚玉萍一见,微微一笑,收回了手。

    “听老叶说,你的修为又精进了,如今是几级炼药师?”

    凤幽月倒了杯茶递给她,道:“回副会长,七级高阶。”

    接过茶杯的褚玉萍手一哆嗦,差点把里面的水洒出来。

    她手指紧紧捏住茶杯边缘,抬起头惊讶的看着凤幽月:“这么快就七级了?!”

    凤幽月谦虚的笑了笑,抿唇不语。

    褚玉萍盯着她看了会儿,忍不住长叹一口气。

    “青出于蓝,青出于蓝啊!继续努力,炼药公会的未来,就靠你们了。”

    “副会长言重,您与叶会长都是公会的中流砥柱,晚辈还需向你们多多学习。”凤幽月不着痕迹的拍了个马屁。

    没有人不喜欢听好话,更何况是真心的恭维话。褚玉萍眉眼间染上几分柔和,态度比刚才要随意许多。

    凤幽月在心里松了口气。刚才褚玉萍对她的态度,虽然看起来热情,但是却有些刻意。虽然不知道她为何这样做,但现在这种态度更舒服一些。

    二人聊了一会儿,褚玉萍把要凤幽月带给叶临溪的东西拿了出来。

    “告诉老叶,年纪大了就要多活动,下次让他自己来,不然我就不给了。”她说。

    凤幽月听了,好笑的点点头,表示一定将话带到。

    东西已经取到手,凤幽月就没有再留下去的必要。她正准备和褚玉萍道别,却见后者忽然愣住了。

    “副会长?”

    “啊?”褚玉萍回神,神色有些古怪,“你先不要走,我离开一下。”

    凤幽月一头雾水,可褚玉萍没时间向她解释,匆匆离开了会长阁。

    ……

    大约一刻钟后,褚玉萍回来了。她捏了捏手里的东西,回想起刚才那人说的话,眼底的疑惑越来越浓。

    掀开帘子,褚玉萍穿过屏风,迎面和等在门外的云陌还有陆凌的目光相对。

    陆凌恭敬的弯了弯身子,倒是云陌,他的视线从褚玉萍脸上移开,落在她的手上,意味深长的笑了一声。

    褚玉萍被男人那双强势而暗沉的眼睛看的心头发凉,她捏了捏手中的东西,快步走向房门。

    “替我转告那个人,报恩可以,但若是利用幽儿做什么事,就别怪我掀了这炼药公会。”

    云陌的声音忽然在身后响起,强势而霸道。褚玉萍脚步一顿,脸色微变。

    这一刻,她的心底竟然涌出浓浓的恐惧。她甚至觉得,这男人说得出,就真的有能力做到!

    忍住发软的双腿,褚玉萍侧过头轻轻点了一下:“我会带到。”

    说罢,她迅速推门进入房间,颇有些落荒而逃的意味。

    凤幽月等了半天,听到脚步声抬头看去,看到褚玉萍后一愣。

    “副会长,你脸色怎么这么差?”

    褚玉萍平复下狂跳的心脏,摸了摸脸,强扯出一抹笑容:“可能是走的太急了。对了,这个给你。”

    凤幽月看到她手里的东西,惊讶的挑起眉,将刚才的疑惑抛之脑后。

    “这是……”

    “沧海学院的邀请函。”褚玉萍把请柬放到凤幽月手里,“再过两个月,沧海学院就要大考了。到时东幽域各方势力都会参加,你和我一同去吧。”

    “这……”凤幽月有些惊愕,她不过是个三等会员,就算和褚玉萍关系亲密,但前往沧海学院观赛的事怎么也轮不到她啊!

    沧海学院,是东幽域两所学院之一。在几年前的八院排位赛上,排名第三。师资力量雄厚,人才辈出,令无数人为之向往。

    也正因此,沧海学院的大考是整个东幽域都无比期待的盛事。

    能有资格去观赛的,都是东幽域各方强大势力,她一个小小的三等会员,怎会有这种资格?

    “副会长,这是叶会长的意思吗?”凤幽月忍不住问。

    “不是。老叶不知道。这是我单独给你的,你天赋很高,是时候开开眼界了。跟我去吧?”褚玉萍问。

    凤幽月想了想,虽然心中还是疑惑重重,但这次机会难得,她只是稍稍犹豫一下,就答应了。

    “多谢副会长,晚辈一定不会浪费这次机会。”

    褚玉萍见她答应,心里终于长长吐出一口气。

    ……

    告别褚玉萍后,凤幽月离开会长阁,一见外面竟然连半个人影也没有。

    云陌呢?陆凌呢?

    她疑惑的眨眨眼,抬脚向前厅走。

    刚走到前厅的入口处,就听到一阵吵闹声夹杂着哭声。

    这是怎么了?

    凤幽月心中嘀咕着,抬脚走进前厅。她穿过长长的走廊后,从屏风处拐出来,一看外面的情况,顿时就傻眼了。

    炼药公会大厅的门外,云陌和陆凌一前一后站在门口。在他们不远处,一个身着粉色衣衫的女子正倒在地上嚎啕大哭。

    在女子的身边,围着几个侍卫模样的大汉。他们一脸忐忑的看着她,想扶又不敢扶。

    “你吃了熊心豹子胆了!竟然敢打我妹妹!来人,给我把他拿下!”一个颇为嚣张的声音传进大厅,这时凤幽月才看到,在云陌身前竟然还站在一个年轻的男人。

    男人穿着精致,虽然神态傲慢,但是掩不住一身贵气。他此时横眉冷眼的看着云陌,一脸的不屑。

    听到男人的命令,围着粉衣女子的几个侍卫一拥而上,想要将云陌拿下。

    云陌眼神一冷,正准备出手,一股气流从身后涌来,将几个侍卫全部掀翻在地。

    紧接着,就听到一声娇喝:“竟敢动老娘的男人,你们活腻了?!”

    云陌勾起唇,眼底的冰雪消散,嘴角的笑犹如繁花盛开。

    他转过身,看向一脸杀气的凤幽月。

    “结束了?”

    “嗯。”凤幽月点点头,走到他身边打量一番,“怎么回事?不是让你在会长阁门外等我吗?他们是谁?”

    提起这个,云陌脸上的笑容一变,换上一副委委屈屈的表情:“幽儿,有人欺负我……”

    凤幽月嘴角一抽,无语的瞪了他一眼,看向一旁的陆凌。

    “到底什么情况?”

    陆凌摸了摸鼻子,苦笑一声,道:“云公子想让我带他去给姑娘你买点吃食,我俩刚走到门口,这位……小姐就冲上来,说要和云公子交、交朋友。云公子不愿意,她就缠着不让他走。最后云公子不耐烦了,就把她掀翻了……”

    说起来陆凌对云陌也是一万个佩服,那位小姐虽然比不上凤幽月的相貌,但是到底是娇艳欲滴的一朵花。云陌竟然说掀就掀,一点也没手下留情。

    此时陆凌还不知道,在不久的将来,当他亲眼看到云陌是怎么杀人时,终于彻彻底底明白了‘手下留情’这四个字的含义。

    凤幽月了解了事情的经过,脸唰的黑了。

    这是公然调戏她男人?这是想给她扣绿帽子?

    她磨了磨牙,抬头看向那粉衣少女。在看到她的脸时,忍不住一愣。

    “是你?”

    这时,粉衣少女也闻声看了过来,在看到凤幽月时,脸色大变。、

    “竟然是你!”她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冲到凤幽月面前抬手向她的脸扇下来,“你这个贱人!竟然还敢出现!”

    大家都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吓了一跳,唯有云陌反应最快,一把将凤幽月拉到身后。

    撩起衣摆、抬腿,踹,一气呵成!

    刚从地上爬起来的粉衣少女,再一次被踹飞出去,比之前飞的更远。、

    如果不是场合不对,凤幽月一定要吹声口哨,来夸奖刚刚云陌的帅气。

    “凤姑娘,你认识她?”陆凌问。

    “一面之缘。”凤幽月挑眉冷笑,“当初她要抢我东西,我没给。”

    上一次,她和梅若楠去血罚之森寻找月光砂,在水中大战赤爪蜈蚣。当时和他们在一起的还有另一拨人,这群人正好被赤爪蜈蚣掀翻,伤亡惨重。若不是她和梅若楠将赤爪蜈蚣杀死,这群人估计都要变成它的腹中餐。

    可让人生气的是,等她把赤爪蜈蚣杀死后,那群人竟然想从她手里买走它。她不同意,他们就搬出自己的家族名号压人——万俟家族!

    凤幽月对万俟家的人一向印象深刻,那几个人的长相她记得一清二楚,这粉衣少女就在其中。如果她记得不错,应该是什么万俟家族的二小姐。

    陆凌听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不由得气愤道:“太过分了!你到底也是她的救命恩人,她竟然如此对你!”

    这时,那个华服年轻男子终于从一连串事情中反应过分。他见自己的妹妹又被踹出去,忍不住怒火中烧。

    “你们是什么人!知不知道我是谁?我告诉你,马上给我跪下道歉!不然我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哥!就是她!就是她!”被侍卫扶着走回来的粉衣少女一脸眼泪,指着凤幽月吼道,“就是她抢走了我们的赤爪蜈蚣!”

    “你说什么?!”华服男子听了这话,顿时脸色大变。

    他扭头看向凤幽月,五官狰狞:“竟然是你!是你害得我们所有人受罚!我要杀了你!”

    华服男子召唤出长剑,二话不说向凤幽月劈去。

    云陌脸色一冷,手掌一翻,强大磅礴的玄力化为巨龙,怒吼着冲向对方。

    瞬间,气流涌动,尘土飞扬。

    那男子脸色猛然一白,还没等反应过来,巨龙近在眼前。

    在那一刻,他似乎看到了尸骨血海、人间地狱。

    男子惊恐的睁大眼睛,巨大的黑龙龙尾横扫,将他卷飞出去。

    轰——砰!

    男子飞的老远,重重砸在地上,竟然砸出一个十米深的大坑。

    大家都被云陌这一手惊呆了。

    那男子的修为怎么说也得在玄帝高阶,云陌竟然只凭掌风就将他击溃!

    太可怕了!

    粉衣女子也吓了一跳,她原本以为云陌不过是炼药公会的一个小小炼药师罢了,可谁能想到他竟然这么厉害。

    “你、你可知道我是谁?我告诉你,我是万俟家的二小姐!你伤了我,万俟家一定不会放过你的!”她色厉内荏道。

    云陌懒得理她,垂头玩捏着凤幽月的小手。

    粉衣女子气的够呛,从小到大还从来没有人敢这么对她!

    初见的钟情再加上求而不得的愤怒,冲动之下,她忍不住指向凤幽月,对云陌道:“如果你能跟我走,我可以饶了她。否则,我就让家里的人把她大卸八块!剁碎了喂狗!”

    顿时,四周的温度以极快的速度降低到冰点,好似一股来自九幽地狱的阴寒浮上众人心头。

    云陌周身萦绕着浓重的黑气,他的衣摆无风自动,浓郁的杀气凝聚成恐怖的气流。

    ------题外话------

    稍后还有,表走开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