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千五百九十九章,皇帝
    才子?!这是要殿试了么?想到这儿,林铮顿时便兴致勃勃了起来,这古老的科举制度,着实没有见识过,现在有机会了,可得好好见识一下才行!不过迟到就砍头,这就有点儿过分了,人家赶不上殿试,心里已经够委屈的了,你还要砍人家脑袋!

    腹诽中,那些才子终于闪亮登场了!是的,的确是闪亮登场,一个个穿的富丽堂皇,梳妆打扮得那叫一个潇洒,看得林铮顿时便是一愣。这……这怎么感觉和他想象中的科举殿试不太一样啊!话说这里看到的才子目测能有一千多号,这人数是不是稍微多了点儿了?!

    正琢磨着这到底是在搞什么名堂,站在九龙辇旁边的内饰征询了一下皇帝的意见后高声大喊:“才子选拔现在开始,一号出列!”

    内侍的话音一落,林铮便看到那人群众走出来一名风度翩翩的美男子,手持折扇,身着白色长衫,脚踩轻履,腰挂明月珰,轻步慢履行走的模样,简直就是一幅画,林铮看到好些宫娥的眼睛都快变成心形了!

    嘁——!林铮不爽地撇了撇嘴,油头粉面的,一看就是个高级的小白脸!对了!这时林铮脸上露出恍然之色,根据书上记载,这兖州的皇帝,貌似是个女皇来着,这么说的话,这果然压根就不是什么科举殿试,这是女皇在挑选男宠呢!

    想到这儿,林铮顿时便乐呵了起来,好啊!搞半天这些家伙还真的全都是小白脸呢!虽说当皇帝的小白脸比较高级,不过到头来,不还是一群吃软饭的么!吃软饭的货色,还不配让他看在眼里!

    这时候,那一号已经赋完了一首歪诗,正满眼期待地等候皇帝的意见,内侍看了看珠帘后的皇帝,回头便高声大喊:“入围!”

    闻言,那一号立刻便露出了惊喜之色,连忙衣摆一甩跪倒在地,口中高呼:“谢陛下!”完了起身便站到了一个拿着旗子的宫女身后,就是眉宇间的激动之色久久没有退去。

    看着皇帝挑了几个之后,林铮便打起了哈欠,没意思,要是挑选嫔妃的话,林铮多少还有些兴致,看看美女养养眼总是好的,现在盯着一群打扮得花枝招展的男人算什么。

    哈欠打完了,林铮脚下一点,这就从九州鼎旁边飞跃了出去,半空中便听巽问道:“你刚才不是要去看皇帝的么?”

    “回头再说吧!人家现在正忙着挑选男人呢,肯定是一副痴女的模样,这时候去偷看人家太失礼了!”看过兖州历史后,林铮对这个力挽狂澜的皇帝还是比较钦佩的,所以,还是不要看到人家不堪的一面吧!免得破坏了自己心目中的印象。

    “那咱们现在上哪儿去?”

    “去皇宫的府库看看!”一国的精粹宝物汇聚之所呢,就算找不到东皇钟碎片,也能顺手牵上几头羊,这么大一个兖州,总会有那么三两件宝贝的!

    “可是你知道府库在哪儿么?”

    “知道啊!”林铮乐呵地笑道,说完将手一指,“喏!那地方就是了!”

    巽顺着林铮所指的方向望去,这就看到了一座独特的宫殿,宫殿悬空,由八根巨大的柱子支撑,和皇宫中其他的宫殿不同,这一座宫殿是由硕大的石砖堆砌而成,四四方方的,看着就踏实!虽然外部的建筑风格和其他宫殿基本统一,但一眼就能看出来,外面那些花哨的飞檐画柱,真的就只是装饰品而已,就算没有了也不会影响到那宫殿的稳定。

    很显然,在皇宫中建造出来如此结实的宫殿,大概除了作为皇宫府库之外,不会有什么其他的用处了,更别说四周还驻守着大量装备精良的侍卫。而就算不是府库,那也该是极为重要的地方,不进去看看可不行。

    来到宫殿近前,这左看右看,除了正面对着阶梯的大门之外,愣是连个窗户都没有,造得这么严实,要说里面没有宝贝林铮是不信的!可惜就算没有窗户也难不倒林铮,别说他还有瞬间移动这一招,就说幽影姿态下,他便能直接穿透绝大多数的障碍物!

    上前伸手触摸了一下墙壁,很好,果然没有什么结界守护,当下整个人穿墙而过,进入了宫殿内部。这宫殿的墙壁也是够厚的了,足有一米多厚,这没点儿本事,还真没办法打碎这么厚的墙壁。

    进到宫殿内部后,林铮眼前便是一抹黑,内部没有什么光源,黑漆漆的看不清楚。虽说用神识可以将内部的环境看得很清楚,但果然习惯了双眼之后,还是比较喜欢用自己的眼睛来确定自己眼前的东西。

    不多时,黑暗中忽然浮现出来一缕青幽的光芒,几样材料在青莲冥火中经过淬炼变形,快速地化成了一盏莲花灯,随着莲花灯升起,明亮的光芒顿时便从灯台上照耀开来,一时间,各种珠光宝气便在灯光下璀璨闪烁,简直要亮瞎林铮的狗眼。

    “果然是皇宫的府库呢一平!”巽兴致勃勃地说道。这时,林铮也逐渐适应了忽然明亮起来的光线,放眼望去,便见成排的架子整齐有序地排放在偌大的空间中,架子上无数的珍宝,在灯光下闪烁着迷人的光芒,比如婴儿脑袋那么大的珍珠,两米多高的珊瑚树等等,这些东西要是流入民间,可是会让人抢破脑袋的。就算是普通的修者,见到这些东西,恐怕也淡定不能,只是对林铮来说就太过鸡肋了,完全看不上眼。

    四下张望了一番之后,林铮伸手便拿出来一个巴掌大的小钟,这是林铮模拟东皇钟共鸣时产生的频率炼制出来的,只能在小范围内探测东皇钟碎片、虽然探测的范围小了点儿,但是胜在轻巧方便也不显眼。

    提起小钟,林铮轻轻地朝钟上一弹,顿时“叮——”地一声便在这封闭的库房中回响了起来,与其说是钟声,不如说是铃声了,清脆悦耳的,听起来很是舒服。

    可惜,铃声在回响了一阵之后,便逐渐平息了下来,并没有什么东西与之产生共鸣,看得林铮和巽很是失望。

    “还以为这次能轻轻松松地找到呢!”

    听到巽有些郁闷的嘀咕,原本同样郁闷的林铮这就笑了出来,“找不到就找不到,咱们又不是第一次了!再说,这里可是人家兖州皇朝的精华所在,虽然没有东皇钟碎片,这不是还有别的东西么!”

    “但是一眼看上去,全都是些没什么名堂的东西呢!”巽很是失望地说道。

    “不要小看了一个皇朝的收集能力,多的没有,三两件宝贝人家还是凑得出来的!”说着,林铮便在库房中逛了起来。看着占据了大量架子的金属锭,林铮便想起了四娘那个吃货,这些凡铁四娘大概是没什么兴趣了,不过有她在的话,说不定就能轻松地发现库房中隐藏的高级金属矿物,四娘总是在这种事情上乐此不疲。

    想起来四娘那张几乎没停下来过的嘴,林铮脸上便充满了笑意,只是笑着笑着便叹了口气,哎——!算了,不想了!还是抓紧点儿时间筛选一下吧,手脚麻利点儿的话,说不定回去还能赶上红家给他们准备的宴席。

    “一平你看!”听到巽的声音,林铮猛地便回过神来,转过头一看,便见得巽用巽风卷起来一套古怪的老旧铠甲,看着那铠甲如同一个非洲酋长一般手舞足蹈着,林铮差点儿便大笑了出来,亏得及时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玩够了的巽这才将铠甲给卷会架子上,继而纳闷地说道:“这东西又古怪又破的,想不通那皇帝为什么要收藏起来!”

    “应该是某个敌酋的东西吧!”林铮猜测道,“这种东西收藏的不是它本身的价值,而是一种荣耀!”兖州皇帝将一个破落的国家建设成如今这么强大,的确有她自傲的本钱!林铮打量了一番,除了巽刚才玩的那一套,这里还有很多的铠甲甚至是皇袍,不过皇袍的质量有些不入流,看样子是哪个自号为王的响马折腾出来的便宜货。

    欣赏了一下皇帝的战利品之后,林铮便将心思放在了搜索宝物上面,这时候巽就帮不上什么忙,她拥有丰富的知识,但仅限于阵法,对于材料学那是一抹黑,闲得无聊,索性钻到次元袋里面,逗弄她心爱的霜晶兰,没有钻研阵法的时候,她最大的乐趣便是听霜晶兰的声音了,怎么听都听不够。

    林铮专门往那些稀奇古怪的玩意儿边上走,要说宝贝,最大的可能,便是隐藏在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里面。九州的炼器水平有限,部分材料甚至都没有炼器师能把它们给炼化了!所以那些无法被炼化的东西,最后便都被收藏了起来,都知道是宝贝,就等着那天有办法收拾它们了,再将这些宝贝拿出来用。

    林铮看到的这些东西,多数都有被炼化过的痕迹,只是炼器师的本事实在不敢恭维,金刚铝这种高级货炼化不了也就算了,连金刚砂这种大众货色都没辙,这就过分了吧!

    腹诽中,林铮随手便将架子上所有的金刚砂全部汇聚了起来,青莲冥火淬炼之下,不多时便完成了最基本的炼化,心血来潮中,看了看其他架子上的东西,这就给勾了过来,三两下完成淬炼之后,便将之炼制成了一套装备。完成后将之整齐地放在架子上欣赏了一下,恩恩!不错不错!

    林铮满意地连连点头,这几年闲下来,花了不少功夫钻研永琳的著作,果然手艺好了不少!看样子咱还有不少成长的空间嘛!很好,继续,这里不缺材料,而且又不是什么上档次的高级货,用来练手正合适!

    约莫一个小时之后,林铮停了下来,库房中的半成品材料已经没了一大半,不过收获是巨大的!看着架子上这最后的作品,林铮简直心花怒放,成功了!他竟然成功用一堆不上档次的材料,炼制出来一件史诗级的作品!唔——虽然有那么一点儿侥幸的成分,不过至少这也成功了不是嘛!

    自得中忽然双眼一亮,林铮便顾不得欣赏自己炼制的精美宝剑了,连忙便绕开眼前的架子小跑着出去,来到了一颗碧绿的宝石前面。伸手抓起宝石一看之后,这就喜不胜收了起来,没想到竟然会是始源之木结晶,这玩意儿就算在外界都是稀罕的宝贝,而这里竟然有拳头大这么一块,简直岂有此理,没收了!

    将始源之木结晶收起来后,林铮便两眼发光地四下张望了起来,既然这里能找到始源结晶,那应该还有其他稀罕的宝贝才是,看样子这次皇宫之旅没有白跑了!

    不知过了多久,直到元帅府那边的分身听到老汉邀请的声音,库房中的林铮这才猛地回过神来,日!这当小偷果然有瘾,一偷起来就停不下手的!不过想起这趟的收获,林铮便乐呵了起来,光是一颗始源结晶就千值万值了,更别说还弄到了不少其他的好东西,比如说始源黑金,虽说只有拇指大那么一小块,但放在外面也是有价无市的宝贝啊!

    这时,巽也从次元袋里面钻了出来,一出来便问道:“一平,找到宝贝了没有?”

    “找到了!还不少哩!”

    “真的假的?”巽明显的有些不信,“九州这种地方还能有不少宝贝?”

    “骗你做什么?看看这个!”林铮掂了掂手上的疙瘩,“这可是黑玉灵髓,稀罕货!”

    “有多稀罕?”

    “也就比始源黑金差一些吧!这样能明白吧?”说着便将东西收了起来,并再次开启了幽影姿态。

    见状,巽便问道:“咱们这就回去了么?”

    “是啊!虽然找不到碎片,但弄到了不错的宝贝,也算是满载而归了,没啥好遗憾的!”说着,林铮便直接穿透了库房地面,从库房下方钻了出来。

    等到远离了库房,巽便叫道:“皇宫这么大,我们还有好多地方没有找呢!回来咱们还过来的吧?对了,咱们还没有去看皇帝呢!能把紫微帝龙阵布置出来的皇帝呢,还真想见识见识!”

    林铮听着便是一笑,“人家才刚挑选了一大批美男,这会儿说不定正在宠幸那些小白脸呢,你确定要看?”

    “那有什么?!”巽满不在乎地说道,“你和媳妇儿滚床单的时候我又不是没见到过!”

    听罢,林铮差点儿便从天上栽下去,似乎才反应过来还有这一茬,才刚调整好,便听巽催促道:“走啦走啦!看皇帝去!你难道不好奇那个传奇女皇是什么样子的么?”

    被巽这么一说,林铮还真是好奇了起来,九州的历史上有过不少女皇,但说到传奇,还要数这个兖州皇帝,这女人简直就是九州版的武则天,甚至比武则天有过之而无不及,这种传奇人物,确实很让人向往。

    “那就走吧!不过万一人家真的在办事儿,咱们就回元帅府去!”虽说一代女皇的工作片很有吸引力,但是看多了容易上火,婆娘一个个又不在身边的,火气上来了怎么办?总不能跑青楼解决问题吧?!

    巽一下便高兴了起来,兴致勃勃地说道:“我来带路,刚才吹过来的风已经告诉我皇帝在哪儿了!”

    在林铮将身体控制权交给巽之后,这丫头便控制着林铮的身体朝一座后宫飞了过去。不多时,林铮便来到了那后宫前,抬头一看,寻欢宫三个大字便映入了眼帘,看得林铮一阵暴汗,堂堂一个传奇女皇,您用不着这么不着调吧?!就算你在这里寻欢作乐,好歹含蓄点儿啊!

    忽然,一声凄厉的惨叫便从宫殿内传出来,可把林铮给吓了一跳,这女皇陛下到底在玩的什么游戏,竟然这么大反应,皮鞭蜡烛老虎凳什么的,应该玩不出来这种效果才对。

    好奇中,林铮落到地面后,大步便朝宫殿内走了过去,结果穿过大门前的屏风之后,眼前的景象顿时便让他一愣。

    没有什么奢靡的场面,酒池肉林什么都没有,只有一个朴素的大厅,大厅的另一端,依靠着皇宫内的人工湖,就在那恬静的湖光前,摆放着一张矮桌,桌案前,一道身着青衣的背影正埋首伏案,两侧那堆积如山的各种奏章,看得林铮一阵头皮发麻,当魔王那会儿处理过的奏章无数,已经让他有些心理阴影了!不过,能在皇宫中批阅奏章的,这应该就是那个传奇女皇了吧?

    回过神来,林铮和巽都相当的好奇,寻欢宫里面批阅奏章,这简直是挂羊头卖狗肉的行为,批阅奏章哪儿有意思了?!林铮只要想起伊斯特拉的奏章就头大!

    正腹诽时,又是一声凄厉的惨叫猛然响起,在这宁静的大厅中,那是要多突兀有多突兀,又把林铮给吓了一跳,喵了个咪的,这到底是在搞什么鬼呢?!回过神来刚要循声去看个情况,女皇却停下了手中的笔,抬起头说道:“叫得不够凄惨,换下一个!”

    闻言,一脚跨出的林铮立刻一个趔趄,差点儿摔倒,抬起头来这就一脸不可思议地朝女皇望去,我勒个去!敢情你挑选美男的目的,就只是为了听人家的惨叫声?!不是这么离谱吧?!

    正惊疑不定之际,惨烈的叫声再次响起,这一次,女皇满意地点了点头,“这个还差不多!”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