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五十七章 我想给你生猴子
    大家一致聚集到了苏飞身边,这次大家都学乖了,没有像上次一样先对苏飞发起质疑,以为那五十三炉出养气丹的记录就放在梅家的家族记录里,那个耳光扇得叫一个piapia响。

    大家都盯着苏飞准备求证,结果苏飞摇摇头道:“我练出来的不是龙蛇锻体丸。”

    呼——

    周围齐齐响起长舒一口气的声音,不少人脸色终于好看了,相互间对视一眼,忍不住笑了起来。

    “原来不是龙蛇锻体丸,吓死我了,差点又被打击了。”

    “是啊,上次那个打击我到现在都还没缓过劲儿来呢,想想那个五十三炉的记录我就有点肝儿颤。”

    “看来是我们误会苏飞了,不过这样的误会我喜欢,最起码不会伤人。”

    …………

    听到这话梅千里原本煞白的脸色也终于红润了几分,他脸上的表情犹如被封冻之后瞬间化开似的,直接堆起了笑容:“我说呢,哪有那么快,梅轩当时可是用了半个月呢。”

    “你炼出来的是一炉养气丹吧,用养气丹多练练手没错,也可以培养你的炼丹手法和感觉。”

    除了龙蛇锻体丸,苏飞也就会养气丹了,还能是什么,梅千里觉得自己想的应该没错。

    苏飞看着众位人脸上的笑容,愣愣道:“我炼养气丹干什么,我只是觉得龙蛇锻体丸的药性过于霸道,所以把丹方改了,变成了龙蛇锻体膏。”

    “正打算找几个人帮我试试呢。”

    苏飞此话一出,周围原本的欢乐气氛瞬间凝固!

    “苏飞你……你说啥?”梅千里好似没有听清,表情有些发愣:“你说你把丹方……改了?!”

    “是啊。”苏飞点点头:“很难吗?我加了两味药,然后减了一味药,改内服为外敷,这样不就能尽量避免龙蛇锻体丸的毒副作用了吗?这很难?”

    我……c-a-o!!!

    周围人傻掉了,这次是真的傻掉了!

    就连王曼都愣住了,她虽然不懂炼丹,但是基本的炼丹常识他还是懂的啊!每一个丹方都是老祖宗传下来的千锤百炼的方子,能这么容易就说改就改?!

    这里面代表的含义可就……

    噗——

    梅千里一口铁观音喷了满桌:“你和我再说一遍?”

    “我把丹方改了,怎么啦?”苏飞的笑容很纯良:“你赶紧再给我找两个人试试药,我好看看有没有用。”

    “我-曹!我听见了什么!苏飞居然……居然都会改丹方了!我炼丹了五年都干不出这事情!”

    “我的个亲娘,我的亲爹,这可比直接炼出龙蛇锻体丸还令人惊悚啊,苏飞他……他怎么做到的!不可能!”

    “我倒觉得有这个可能啊……苏飞几乎是把《丹经》的前三卷全部背下来了,如果融会贯通之下,说不定真的就……”

    “喂,梅衣大哥,你这是干什么,怎么忽然就跪下了!”

    “不好意思,我上次就跪了,到现在也没起来。”

    “你就这么没骨气吗!不过你说得好像有道理哦,上次我跪完起来了,不过这次依旧得跪,来来回回好累啊,不如就这么一直跪着吧,还省劲儿……”

    “来吧,大家一起给飞哥跪了!”

    …………

    周围的年轻人一脸的面如死灰,不过在死灰之中,不少人却似乎有焕发出新的生机,这些人都是跪的最彻底的几个,那看向苏飞的眼神中的那种崇拜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不断滋养和支持着这些生机茁壮成长!

    苏飞看着梅千里满脸不行的模样,忍不住撇撇嘴,对着身后大叫一声:“宁化,帮我把我炼出来的龙蛇锻体膏端上来!”

    “来了!飞哥!”    那一声飞哥叫的无比爽利,任谁都能听出这里面的激动与欣喜,大家自觉让开一条道,随后就看见宁化收捧着一个玻璃广口瓶一路小跑的过来,那小心的模样就像是手里捧着什么价值连城的珍宝似的,生怕自己使点劲儿就会把它捏碎。

    “宁化,这就是苏飞所说的那个龙蛇锻体膏?我看也不怎么……”

    梅千里看了一眼广口瓶种那团粘稠得和狗皮膏药一样的黑色药膏,正打算对苏飞发问,忽然间眼神瞬间就凝到了宁化身上。

    “宁化,你晋级知微境第二层了?”梅千里满脸愕然的说道。

    被梅千里这么一提醒,众多梅家子弟这才恍然大悟,难怪宁化在过来的时候自己总感觉他身上哪里不对,原来是晋级到知微境第二层的缘故!

    而且宁化明显是刚刚才晋级,身上的气息尚且不稳,所以大家反而看得更清楚!

    “这可是大事啊,马虎不得。”梅千里立刻对梅家人吩咐道:“马上给宁化安排静室让他巩固境界,就用——”

    后半句还没说完,梅千里忽然意识到了什么,满目惊异的望向苏飞!

    只见苏飞老神在在的坐在那里,见梅千里望了过来,耸耸肩笑道:“看见了?”

    梅千里感觉自己好似瞬间失去了语言能力,他痴呆一般的目光在苏飞和宁化两人身上来回瞟来瞟去。

    隔了许久,梅千里总算缓过劲儿来:“这真的是……这玩意的……?”

    “还能有假啊。”苏飞撇撇嘴:“我想找人试试,结果宁化一听就自告奋勇的说帮我试药,然后我就给他涂了点,然后——”

    “他就晋级咯,就这么简单。”

    就这么简单!简单个毛线啊!你弄出来了一个了不得的玩意,你知道吗!你小子知道吗!

    听着苏飞的话,周围的那些梅家子弟这才瞬间反应过来,紧接着就是整齐划一的倒抽一口凉气!

    然后情不自禁的齐齐呼喝一声!

    “我-曹——”

    “都给我收敛点,谁教你们的!”

    王曼忍不住跺跺脚,甚至还略带埋怨的瞪了苏飞一眼,本来梅家家教森严,对家族子弟的言谈举止都有严格的要求,怎么一见到苏飞就只剩下这两个字了!

    上次是,这次又是!就不能说别的吗!

    被王曼一呵斥梅家的年轻人也一个个面露苦笑

    我们也想说别的啊,可是好像除了“我-曹”之外,实在没有别的字眼能如此言简意赅的表达自己此刻的感情!

    没错,这就叫言简意赅,直抒胸臆!

    “我……(曹)”

    梅千里也忍不住吼了一句,不过每等她说出后半个字,王曼就上前死死的捂住梅千里的嘴巴,气鼓鼓的嗔怒道:“爹,您是一家之主,怎么带头乱来呢!教坏小孩子啊!”

    “啊……那个……”

    梅千里也是满脸的尴尬,不过他随后就把这种小事情抛在脑后,直勾勾的盯着宁化道:“你真的是用了这个什么龙蛇锻体膏之后晋级的?确定不是什么突然突破?”

    “我确定。”此刻的宁化满心欢喜,点头道:“飞哥让我在泥丸宫、脐下丹田以及周身大穴上都涂抹了一点,一开始还没有什么感觉,但往后我就感觉到涂抹的地方开始灼热起来,然后出现瘙痒和针扎一般的轻微痛感,就像是有东西在一点点透过皮肤钻进来似的。”

    “我就默念自己的内功心法口诀,将真气调动起来,一点点将钻入体内的药气流转全身,然后……然后……”

    “然后怎么样?!”梅千里急道。

    苏飞嘿嘿一笑:“然后他就突破了咯,这不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顺理成章……”

    “原来修改丹方,祛除弊病的事情在飞哥眼里就是顺理成章四个字这么简单……”

    “我觉得……我可以去死了,我要多少年才能达到这“顺理成章”的境界啊!”

    “相信我,这辈子先猥琐发育,下把子再说吧……”

    旁边某个角落中的梅衣和梅尔两个梅家兄弟相视一笑。

    “大哥你果然英明啊,从上次跪着之后就没起来。”

    “老二你的选择也不赖啊,记着啊,给飞哥跪了之后就不要起来了,反正下次也要跪,很累的。”

    “嗯,大哥说的极是。”

    …………

    苏飞肚子这时候咕嘟咕嘟的叫了起来,他一把抓起谢雨霏递来的饭碗就开始胡吃海塞,一边吃还一边含着饭念叨。

    “么老波(梅老板),你刚几再般我找倆过银死一哈(你赶紧再帮我找两个人试一下),我好咔咔要小的自摸呀(我好看看药效怎么样)。”

    “慢点,别噎着。”

    谢雨霏感激帮苏飞倒了杯水过来,满心欢喜。

    自己的男人真是厉害,有弄出来一个了不得的东西,讨厌啊,越看亲爱的越帅,越看越感觉自己离不开他了,怎么办呀!

    突然好想给他生猴子……

    没来由的谢雨霏脑海中忽然闪过这个念头,瞬间把他整个脸都羞红了。

    “咳咳咳,雨霏你别乱来,差点把我呛死。”苏飞一口饭没咽下去差点卡住。

    有《阴阳参同契》在,谢雨霏的念头一点都瞒不过苏飞,那“生猴子”的念头在谢雨霏脑海里冒头就直接把苏飞噎住了。

    谢雨霏满脸通红都顾不得捂脸,赶紧上来拍着苏飞的后背给顺了下去。

    那一汪水般的大眼睛看在苏飞身上简直拔不出来了。

    “那个……去,赶紧去找两个下人过来,找即将突破的那种!”

    梅千里立刻嚷嚷起来,随后一把将宁化抓到自己身边,手指直接搭上了宁浩的脉门。

    脉搏有力,无论从任何角度来看宁化都健康到不行!但最关键的不是这个,而是他体内压根就没有残留下像是龙蛇锻体丸那样的金属和火属的毒性!

    居然真的让苏飞弄成了!

    梅千里此刻哭笑不得,这个世界实在是太荒谬了!不过随即他心头又止不住的冒出激动与欢喜,上次那五十三炉出养气丹的记录就已经足够惊世骇俗了,如今居然还修改了丹方,还把龙蛇锻体丸最大的弊病给彻底解除了,这可是又一项了不得的记录!

    这个龙蛇锻体膏的药方若是上报给丹盟,恐怕丹盟都会忍不住派人过来求证此事!

    最重要的是,这两项记录可都是从梅家出去的啊!虽然苏飞和梅家没有直接的关系,但绝对也能在丹盟的梅家记录上填上浓墨重彩的两笔!绝对能让梅家在丹盟的同行中大大的露脸!

    这里面梅家若是运营得好,绝对能让自己家族在丹盟的地位上更进一步!

    到梅千里这个年纪,早就对赚钱什么的没兴趣了,他唯一的念想就是想要梅家能在丹盟中的地位更进一步,毕竟这就是一种象征,一种同行的肯定,是光宗耀祖福照千秋的大事!

    (回想起来,当初在学校的时候还在和媳妇南州花主恋爱,有一次晚上打电话也不知说了什么,最后她挂电话前忽然跟我说了这一句,弄得我受宠若惊。能让女人对自己说出这句,那种感觉就是一种不可描述的欢喜,这辈子就一次了,哈哈。)

    (顺便安利一下,我媳妇南州花主的民国《明月向西去》已经完结,新书《凰权至上》也在连载中,如果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看看,都发表在纵横中文网。媳妇的文笔比我可要好太多了。)

    千极和老婆南州花主的共同读者群867729422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