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昭建十七年 第三十七章 三人成虎
    顾恙和陵游站在那大厅前,看着四周的墙壁和柱子,上头还残留着昔日生活的气息,还可以依稀看出这里曾经是怎样的热闹。

    抬眼望去,那本应是雪白的窗户纸,现在四处都是虫蛀的斑斑洞洞。

    还有重重叠叠的黄痕,木头也朽了,屋顶上头的瓦也砸下来碎了稀碎。

    “这里比我想象的还要破旧许多啊,这黑河所的主人是什么时候去世的啊?”

    陵游观察着地缝里长出来的小草,一手拨弄一边回答:

    “具体的我也不清楚,不过总归是先皇初登基时候的事了。”

    “这么久远的事情了?”

    顾恙细细打量着周围,抚摸着这些旧物。

    那院中的几个柱子中间,也有好多的木漆碎屑掉落在地上。

    她凑过去想看看这柱子的做工和木材,却发现这柱子上有很多一道一道的刀痕,随后她上下打量着这几根柱子。

    这柱子的木头极好,漆工的本领也很到家,按道理这也才过去七八十年的样子,怎么就脱落成了这个样子了。

    而这几个柱子除了中间的一截有脱落,上头部分和下头都是完好无损的,这是什么怪事。

    待她再仔细看去,发现这中间的漆都是被刀砍削掉的,还有蹭过的痕迹。在往地上看,还有点点的碎麻。

    这柱子上的刀痕看起来是新的啊,地上的碎麻也还是鲜亮的褐黄色,并不是那种黑黑的陈色。

    她转过头去,看见陵游还痴痴的观察着地上各类植物,就把他叫过来。

    “陵游,你不是说这里平时除了收容病人,就没人再来了吗?那些病患会到这里来吗?”

    “是这样啊,这里平日不会有人来的,至于那些病人,他们有的人连站起来都费劲,这里离方才他们住的房间,也有好一段路呢,谁会到这来瞎逛啊,而且青成郡郡城里的人都是知道这里的传说的,谁敢在这里到处走,又不是逛园子呢。”

    “可是,你看啊,这些痕迹,都是新的。”

    顾恙把那些痕迹一一指出来给陵游。

    “你看这刀痕凹进去的地方,木头还是新的,没有风化的样子呢。”

    “这......说不定是有过路的人不知道黑河所的传说,住不起客栈,来这里留宿呢?”

    “可是黑河所最好住人的地方不是刚刚那一排排的房间吗,他们何必走这么深,来这四面漏风的地方住呢,而且住宿便住宿,砍这柱子干什么呢。”

    陵游虽然被顾恙拉了过来,可是心里头还是想着刚刚在地上看到的,那几株奇特的小草。

    所以顾恙说的这些他也懒得去想,本来他来这里,一是想着上次来的时候,看到了这里几株奇特的植株,想来看看。

    二是想让顾恙看看这传说颇多的老地方,还可以给她讲讲这黑河所和以前主人的一些奇闻轶事,谁知她心思都没往这方面想,问也没问一句。

    现在对顾恙一连串脱题的疑问,陵游实在是招架不住。

    “这我也不知啊,说不定是他们牵了马来拴这儿了,要走的时候拿刀把绳子砍断?”

    这么一说好像很有理,她本来还想去看看其他地方,陵游却催促了。

    “这个时候,我师父大概都给他们诊治完了,我们回去吧,免得师父见我没影了,到处找。”

    这黑河所也着实是大,两个人回去又走了好一会儿,一推门进去,果然老先生都靠着墙休息上了,看他们进来,缓缓站起来。

    “你们终于回来了,我还想要是你们再不回来,我今日就在这睡了。”

    “那可不成,那样师娘该急死了。”

    老先生嘿嘿一笑,一看就是他们夫妻感情很好,老先生想起妻子都忍不住要笑呢。

    “先生,我待会要会观溪客栈去,会途径你们回春堂,今日还要感谢陵游给我带路呢,我还原路送您和陵游回去。”

    “那谢谢你了,孩子。”

    回去的路上,顾恙和他们有说有笑的,老先生还同她分享了很多养生之道。

    老先生下车时,还十分热情的邀请她,要是得空可以来回春堂玩玩,说她常年习武,还可以给她看看有没有什么亏虚的地方,给她开几剂补身体的药。

    开开心心和老先生他们告了别,等顾恙回到观溪客栈,却发现常愈他们还是没有回来。奔波了一天,她也累了,可是现在也没什么胃口吃东西,就索性回房去床上躺着了。

    而宋家油铺那边,宋老爷听卫凌濯想知道黎家的事,先是思索一会子,就快快开口。

    “我只知道那黎家女儿黎珠燕,实在是不成体统,成天介在街上到处招摇,这几天为了给我们泼脏水,更是没少在街上抛头露面,喧闹生事,真是丢脸。”

    “呃,那其他的情况呢?”

    怀虚挤出一个礼貌的微笑。

    “这这这,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我平日里可不得闲,没时间关注他们那一家子干些什么。”

    这里正说着,外头就吵吵攘攘地起了动静。

    原来是闰月回来了,身后还跟着他的哥哥闰朗。

    小姑娘一进来就叽叽喳喳讲开了。

    “爹,老爷,你们不知道我让那黎珠燕跌了好大的面子呢!”

    “诶诶,别急别急,你慢慢说呀。到底是什么个情况?”

    闰掌柜劝道。

    “那黎珠燕不要脸,说当铺低价收了她朋友张琳儿的东西,还抬高价让她们赎。其实呢,她们就拿了个假金破簪子,被我抢过来折了。”

    “折了?你怎么能折了?那么多人看着呢,这不是落人口实吗?”

    闰掌柜急了。

    “唉,爹,你听我说。我把那簪子折了,里头就是铜的,还蹭我一手铜粉。我就说了,这黎小姐既是你闺中密友,怎么在你困难的时候不给你周转,让你落到了一个当假簪子的地步,现在还佯装要替你讨公道。”

    “说不定那张小姐当东西就是假的呢?就是听了黎珠燕的唆使,而她并不是真的要当东西。”

    怀虚提出疑问。

    “对啊对啊,所以啊我就说了,不管你是不是真的当东西,也不管这件事成功与否,反正没脸见人的都是你张琳儿。你看,现在你可不就是大家的笑话嘛?”

    闰月越说越起劲:

    “然后张琳儿气的扭头就走,还狠狠瞪黎珠燕一个白眼呢,我看啊,她是想给黎珠燕一个大耳刮子呢!黎珠燕也当场落了没脸,自己灰溜溜走了。”

    “当铺一开始为什么收张琳儿的簪子?难道他们看不出来东西有假?”

    常愈问。

    “因为,因为张琳儿家境的确不好,那边掌柜替她可怜,就给了她几个钱,谁知她这是和黎珠燕设计,污蔑那边当铺呢。”

    “事儿算是解决了,可是你这太急躁了些,朗哥儿怎么不拦着些?”

    闰掌柜评价过后,转身看向儿子。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