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昭建十七年 第三十六章 两虎相争
    宋老爷猛地一拍桌,桌上的杯碟都颤抖起来,茶水带着茶叶沫子四溅在桌上。

    外来的三人都还没有明白,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就见小姑娘闰月嚷嚷起来。

    “她们也太不要脸了,比不过就是比不过,干什么天天耍手段恶心人呢。”

    闰掌柜拉住女儿:

    “行了,你在这抱怨也没用,快去叫你哥,你和他跟着去看看,有什么情况回来告诉我们。”

    哦,黎珠燕?黎家?听了这个名字,卫凌濯想起来一件事。

    前不久在朝堂上,听父皇提过一次,青成郡盐田丰富,要开办一家大盐庄。

    可是朝廷近来人手不够,就决定在当地商贾中物色一家来管理盐庄。

    除了负责管理盐庄,还可以开商铺卖盐,所得利润八分上交给朝廷,两份可以算作盈利,自己收下。

    两成听着少,但是那是盐啊,从来都是朝廷亲自买卖的,如今居然独一份,让人开铺买卖,还负责管理盐庄,并且向朝廷供盐。

    那就相当于是皇商了啊!

    想燕郡做香料的皇商晏家,那是何等富贵,何等风光。两成再少也是钱,做皇商可是人人眼红。

    青成郡的商贾,有能力吃下这个大福气的,除了宋家,可能也只有大米生意红红火火的黎家了。

    其实若不是宋老爷不做大米生意,黎家未必能做这么大,可是没了宋家做竞争对手,黎家就慢慢起来了。

    谁知人家富起来后压根没有自知之明,每每与宋家针锋相对,蓄意挑事。

    卫凌濯想,宋老爷一定是为了盐庄之事烦恼。

    因为以两家家主的品行来说,宋家要是接手了盐庄,未必会对黎家的大米生意做什么手脚,可是若是黎家接手盐庄,黎家绝对会趁机对宋家下手。

    宋家不可能和朝廷对着干,所以现在是干上火着急,怪不得前段时间,宝贝女儿都出了这么大的事,他却好像局外人,宋晋瑶病都好了,才想起来找人查。

    看宋老爷怒火上头,却又只能郁郁于胸,卫凌濯想今日想问关于宋晋瑶的事怕是不能了。

    不过,他想到了一件至关重要的事情。当初朝中有人提起这件事时,解文成好像也很支持。那么,荣渠公主是否和这件事有关呢?

    可是比起掌握一个皇商,荣渠公主居然选择和徐乐胜去孤雁山,到现在也没有发现有解家或者荣渠公主的人出现。

    刚刚闰月说宋老爷是一个很守道义的人,想必不会为解家所用,那么,自己就要想办法让宋家当上这皇商。

    看闰月出去了,常愈和怀虚又都看着自己,卫凌濯出言:

    “宋老爷今日忧愁烦扰,可是为了盐庄一事?若是此事,实在是简单。”

    宋老爷本来还气呼呼的看着自己手上的茶末子,一听这话,眼睛瞪得老大,慢慢的站起来:

    “你你你,你可知你在说什么?清樽阁是名门,可是还能左右朝廷吗?你们不要为了让我回答你们的问题,就在这里信口开河。”

    常愈听了,也赶紧凑到卫凌濯身边小声说:

    “这样的事我们可做不到,你别乱说啊!”

    卫凌濯只是轻轻看了常愈一眼,随即又云淡风轻的抿了一口茶:

    “莫非宋老爷觉得盐庄之事,非得有背景有后台,才能十拿九稳么,你现在要做的,不过是打败黎家罢了。”

    听卫凌濯说的好像有道理,宋老爷又慢慢坐回去。想发问,可是又不知道该问什么好。

    黎家这几个月来,一直想尽各种办法挑事,不是派人假扮客人去各家铺子砸场子,就是污蔑宋家名下的铺子以次充好,愚弄客人。

    自己在商贾之中名声很好,倒不怕供货商或是大商户怀疑自己。

    只是他们日日在大街上这么污蔑自己,久而久之,百姓们要是信以为真,那么在民间的口碑就难以逆转了。

    自己是做生意的,也不可能只靠几个大客户,最主要的来源还是散客日积月累的光顾。

    现在宋老爷不由得后悔,当初就不应该为那**,放弃大米的生意。

    现在这一类的资源都已经被黎家掌握,就算自己要重新开始做,怕是难了。

    “宋老爷仁厚为本,只专注于生意,而不屑与黎家争斗,但现在看你如此纠结,想必你也知道如果再不赶紧弄倒黎家,一旦黎家接手盐庄,他们将会对你苦心经营多年的生意做出什么,说句难听的,等你家道中落之际,你护在家中多年的女儿又将遭受什么?”

    听了这句话,宋老爷好像已经下定了决心。

    一旁的闰掌柜仿佛也已经就此事规劝宋老爷多次了,听了卫凌濯的话,赶紧趁热打铁:

    “是啊老爷,您辛辛苦苦这么多年,不能让奸人得逞啊,您要为以后着想,为小姐着想啊。”

    “既然你说的头头是道,说拿下盐庄是易事,那么你就说来听听,如何才能扳倒黎家,顺利让我接手这盐庄?”

    “当然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常愈听了,拍拍脑袋:

    “是啊宋老爷,你没有做过缺德事,黎家尚且可以这样污蔑你,那黎家行事如此不检,一定干过不少腌臜事!你只要。。。”

    “可是,我忙着做生意,哪里有时间去搜集他们的罪证?”

    “哎,不是有我们嘛。我们可以帮你。”

    常愈自告奋勇。

    “我女儿的事还没办完,你们还有精力管我的事吗?这样吧,不如我再给你们添一笔银子?免得你们太过劳累了。”

    “哎,这两件事没什么冲突的,只要您答应,我们替您解决这件大难事,不用再拿钱,只要,你把关于令千金的一些近况告诉我们。”

    不愧是清樽阁,比那些一心钻在钱眼儿里的小镖局就是有气度,若是自己的儿子还在,也该送到清樽阁去调教调教,宋老爷对他们的好感大大提升。

    他又重新坐下来,有了清樽阁的帮助他心中这块大石头算是放下了一半。

    “那你们想问什么,就问吧。”

    “今日不急于此事,你还是说说黎家的事吧。”

    卫凌濯先常愈一步开口。

    “他们?这几天他们黎家的黎珠燕日日在我各处铺面闹事,一个未出阁女子,在街上到处晃悠,四处与人交谈,真是丢脸。”

    怀虚心想,在京城这样的姑娘多着呢,有必要这么严肃嘛,让这宋老爷说黎家的情况,怎么就又扯到黎珠燕在不在外头走动了。

    “你拣紧要的说。”

    常愈提醒。

    “什么紧要的,我天天忙着生意呢,真不了解他们,我。。。”

    话说一半,外头又闹哄哄起来了。

    远远的传来闰月叽叽喳喳的声音,一会小姑娘的身影就闪进了门。

    “爹,老爷!看看!我让那黎珠燕跌了好大的面子!”

    大家都看过去,闰月一脸兴奋,身后还跟着自家哥哥闰朗。闰朗和大家打过招呼,还没开口,话头就被妹妹截去。

    “那黎珠燕说自己的朋友在当铺当了首饰,现在怪咱们压价,我呢就规劝那张小姐,她这么困难,沦落到都要当自己的首饰了,可是她所谓的好朋友,黎小姐,还不肯接济她,现在她被骗了,居然只是让她跑到众人面前骂街,真是丢脸。”

    看来刚刚此事的确是大快人心,小姑娘话匣子打开了就关不上。

    “还有还有呢,我当场就把她当的那所谓金步摇掰开,里头居然是铜的!”

    闰月一边说一边双手一折,为他们表演当时的情景。

    “我当场就把铺子里一根普通的簪子,赏给了那张小姐,我可是说了,既然连乞讨,你都乞讨不到你好朋友身上,看来你这个朋友不怎么样,我让她以后来我这儿讨,保管她再得几根好的戴去,哈哈,气的她急赤白脸,黎珠燕也是气的话都说不出了。”

    屋内人听了是表情各异,笑的笑,愁的愁。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