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昭建十七年 第三十五章 一本万利
    在青成郡最繁华的几条街道,总少不了宋家店铺的影子。

    平日里宋家名下的各类商铺,例如当铺,油铺,首饰行,大酒楼之类,总是人来人往。

    而今日,正是宋老爷上街,在各店巡视并且收租的日子。

    虽然因为时疫,街上的人流没有往常那样多了,可是随着病患被一个一个送去了黑河所,出门的人已经在慢慢恢复为往日的样子。

    只是这最令人头痛的是这坊间的传闻,家里的生意多多少少还是受了些影响。

    好在只是一些蛮不讲理的人来闹过几回,那几个来拿货的大客户都没受什么影响,谁叫他家的货品质量好呢。

    现在,只剩下那几家油铺,看过之后,就可以回去了,不知道今天顾姑娘有没有去陪瑶瑶。

    自从瑶瑶被划伤,就整日里郁郁寡欢。而那个小王八胚子小翁走了,就没人陪女儿了。

    他害怕女儿会闷坏,还特意花重金寻了穷苦人家出生的金哥来陪伴女儿,只是女儿好像只是把金哥当一个普通的佣人,和金哥并不是很熟络。

    现在总算有一个人能和瑶瑶说的上话,既和瑶瑶投缘,还能帮自己查案,这样的好事,给再多银子也不算亏。

    油铺就在拐角不远处,宋老爷就让马车在原地等他回来,自己也好走两步,活络活络筋骨,而卫凌濯他们,恰好正在油铺的门口守株待兔着。

    宋老爷一眼就认出了常愈,见他不像自己设想的那样,在自己的府上呆着,反而出现在这里,就感到奇怪。

    还未等宋老爷先开口,常愈就先一步打招呼问过好。

    “宋老爷,晌午已过,可曾用过午膳了?”

    “你,你们今日不去我府上,怎么在这里,顾姑娘呢?”

    “宋老爷你放心好了,顾恙已经去看令千金了,只是有些事,我们想来同您了解一下情况。”

    “哦?那么这两位是....?也是清樽阁的弟子吗?你们大师兄去哪里了呢?”

    “哦,他们也是和我一起来解决这件事的,嗯,就是同伴吧,我大师兄,他送友人的女儿十里红妆出嫁去,一时半会儿是不会回来了。”

    “走了?领头的走了,你们这几个小辈能行嘛?我可是付了很多钱的,可不能白白打水漂,你们可别光拿钱不办事啊。”

    常愈看看卫凌濯和怀虚:

    “宋老爷,莫说我们顾恙已经和令千金聊的很来了,就是你觉得我们年轻,信不过我们,可是您看看他。”

    说着用眼神示意宋老爷看卫凌濯:

    “你看看他这面相,他的能力,也是同我们大师兄差不多的。”

    宋老爷打量了一眼卫凌濯,果然此人气宇轩昂,虽然面无表情,却好像对任何事都有一股志在必得的决心,看来又是一位高手。

    “你们清樽阁果然人才济济啊!”

    常愈听了,也不去解释宋老爷的误会。

    “那您是愿意和我们谈一谈了?”

    宋老爷抬眼望了望油铺里头等着的几个商户。

    “我还有事情要处理,你们可以先去后院的雅间坐着,等我和几位商户谈论完生意上的事,我就来后院。”

    说完抬脚就和里头的商户寒暄去了。

    三个人绕到后院去,找了桌子坐下。就有一个看着十来岁的小丫头上来奉茶。

    他们还挺客气的呀,看着眼前乖乖巧巧倒茶的丫头,常愈心里就想。

    看这小丫头小小一只,甚是可爱,不如逗逗她。

    “小姑娘,这么小就会给客人倒茶啊?今年几岁了啊,可有在读书啊?”

    卫凌濯喝着茶,心想怎么这清樽阁的人都如此聒噪,到了哪里,都是歇不了嘴。

    小姑娘年纪虽小,规矩却好。稳稳当当把手上的茶具物什都放下来,才开始回答。

    “回这位贵客,我今年十一,是这家油铺掌柜的女儿,现下放春假,所以在这里帮忙。”

    怀虚见了这小丫头,也忍不住搭话:

    “自从来了青成郡,我也发现这里的风水真是养人,生出来的姑娘不是美貌,就是机灵。比我在京城见到的故作娇矜的小姐,强了不知多少倍呢。”

    这话说完,卫凌濯拿着茶杯的手腕微微一滞,怀虚和常愈都同时反应过来,常愈问:

    “你们不是欲堕方丈的弟子吗?怎么会住在京城?”

    怀虚吞吐犹豫,卫凌濯就说话了:

    “我早已经同顾恙说过了,我只是在山上待过一段时间,并非欲堕方丈的嫡系弟子,怀虚后来被我带下山,从此以后跟我在京城,你清樽阁的弟子也不是要在山上死守到老待一辈子吧?你还有什么问题吗?”

    呆过几年是假,带自己下山却是真。公子这话半真半假,可是他却说的理直气壮,毫不心虚,甚至还反问回去,不愧是他家王爷。

    常愈被噎了这么一下,当然也没有回答那个明显不友好的问题,只好转过去和小姑娘谈话来缓解尴尬。

    “你爹现在应该在和你们东家宋老爷商量事宜呢,你这么聪明,不如和我们说说宋老爷吧?他怎么有这么多家铺子,这么有钱啊?按说你是小孩,可能不知道这些,也不该来问你,也不知你答不答的上来啊?”

    小孩毕竟是小孩,小小的激将法就足以让她说下去。

    “我虽然是小孩,可是我家只有我和哥哥两个人,爹说了,以后这些都是要我们共同来料理的,我都知道,你可别看不起人!”

    “哈哈,哎呦,你厉害了,我可都不知道这些呢,说来教给我听吧?小夫子?“

    常愈计划得逞,脸上露出平日里逗师弟师妹的笑来。

    “宋老爷能挣下这份家产,不仅仅是靠他的经商头脑哦,我爹说宋老爷年轻时刚开始打拼的时候就说了,一定要成为富商巨贾,可是绝对不做奸商,从前宋老爷还做大米生意的时候,就从来没有利用荒年丰年,或者天灾人祸去哄抬米价,现在宋老爷对各个铺子的掌柜都是当做兄弟的。”

    怀虚听了半天没听明白:

    “可是小妹妹,你还是没有说宋老爷到底是怎样成为青成第一大富户的。”

    常愈和卫凌濯都是心中默默无语,只有那小姑娘一板正经的解释着

    “爹说,学会做一个好商人,还要先学会做人。宋老爷对自己做生意时用道德的自我约束,和他对各个商户的体谅,就是宋老爷做过的最成功的,一本万利的生意。”

    听小姑娘这么说,常愈心中对宋老爷顽固老头的看法倒是扭转了几分。

    小姑娘见他们都不说话了,才想起来他们只是才认识的客人,为什么要和他们说这么多啊。

    爹爹总是教导自己说多错多,万一这会自己说错话了怎么办。她心中正忐忑之际,宋老爷和掌柜的就都进来了。

    “月儿,在和客人聊什么呢?今日有没有好好看功课啊?“

    说着又向他们介绍:

    “这是小女闰月,各位可没有等得烦闷吧?”

    这闰掌柜面带笑颜,客客气气的,可是一旁的宋老爷却是面色阴郁,一副忧愁围绕的样子。

    闰掌柜让闰月搬来两把椅子,他和宋老爷都在这桌边坐下。

    “你们今天找我有什么事?快些说吧,实在不是我有意怠慢你们,只是我还有事,你们说完,我可以吩咐人送你们去我府上,和顾姑娘一起在那用晚膳。”

    常愈本想开口就问,卫凌濯却使了一个眼色,就这么一犹豫,本来已经出去了的闰月又回来了,还一副很心急的样子。

    “爹,老爷,当铺那边来人说,黎珠燕带了去当铺闹事了,说是她朋友张小姐的东西当进去之后赎出来被人换成了赝品。”

    闰掌柜眉头一皱,宋老爷却是气的站起来,猛地一拍桌子。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