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昭建十七年 第二十四章 倒打一耙
    待他们回到寺中,天色已经完全暗下来了,各处禅房都烛火通明,梆梆木鱼声此起彼伏。顾恙心中好奇,怎么这崇明寺到了晚上,还这么热闹,不是都该歇下了吗。

    卫凌濯四下张望,看见无人在外走动,于是直接扛着顾恙往方丈禅房方向去。

    那莫名见卫凌濯只管往前走,心里计量,想趁着夜色偷偷溜走。卫凌濯虽然看不见身后,可是被他扛在肩膀上的顾恙可是看得见,她一手扶住卫凌濯的肩膀,一手捻出小飞刀飞旋而出,直挑莫名的脚筋。

    “既然不想走去见方丈,那就跛脚爬去吧!”

    顾恙对着倒下去的莫名,轻飘飘道。

    卫凌濯听得肩上动静,心想这乌黑夜色,她的眼神倒是好。

    莫名在地上厉声惨叫,引得房中弟子纷纷推开窗户查看动静。而卫凌濯扛着人来到方丈禅房前,把顾恙放下来,靠在护栏边,正待进门,可是外面守候的护法弟子,莫问莫猜却拦住了卫凌濯。

    “不可,我们文苑中有规矩,此时大家都在各自房中夜颂,方丈更是不让人打扰。”

    “莫问莫猜,这我身后不远处趴在地上的,你们可认得?”

    莫问莫猜往后面望望,才看清了地上的人。

    “那不是莫名吗。”

    “哦?的确是你们寺中的人,那就没错了,这和尚在庙中公然使用下作的迷药,想要轻薄方丈的贵客,清樽阁的弟子。”

    莫问莫猜对视一眼,像是相信了卫凌濯的话,可是还是一副很为难的样子,莫猜站出来:

    “可是夜颂是我们寺中每月最重要的活动,方丈十分重视,一向不许人打扰......”

    顾恙休息了这许久,这基本行动的能力总算是缓过来了。看见莫问莫猜这样犹犹豫豫的,便靠着石栏直接向着房里喊话:

    “方丈!方丈!顾恙有急事求见!方丈!您能不能开开门!”

    莫猜莫问都急着要拦住顾恙,而旁边一众禅房听了这样的动静,就都出来看是何人扰乱他们夜颂。这样一来,就更加喧闹了。

    莫问莫猜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过了好一会儿,终于听的房中木鱼声止。方丈把门打开,颇为不满的看了莫问莫猜一眼:

    “一个月就守这么一次,还守不住。”

    顾恙知道这话一面是怪莫问莫猜看护不周,一面是话里有话,责怪她不懂规矩打扰夜颂。她正要开口解释,只见那莫名已是慢慢的爬上了石阶,一边挣扎一边冲着方丈说道:

    “方丈!方丈啊,莫名被这女子害的好惨。她挑断了弟子的脚筋啊!”

    方丈先是不可思议的看了顾恙一眼,然后越过顾恙,冲着莫名:

    “到底怎么回事?”

    “方丈,弟子刚刚去寺外不远处,发现这男子和女子在寺外行龌龊之事,被我发现后,他们就向我下毒手啊!”

    顾恙心中一惊,原来世界上真有如此无耻之辈?从前她在清樽阁的时候,师兄弟之间再如何不和,都不会用这样的诬陷的方法来恶心人。

    这样的情况自己也只在话本子上看到过。可是,话本子上那无辜的一方,向来都会被诬陷的很惨,不会自己也........

    这样想着,顾恙就瞟了方丈一眼,方丈果然很不满的看着她,不知到底是因为她打扰了夜颂,还是真的相信她和那男人真的做不轨之事。

    难道自己今天吃了大亏不说,还要被扣上行为不检这样的罪名吗?想他崇明寺的方丈,居然如此糊涂吗,亏自己还以为他是个什么得道高僧,智慧满满呢,顾恙有些生气。

    “顾恙,莫名说的可是真的?”

    “方丈,莫说今日我与师兄是来有求于您的,就是普通香客,也知道做客人的规矩,知道礼义廉耻,绝不会在佛门圣地做出这样的事,况且我清樽名扬天下,也不是无人了,就因为是在贵宝地,稀罕的随便找一个香客就上下其手。”

    那莫名听见这女子居然是清樽阁的人,心里一下子有些虚,但是话都已经说出去了,还是得把戏做全套。

    方丈看了卫凌濯一眼:

    “他可不是什么香客,他是我武苑的弟子。”

    顾恙听了,还在心中想着,怪不得之前看这人总是高深莫测的样子,竟然是崇明寺武苑的弟子。

    “既然这样,莫名也是方丈您的弟子,他也是方丈您的弟子,方丈可不要偏袒任何一方。”

    听到这声音,顾恙转头一看,是大师兄来了!

    “方丈,本是我家师妹打扰您夜颂,可是您还没有听她的解释呢。”

    于是顾恙赶紧把真实情况都陈述了一遍。

    莫名原是很得方丈的信任,方丈本不愿意相信顾恙这个才见过一面的小丫头,却不能不相信宁朔王和老友之子岑历。

    他勉强看着这两人的面子上,相信顾恙没有行不轨之事,可是看着自己的弟子被人挑断了脚筋,便有意想护短,且卫凌濯又不是他真正的弟子,这欲堕心中自然觉得是自己的弟子好。

    岑禅虽然是他的老友,可是崇明寺和清樽阁一直风头相争,不分上下,方丈也不想自己的弟子被人欺负。

    “这样吧,既然此事扑朔,那便都不要计较了,古语有曰,非己视,非己听,皆为虚。就算是都没错吧,只是顾恙挑断老衲弟子的脚筋,这实在是.......”

    听到‘都不计较’这样敷衍的话,顾恙心里就知道这方丈是名目张胆的护短了。本来已经无言以对,可见方丈居然还要责怪她,她实在是心头火起,已经不想管是否有求于他,张嘴就要反驳。

    这时岑历拦住她,正要说话,一旁一直不说话的卫凌濯开口了:

    “方丈,顾恙是挑断了莫名的脚筋,可是莫名也在顾恙的侧腰上狠狠踢了一脚,且不说这是否是一个男子该有的风度,可也不是待客之道。”

    顾恙本来不想说他踢了自己,反正方丈不是她师父,说了也不会因为心疼而为自己讨公道,反而会让大师兄担心。岑历听了这话,十分担心的上前询问:

    “师妹,你可有什么大碍?”

    说着又面向欲堕方丈:

    “方丈,今日本是我们为客,有求于您,却打扰了您的清净,现在实在是惭愧得很,也不愿再麻烦您了,我们这就下山去。”

    说完就拉着顾恙打算回去收拾行李。

    顾恙对于大师兄居然肯直接就冒犯的下山而感到十分惊讶,可是真的就这么走了会不会不太妥当啊。

    但是她还是跟着大师兄走了两步,一边还回头看。那林卓倒是目光如炬的看着自己,不会在替自己的师父鸣不平吧。

    “方丈,你可要三思才好。”

    咦,他居然在质疑他师父的态度吗。看来还算是有那么几分良心嘛。

    方丈本见他们真的要连夜下山,已经知道这事情不是这么含混就可以过去的。可是自己身为崇明寺方丈,怎么可能来哀求两个小辈?如果他们这样下山,是意味着自己和清樽阁闹翻了?

    眼看这件事就要因为欲堕的犹豫而无法挽回,欲堕身边的护法弟子莫猜取咚的一声跪了下来。

    “方丈!弟子有一事禀明!”

    又转向岑历两人:

    “二位请留步!”

    顾恙本来对这样甩手就走十分的不安,听了莫猜的叫唤立马就停下来,同时也拉住了激动的常愈。

    “怎么,莫猜,你有何事?难道你知道此事隐情?”

    “方丈,弟子不知此事隐情,可是我知道其它的隐情。”

    “这件事都杂乱如麻,你怎么还说其他事来搅和。”

    莫猜重重在地上磕了一个头:

    “莫猜知道,在师父的眼中,莫名风趣幽默,对观音阁看守得当,可是.......可是在我们一众师兄弟眼中,莫名就是一个无耻之辈!”

    方丈顿时瞪大了眼睛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那莫名也跛着脚站起来:

    “莫猜,你凭什么骂我,我从来安分守己,我和你无怨无仇你.......”

    还没等莫猜反驳,莫问就指着莫名说:

    “无冤无仇?在这寺中,莫猜与你有怨,我与你有怨,这文苑上上下下都和你有怨!”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