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卷 第53章教派暗斗
    木兰被家里视为掌上明珠,在几个哥哥的呵护下,唯恐妹妹受了半点委屈。木兰从小喜欢读书写字骑马射箭,不像一般草原上的女子,长大了喜欢骑马跳舞当鞭手。

    仆骨怀恩很疼爱木兰,从旅长升职校尉,回到家里还是以前的那个少年。木兰发现自从怀恩从灵州回来之后变得很沉默。草原上的汉子高傲的如同飞翔的苍鹰,仆骨怀恩继续这样下去,恐怕比骟了的马还要沉闷。

    拓跋木兰很满意目前的生活。

    长安城里好多读书人,说话彬彬有礼。很多人会写诗,就连卖菜的大爷偶尔也能蹦出几句诗。想骑马的时候,拉着马出城溜达一圈,虽然不如草原上神清气爽,倒也有一点纵马江湖的味道。

    酒是马奶酒,木兰早就准备好的。今日郭礼要来,木兰想着怎么和郭礼谈到仆骨怀恩的事情。

    下雨了。

    木兰伸出手触摸着雨丝,秀美的脸庞凝神关注的时候宛若雕塑一般闪烁着淡淡的光辉。

    ……..

    郭礼送回裴静思至京兆府,再折回崇义坊的时候,雨已经停了。长安城的雨不像江南的雨下起来没完没了。长安城的雨来时,整个大街上很少有人,大都躲进店铺或者跑回家中。就连朱雀大街和

    春水丫头既然昨日说了,郭礼就没让管家送拜帖。崇义坊的老宅子,开门的是拓跋木兰的族人。自从仆骨怀恩来到长安,荣升校尉之后,拓跋族长选了四名女子,四个汉子来府上照顾女儿女婿。木兰听到郭礼来了,赶忙出来迎接。

    听完木兰的诉苦,郭礼陷入沉思。

    “过一阵带你们去草原。”郭礼想到一个办法。草原上的民族看惯了蓝天白云,始终习惯在草原上生活,风吹草低见牛羊。仆骨怀恩的这种情况,可是是离开草原不太适应。

    木兰好久没有看到草原。

    听郭礼说完问道:“真的可以去草原吗?”

    拓跋木兰的眼睛亮了。

    仆骨怀恩回来了。

    “凉山团自募兵制实施之后,成为一千多人的大团,和以前的府一样。将军裴伷先将整个左金吾卫分为十一个团,一个团一千人。最近加强训练,好像要打仗了。”

    裴伷先在为皇帝出巡做准备

    “如果有机会可以回到灵州任职,怀恩想不想去?”

    仆骨怀恩回灵州任职当然最好。其一、可以照顾弟弟,其二、木兰离家也近。

    “大哥的意思?”仆骨怀恩不明白为什么郭礼突然问起这个。

    “回灵州可以经常照顾弟弟,还有木兰,在长安城待着总不如草原上自在。”

    “朔日不用人照顾,草原上的汉子,迟早会从雏鹰变成苍鹰。管的太多将来飞不起来。”仆骨怀恩说道。考虑到木兰,仆骨怀恩没有拒绝。

    的确如此。

    一个人在孤独的环境下更容易成长,这样做是不是有些残忍呢?朔日才十岁,就这样失去欢乐的童年,这就是成长必须付出的代价。

    喝着马奶酒聊着天,当然最得意的还是碧瑶有身孕的事情。仆骨怀恩看着木兰,后者自然读懂仆骨怀恩的意思:我们是不是也要努力一把。

    仆骨怀恩才十六岁,给人的感觉像个二十多岁的人。年纪轻轻的校尉,威严初现。

    雨后的秋夜有点凉,秋凤秋雨秋煞人。

    郭礼回去的时候买一些小吃带给两个丫鬟分吃。最近夏江好像在躲着谁,春水这丫头也有点怪啊。

    就在这时有人道:“郭大人,相逢即是有缘,不妨一叙??”

    吴令珪?

    虽同朝为官,郭礼对这位御史中丞大人没有丝毫的好感。

    吴令珪身为御史中丞,可谓臭名远扬。弹劾当朝宰相八次,没有一次是实据弹劾。

    吴令珪,景云二年中进士,开元四年任侍御史,开元九年任御史中丞。平生自诩“天子门前一条狗,咬尽奸佞正乾坤。”

    “吴大人?没想到吴大人也会到这里。”郭礼笑道,并未行礼。道不同不相为谋。

    吴令珪不以为意。

    “久闻郭大人一篇文人治国长安纸贵,堪称儒家大贤。我辈读书人,正该像郭大人所说,继承圣贤说,为万世开太平。”

    “岂敢岂敢,吴大人难道信奉孔孟之道?”

    “吴某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此夙愿也。”

    还真小瞧了这位御史中丞,竟然信奉孔孟之道。李隆基崇尚道教,天下皆知。人都道当世乃是佛道之争,没想到吴令珪竟然明目张胆的告诉郭礼,他信奉孔孟之道。

    儒家自西汉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后一枝独秀。三国两晋南北朝时期,因为战祸连绵,儒家学说逐渐式微。大唐立国之后立道教为国教,武后称帝后崇佛,李隆基崇道,佛道之争愈演愈烈。

    “郭大人可否了解当今形势?”

    郭礼自从升官之后,还是首次有人和谈及讲当今形势。无论是张说还是老将军王晙,都是浅尝辄止的指点,从未有过深谈。

    “还请吴大人明言。”郭礼不动声色,想看看对方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

    “当今之势佛道相争,无论是张果、罗公远还是僧一行、不空、金刚三藏之流,无论佛道谁强谁弱,对儒家没有半点好处。”

    这一点郭礼赞同。

    前世老大和老二斗争,老三灭绝的例子比比皆是。凉茶行业王老吉PK加多宝,不知不觉中和其正消失了;360与金山PK,然后卡巴斯基不见了;可口与百事对战,非常可乐悲催了;苹果pk三星,诺基亚彻底遁了...

    关于这一点的解释,郭礼看过一些。老大和老二争斗时,不仅仅增加了曝光度,更让人们以为除了老大就是老二。所以不知不觉之中,老三灭亡了。

    吴令珪因为一篇文人治国,把自己看成儒家的新星,故而前来拉拢。郭礼懂了。儒家并未消失,只是蛰伏起来伺机而动。

    有用么?

    唐朝自开国以来,以李耳为祖先,崇尚道教天经地义。佛本是道,至于孔孟学说,排在后面理应正常。说到底,吴令珪所作的不是学术之争,而是权力之争。

    突然之间,郭礼有所明悟。当初万安公主遭绑架,事后安然无恙再无危机。按获利的方法追溯背后黑手,儒家和佛家的嫌疑很大。当时情况是万安出家六年期满在即,如果万安出了事情,道家难辞其咎。

    郭林不信佛家弟子能够去绑架一位公主,儒家的嫌疑很大。

    “吴大人好大的胆子,竟敢意图绑架公主。”郭礼试探道。

    “我们还是小瞧了郭大人,心思缜密并非一般之人。郭大人可以考虑一下,是否为孔孟之道做一点事情。”

    吴令珪走了,郭礼怀疑当初绑架公主少不了这位吴大人的参与。当他质问之时,吴令珪明显有点震惊。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